第十卷天下第一道场

    老人生机已断,郭奕想要利用祖血强行救她性命,当然能够将她救活的可能微乎其微,毕竟她的灵魂都在开始消散,就算是青牛的起死回生的神丹,都未必能够见效.

    道冰气若游丝,暗聚身体之中的微弱的灵气,身上顿时恢复了一丝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目时而盯着郭奕,时而望着地上的娘亲。

    祖血的药力强横,每一滴都孕育着恐怖的生命力,顺着老人的嘴唇落下,沁入全身,皮肤之中开始溢出无尽的血芒。

    老人的身体脆弱,一滴祖血已经是极限,若是再多,反而身体承受不了。

    郭奕将手收了回来,光芒一闪,血痕顿时消失,抬头望去,正好迎上了道冰的眸光。

    “咳咳,我也只是试一试而已,若是没用,也就没办法了。”郭奕干咳了两声,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迎上道冰的目光,自己会这般的不自然。

    道冰点了点头,冰冷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柔和,道:“谢谢。”

    说完这话之后,便是不再看郭奕的目光,快速的移开了眼睛。

    “嗯!”

    一声轻微的喘气声从老人的口中传来,一双满是皱纹的眼睛缓缓的睁开,瞳孔暗淡,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老人醒了!

    道冰大喜,直接扑了上去,就要将她给扶起来。

    但是,郭奕此时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老人虽然醒来,但是身体之中的灵魂却依旧在消散,眼前的一切不过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老人搂着道冰痛哭失声了起来,看着道冰那凄惨的模样,老人心头宛如刀绞。

    久久之后,老人止住了眼泪,道:“冰儿,快,快给恩人跪下,若非恩人今日出手相助,你我母女怕是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说着老人便是要拉着道冰,给郭奕跪下。

    郭奕哪敢让她们给自己跪下,连忙将她们扶了起来,道:“老婆婆,救人乃是我辈的本分,无需言谢。”

    “别叫我老婆婆,你和冰儿的年纪相差不多,就叫我大娘吧!”老人身体颤颤巍巍,目光细细的打量着郭奕,突然又是猛然的跪在了地上。

    老人这一跪,让郭奕心头更加的羞愧,就要将老人给扶起来,但是老人却是怎么都不肯。

    老人很是固执,牵着道冰的手,泪眼婆娑的道:“老身已是将死之人,还请恩人无论如何都要答应老身的请求,不然老身便是长跪不起。”

    郭奕道:“大娘,你先起来再说,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老人顿时一喜,轻轻的咳嗽,咳出了血块,但是却怎么都不肯站起来,道:“冰冰这孩子,从小吃了不少的苦,现如今又成了这般的样子,老身今日怕是过不了这个坎,我若是死了,还请恩人要多多的照顾好她,将来不要让人欺负她,老身虽然没将市面,但是却知道恩人是有大神通的人,只有将她托付给你,我才能安心的去。”

    “娘亲,你不会有事的。”道冰擦拭着泪花。

    老人固执的摇了摇头,紧紧地盯着郭奕,道:“恩人,你若是不答应,老身死不瞑目。”

    这一切本来都是自己一手造成了,郭奕怎么可能拒绝,艰难的点了点头:“大娘,小子对天发誓,从今以后,谁若是敢动道冰一根,我必灭他全族。”

    听到郭奕誓言,道冰也是豁然的抬起了头来,望着郭奕那一张英俊而严肃的脸,突然感觉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冰冷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不自然,但是很快这种奇怪的感觉就被她给放下。

    老人听到郭奕的话之后,顿时安详的闭上了双目,倒在了道冰的怀中,身上的生机全无,再也不可能活过来了。

    “娘亲,娘亲……”道冰嘴唇都咬出了血丝,那心口的血淌得越发的快,本来还有的一丝求生的**,也随着老人的离世而消亡,柔弱的娇躯向着地上倒去。

    郭奕一惊,连忙上前将她给抱在怀里,手掌按在她的心口,手心溢出一丝丝佛力,急速的向着她的身体之中逸散了出去,要强行替她续命。

    以道冰如今的修为,若是她心头有求生的**,便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但是现在关键是她心头的这股求生欲已经随着她母亲的离世,也跟着消失。

    大量的佛力涌出她的身躯,让她原本在快速流失的生机给重新唤醒,一双美目缓缓的睁开,朦胧间便是看到了郭奕那一张近在咫尺间的脸,如同梦呓一般的道:“隐泽道兄,你不用救我的,我本就是一个该死的人,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上天的垂怜,能够见到娘亲的最后一面,更是和她老人家一起离世,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不用lang费身上的道力了,我死了之后,你没有了拖累,以你的修为,根本就不惧轩辕皇城两人。你道力消耗过多,他们若是追来,到时应付他们就难了。”

    郭奕岂肯放手,若是道冰真的死在了自己的怀里,他的良心一辈子都要受到谴责。

    “你不准死。”郭奕沉声道:“你没资格死,你若是这般的死去,大娘若是在世肯定伤心难过,这是大不孝。而且你若是死了,怎么对得起你的师门,你的师尊?道教正是危难关头,你身为道教弟子,不想着为师门出一份力,心头却只是想着一心求死,一味的逃避有用吗?掩饰得了你的懦弱吗?”

    道冰被郭奕这么的一吼,心头却是更加的疼痛,苦涩的道:“你凭什么管我,我的命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娘将你托付给了我,我就不能看着你就这么的死去。况且如今大仇未报,你就这般的离去,你对得起谁?”郭奕肃然的道。

    无尽的佛力从郭奕的身体之中溢出,笼罩整个空气中,不断的流淌进道冰的身体。

    她的心头其实顾虑的东西也很多,就好像如郭奕所说的那般,师门,仇恨,她都无法放下。

    也只有唤醒了她求生的**,才能彻底的救她。

    道冰紧紧地盯着郭奕那一双眼睛,心头感觉到了一丝暖意,就好像一种被人捧在手心捂热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但是却让人不肯放手。

    她将脸蛋轻轻的靠在了郭奕的胸膛上,闭上了双眸,开始快速的吸收那空气中游离的佛力,如今她的心头又重新燃起了求生的**,就连本来已经破损的道心,在这一刻似乎都在缓缓的愈合,心口位置的血液都缓缓的停止了下来。

    郭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这条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道冰开始恢复身上的伤势,而郭奕也开始闭目调息,争取让自己恢复到全盛的状态,不然若是轩辕皇城和东方流追杀了下来,到时也有反抗之力。

    也不知多久过去,道冰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眸,却发现自己依旧还躺在郭奕的怀中,而郭奕的手还轻轻的抚在她的心口处,那样子说不出的暧昧。

    一张原本冰冷而苍白脸的唰的一下就红了,感觉到有些发烫,心头还有一种从来都没有过得羞涩的味道。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到了心跳得这么的快?难道我喜欢上他了不成,不会了,绝对不会了……他那么的优秀,不仅修为绝顶,俊朗神丰,更是无量岛的英杰,喜欢他的女子不知有多少,他怎么会看得上你?道冰啊!道冰!你可千万不要痴心妄想,你不过只是残花败柳,配不上他的……”

    想即此处,她原本依旧生机昂然的眼睛,又被一层死灰给覆盖,一颗道心却是怎么也无法愈合。

    她从来没有现在这一刻的那么的恨郭奕,若是没有郭奕那yin贼,自己和隐泽道兄是不是就可以……

    道冰的心头浮现出万千思绪,有憧憬,也有黯淡,有希望,也有失落。

    这份情愫已经暗暗的藏在了她的冰冷的心中。

    她是道冰,便注定不能拥有感情,更是没有资格去奢求这份感情。

    “你醒了?”郭奕感觉到了怀中的那一丝躁动,也是睁开了眼睛。

    道冰一惊,脸上的红晕豁然消失,绝美的容颜又变得冰冷如霜,快速的从郭奕的怀中站起,整理着身上凌乱的衣衫。

    在郭奕的面前,虽然装得冰冷,但是却有些不知所措。

    郭奕的双眸之中带着神芒,细细的打量着她,点了点头,肃然的道:“伤势也是恢复了七七八八,算是没有了大碍,既然如此我们便也该去寻找出去的路,道教肯定遭到大劫,我们必须尽快的赶回去。”

    道冰冷若冰霜,身上带着一股子的寒意,但是却不敢正视郭奕的眼睛,心跳动的很快,道:“隐泽道兄,所言甚是,只是那轩辕皇城和东方流此间必定都还守在上方,我们如何出去得了?”

    她本是一个强势的女子,做任何事都不需要问任何人,但是现在她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一个自己才认识了一天不到的人,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

    郭奕将地上的道冰的娘亲的尸体给抱了起来,目光向着四方望去,发现周围满是漆黑的石壁,石壁之上刻满了看不懂的古文。

    远处是一座九丈高的黑色的祭坛,祭坛上还放着十多具古老的青铜棺材,这些棺材也不知放在那里多少岁月了,但是棺盖之上却是一点灰尘都没有。让人忍不住的遐想,难道那些棺材中死去的人还经常会跑出来不成,不然为何棺盖上会没有尘埃?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四十三章 情愫,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