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林,既然你不怕死,那我们便进行最后的一搏.”

    古斯兰静身上的伤势恢复了三分,带着一股强势的傲气,翻身而起,就向着追上来的龙鱼少主和淼十杀去。

    但是她才刚冲出了两、三丈远,便是一把被郭奕抓住了手臂给扯了回来,强行的拽着她,就向着底层的更深处逃窜去。

    “没用的,就算逃到地心,也是逃不出圣人的追杀。”古斯兰静如今显得颇为虚弱,力气自然是赶不上郭奕,娇躯不受控制的被扯着向着下方沉去。

    “不,这里可是瀚海大殿,那地底的深处定然便是瀚海大殿的基座,我们若是能够破开基座,就能逃出瀚海大殿,只要逃出去,那么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了……咳咳……好像有些不对啊!应该是天高任鸟飞。”郭奕故意在调侃古斯兰静。

    在古斯兰静的身上,郭奕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异常的怀念,但是他却总是不明白这种感觉来源于哪里。

    此时看到古斯兰静那圣洁而仙灵的面容,宛如不似人间烟火,顿时让郭奕明白了过来,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白曦儿。

    他的确是有些思念白曦儿了!

    他一直都将古斯兰静当成了白曦儿的影子,她们身上的气质太像了,圣洁,仙灵,不沾尘俗。

    看到她,郭奕就想起了白仙子离去的那一夜,看到她就仿佛又看到了白曦儿,所以才会忍不住去调侃她。

    古斯兰静听到郭奕的分析之后,也是豁然心动,原本决定拼死一搏,就算不能杀出一条血路,也能拉一个垫背的,但是此时她却改变的注意。

    美眸之中闪动着奇异的光华,赞赏的道:“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挺聪明的,这难道就是大智若愚?”

    “嘿嘿!我其实笨得很,哪能和小姑婆你比?”郭奕傻笑道。

    古斯兰静摇头一笑,笑得是那么的美艳,圣洁的宛如女神。平时她几年都难得笑一次,但是今天她却是笑了好几次,仿佛将几十年来欠下的笑容都给笑尽了。

    她也不知是在笑“郭林”太傻,还是在笑别的,反正这种笑容没有任何的杂质,发至内心深处的笑。

    “嘭!”

    突然地底的泥层变得越发的坚硬,上面刻满的一道道纹印,镶嵌着无数的天石,宛如一颗颗发着光芒的神钉印在上面。

    这里便是瀚海大殿的基座,将之破开,就能逃出去。

    郭奕本来想要利用葬天剑,将之给破开,但若是在古斯兰静的面前使用了葬天剑,那么自己的身份便算是暴露了,到时古斯兰静怕是并不会和他这个yin威为伍了。

    就在他为难之时,古斯兰静却是直接将他给拉开,道:“郭林,你退远点,让我来破开这基座上的阵纹。”

    “小姑婆,你到底行不行啊?”郭奕看着她那虚弱的身姿,有些担心的道。

    “不行也得行。不然等上片刻,追兵便会杀至,到时我们都得死。”

    古斯兰静迈着沉重的步子,小巧而又细腻的手指,按到了阵纹之上,阵纹瞬间被激活,一股恐怖的力量便是震在了她的手臂之上,顿时将她的右臂的骨头都给震碎,口中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

    “小姑婆……”郭奕心有不忍叫道。

    “别过来,我已经想到了破阵的方法。”古斯兰静盘做在底层之中,身上散发出仙灵之气,一道道印诀在她的手中结出。

    郭奕此时却是等得心急,上方,那破土的声音是越来越强烈,不出三个呼吸的时间,龙鱼少主和淼十必定会杀至。

    必要之时,就算暴露身份,郭奕也要出手。

    “她这是……自爆道身,搞什么?这就是她想出来的办法?”郭奕眼睛瞪得老大,就要上前去阻止她,自爆道身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很可能会彻底的死去。

    他却是不知,这已经是古斯兰静能够想到的最后的办法。

    “不行,就别硬撑嘛!”郭奕大骂了一声。

    “轰!”

    她的道身豁然碎裂来,宛如一团焰火炸裂,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将她的身躯宛如陶瓷一般的震碎,而这股力量,却也是将瀚海大殿的基座给轰开。

    罡风乱起,土石疾飞被高温熔化为了滚烫的岩浆,岩浆之中,一团白色的光华发着微弱的光芒,光华之中,古斯兰静的娇躯再次凝聚,金色的长发,完美无瑕的脸蛋,长长的脖颈,*的锁骨,高耸的玉峰,宛如水蛇一般的小蛮腰,修长笔直而**,还有那背上的四对白色的羽翼。

    *的古斯兰静和圣洁无双的面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顿时让郭奕鼻血狂涌了出来,下身更是顶得老大。

    “看什么看,快带我离开这里……”古斯兰静显得异常的虚弱,瞪了郭奕一眼,便是晕厥了过去。

    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的晕倒在天下第一的yin贼的面前,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刚才那么做。

    龙鱼少主等人已经追了上来,郭奕手指猛在鼻尖一抹,然后便是冲上去将古斯兰静的娇躯给抱在了怀里,当手触屏到她的光滑细腻的玉肤之上,顿时宛如被电击了一下一般,全身的血液都是了起来。

    “古斯兰静,别想再逃,你们逃不掉的。”

    龙鱼少主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郭奕强行压制住心头的邪念,然后搂着她,便是冲出去,然后急速的向着土层的上方破土而行。

    “轰!”

    出了瀚海大殿,没有了那一股对修为的压制,郭奕的速度顿时展露了出来,仅仅只是眨眼之间,便是冲出地面。

    此时已经出了天尊道观,四周都是高入云天的古木,漆黑的夜幕之上,还有夜莺在歌唱,草丛灌木之中依稀可见萤火虫在飞,宛如一盏盏小灯。

    天尊道观就在不远处,灯火通明,阵光冲天,还能听到惊天动地的战斗的声音。

    土层之下又是传来了急速的波动,龙鱼少主等人已经发现了缺口,也是追了上来,不想郭奕和古斯兰静逃脱。

    郭奕此时再无顾忌,直接拍出了一掌,打入了地底,顿时震得大地坍塌,土石滚落,破坏力不下于一个星球撞击在地面上。

    巨大的动静将天尊道观之中的高手都给惊动,纷纷向着这边飞速赶来。

    “有天尊道观的强者出手,够你们喝一壶了,淼十,你可千万别被师兄弟认出来了,不然……嘿嘿!”

    郭奕冷笑了一声,然后便冲进了夜幕之中,急速的离去,眨眼之间便是到了数亿里外。

    ……

    清晨,密林之中的烟雾还在缭绕,空气显得有些凄冷。

    林间有鸟儿在鸣叫,那崖壁下的山洞之畔满是红色的鲜花,香味浓郁,引来无尽的蜂蝶。

    这是一处接近于海边的偏僻的森林之中,几万年都无人涉足。这个山洞乃是昨晚才被郭奕给轰开,里面足有十米深,也非常的隐蔽。

    古斯兰静躺在一张石床之上,身上穿着一件完好无损的白色长袍,上面带着丝丝香味。她背上的四对白色的羽翼,足有三丈宽,长着数千根羽毛,每一根羽毛都白的宛如纱,足有巴掌那么长。

    摸在羽毛上显得分外的舒适,躺在上面就越发的舒适了。

    这四对羽翼撑开,几乎将整个地洞的地面都给铺上。

    古斯兰静醒过来之后,却是发现自己的翅膀沉重不已,轻轻的撑起了半个身子,转过头望去,顿时又是气的她咬牙切齿。

    只见,“郭林”这*,此时居然就躺在她其中的一只翅膀之上睡大觉,一声脏兮兮的手臂还紧紧的抱着翅膀,轻轻的捞着上面的羽毛,捞的古斯兰静浑身都在发痒。

    他居然将古斯兰静的其中一只翅膀当毯子,将领一只翅膀当铺卷,就这么睡着了,而且还流着哈喇子。

    郭奕昨晚上也被伤得不轻,累得够呛,逃出来之后,便是直接倒头就睡着了。

    古斯兰静豁然站起了身来,羽翼一扇,顿时将郭奕扇飞了出去,郭奕豁然惊醒,脚踩虚力,便是稳稳的站在了石壁的边上,不然刚才就直接一头撞在墙上了。

    “我身上的衣袍是谁的?”古斯兰静提着衣袖,轻轻的闻了闻,闻到了不属于自己身上的香味。

    “我……未婚妻的。”郭奕嘿嘿一笑,这衣服自然是云仙儿的。

    古斯兰静又是一变,冷声道:“那里面的……胸衣呢?”

    “也……也是我未婚妻的。”郭奕僵着脸一笑,这胸衣自然是苏娥的,这胸衣的故事就要追述到他的第一次了,反正苏娥的内衣是被他一直带在身上,直到昨晚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古斯兰静被气得发昏,道:“那是你帮我穿的衣服?”

    “这里也没有别人?”郭奕小心翼翼的道,根据他的经验,凡是女人在这个时候都是会发飙的。

    “那你……都看光了?”古斯兰静有一种想要将郭奕干掉,将他灭口的冲动。

    “小姑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这人一向老实,我都是闭着眼睛,帮你穿的衣服。”郭奕捂着自己的双眼。

    “闭着眼睛怎么穿衣服?”古斯兰静道。

    “我摸着摸着穿的。”郭奕道。

    “那岂不……也被你给摸光了?”古斯兰静道。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七十一章 逃出生天,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