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秘》在哪,给我。--huaixiu”亚斯特分外的激动,一手提着郭奕的衣襟,差点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郭奕盘坐在地,不为之所动,他早就知道一旦得知《帝秘》定然能够让亚斯特为之心动,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亚斯特见郭奕不松口,顿时脸色变得柔和了起来,嘿嘿一笑:“这位兄弟,你若将《帝秘》给我,我便饶你一命!”

    “此话当真。”郭奕眉头一掀。

    “自然当真。”亚斯特心头讥诮的笑,这小子真是好骗,只要得到了《帝秘》,就是你的死期。

    “那好我这就给你。”郭奕欣欣然的从仙门之中将那一颗白色的棋子给取了出来,然后真的抛给了亚斯特,显得相当的随意。

    他这般的做,反而让亚斯特疑惑了起来,手握着《帝秘》,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帝秘》!”

    “半分不假,你若是不信,将圣识探入其中,自然能够辨别真伪。”郭奕友善的笑道。

    听闻这话,旭风郡主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双目之中带着圣芒,向着那白色的棋子望去,果然看到五行的圣则,大帝的秘纹交织在上面,钩织成了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

    这绝对是真正的《帝秘》。

    她本来以为郭奕只是在骗亚斯特拖延时间,却没有想到郭奕居然真的将《帝秘》交给了亚斯特,她觉得郭奕就是一个败家子,败家到了极点。

    她很想现在就将郭奕给揍个半死。

    郭奕瞥了一眼旭风郡主那满是杀气的眼神,嘿嘿一笑,然后便不再看她。

    亚斯特心中将信将疑,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圣识探入了《帝秘》之中,旋即脸色便露出了一丝喜色。

    但是整个人却一动不动了起来,就好像修士入定一般。

    旭风郡主看着亚斯特,绝俏的脸蛋上露出凝重之色,道:“他怎么了!”

    “在参悟《帝秘》。”郭奕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然后便是艰难的站起了身来,他乃是孔雀之躯,身体之中又有祖血,所以恢复的相当快,此时已经可以压制住伤势行走。

    郭奕将《帝秘》交给亚斯特,这本就是早有预谋,要知道郭奕第一次参悟《帝秘》,才仅仅参悟了一个刹那,外面就过了整整一夜。

    这《帝秘》实在太过于浩瀚莫测,一旦亚斯特将圣识探入其中,就不可能在短时间抽身而出,郭奕要争取的就是这个时间。

    旭风郡主何等的聪明,冷冷的瞥了郭奕一眼,低声的道:“你倒是有点小聪明,现在还不快趁他参悟之际剁碎他!”

    郭奕怎么不想杀了亚斯特,但是他现在连走路都很困难,身上的力量百不存一,估计还没有走进亚斯特的三步之内,反而会将他给惊醒,到时候就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郭奕根本不理睬旭风郡主,走过去便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修长的腿,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背上,直接将她给抱了起来。

    “你要干嘛。”旭风郡主吓了一跳,她何曾被人这般的抱过,这淫贼太胆大妄为了,他要干嘛。

    郭淫贼的名声实在太坏,旭风郡主很害怕这家伙乘人之危,胸口不停的起伏,心跳狂增了一倍。

    “若非不是服下了千劫奴丹,我才懒得管你。”郭奕双手都抱着她,只能弓着身用脑袋将旭风郡主的胸口给压住,生怕她一激动从自己手中蹦了下去,将亚斯特给惊醒。

    但是他这一压,却又压在了旭风郡主的痛处,被两只鸭子撞了的酥胸现在又被郭奕给压住,气得她一口便是咬在了郭奕的耳朵之上,这一口十分的狠,一道道血珠都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看那样子就好像要将郭奕的整个耳朵都给咬下来。

    郭奕本来想要做一回好人,但是却落得这样的后果,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耳朵边上流下温热的血泉,耳软骨都仿佛被咬碎了一般。

    “妈的,臭婆娘,老子跟你拼了。”郭奕如今身受重伤,能够抱起一个人已经很不容易,哪还有力气还手,但是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于是动了动牙,也是一口咬了下去,此时他正用脑袋压住了旭风郡主的胸口,这一口咬了下去却是感觉到全是肉,软的有些掉牙。

    郭奕顿时愣住了,妈的,这是咬哪了。

    旭风郡主顿时浑身一震,身体弯成了一张弓,牙齿一松,便是放过了郭奕的耳朵,又羞又怒大骂一声:“郭淫贼,你敢再*一点吗!”

    郭奕连忙松口,本想要解释一番,但是就在这时,他却看到身后原本已经入定了的亚斯特被旭风郡主刚才的吼声给惊醒,此时已经追了过来。

    “哈哈,如今《帝秘》到手,你们还想逃吗。”亚斯特大步流星,每踏出一步都有十丈远,震的地面都跟着颤动。

    “妈的,叫,继续叫啊,这下玩完了。”郭奕对着旭风郡主的脸狂喷唾沫星子,但是脚上却是半分都不含糊,将吃奶的劲都给用了出来,向着出口处狂奔。

    旭风郡主躺在郭奕的怀里,将脸上的唾沫给抹去,一双眼睛瞪圆,咬着牙齿,狠狠的盯着郭奕,那样子就好像又要一口咬下去。

    身后,亚斯特越追越近,很快就已经到了郭奕的百丈之处,手中的大枪猛的飞了出去,宛如一条乌龙向着郭奕的背心撞去。

    郭奕自然是感受到了身后的尖锐的破风声,但是此时两座绝峰的出口已经在望,根本就不停一步,当他一步跨出两峰出口,那一杆大枪也轰然的撞在了他的背上。

    “轰!”

    这一枪可是一尊圣人第四个境界的超级强者飞出,威力何等之大,顿时将郭奕和旭风郡主同时震飞了出去,飞出了数千里远,落入了那一片无边无际的骨海之中,顺着骨头缝一直掉了下去。

    两人本来就已经受了重伤,此时再被枪劲给轰击中,顿时都失去了意识,落入了骨海之底。

    这一片骨海也不知堆积了多少年,更不知有多少白骨沉积在这里,怕是足有数十万米深,厚厚的白骨之上,还有尸水和血水沉积,构成了一个污秽而满是死气的绝地,绝不容活物生存。

    凡是掉入了骨海之底,都会被亿万年沉积的尸水血水给腐蚀成白骨。

    亚斯特提着长枪站在骨海的边上,嘴角露出阴沉的笑:“什么旭风郡主,还说是准帝级别的强者,简直不堪一击,这样就死得连渣都不剩!”

    旭风郡主乃是准帝级别的超级强者,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大帝境,若非被老妪给击伤,一万个亚斯特都不是她的对手。

    凡是掉进了骨海之地,都再难活命,亚斯特如今得到了《帝秘》哪还有心思去看郭奕和旭风郡主是不是真的死了,握着《帝秘》便欣然的退回了禁地之中。

    ……

    白骨森森,鬼火沉浮,简直就是一片骨头堆积成了海洋。

    白日里,这里血气,昏暗沉沉,森然而骇人,入夜之后,更是阴魂乱窜,鬼火四处飘飞,就连一些白骨都站起了身来,吞食别的白骨,发出骨头嚼食的声音。

    厚厚的白骨之下,数千米之处,郭奕的身体被架在一个巨大的生物的肋骨之上,这生物庞大无比,仅仅只是一根肋骨就宛如柱子那么粗,郭奕躺在骨头上,就好像躺在床上一般,显得分外的舒适。

    而旭风郡主此时却相当的窝火,郭奕压在她的身上,不时还要伸出手在她的身上揉摸,口中不断的梦咦:“苏娥……仙儿……仙儿……”

    听到这话,旭风郡主便是更加的气愤,感情这淫贼竟然是在做春梦,将自己当然了他的情人。

    旭风郡主却是不知,郭奕哪里是在做春梦,他是因为喝下了“一心酒”,心头强行的将苏娥、云仙儿等人给望去,但是最近他身体之中的一心酒杯逼出了一部分,脑海之中已经有了模糊的印象,刚才他便是想要抓住她们,所以手才在旭风郡主的身上不安分的抓动。

    豁然,郭奕的双目睁开,猛的喘了喘气,正好盯着了旭风郡主的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之上,心头顿时感觉到不妙了起来,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摸进了旭风郡主的衣襟之中,另一只手探到了她的裙摆之下。

    两只手都暖呼呼的,但是心却冰凉一片。

    “手感怎么样。”旭风郡主咬着牙,狠声的道。

    郭奕干笑了两声,然后快速的将手给退了出来,轻轻的搓了搓手指,脸色狂变,连忙飞退,快速的跳到了旁边的一根白骨之上。

    两人也不知这在暗无天日的骨海之下晕厥了多久,下方,能够隐隐的听到尸水在流动,有让人作呕的血气直冲脑门。

    而上方又被重重叠叠的白骨给覆盖,连一丝光亮都看不到,也不知此事是黑夜还是白昼。

    旭风郡主冷冷的盯了郭奕一眼,然后快速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衫,心头一想到郭奕刚才那一双咸猪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她就感觉到皮肤都在颤抖。

    “等我修为一恢复,第一个便收拾你,然后再将整个天地禁地给踏平。”旭风郡主脸色铁青,手指轻轻的摸了摸还隐隐作痛的高耸的酥胸,心头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郭奕坐在骨头架上,无所谓的笑了笑,便开始恢复起修为来,他相信论修养伤势,他的速度绝对比旭风郡主更快,大不了伤一好便先一步跑路,看首发无广告请到--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二十三章 咬凶了,咬胸了,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