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车足有三十三丈高,宛如一座宫阙,上面雕龙刻凤,华丽至极。--huaixiu

    车中的空间很大,装饰的更加的美轮美奂,比郭奕以前坐过的任何古车都要精致,而且还带着一股女子特有的香味,让人有一种想要昏睡过去的感觉。

    步浔公主看上去非常的柔弱,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姿窈窕而纤细,曼妙而动人,穿着紫罗貂裘,裹着淡青披风,脖子上带着一根赤色的水晶链子,发出淡淡的红光,将她雪白的脖子都给印得微微的发红。

    她并没有穿鞋,两只脚宛如金莲一般,握在雪纺之上,一双灵性的宛如狐狸一般的眼球儿中带着水淋淋的波纹,正好奇的盯着郭奕。

    这是绝对是一个尤物,当郭奕看见她的手的时候,便是这样的认为,郭奕曾经以为苏娥的手已经是这世上的最美的手,一分不长,一分不短,不瘦也不胖,柔若无骨,细腻如玉,宛如那春笋雪葱。

    但是当看到步浔公主的手之后,郭奕觉得苏娥的手似乎也有着瑕疵,因为苏娥的手太冷了,没有步浔公主的手这般的暖和,捏着她的手就宛如捏着那温泉中的水。

    华车缓缓而行,已经出了血战修罗王府。

    郭奕的略带粗糙的手,依旧捏着步浔公主的脖子,手上传来让人浑身酥麻的触感,这是一只杀人的人,但是现在却已经杀不了人,至少不杀不了眼前这女人。

    郭奕胸口的触目惊心的伤痕已经愈合,身上的伤势也恢复了七七八八,只是身上依旧散发着血腥之气,血液正在缓缓的风干,化为血痂。

    “听说你是修罗之中最美的女人。”郭奕的眼睛带着寒电一般的光芒,盯着步浔公主那柔弱而又楚楚可怜的水汪汪的眼珠儿,心头满是涟漪。

    这样的女人,她的一双眼睛,就能让无数的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生为她死,简直就是天下最致命的毒药。

    步浔公主美眸之中带着一丝笑意,宛如灵花般绽放,道:“你若是想要知道结果,取下我脸上的面纱,自然就能一清二楚!”

    她的脸上带着一层淡青色的薄纱,将眼眸之下的脸都给遮住,如影如雾,让人充满了遐想。

    一双柔软的手,缓缓的伸了起来,摸到了脑海的发丝间,想要将脸上的面纱给解下,将她的脸给露出来。

    但是她的手才刚一动,葬天剑便是飞了出来,挡在了她的手心,藏在她手心的一柄一寸长的短小飞剑,顿时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郭奕淡淡的瞥了瞥那一柄小剑,笑道:“这世上越美的女人,她的脸便越是祸害人,我怕我看到了你的脸之后,说不定便下不了杀你的心!”

    步浔公主呵呵一笑,道:“我猜你现在已经杀不了我,你捏着我脖子的手松了,我感觉你这只手不像是想掐断我的脖子,而是想要抚摸我的脖子!”

    她的声音充满了挑逗,任何男人听到了这样的挑逗都会忍不住心痒,但是郭奕却知道,现在就算是心痒也要忍住,不然反会死在这女人的手中。

    郭奕坦然的一笑,道:“我可不仅想要抚摸你的脖子,你要知道男人都是贪心的!”

    “是吗,那我就让你看个够!”

    步浔公主柔美的一笑,伸出纤纤玉手旋即将自己身上的紫罗貂裘外衣给脱了下来,露出*的雪白。

    “轰!”

    郭奕连忙松开掐住她脖子的手,然后一头便是踹出了华车,就好像一头逃命的豹子一般的飞奔了出去。

    一溜烟便是消失在了华车之畔,飞掠进入了修罗神渊的某个小巷之中,快速的喘了两口粗气,暗呼一声好险,若是他刚才真的看着步浔公主脱下了衣服,他怕是就永远也活着走不出那一辆华车了。

    “真是有趣,呵呵!”

    华车之中,步浔公主嘴角露出迷人的笑,又是缓缓的将紫罗貂裘外衣给穿上,手指轻轻的擦了擦脖子上郭奕留下来的血迹,然后将这还没有干的血液撞进了一只小小的玉瓶之中。

    武修罗自然察觉到了刚才华车之中,有一道影子飞掠了出去,连忙上前询问道:“公主殿下,刚才发生了何事!”

    “哦,没事,没事,一只偷腥的猫被吓着了。”步浔公主笑道。

    武修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便退了回去。

    …………

    郭奕的确是被吓着了,以至于现在都还惊魂未定,步浔公主绝对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尤物,仅仅只是看了她的一双眼睛,一双手,就让郭奕心神不宁,这样的感觉郭奕曾经只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感受到过,那便是雅妃。

    雅妃也是这样的女人,当她*了衣服的那一刻,郭奕感觉自己的所有的理智都已烟消云散,这并不是说他的意志力不够坚定,而是这女人的魅力实在太过于惊人,就连数位大帝都无法挡住她的魅力,由此便可见一斑。

    雅妃当日和郭奕欢好之时,她若是有心想要击杀郭奕,简直易如反掌,这种情况让郭奕每每回想起便毛骨悚然,心头发誓若是再遇上这女人,就算自挖双目,也不能多看她一眼。

    而如今步浔公主也是给郭奕相同的感觉,以至于当她主动的宽衣解带之时,郭奕只能夺路而逃,半分都不敢停留。

    郭奕的心跳依旧宛如那密集的鼓声,深深的一呼吸,这才抬起了头来,但是旋即便是愣住。

    只见,旭风郡主正穿着一身血纱站在了巷子口,正盯着他。

    郭奕报之以微笑。

    “跟我来。”旭风郡主说完了这话,便是转身就走。

    修罗一族的人,从来都不饮茶,但是喝酒的却不少。

    修罗神渊作为地荒最大的古城之一,这酒坊那是遍地都是,一条大街之上若是没有两家酒坊,那么这就不算是一条街。

    这些酒坊之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岁月酒坊”,听说这里什么年份的酒都有,所以每日来到这里饮酒的修罗强者非常之多,乃是龙蛇混杂之地。

    旭风郡主便是将郭奕带到了这家酒坊之中,进入了二楼的包间,点了一壶三千年前的陈酿,开始小酌了起来。

    酒是最好的美酒,陪喝酒的人也是天下少有的美人,但是郭奕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目光盯着旭风郡主轻轻饮酒的樱唇之上,郭奕好奇的道:“没想到你也会喝酒!”

    旭风郡主也是一位美人,至少在她喝酒的时候,郭奕觉得她是天下最美的。

    将酒杯给放回了桌上,擦拭着嘴角的酒液,旭风郡主这才道:“这是我第一次喝酒!”

    “哦。”郭奕好奇了起来,道:“这是为何,一个不喝酒的女人若是突然要喝酒了,那么她必定是有心事!”

    旭风郡主紧紧的盯着郭奕的眼睛,然后又是失声一笑,便又是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道:“淫贼果然是淫贼,那你能猜出我有什么心事!”

    郭奕嘿嘿一笑,手指把玩着酒杯,眉毛一挑,道:“别告诉我,你喜欢上了我!”

    旭风郡主手中的酒杯顿时一僵,微微顿了顿,目光变得严肃了起来,点了点道:“你说的没错!”

    “噗!”

    郭奕差点从桌子上滚到了地上。

    他巴不得天下每个女人都喜欢他,但是这其中却绝对不包括旭风郡主,这可是女王一般的女人,若是真的被她看中,那还不成了她的男宠。

    郭奕可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再说家里都还有一大堆妻儿老小。

    旭风郡主十分的认真,道:“我也不知道这叫不叫喜欢一个人,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一个人,本来我是想要在郡主府等你十天后来找我,可是却又半分也等不了,心头闹得慌,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所以我便又出来找你,这种感觉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郭奕,我觉得我娘说的很对,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成亲的事!”

    郭奕僵着脸一笑,揉了揉额头,道:“你这算是向我表白,还是向我宣旨!”

    旭风郡主的修为实在太强,已经达到了准帝之境,如今又学会了《采薇曲》的下半篇,谁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突破大帝之境,长生不死。

    就算是路边卖菜的大婶向郭奕表白,郭奕都会高兴半月,毕竟这是魅力的一种表现,但是旭风郡主给他表白之后,他却反而感觉到莫大的压力,总有一种被女王倒推、反压制的感觉。

    旭风郡主说出这些话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盯着郭奕那眼神,微微的皱了皱秀眉,又道:“你在嫌弃我,你不是说在你们人类看来,年龄根本就不是差距!”

    “我哪有,我们之间年龄不是代沟。”郭奕道。

    旭风郡主道:“我懂了,你是害怕你家里的两只母老虎,以至于连娶我为妾都不敢!”

    “啪!”

    郭奕一巴掌排在了桌面上,道:“开什么玩笑,我会怕她们,旭风雨蒙,我警告你可别乱说话,我郭奕也是六荒响当当的人物,出了名的打老婆,迟早有一天我杀妻证道!”

    这一巴掌拍的实在是响,震得酒杯都飞落到了地上,看首发无广告请到--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三十四章 准帝的表白,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