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风郡主坦然一笑:“谁生谁死那可说不一定。”

    天幕之上剑影漫天飞舞,有一层层黑云席卷了过来,挡住血月,覆盖天幕,让整个世界都为之暗了下来。

    一道道剑影相互碰撞激荡出无尽的电光来,如同一道道银蛇穿梭长空,显得甚是壮观。

    “轰!”

    血战一峰的身上凝结出五行之力,封锁整个空间,将周围的世界都给化为了他的领域。郭奕游走在领域之中,宛如身陷泥潭,寸步难行。

    “给我死来!”

    步浔公主一到,血战一峰身上便充满了力量,身上的血液都开始,将全身的修为都给调动了起来,势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郭奕给震杀。

    “轰!”

    这一剑仿佛携带了整个世界的力量,同时飞泻而下。

    而与此同时,郭奕也是将葬天残碑给祭出,当空砸去,残碑之上禁纹一圈圈的缭绕,散发着远古的气息,透着无尽的沧桑。

    “轰!”

    两股力量相碰撞,整个世界都为之而支离破碎,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散开,不知将多少修罗战将给震死当场。

    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传入鼻头,不仅没有让两人罢手,反而激起了他们心中的凶性。

    “轰!”

    郭奕的身体之外仿佛显化出了一尊孔雀的影子,身体的力量变得无与伦比的强大,手持葬天残碑,宛如一尊魔神一般。

    而血战一峰也丝毫都不退缩,身上一道道血泉飞涌,身体仿佛化为了一片血色的后,而他手中的战剑更是如同一条神龙在血海之中翻腾翱翔。

    两人都是绝顶天才,此时已经斗到关键时刻,一不小心,其中一人就要陨落。

    那坐在华车之中,纯美动人,玉肤仙骨的步浔公主,她一双美如山泉清涧的双眸露出一丝皎洁,缓缓的将手中的玉瓶给打开。

    这玉瓶之中盛放的正是郭奕的一滴鲜血。

    一滴鲜血对别人而言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掌握在她的手中,却能要了人的命。

    这滴鲜血被她给倒了出来,悬浮的虚空之中,血液滚烫,光华万丈,就好像一枚血色的灵珠。

    步浔公主曾在帝宫之中修得不世秘书,只要手中掌握着别人的一滴血就能控制这人。

    当然,郭奕如今的战力比她更加的强大,以她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控制郭奕,但是借助这一滴血液,她却可以让郭奕短暂的失去出手的力量。

    两个势均力敌的高手过招,哪怕只是一秒钟的耽搁,那么结果都是身死道亡,步浔公主此时要做了便是如此。

    郭奕此时已经将全身的力量都给调动了起来,他相信借助葬天残碑的力量完全能够抗衡血战一峰的五行世界之力,但是就在这时身上却传来了一股酥麻的感觉,整个人仿佛都失去了力气。

    郭奕心头大骇,将血液之中的祖血的力量给运转了起来,旋即将这一股疲软的感觉给逼出了身体之外,但是就这短暂的一个刹那的耽搁,血战一峰的一剑已经劈在了他的身上。

    黑色的剑锋从右肩斩入,一直拉到脖子下方,斩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若非郭奕炼化了孔雀之身,他这一剑就能将身体给劈成两半。

    但是即便是如此,那巾之上的修罗之力,已经闯进了郭奕的身体之中,游走在经脉和血脉之中。

    “嘿嘿,小子,原来你也不过如此。”血战一峰冷沉的一笑,眼中满是讥诮之色。

    这一幕让旭风郡主和风嫦妃都是为之一惊,郭奕的战力和血战一峰虽然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胜负之数却难很说,短时间根本难以决出胜负,但是郭奕为何会败得这么快。

    败的人就得死,这是一开始就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能插手。

    郭奕的双目赤红如血,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肆掠的剑意在身体之中乱窜,仿佛要将身体给破坏殆尽。

    一双手捏住了血战一峰的剑,暗自将太极仙印运转了起来,那围绕在太极仙印之畔的死亡之力顺着他的双手,传入了巾,然后直接涌进了血战一峰的身体之中。

    死亡之力的摧毁力何等的惊人,血战一峰身体剧烈的一颤,身体之中的五颗圣源都受到了重创,几近破碎。

    郭奕大吼一声,双手握着剑锋,直接将血战一峰给甩了出去。

    郭奕表面上伤得极重,没有三、五天根本不可能痊愈,仿佛是败了。

    血战一峰虽然表面上一丝伤痕都没有,但是他伤得却绝对比郭奕更重,他的五颗圣源都被重创,数年之内怕是都不能与人动手,不然仙道之路将永无寸进。

    风嫦妃忙是行了过来,将浑身是血的郭奕的搀扶住,忙是将圣力输入他的身体,但是郭奕却是向她罢了罢手,道:“没事,不用为我的。”

    旭风郡主脸色冷沉,怒目环视,瞪着那悬浮在天幕之中的华车,冷声道:“步浔,你能再卑鄙一点吗?”

    别的人或许没有发现步浔公主的小动作,但是却逃不过旭风郡主的眼睛。

    “呵呵,我都不知道姐姐你在说什么。败了就是败了,怎么还输不起了?郭奕技不如人,败在了血战一峰的手中,这只怪他学艺不精,姐姐真是明珠暗投,找的男人真是不堪一击。”步浔公主的声音满是戏谑之意,反正除了旭风郡主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小动作,自然也没有人相信旭风郡主的一面之词,毕竟大家都知道旭风郡主是站在郭奕这一方的,帮郭奕说话也在情理当中。

    旭风郡主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手掌之上杀芒冲天,眼中满是厉色,道:“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杀了你。”

    旭风郡主想要杀步浔公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以前是因为顾忌修罗皇,但是今日她是真的被气恼。

    准帝的威势释放了出来,一股磅礴的压力,顿时震得在场所有的修罗战将都为之跪倒,而坐在华车之中的步浔公主也是为之而色变。

    因为有修罗皇的庇护,她根本不相信旭风郡主会真的对她下杀手,但是今日却不同,她惹到的乃是郭奕,便是彻底的让旭风郡主动怒,要杀她祭道。

    步浔公主的修为虽然也是不俗,已经到达了圣人的第四个境界,但是和旭风郡主比起来,她依旧还差得太远,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轰!”

    滚滚浩荡的神云凝结成一只巨大的手爪,刹那之间就让步浔公主的近百名圣人将军给捏死了一半。

    手爪急速的收缩,仿佛要将步浔公主给捏碎。

    眼看步浔公主就要死在旭风郡主的手中,天空之上一道巨大的门户打开,一股庞大的震撼人心的气息传了出来,瞬间就将旭风郡主的帝爪给震碎。

    “轰隆隆!”

    一个巨大的威严的虚影呈现在天幕之上,强大的气息让人无法抬起头来,直接将旭风郡主都压得跪在了地上。

    正是八荒五帝之一的修罗皇,大帝之中的巅峰强者。

    就连准帝都被他的气息给*,由此便可以看出他的强大。

    旭风郡主的眼中带着不屈的神色,想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是无论她如何的努力,却是根本无法动上一分,身上的骨头仿佛都要被压碎。

    郭奕心中也满是怒气,为旭风郡主鸣不平,强忍着伤势,一剑向着天幕之中的修罗皇的虚影斩去。

    但是他的剑才刚刚的举起,便被一片神云给打落,身体都不震得踉跄,差点被帝威打得身形俱灭。

    “我修罗一族的事,岂容一个人类插手。”修罗皇的声音一出,顿时所有人都匍匐在了地上。

    郭奕以剑支撑着身躯,冷笑道:“旭风雨蒙将来是我的老婆,她的事,我就要管。”

    敢在修罗皇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由此便可以看出他心中的决心。

    就连跪在地上的旭风郡主都没有想到郭奕为了她竟然敢顶撞修罗皇,一双美眸之中带着些许的晶莹,没有哀色,只有甜蜜的笑。

    那华车之中的步浔公主也是芳心一颤,心中暗道,“这世上若是也有一个男人敢在我最危险的时候,说出这么窝心的话,我也会嫁给他●风雨蒙,这次算你赢了。”

    修罗皇冷哼一声:“她的事你管不了,她也不可能嫁给一个人类。”

    说着,天幕之上便是降下一片杀狱,这乃是修罗皇的帝威凝结而成,就算半帝都要被震死。

    “禁天,你若是敢杀他,这辈子我跟你不死不休。”旭风郡主直接喊出了禁天修罗皇的名字,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

    听闻这话,天幕之上的杀狱旋即烟消云散,沉默了很久,修罗皇收回了帝威,淡淡的瞥了卓然而立,傲然不屈的郭奕一眼,徐徐的道:“我们走。”

    一阵狂风刮过,所有人都已经离开,旭风郡主给被修罗皇给带走,仅留下郭奕和风嫦妃还孤独的站在荒野之上。

    寒风吹拂,让郭奕的心冰凉到了极点。

    “我娘呢?”郭奕半晌之后,才是如此的问道。

    郭奕已经认定了旭风郡主,即便对手是修罗皇,他也要将她给带走。

    风嫦妃道:“三天前,就在你闭关*之时,我看她拿着姬幽然的手,不知道往哪去了。”

    “这老妈也太不靠谱了……真正需要她出手的时候,却总是抽疯。”郭奕只感觉自己真的很累,能够清晰的听到伤口之处滴血的声音,就好像浑身的力气就用光了一般,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四十章 禁天修罗皇,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