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要嫁人,拜完了天地,那么自然是要送入洞房。()

    所谓洞房自然只有新郎和新娘才能进去,即便“武修罗”有要事向步浔公主禀报,也只能站在洞房外。

    当郭奕来到洞房外的时候,这里却是已经守护着了二十四名身穿红色华服的女子,个个修为高绝,腰缠大红的彩带,头顶朱红钗子,手持拴着红丝布的配剑,这乃是血战一峰的侍婢,也是来守护新娘子的。

    “武修罗”大步流星的行来,丝毫都不停留便是向着洞房之中行去,那二十四名貌美如花的侍婢连声喝止,但是“武修罗”却丝毫不听,手指之上弹出了二十四道剑气,直接将这二十四名侍婢的道魂都给震灭。

    二十四位貌美的侍婢都直挺挺的站在原处,都是没有了呼吸。

    郭奕径直推门走了进去,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那房中满是采结,一股女子的香味扑面而来,雕龙红桌之上还点着一根凤头红烛。

    烛火烁烁,宛如一点闪耀的红豆。

    …………

    ……

    修罗皇宫之中,禁天修罗皇高坐在九头龙椅之上,背后是黑金色的鲲鹏石壁,上面还刻着一个血光闪烁的“皇”字。

    消瘦的脸,尖尖的额头,鼓胀的太阳穴,那如同两块寒玉的双目之下带着厚厚的眼袋,纤薄而锋利的嘴唇上长着两撇胡须,虽然就那么平淡的坐着,但是却给人无限的威严。

    修罗皇在八荒五帝之中排名第四,乃是大帝之境的巅峰强者,一般的修士就算修到了大帝之境,他都丝毫不放在眼里。

    此时的修罗大殿之上,只有三个人,修罗皇坐在最上方,而旭风郡主则跪在大殿的中央,眼中带着不屈,脸上写满的愤恨,她很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修罗皇的实力实在太强横,*得她浑身都无法动弹。

    从一生下来,她就在冷宫之中长大,修罗皇从来没有理睬过她,这也是她第一次正眼的打量着修罗皇,这张脸她越看越讨厌。

    “你女儿就要出嫁了,你不去参加她的婚礼,还留在这作甚,难道怕我逃跑了不成。”旭风郡主根本没有将他当成自己的父亲。

    修罗皇手拍着两旁的大椅,一双电目神骏骇人,但是此时他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异色来,沉吟了片刻,道:“你知道你母亲为何会被打入冷宫的吗!”

    旭风郡主虽然不解修罗皇为何这般的问,但是还是冷笑了出来,看了看做在一旁的娘亲,道:“事情都过去三百多年了,禁天,你难道还要将当年的旧事翻出来!”

    当年,旭风郡主的母亲生下旭风郡主,未过几年,修罗皇以秘法推演出旭风郡主竟然并非他亲生,于是勃然大怒,将旭风郡主和她母亲一起打入了冷宫,不许任何人接近她们,可以说旭风郡主童年受尽了辛酸苦楚,也磨练出了她一颗坚韧而强大的心。

    她从小便立志要推翻修罗皇,成为地荒之主,甚至是整个下七荒的主人,她也在向这个目标奋进着,直到她遇到了郭奕……

    这期间,禁天修罗皇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心头的恨意也就越深。

    禁天修罗皇道:“我乃一代修罗皇,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不是我亲生的,谁又有那个资格做你的父亲!”

    “你这话什么意思。”旭风郡主的目光却是不看向修罗皇,反而看向自己的母亲,那个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这一切的女人。

    禁天修罗皇道:“你出生当日,天降血雨,大雨一下就是三年,所以我给你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旭风雨蒙,我以秘法推算出,你便是地荒下一代的修罗皇,但是一个女人想要做修罗皇,将会比一个男人更加的难,不仅需要非凡的毅力,还需要百炼不折的信念,一颗征战天下的野心,一双满是鲜血的狠辣的双手,想要做到这一点,那么她就绝对不能在众人的呵护之下长大!”

    旭风郡主突然发现自己脑海之中原本坚持着的信念正在崩塌。

    禁天修罗皇继续道:“我要你变成一只孤独而凶狠的狼,而不知一只温顺的窝在毛裘之上的金丝雀!”

    禁天修罗皇已经说得很直白了,旭风雨蒙便是那一只狼,而步浔公主则是他养的金丝雀。

    他心中真正要的是狼,一个可以接替他位置的狼皇,而不是那一只艳丽俊俏的金丝雀。

    旭风郡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震惊住,向着自己的娘亲望了过去,只见她母亲微微的向着她点了点头。

    她毕竟是准帝境界的霸主,很快便消化了这一切,原来自己是修罗皇的女儿,原来修罗皇也是爱自己的,只是他将这一份爱都隐藏了起来,化为了无情。

    修罗皇道:“你若是想要和郭奕在一起,我没有意见,但是你却必须要做地荒之主,乃至整个下七荒的主人,而且也不是你嫁给他,而是他嫁给你!”

    “他是不会同意的。”旭风郡主很了解郭奕的性格。

    “他不同意,便要舍弃!”

    她又是抬起头来,道:“地荒有你这个修罗皇就够了,何须要我来做修罗皇!”

    若是在没有遇到郭奕之前,她绝对不介意做地荒的主人,但是现在她却已经不再向以前的那般的野心深重。

    “我已经触摸到了仙境的那一道门,立时就要前往天荒九重天,你若是不接任修罗皇,难道将这个位置留给血战。”禁天修罗皇的目光望着天外,看着那天幕之上的血暮,满是向往之色,他的心已经不在称霸之上,已经飘离了地荒,向着那无上的仙道进军而去。

    “你已经达到了准帝之境,整个地荒能够给你带来威胁的人只有血战,你现在就去取他的人头,这将是你登上修罗皇宝座最后的考验。”修罗皇的神识似乎已经离体,整个人都显得飘渺而不可及。

    旭风郡主虽然已经达到了准帝之境,但是此时却依旧感觉到大脑有些混乱,道:“可是……步浔她已经嫁到了血战修罗王府,而且……”

    “记住我最后一句忠告,想要成就一代君王,至亲亦可杀……”

    当这句话落下,修罗皇的声音已经飘向了天外,原本坐在了九头龙椅上的身体也越发的模糊。

    他已经走了,去了天荒,去寻找他的成仙之道。

    成大帝,可长生;得仙道,方不朽。

    旭风郡主紧紧的捏着手指,双目中带着无尽的挣扎之色,也不知多久过去,她才吐出了一句:“对不起!”

    也不知她这话是对何人所说。

    她一步步的向着金碧辉煌的修罗大殿的上方行去,踩过了石阶,最后坐在了那一张九龙大椅之上,当她坐下的那一刻,一颗帝心终于*,阻挡她踏入大帝之境的最后的瓶颈告破,大帝之道疯狂的涌入她的帝心。

    这一日,一代女帝横空出世。

    …………

    ……

    昏暗的烛光影影绰绰,那被清风吹得摇动的珠玉帘子,还碰撞着悦耳的声音。

    隔着帘子,郭奕依稀可见那牙床之上正坐着一个身穿红色衣裳的曼妙的身影,她的头上还盖着红色的盖头,纤细白皙的手指发着玉质的光华,就好像那刚刚从水中淘出的白玉,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一口。

    “吱呀!”

    郭奕将门又给重新的掩上,身体又恢复了自己的模样,将珠玉帘子给撩开,一步步向着她行去。

    步浔公主也是察觉到了不妥之处,身影柔若云烟,道:“你不是血战一峰!”

    她没有撩开红盖头,也没有使用灵识,但是她却可以这么的断言。

    郭奕道:“你怎么知道!”

    “若是他,他此时已经迫不及待的满身酒气的向着我扑来,我甚至知道他不会掀开我的盖头,就会剥掉我一身的衣服。”步浔公主声音柔软而又平淡,仿佛没有什么事情瞒得过她那一颗蕙质的兰心。

    房中的烛光微斜,轻轻的闪烁着,就好像当初了一圈圈光的波纹。

    “这就是你想要你的。”郭奕冷笑道。

    “我没得选择,在修罗皇的眼中,只有旭风雨蒙才是他的女儿,我只不过是他养的一只宠物,他将我送给谁,我就是谁的宠物!”

    步浔公主撩开了头上的盖头,露出了她那一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美眸带着灵性,每一根睫毛都如同仙羽须,粉雕玉琢的嘴唇*的宛如那初生的蓓蕾,红而不艳。

    小巧的耳朵上带着一串翠色的小铃,雪白的颈子微微的摇曳,便是发出清脆的声音来,甚是的美妙。

    郭奕的心跳在这一刻停止了下来,眼睛盯着了她的脸上无法移开,在他所认识的女子中,有这样的气质的女子,怕是也只有仙心道骨的白曦儿。

    在白曦儿的面前,郭奕完全自卑,就仿佛一只癞*在仰望仙境飞过的天鹅。

    步浔公主也是这般的美,这般的气质,只是她比白曦儿多了一分华贵,少了一分空灵。

    当她掀开了盖头,看到了来人竟然是郭奕之时,她丝毫都不惊讶,道:“我等你很久了!”

    “等我,等我做什么。”郭奕有些诧异的笑道。

    “我在等你将我带走,也只有你才能将我从旭风雨蒙的手中带走!”

    她说了一句让郭奕听不懂的话,此地明明乃是血战修罗王府,关旭风郡主什么事。

    郭奕咧了咧嘴唇,目光**裸的盯着她的身上,道:“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是在算计我,还是在算计雨蒙,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要求一个淫贼,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请分享

    ~.--~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四十三章 女帝,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