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依旧还是那一片星空,这里浩瀚,这里冰冷,这里充满了时空的烙印。--huaixiu

    郭奕站在悬浮在星空之中的那一方赤红的石台之上,一手捏着混沌交错的阴阳洞府,一手捏着氤氲太虚的祭天洞府,望着眼前的寂静,他的心也没有刚才那么的汹涌,寂静了下来。

    天足和天爪的影子仿佛还在洞府之中游动,有沙沙的风声传出,如同人语。

    大帝之劫已经过去了,当无边的九霄神雷落下,却被他一拳打散。

    这或许就是天帝才拥有的力量。

    “原来大帝的心并不是威慑,而是莫测!”

    郭奕的嘴角带着轻微的弧度,将双手中的两座洞府收进了身体之中,身体化为了一道白色的长虹,飞离了赤红石台,直冲而上,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达到了某种程度,身体顿时从星空中消失。

    当他再次显现出来的时候,又飞在了云雾之间,冲上深渊之后,落到了崖边的一棵青翠古松之下。

    他爷爷和奶奶都已经走了,但是他的对面此时还站在着一个人。

    雪尚霜的身上穿着白绒绒的狐裘,年轻而美丽的脸上带着一份柔色,当看到郭奕从深渊之下飞上来的时候,她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心头的担忧总算是落下,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激动的泪水。

    这一份关爱之情毫无修饰。

    “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郭奕眼中带着期待之色。

    雪尚霜先是一愣,接着便是轻轻的咬了咬清透的嘴唇,道:“天下最优秀的男人,天下最重情的男人,天下最爱我们的男人!”

    郭奕的手轻轻的摸了摸怀中的玉笛,终究还是没有将之给拿出来。

    “你问这干嘛。”雪尚霜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喜色,忙是紧张的道:“你是不是见过你爹了,你是不是已经见过他了,你倒是说话啊!”

    郭奕沉默不言。

    雪尚霜看到郭奕此时的神情,便是什么都明白了,整个人都好像失去了生命的活力,缓缓的软倒了地上,口中喃喃自语:“他果然还是陨落在了祭天洞府之中,果然,果然连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

    郭奕忙是将她给扶起,心头满是苦涩,但是他的脸却平静的吓人,仿佛天下已经没有任何事能够让他变色。

    郭奕将失魂落魄的雪尚霜送了回去,交到了风嫦妃的手中。

    风嫦妃的确很会照顾人,也很懂得照顾人,这让郭奕很放心。

    郭奕走了出去,行在空无一人的金石道路上,将怀中的玉笛也取了出来,轻轻的摸了摸,而就在这时,一道青影闪过,将郭奕手中的玉笛给夺了过去。

    这人正是雪天岚,他的背上也背着一根一模一样的玉笛。

    雪天岚略带惊色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笛,又是将自己背上的拿一根取了下来作对比,九孔玉笛,长达三尺,玉质通透,而又带着白色的脉络。

    “小外甥,你这……笛子哪来的。”雪天岚将郭奕拉到隐蔽之处,才是低声的问道,他显然他是害怕被雪尚霜听到。

    听完郭奕的讲述之后,雪天岚嘴中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音,摇头叹息。

    “遥想当年,你爹游离到雪族,我二人都爱好音律,独喜笛音,所以便成为了知己好友,你爹也是这样跟我妹妹认识的,那一年,我妹妹将雪族族皇珍藏的青木玄玉偷了出来,找当时最好的仙匠刻成了两只玉笛,本来是想要送一只给你爹作为定情信物,另一只,要自己留着!”

    郭奕静静的听着,但却很是不解,道:“既然如此,那么另一只怎么会落入了你的手中!”

    雪天岚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义正言辞的道:“我当你爹是知己好友,他却泡我妹妹,我知道此事之后,自然是将他手中的那一只玉笛给夺了过来,却没有料到我妹妹又将自己手中的那一只玉笛送给了他,两人之间的情意竟然更深了!”

    郭奕顿时无语了。

    “后来,你爹娘成亲之后,我和你爹的关系也就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但是我也从未到郭家来过,这还是第一次来看你娘。”雪天岚又是深深的一叹息,说不出的怅然。

    郭奕也是感叹不已,看来自己心中的猜测是没有错的,目光望着长天,眼神中带着坚定之色,或许应该和苍天拼上一次,就算逆天又何妨,让家人团聚才是最重要的,即便只是片刻。

    郭家的驻地之中几乎看不到一个人,比往日都要冷清的多。

    “咦,那些郭家子弟都闭关了不成。”郭奕有些好奇的道。

    雪天岚将玉笛还给了郭奕,失笑道:“今天这日子,郭家的子弟没有一个,有心情闭关,别人都打上门来了,个个都要请缨出战!”

    郭奕略一思索,恍然大悟,难道七天已过,虎蔺又打上门来了。

    ……

    郭家驻地之外。

    这里本山清水秀,大湖如海,云雾飘渺,但是现在却完全变了样。

    一座大山被抱了过来,立在大湖之畔,上面刻着一句嚣张的话:“郭家群英尽软蛋,无人可挡敌天剑!”

    虎蔺站在大山之巅,手中的剑没有出鞘,站在地面的脚也没有移动一步,仅仅只是挥动着手中的剑柄,便是打出了无尽的剑影,直接将一位郭家的英杰给轰入了冰寒的湖水之中。

    而那些被他请来的各路修士也是个个都惊异不已,连连说道:“虎蔺果然不愧是太虎传人,敌天剑传承者,就算是仙尊都已不是他的对手!”

    “这可是八荒第六位天帝,在《帝榜》之上排名第三,仅在郭少殇之下,他真正的目的只想逼郭少殇出来与他一战!”

    “一个是《帝榜》第二,一个是《帝榜》第三,其实谁都无法说清他们到底谁更强,毕竟《帝榜》也并非绝对的权威,曾经出过一位逆天俊杰,身怀奇宝,可以隔绝榜单的力量,战力超越了《帝榜》天帝,但是却并不名列《帝榜》之上!”

    “此话的确有理,但是毕竟虎蔺在《帝榜》之上的排名的确比郭少殇低,他心中自然不服,只有真正一战,才能证明他绝对的力量!”

    “可惜啊,他来的不是时候,听闻郭少殇天资相当了不得,如今已经开始闭关冲击仙尊之境!”

    “所以,虎蔺才要逼他出关,看吧,郭家子弟虽然个个逆天,但是遇到了虎蔺,怕是没有一个能够挡住他一招!”

    “郭家只有郭少殇可以和虎蔺一战,别的子弟甚至都不能逼虎蔺拔剑!”

    …………

    ……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都是被虎蔺请来的观战之人。

    而且这其中还有天荒另外两个太古家族阴家和天家的子弟。

    阴家素来和郭家交好,而天家却与九重天的各位至尊多有往来,两家所坚持的理念也各不相同。

    天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莫过于“天镜侯”,若是论天资此人不在虎蔺和郭少殇之下,曾经达到天帝之境,也是挑战各路英杰,简直打遍天下无敌手。

    他成就天帝之位的那三百年,大小决战两万八千余次,仅仅只败了一次,而且那一次他是同时挑战七位绝代仙尊,虽然败了,但是七位仙尊联手亦不能将他诛杀。

    而待到他冲破天帝之关,达到仙尊境之后,便只出手了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手过。

    传闻中他唯一出手的那一次,便是一招灭尽了那七位曾经联手败过他的仙尊。

    这数千年来,天镜侯便再也没有出手过,因为他已经找不到值得出手的人,若不是听闻郭少殇在冲击仙尊境,他是根本都不会出来走动的。

    在天镜侯的眼中,像郭少殇和虎蔺之辈,只有突破了仙尊境,才有资格和他一战,也才能进入他的法眼。

    “这阵风刮得好大,居然将你天镜侯都从九重天刮了过来。”阴灵台穿着一袭紫袍,眉心带着一轮弯月,站在虚空之上遥遥的盯了天镜侯一眼。

    阴灵台乃是阴家这一代的最杰出的弟子,不过他的年龄相对于天镜侯已经偏大,至少要比他多*数万年。

    在帝境之上的境界,动不动就是上亿年,其实数万年也显得很是年轻。

    天镜侯轻轻的摸了摸大手指上的仙器扳指,嘴角一咧,道:“我只关心我们三大家族的威慑力,若是郭家子弟居然被苍梧海的传入给打得抬不起头来,简直就是辱没我们三大家族在天荒的威严!”

    “郭少殇若是出关,虎蔺必是他的对手。”阴灵台说道。

    “可惜郭少殇出不了关,十年之后,便是我们三大家族再定排名之日,郭少殇这是想要在十年之内达到仙尊之境,与你我抗衡,他现在若是出关,必定前功尽弃,若是如此,十年之后,郭家还有何人可堪与我等一战。”天镜侯傲然道。

    “那你的意思。”阴灵台倒。

    天镜侯目光之中带着不屑之色,道:“郭家除了郭少殇以外,没有一个真正上得了台面,必要之时,我这个外人可以帮他们一把,免得他们太丢人。”看首发无广告请到--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七十三章 七日已过,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