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见过的棺材实在不少,这些棺材有的阴寒骇人,有的冷沉凄厉,有的震慑人心。--huaixiu

    他在古玄域之时,当时才武者境,就被阎罗给拘进过棺材,阎罗的棺材无疑是最香艳的,在鬼域之中,也见过九座神棺,里面尸河生波,白骨成片,让人毛骨悚然。

    他不仅见过不少棺材,还用棺材收敛过不少人,若是他要开一家棺材店,那么绝对是一位不错的老板。

    但是,他以前见过的棺材,却从来都没有现在这一座这么的让他发寒,不仅是身体发寒,连心都在发寒。

    郭奕手中祭着四柄战剑,行走在漆黑的冰冷的沙地之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腐朽之气,这里的一切仿佛都带着死亡的影子,给人以不安的情绪。

    他轻轻的裹了裹身上的袍衫,喘出一口寒气来,感觉皮肤如同贴在寒冰之上,那一股寒意,仿佛要将他的血脉都给冻住,骨头都给冰封。

    “这到底是一口太古棺材,还是一座太古冰窖。”郭奕心头又回想起了刚才那一只至刚至阳的手爪。

    那只手爪简直比烈日都要滚烫,比之玄火都要炙热,差一点将他身体之中的帝心都给融化,但是手爪将他给拘入巨棺之后,却便有神秘的退去,消失无踪,而接着便是扑面而来的寒冷,整个空间仿佛能够将仙人都给冻死。

    地上的石头都被冻成了沙粒,就连郭奕的皮肤都被冻得坚硬得宛如一层铁皮,除了冷,没有任何知觉。

    “死之极境便是生,阴之极尽当是阳,只要走到最冷寒的地方,说不定便能找到那一只手爪的主人!”

    郭奕身体之中燃烧起紫色的玄火,驱赶周围世界的阴寒,依照对葬天碑的感应,一步步向着前方行去。

    他根本不惧那一位将他拘进巨棺的人,因为对方若是想要杀他,他早就已经死了。

    那么对方,又是什么目的呢。

    这是一口棺材,但是郭奕却感觉行走在一片无边无际的世界中,就好像一个在与自然相搏斗的苦修士。

    “轰!”

    郭奕手中的葬天剑猛烈的一颤,一道血泉从剑身之上涌了出来,这血乃是从葬天血海之中涌出,就好像江河决堤一般,向着那漆黑冰冷的沙地之上涌去,流出无数条血色的小溪。

    葬天剑颤动的越发的厉害,郭奕都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轰!”

    葬天剑的剑身之中前所未有的产生了一丝生命的波动,一股须弥浩瀚的感觉袭向他的心头,这就好像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一般,在俯瞰众生。

    这是某位伟大的存在即将苏醒。

    “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变化。”郭奕此时感觉到葬天剑中仿佛存在着另一个生命,这位生命一直沉寂着,此时似要苏醒过来。

    葬天剑之中有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里面血液,宛如海洋,但是这一片血海郭奕从来都没有走到其深处,因为那血海的深处实在太过于凶险,就连他达到了天帝之境,都可能陨落在里面。

    他一直就怀疑葬天血海的深处隐藏着天大的隐秘,这一刻他心中的猜测似乎是得到了应证。

    “难道葬天剑的第一代主人并没有死透,就隐藏在葬天血海之中,此时就要出世!”

    想要在葬天血海之中修行,那么便只有葬天剑的历代主人,能够符合这个条件的便只有那一位神秘的葬天剑的第一代主人了。

    铺天盖地的鲜血从葬天剑中流淌了出来,化为了无数的血液小溪,这些小溪连成了一片,如同人身体之中的血脉一般,纹路复杂,细密交错,似乎隐涵某种规律。

    “轰!”

    那原本不知飞到何处去了的葬天断碑轰然落到了血色的小溪之间,万里高的碑身之上呈现出一道道神异的纹路,闪动出金色的光华,这些纹路竟然与地面上由血液交织成的纹路一模一样。

    这就好像两幅刻纹,一副刻在地面上,发着红光;一副刻在石碑之上,发着金芒。

    两幅刻纹,完全相同。

    郭奕望着眼前这两幅奇纹,身体之中的两条仙路竟然也开始散发出相同的光芒来,整个人仿佛进入了一种颇为奇妙的境地。

    郭奕脸色肃然,缓缓的盘坐在了地上,开始参悟这两幅奇纹,这一切的动作都显得自然而然,仿佛受到了某种天地规律的引导,要他去领悟那无上的仙法。

    每一名修仙者在踏入修仙这条路之时,身体之中都定然开凿出了至少一条仙路,这就好像密布人身体各处的血脉和经脉。

    仙路的重要性,丝毫都不下于血脉与经脉,只有在仙路之上走得越长,修为才会越高深。

    郭奕乃是两仪仙体,身体之中存在两条仙路,就好像那葬天断碑之上的奇纹和地面上的血纹一般,虽然其性质不同,但是所走的规律是相同的。

    “想要修成仙尊之境,就只有将仙路走通,让仙路的起步和尽头炼成一片,形成一个循环,这一步虽然说着简单,但是做起来却艰难无比!”

    谁都不知道仙路的尽头在什么地方,只有真正的走到了尽头,才能够领悟其中的玄妙,这一步将无数的大帝都困死,有的苦修数千亿年,都不得要领。

    郭奕的身体之中有两条仙路,想要同时走到两条仙路的尽头,这样的难度比之一般的帝境修士,要高出十倍不止。

    本来他是打算到第八重天,收服祖地洞府,借助洞府的力量,一举冲破这个关卡,但是此时他却突然明悟了。

    葬天断碑和地上的血流小溪,就好像两座范本放在郭奕的面前,引导郭奕找到了突破仙尊境的关键点。

    郭奕静静的盘在在地上,身体仿佛变得混沌,就好像一片虚无的星空,在这星空中,一金一红,两条仙路向着深处延伸,直通虚无尽头。

    葬天断碑上的奇纹不断的被郭奕给分解领悟,地面上的那些血色的溪流竟然开始倒流,化为了一丝丝极细的血纹,从郭奕的十根手指尖流了进去,钻进了郭奕的身体之中。

    地上的血色溪流在减少的同时,那万里高的葬天碑上的金色奇纹也缓缓的消失光芒。

    郭奕的身体被包裹在金色和红色的光晕之中,忽的所有的光芒都没入了他的身体,紧接着一股不一样的光芒逸散了出来。

    这是仙灵之气。

    想要修成仙尊,那么就一定要将凡躯褪去,化为仙躯,身体之中的灵力也要转化为仙灵之气。

    “轰隆隆!”

    上方,忽的响起了雷鸣的声音,无尽的电光凝聚出仙神的虚影,雷电都凝聚成了具象,由此可见其毁灭力的可怕,比之九霄神雷都要恐怖。

    仙尊大劫,比之大帝之劫要恐怖无数倍,因为这是修仙者所要经历的最后一次天劫,修成仙尊之后,也就相当于修成了正果,本天地所承认,所肯定。

    可以说大帝和仙尊虽然只有一个境界之差,但是却存在本质的区别。

    今后无论是达到神尊之境,还是至尊之境,都不会再渡劫,仙尊之劫已经是修仙者的最后一劫。

    凡是不被天地所肯定的人,都会被抹杀在这一劫。

    天幕之上的雷影密布,大气煌煌,无尽的电光凝结成仙军神将,一个个杀气腾腾,怒目金刚,这哪像是仙人大劫,简直就如至尊亲临,要磨灭整个天地。

    难道天地也容不下郭奕,想要将他给抹杀在这一劫。

    至古以来,出现过无数的逆天人杰,但是这些人渡仙人大劫也没有郭奕这般的恐怖,这些雷电每一缕都比之九霄神雷更强大,凝聚成仙军神将之后,那杀威更加的恐怖,每一尊都宛如一位古神祗,而且天空之上密密麻麻漫天都是,若是现在在外面的世界,恐怕大半个天荒都了起来。

    郭奕身上的仙灵之气越来越凝实,一缕缕仙灵之气凝聚成了仙尊的本象,足有七千丈高,而且还在增长。

    仙尊的本象越高,就代表仙尊的实力越强。

    一般的仙尊的本象的虚影只有百丈高,强大的仙尊如琅嬛仙尊,有千丈高的仙尊本象,这已经属于了极强级别的仙尊了。

    那些太古至尊,曾经在仙尊之境之时,仙尊本象大多都超过了万丈。

    那么也就是说,仙尊本象若是能够超过万丈,就有极大的可能修成至尊的境界。

    至尊是什么,那可是天地之间最伟大的存在,一万万亿年都估计出不了一个,一旦达到至尊之境,就很难真正的死亡,更加准确的说,是没有人能够将他们给杀死。

    整个八荒的至尊的数量加起来,绝对不超过五十位,而且其中半数以上都已经消失在了天地间,几乎从不现世。

    郭奕现在的仙尊本象的高度,便越来越接近至尊曾经的仙尊本象高度,此时已经增长到八千丈,而且依旧在向上增长。

    他的仙尊本象到底能够达到多高的境地,八千丈,九千丈,还是……看首发无广告请到--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百九十四章 仙尊境,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