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百年,再游幽禁城,已经物是人非。(·~)

    古城之中人來人往,但是却看不到一位故人,有一种百年烂柯的感觉。

    至于燕红泪,似乎也已经被埋在了记忆的深处,几乎已经淡忘,郭奕并沒有去与她叙旧,就直接与落心佛尊一起來到了曾经的城主府。

    蜿蜒的古道,荒凉的格局,百年过去,依旧沒变。

    郭奕的修为早已今非昔比,一眼就看出了此地的端倪,一股**而*的气息扑面而來。

    “轰!”

    脚在地面上一踏。

    一道神光震过,虚空之中便显化出一座座破败的建筑,有巍峨大气的宫殿,高耸腐朽的古堡,灰暗苍陈的矮榻。

    眼前的一切显得颇为的熟悉,仿佛又回想起当初和华二楼一起前來之地的情节,华二楼还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对了,还有李小烟。

    一个个人影在郭奕的脑海之中回放,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青年气盛、玩世不恭的时候。

    这一片古建筑存在于现实和虚幻之间,在这个世界和遗弃之地都有投影,而在这一片古建筑的中央,便是菩提庙。

    无尽的岁月过去,菩提庙已经坍塌,但是废墟之中的那一尊青面獠牙的鬼像泥塑却依旧坐落在山顶。

    这一尊鬼像完好无损,时而会化为一尊古佛,时而会凝聚成一尊恶鬼,显得异常的诡异。

    传闻这一尊鬼像乃是菩提大师的身体所化,乃是被囚禁在地底的善和尚以邪气入侵,才化为了不灭鬼像。

    落心佛尊站在已成废墟的菩提庙前,躬身一拜,道:“佛祖大尊,郭奕依旧來了!”

    菩提大师就是佛祖。

    菩提大师不是菩提寺的高僧吗。[~]

    郭奕心头巨震,难道自己*的菩提三动乃是佛尊所创的神通。

    “嗡!”

    一声浩瀚的佛响轰鸣,荡出一*金色的佛光,将世间的一切尘垢都给净化,这一刻整个幽禁城的修士都察觉到了,天地之间一股磅礴的力量在缓缓的苏醒。

    那一尊青面獠牙的鬼像被佛光包裹,渐渐的褪去了邪气,化为一尊盘坐在地的古老佛陀,长耳垂肩,宝象庄严,浑身都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就好像破开了樊篱,羽化飞蝶一般。

    佛尊依旧盘坐在废墟之中,确如盘坐在云海之巅,微微的点了点头,落心佛尊便是退了下去。

    “郭奕,我们有一百零九年沒见了吧。”佛尊开口说道。

    郭奕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佛尊身体之中浩渺的力量,冲破善和尚的邪力之后,他的修为似乎更上一层楼,隐约间还在郭奕之上。

    郭奕脸上带着尴尬之色,上一次见面,他可是将菩提树都给挖走了,但是却沒有完成佛祖的嘱托,心头自然是尴尬。

    嘿嘿一笑,郭奕厚着脸皮,说道:“菩提树在轮回女尊的手中,佛祖可别问我讨要!”

    佛祖淡淡的一笑,却是根本不看站在一旁的柳嫣然,似乎连佛祖也不愿招惹她,笑道:“那呢!”

    原本是菩提山的镇寺之宝,乃是佛祖有感六道轮回而参悟出的佛门至高圣书,几乎凝聚了佛祖一身的佛道精华,成就绝高,仅仅只在菩提三动之下。

    说到,郭奕顿时脸色变得沉重了起來,道:“已经跟随贱内一起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一直在苏娥的身上,苏娥身体化道之后,也跟着消失了。

    “消失,就消失吧!”

    佛祖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根本就沒有打算继续去追究,只是那笑容之中却带着高深莫测的以为,似乎欲言又止。[~]

    郭奕再拜,道:“敢问佛祖大尊此次招小前來所为何事!”

    “三件事。”佛祖依旧盘坐在地,但是却能俯瞰芸芸众生,叹道:“百年前我曾神游太虚,冥冥之中感受到第九重天上似有一股规则之力降下,仿佛在凝聚天地众生的念力,要手掌乾坤,奴役苍生!”

    佛祖指的其实就是八境榜的力量,只是最强大的还沒有祭炼成功。

    郭奕道:“此事小已经知晓,不知佛祖大尊可有应劫之法!”

    佛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这个问題你不该问我啊,应劫之人是你,当我问你才是,你可有应劫之法!”

    郭奕一愣,这佛祖也太奇葩了。

    佛祖神色严肃,倒也丝毫都不奇葩。

    “这个……应对之法,我们集结一拨人直接打上第九重天,干掉阳灵长,不就得了。”郭奕道。

    佛祖又是摇了摇头,道:“阳灵长从太古就开始布局,直到近些年才让我等发现了一丝端倪,他心机之深绝对不在天道之下,智慧之高可以与你比肩,若仅仅只是一群强者一拥而上就能除掉他,未免将他看得太轻了!”

    佛祖乃是有大智慧的人,在推算和聪明之上或许未必有天脑强大,但是智慧却是少有人能及。

    “轰!”

    郭奕脑海一震,如遭当头棒喝,顿时想到了这一点,“阳灵长如此有恃无恐,莫非他正等着我们前去第九重天灭他,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秘!”

    在沒有搞清楚其中原因,便前往第九重天似乎并不是好事。

    郭奕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将阳灵长想的太简单了,此人绝对是一个老奸巨猾之辈,而且很可能自己曾经见过他。

    这绝对是一个自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

    郭奕冥思苦想,几乎每一个人他都在脑海之中过滤了一遍,这其中甚至包括与他极其亲密的人,华二楼、郭少殇、青牛,郭家四位老祖,但是却都被一一的否定。

    这人到底是谁,为何被佛祖一点化自己就会生出熟悉的感觉。

    佛祖徐徐的又道:“其实阳灵长虽然可怕,而且很可能已经快要祭炼成功,但是也并不是就绝对不能与他抗衡!”

    “此话怎讲。”郭奕道。

    佛祖微微的一笑:“你若是能够将菩提三动*至大乘的境界,就算亦可敌!”

    郭奕幡然醒悟,但是继而又道:“菩提三动的*实在太过于艰难,每一动都隐藏着大玄机,大道法,以小的智慧也仅仅只能*到第二动的大乘,便再无寸进,第三动更是连一点头绪都沒有!”

    “以你现在的智慧,已经天下无双,若是能够再进一步,或许就能领悟第三动。”佛祖高深莫测的一笑。

    智慧的增长比修为更加的艰难,除了天脑,天下难道有帮助智慧增长的东西。

    郭奕大喜:“我就知道佛祖有应劫之法!”

    佛祖点了点头,笑道:“你的九变玄火诀已经*到了第九变,这实在太好了!”

    难道和九变玄火诀有关。

    “一百多年前,曾有一个鬼丫头跪在菩提庙前哭诉,她哭得极其伤心,眼泪婆娑,身世凄凉,见她可怜,便将鬼母圣令之中的心脏送给了她,此心名为九窍鬼心!”

    这个鬼丫头,应该指的就是李小烟。

    郭奕与华二楼曾经见到她在菩提庙中祭拜。

    佛祖继续道:“九变玄火诀本來就是九窍鬼心的心火,只要你愿意,便可将九窍鬼心移植进入自己的心脏之中,得到九窍鬼心,也就得到了九窍鬼心之中鬼魂的灵魂之力和智慧,若是如此,菩提三动未必不能*成功!”

    原來佛祖是要郭奕去夺取云仙儿的九窍鬼心,若是如此就能得到云仙儿等女的智慧,合数人之力,或许能够领悟菩提三动。

    “这绝对是不行的。”郭奕断然否决。

    人心乃是生命之根,更何况还是云仙儿的心,就算郭奕与云仙儿敌对之时,都不会做出如此之事,更何况云仙儿和他已经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感情。

    苏娥以死,成全了自己达到至尊之境,若是要以云仙儿的性命來换得菩提三动的大乘,郭奕宁愿自己身死道消,埋骨青棺。

    佛祖摇了摇头,笑道:“郭奕,你怕是误解我的意思了,九窍鬼心从來都与性命无关,它更像一件神器,可以凝聚九个人的力量、智慧、灵魂、念力,你得到九窍鬼心也仅仅只是借助她们的智慧,领悟菩提三动罢了,并不是取她们的性命!”

    “再说,或许你还可以借此招魂,将有些死去的人复活!”

    柳嫣然将鬼火令给取了出來,递给了郭奕,道:“这老家伙说的并沒有错,若是能够以第九变玄火激活九窍鬼心,然后再借助鬼火令,的确能够招魂,甚至可以将九窍鬼心之中的李小燕、苏丫……都给复活!”

    这绝对是郭奕这段时间來听到的最大的好消息,整个人都激动了起來。

    看來佛祖还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佛祖的身上金光闪烁,脸上带着神圣的气息,笑道:“这是第一件事,接下來是第二件事!”

    “第二件事。”郭奕颇为期待的道。

    “一位百年前的故人要见你。”佛祖脸上的笑容从來都沒有落下过。

    …………

    今天还有一章,若是时间來得及,也可能还有两章,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三十四章 佛祖,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