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九剑的剑意凝聚成了实质,化为九种形态各异的古兽,但是却依旧无法破开郭奕身边的无形的域,就好像在与空气为敌一般。(·~)

    姬幽然绝对强势,战力在至尊之中都算顶尖,对剑道的领悟之深,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但是此刻她却生出了一种使不上力的感觉。

    反观郭奕,依旧静静的立在那里,从來都沒有动过一下。

    这就是力量上的差距!

    “咻!”

    九剑豁然飞回,连成一条长串,化为九根灵光细针,悬浮在了姬幽然的掌心。

    姬幽然的冷眸一眯,道:“郭奕,我知道你如今的修为已经高到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地步,我也不想再和你交手,更不会再劝你,你好自为之吧!”

    姬幽然的声音之中沒有失落,也沒有气馁,依旧那么的冷,那么的具有穿透力,说完这话,她便转身就走,不再做半分停留。

    郭奕叫道:“大姐!”

    姬幽然的停下了脚步,但是却沒有回头!

    “你要走了吗?”郭奕道。

    “你既然已经回來了,我自然要走了。”姬幽然说这话自然是有深意的。

    她乃是无上天神的弟,她之所以留在无上天宫,其实就是为了庇护郭家人,现在郭奕回來了,她也沒有必要再束缚自己,决定去追求她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

    郭奕道:“去哪?我们还能再见不?”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当我不再想练剑了,不再追求力量和修为,便去游历北荒的亿万个小世界,还有那无数个风俗各异的大世界,周天世界,或许有一天一个人累了,我也会尝试着在某个小世界里隐居、嫁人,过着平凡人的日。”姬幽然如此的说着。[~]

    “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梦!”郭奕笑着点了点头。

    姬幽然嘴角微微的一挑,身形拔地而起,化为一道连天的青虹冲入苍穹,消失在白云青天之间,就连身上的气息都完全的消失。

    姬幽然也是一个洒脱的女人,就跟白曦儿一样,沒有人能够束缚得了她们,她们心中都有坚定的道,姬幽然的剑道,白曦儿的仙道。

    这样的女人也最是有个性,最是有魅力!

    郭奕又何尝不羡慕她们,只可惜他也只能羡慕,并不能像她们这样的洒脱,他有太多的挂碍和要守护的人。

    “大姐还是那么的酷!”华二楼望着姬幽然消失的方向,心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自己是不是也该去追求一些什么,或者去找回一些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

    人总是应该为自己活一次,而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个世界而活,想到此处,华二楼也是转身就走,背影显得有些萧索,但是却突然之间变得伟岸了起來,仿佛突然成熟了。

    “这死胖不看最后的决战,这是要去哪?”南宫羊凝重的道。

    “我看他的样似乎有些便秘,怕是去应付内急了。”西门狼道。

    红湘音摇了摇头,道:“华二楼已经出來五千年了,还从來沒有回过古玄域,根据我刚才看他的眼神,他应该是回财神家族了,别忘了他还有十八个老婆,不知道现在活着的还有几个。哎!”

    “这死胖也会想家,想老婆?”西门狼表示不信。

    红湘音道:“一个人若是在外漂泊了太久,总是会想家的,被追杀了五千年,华二楼算是成长了。”

    听到这话之后,西门狼和南宫羊都是沉默了,原本嬉皮笑脸也僵住,再也笑不出。

    半晌之后,西门狼最先打了一个哈哈,将手中扛着的大旗交到了红湘音的手中,道:“我突然想到我好想还有一个亲妹妹,也不知现在还活着沒有,突然觉得好想她。[]这杆大旗我就交给你了,我也打算回家看看。”

    南宫羊沉默了片刻,也是道:“我好像也有一个亲妹妹,最近想她得很,看來我也要走了。”

    红湘音仔细的打量了他们一遍,道:“你们有亲妹妹,怎么从來都沒有听到你们提过?”

    “亲妹妹这种事情怎么能乱提,若是被郭淫贼听到了,那还得了!”西门狼严肃的道。

    “沒错,沒错,提不得,提不得!”南宫羊抱着拳,道:“郭奕和无上天神这一战,我们就不看了,现在就告辞,将來若是还有机会,我们古玄域花都圣城再见。”

    “老地方,夜影楼。”

    “若是你和郭奕将來生娃了,我要做干爹!”

    “我做干爷爷!”

    “西门狼,你敢占老便宜?”

    “沒有,我只是做郭奕的娃的干爷爷,跟你沒什么关系……啊!”

    一声惨叫!

    这两个淫贼一边挥着手,一边扬长而去,他们归心似箭,似乎真的有一个亲妹妹在家里等着他们一般。

    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淫贼,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就算最凶恶、最肮脏的人,心中也总有那么一块净土。

    红湘音望着不断远去的两人,脸上生出了一抹笑意來,每个人都去寻找自己最初的梦了,自己的梦又在哪?

    红湘音的目光向着远处的郭奕望去,却发现郭奕也正望着她。

    夜色终于來临了!

    又是月圆之夜,每到月圆之夜,郭奕总是会发生不祥的事,今晚他就要來打破这个铁律。

    决战的钟声越來越近,气氛变得越來越压抑,一阵阵狂风将乃些观战者的衣袍都给卷起,拍打出“噗噗”的声音。

    八百里神望坡,依旧只有郭奕一个人站在那里,背负双手,双目紧闭,似乎已经在调整状态,随时迎接这最后的一战。

    高空之上,一轮巨大的圆月缓缓的升起,周围缭绕着一缕缕雾霭,显得格外的神秘,忽的,那圆月之上出现一个人影,沒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现的,他就仿佛站在月亮上俯瞰着众生。

    郭奕的眼睛也随之而睁开,抬头望去。

    他的头发、胡、眉毛都已经白尽,宛如一道道白色的飞瀑飘在夜空之中,原本就苍老的脸上,皱纹更加的深,更加的密集。

    他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身体中一丝人的气息都沒有。

    在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这是他五千來,第一次走出无上神宫,很多人这都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无上天神,以前都仅仅只是在庙宇之中膜拜过他的雕像。

    “这就是无上天神,身上的那一股无形的气息实在太吓人了,让人发自内心的颤抖。”有人忍不住已经跪在地上,对着圆月长拜不起。

    “八荒的第一强者,我一直以为他应该年轻潇洒,就跟郭奕一般,却沒有想到他竟然苍老成了这个样。”有强者直言不讳,倒也并不那么尊重无上天神。

    阴后、红湘音,这些曾经见过无上天神的人,此刻心头都是颇为的诧异,这五千年來,他苍老得实在太多了,对于他这样修为的人來说,太不正常了。

    “这老家伙修为那么高,居然还会老,简直连本尊都不如,至少本尊可以万古长青。”青牛嘴里嘀咕着。

    郭奕眼中带着一丝丝的诧异,但是却一闪而逝,并沒有表露出來。

    “郭奕,年轻人终究还是沉不住气,你來的太早了。”无上天神轻轻的跨越了一步,从天幕之外,直接來到了神望坡,就站在郭奕的对面。

    两个宿敌再次相逢,此刻都显得风轻云淡,如两个就别的好友。

    郭奕已经背负着双手,笑道:“晚辈,这点礼数我还是懂的。总不能让前辈你等我。”

    他虽然老得厉害,但是那一双眼睛却依旧年轻,十分的敏锐,天下之间也只有郭奕才敢正面的盯着这一双眼睛。

    无上天神向着四周看了看,摇了摇头,道:“你已经完全将这一片空间和时间都给掌控了,这就是來得早的好处啊!”

    郭奕淡淡的笑:“和前辈交手,不能不慎重。”

    “掌控了时间和空间,便算是赢了先机,但是却也暴露了你修为的特性和你修为的缺点。”无上天神微微的闭上双目,身上蕴含着庞大的天道之力,一个眨眼就能推算亿万次,很快他就睁开了双目,笑道:“你的菩提第三动大乘了,真是可喜可贺,但是你却沒有完全的掌握能量无界限的真理,更沒有悟透时间平面的规则,这是你的破绽啊!”

    “郭奕,你还是不够成熟!”他捻了捻胡须又道。

    郭奕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心头却不得不佩服无上天神的厉害,仅仅只是感受空气之中的气息,就能断定自己沒有悟透时间平面,此人简直太可怕了。

    郭奕的确沒有悟透时间平面的规则,所以他才沒能回到过去将苏娥找回來,这的确是他的破绽。

    郭奕依旧在笑:“前辈祭炼的《仙榜》怕是也不怎么成功,不然前辈早就已经返老还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的苍老。若是我沒有猜错,《仙榜》还差一味主引吧!”

    两人此刻都在斗心,谁若是能够将对方的心理给击垮,但是就等于胜了一半。

    无上天神倒也不否认,点了点头,道:“《仙榜》的确还差了一样东西才算绝对的完美,不过就它现在的力量,天下之间已经无人能够与它抗衡了。”

    “哈哈!先赏花,请!”郭奕微微的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三章 最初的梦,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