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八方都震动着神光,七张榜图悬浮在长空之上,宛如七个太阳将夜空给完全照亮,烘烤得大地都裂开一道道缝隙。[~]

    《仙榜》还沒有出现,仅仅只是七张榜图就已经有如此战威,简直震慑得人心灵颤抖。

    此刻已经看不到郭奕和无上天神的身影,整个天地都呈现出一片混沌,榜图的力量,时间和空间的力量相纠缠,仿佛一个庞大的漩涡,能够将人的灵魂都给吞噬进去。

    “郭奕,沒想到七张榜图都*不了你,想要见识《仙榜》的力量,现在就随我前往九重天,我们去登天路上再战。”无上天神的声音浩荡,宛如水波一般,一层层的扑散开。

    “正有此意。”郭奕长喝一声,忽的,从虚无之中飞出,背上伸出一对庞大的神龙之翼,直接冲飞而起,化为一道神虹向着九重天上飞去。

    “嘭!”

    混沌破碎,七张榜图之上光华敛去,无上天神也飞了出來,向着郭奕追了上去。

    两人再次转战,从第一重天一直战到第八重天,最后登临第八重天和第九重天之间的登天路上,这里浩瀚无垠,漆黑而又空洞,只有一条幽深的古道连接遥远的未知。

    五千年前,郭奕曾在这里败在无上天神的手中,险些身死道消,如今战斗延续,这一战必定更加的凶险和精彩。

    “《仙榜》出世,*万古。”无上天神站在登天路上,一只手探向长空,手掌之中爆射出无数的璀璨的光华,一卷黑色的带着金属光泽的图卷应运而生。

    这就好像一位白发的天神在打开一卷命运的图录。

    《仙榜》竟然被他放在登天路上,似乎是在*着什么,此刻为了对付郭奕,他终于将之祭出。

    虽然《仙榜》的力量并不完整,但是却依旧比之七榜加起來更加的恐怖,将九重天的九个世界都给震得抖动。

    郭奕站在登天路的另一头,英俊而年轻的脸上不起波澜,一双手开始缓缓的旋转,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手掌心攀升。【叶*】【*】

    若是将一瞬间的时间比喻成一根丝线,那么将这些丝线组成一个平面,就能够做到能量的无界限,超越时间的力量,人可以穿越过去和未來,并且改变过去和未來的一些东西,而不受时间的反噬。

    郭奕此刻手中掌握的就是时间平面的力量。

    这一刻两人都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似乎要在这里分出最后的胜负來。

    阴后此刻也赶到了第八重天的入口,神色凝重的道:“你不是说他们不会分出生死吗,这一招交锋之后,必定有人会战死,这两股力量太强大了!”

    头上戴着黑色斗笠的女,依旧信心满满,道:“这两股力量的确已经到了极致,若是相碰撞,必定有人会死,甚至有可能他们两人都会死!”

    “你什么意思。”阴后感觉自己实在有些看不懂她了。

    “关键是这两股力量,会碰撞在一起吗。”戴着黑色斗笠的女道。

    “轰隆隆!”

    就在她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两声巨响震动,登天路竟然被郭奕和无上天神给轰碎了。

    这两股力量的确沒有相撞击,反而联合了起來,将连接第八重天和第九重天的登天路给轰碎,彻底的断绝了两重天之间的联系。

    阴后怔怔的望着这一切,完全无法理解两个刚才还生死相搏的对手,为何突然之间竟然联手出击。

    郭奕站在虚空之中,依旧背着双手,望着那浩瀚无垠的远处,似乎想要看到那彼岸到底有着什么。

    但是除了虚无,还是虚无。

    无上天神也如郭奕一般,望着相同的方向,八张榜图悬浮在了他的头顶,已经再也沒有了危险性,反而给人一种高洁圣贤的感觉。

    两人沒有再出手,也沒有再说一句话。

    “连接第九重天的路,彻底的断了,你现在已经沒有了后路,只有战胜了我,*成菩提第三动的大乘,才能将轮回女尊找回來,不然你们将永世无法再相见。[~]”无上天神如此的说道。

    郭奕道:“你也一样,若是无法战胜我,你就无法彻底的完善《仙榜》,更不可能借助《仙榜》的力量登上第九重天,真正的成为八荒的主宰!”

    他们斩断登天路,就是为了背水一战,这样才能完全的激发出潜力,达到真正的突破。

    “你真的认为我想要成为天地的主宰。”无上天神望断断裂的登天路,忽的心头生出一丝涟漪,仿佛看到了五千年前从这里通过的女尊,她去了之后,便一去不复返。

    这一刻,他的心头充满了矛盾。

    “至少你一直都在为之而不断的谋划。”郭奕道。

    无上天神徐徐的道:“其实我和女尊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都是从混沌之中诞生,那时候整个天地之中根本沒有争斗,沒有美丑,沒有善恶,但是后來这些都出现了,万族争斗不休,人类自相残杀,天地从最开始的宁静和祥和,发展成了后來的混乱、肮脏、血腥,这个时候,女尊便想要整顿持次序,想要建立次序,但是最后她失败了!”

    “所以,你又想來做这一个整顿次序的人。”郭奕道。

    无上天神摇了摇头,道:“人都是有私心的,而且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若是让一个人來做掌控次序的主宰,那么这个世界只会变得更加的混乱,我曾经尝试过,但也失败了!”

    郭奕点了点头,想到了八荒如今的样,虽然无上神宫建立了神庙,确立了信仰,但是八荒并沒有按照无上天神最初的样发展,那些神使阳奉阴违,私欲纵横,让整个八荒混乱不堪,这一点或许也是让无上天神会生出无奈的原因。

    他的修为虽然强大,而且掌控着《仙榜》,但是却掌控不了人心,更无法以一人之力兼济天下,所以他现在比以前更加的苍老。

    郭奕道:“柳嫣然曾经说过,只有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才最具有话语权,但是后來她改变了这种想法,因为她觉得人若是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但是那个时候剩下的也仅仅只有话语权了!”

    无上天神笑道:“她比我明白得早一些,所以她还是那么的年轻,而我却已经苍老得不成样了!”

    “那是因为你活该。”郭奕毫不客气的道。

    无上天神出奇的问道:“那我们还战不战!”

    他似乎已经不想再决战下去了。

    郭奕道:“苏娥死在了你的手上,我爹也间接的死在了你的手上,而且登天路也断了,想要找回嫣然,你也必须得死,你说我们还有握手言和的可能吗!”

    “未必沒有。”无上天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道:“我现在就可以先还给你一个人!”

    郭奕神情一动,继而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道:“谁!”

    “我!”

    戴着黑色斗笠的女走了出來,脚步踏在虚空之上,缓缓的行,她的身姿曼妙而窈窕,全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被包裹在黑色的衣袍之中,笼罩着无限的神秘。

    很快她就跨过了无垠的长空,行到了郭奕的面前。

    “你是……你是命残。”郭奕将这人认了出來。

    戴着黑色斗笠的女缓缓的将自己手上的衣袖给挽起,露出那一双完美无瑕的手,修长而玉润,道:“现在呢!”

    郭奕浑身一震,轻轻的咬了咬舌尖,道:“苏,苏娥,搞什么,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郭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人绝对是命残无疑,命残乃是小瑶瑶的*,更是一个生存在虚无之中的人,她跟苏娥绝对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一双手郭奕却再熟悉不过了,绝对不会认错。

    “你居然叫我苏娥,郭奕,我们可已经拜过堂,成过亲,你到底该叫我什么。”她将斗笠给掀起一角,渐渐的露出那一张倾城的容颜,一声眼眸之中带着寒光,紧紧的盯着郭奕。

    郭奕狂咽了一口唾沫星,道:“老婆,妻!”

    “请叫我大老婆,正妻,因为我是第一个和你拜堂成亲的。”苏娥纠正道。

    郭奕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眼前这人绝对是苏娥无疑,因为只有她才会在一个字上面斤斤计较。

    命残怎么会是苏娥呢。

    苏娥不是已经被无上天神给打入了过去的时空,她是如何找到回归的时间坐标。

    “到底怎么回事。”郭奕急速的推算,但是却也只能推算出一个模糊的大概,苏娥和命残的确是同一个人,确切的是倾城仙和命残乃是同一个人。

    倾城仙拥有三魂,命残拥有七魄。

    但是郭奕却推算不出无上天神为何要将苏娥打入过去的时空,也推算不出苏娥是如何又从过去的时空回來。

    无上天神似乎看出了郭奕心头的疑虑,道:“苏娥乃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弟,她曾对我说,你根本不喜欢她,你喜欢的乃是柳嫣然,柳嫣然比她漂亮,比她更强,更有魅力,但我告诉她,柳嫣然并不漂亮,她不信,所以便要亲自回到过去看个究竟!”

    “弄了这么多的波折,就因为这。”郭奕讶然。

    无上天神叹道:“女人的思维,有时候你是完全摸不透的,就好像我自己,自以为乃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但是用了那么多的心机,那么多的手段,到头來才发觉自己从始至终都在追求着错误的东西!”

    郭奕转过头,对着苏娥问道:“那你现在知道结果了!”

    “知道了。”苏娥笑道。

    “心头高兴了。”郭奕道。

    “从來都沒有现在这么高兴过。”苏娥道。

    郭奕冷笑道:“那你能不能不要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我现在连你的手都牵不到,连你的脸都摸不着!”

    苏娥的身体存在于真实与虚幻之间。

    “你在乎的只是我的身体。”苏娥道。

    “废话,一个女人若是沒有了身体,再漂亮顶什么用……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那么当真吧,不就是沒有身体,过两天我们就去找佛祖的转世,让他传你一招重塑真身的佛法,到时候肯定比现在更美。”郭奕的心情也从來都沒有现在这么的高兴过,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六章 大老婆,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