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整个长谷王城都看到天边那一辆火鸟拉动的古车,还有古车上响起的肃杀的笛声。

    那辆古车围绕长谷王城的上空转了三圈,然后似乎发现了要找的人,向郭奕身处的方向滚滚而来,那车上的笛声更加急促,就像千军万马压过来一般,杀伐之气,将地面上一排房屋都冲击垮塌。

    “轰隆隆!”

    天地颤抖,风声呼啸,一只玉笛从古车之中飞出,突然幻化为一根十丈长的玉柱,向郭奕砸去。

    “我靠,居然是冲我来的。”

    郭奕一脚踏地,身体从地上弹起五丈高,落到一间房屋之上,躲开了玉笛惊天一击。

    “嘭!”

    巨大的玉笛撞击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数米深的大坑,土石飞溅,整个地面都剧烈的震动,玉笛一击不中,然后再次向郭奕飞去。

    “真当我怕你。”

    打开修仙之门后,郭奕的实力再次提升一倍不止,并且可以调动一丝灵气短暂的使用。只见他双手之上冒起淡淡的红光,然后飞身而起,直接一掌向玉笛击去。

    “轰!”

    郭奕一掌将十丈长的玉笛击的倒飞而回,然后他化为一道光影,在屋顶上飞跃,向古车奔去。

    古车中伸出一只完全被铁皮包裹的手,将玉笛接住,嘴角微微一挑:“不错,有资格和我一战。”

    古车滚动,直接向郭奕迎了上去,庞大的气流刮过面颊,就像一座大山压过来一般。郭奕怡然不惧,大吼一声,将脚下一座房屋踩塌,弹射而起,双手扣住古车的底部,直接将之扔飞了出去。

    全身火焰的异鸟也是一身悲鸣,连同古车一起从空中砸落,将一座城墙都压塌。

    废墟之中走出一个全身都被铁皮覆盖的怪人,只有五官位置露在外面,他眼中生出一丝丝寒光,张开冰冷的嘴唇:“《武榜》上根本没有你的名字,为什么还这么厉害?”

    郭奕笑道:“谁告诉你《武榜》上没有我的名字,你再看看。”

    就在刚才天地之间一股莫名的伟力加持到郭奕的身上,在他的胸膛上烙印下一个“武“字。这个“武”字就是《武榜》烙印,也是《武榜》的榜单。

    郭奕将心神注入“武“字当中,发现一个个陌生在名字出现在《武榜》之上,一个个排名在《武榜》上闪现。

    一共有一百零八个排名,可惜郭奕并没有进入排名,仅仅在《武榜》上拥有一个名字而已。

    得到《武榜》烙印并非就意味着拥有了名次,这仅仅是《武榜》的一种最基本的认可,也就是说得到《武榜》烙印的人,就相当于《武榜》的候选人。

    要知道仅仅只是一个幽灵山脉就有几百万亿人,整个古玄域大世界的人口那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在这个全民修武的世界,几乎人人都是武者。

    然而这么多人中只有一百零八个武者能够在《武榜》中获得名次,其他上亿的天才少年或许能够获得《武榜》烙印,但是想要在《武榜》上获得名次简直难入登天。

    可以说幽禁城那些所谓的《武榜》高手都只是得到《武榜》烙印而已,没有一个在《武榜》上拥有排名,因为那实在太难了。

    那个全身铁皮的男子冷哼道:“没想到幽禁城《武榜》高手居然又多了一个。”

    郭奕道:“你错了,在你向我出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幽禁城的《武榜》高手会少一个。”

    “真是狂妄,先扛过我的伤魂魔音再说吧!”

    铁皮男子手中玉笛荡出一圈圈光晕,吹奏起无比尖锐的乐曲,魔音响起,地面上的尘土飞扬,房屋不断的垮塌,连道边的树木都轰然炸开。

    郭奕踩着坚定的脚步向前踏去,手指之上金光闪耀,无视魔音的威能,一指点向铁皮男子手中的玉笛,顿时玉笛炸裂而开,化为一堆玉灰。

    郭奕手掌之上闪烁出淡淡的红光,鬼魅一般从侧面击出。铁皮男子还来不及反应出手,就被郭奕一掌击中,身上的铁皮撕裂而开,鲜血从缝隙中泉涌而出,染红大地。

    “为什么,你身上到底有何等神物,居然连伤魂魔笛都伤不了你,连灵器都被你一指点碎?”铁皮男子还剩下半口气,想听到郭奕的解释。

    “这可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郭奕敛去手指之上的金芒,和另一只手上的红光,惋惜道:“灵器可是好东西,只有灵者才能炼制,居然就这么毁了,真是可惜。”

    “你不用可惜,至少还有十名以上的《武榜》高手正向此地赶来,他们每人身上都有一件灵器,我不信你扛的过今晚。哈哈……”

    铁皮男子长笑而逝,在落日的余晖下埋骨于此,当月亮升起之时,长谷王城外,一座山岗之上,多出了一座新坟。

    郭奕挖好了十个大坑,每个坑前都立着一块没有名字的墓碑。

    今晚郭奕要在此地血洗《武榜》,要将所来的《武榜》高手尽数葬在这座山岗之上。

    夜凉如水,今晚的月亮似乎都带着血色。

    郭奕盘坐在山岗上,远处便是灯火阑珊的长谷王城,心头空灵浩荡,突然睁开双眼,射出锋利的光芒。

    远处一个全身穿着黄金色铠甲的男子从山下行来,他身下骑着一只金灿灿的奇兽,手中提着一把金光夺目的长枪。黄金奇兽每踏出一步,地面上便会震动一下,当第九次震动过后,一人一兽已经来到了山岗之上。

    黄金甲胃的男子看上去很年轻,身上珠光宝气,脸上带着几分轻佻,一股贵族气息自然而然的散发而出,就像上位者在俯视下位者。

    身穿黄金甲胃的男子看了看郭奕,又看了看那座新坟和那十个死人坑,微微一笑:“很好,慕容铁卷居然死在了你的手上,不枉我专程从毒龙谷赶来杀你。”

    郭奕从地上站起,从十块墓碑中抽出一块,笑道:“黄金小子,就给你立这一块吧。”

    身穿黄金甲胃的男子脸上不悦,沉声道:“我的名字将黄九,你也可以叫我九公子。”

    郭奕笑道:“都一样,反正都是要死的人。”

    九公子从黄金奇兽上飞跃而下,三米长的金色长枪划破空气,发出一丝丝火花,枪尖轻轻在地上一点,便炸开一丈深的大坑。

    “那我就先埋你。”

    九公子身上黄金色的甲胃就像燃烧起来一般,光芒炙热,强烈的金芒连百里外的长谷王城都能清晰看见。他抖动金色长枪,枪尖上顿时生出一颗金色的太阳,一枪排山倒海向郭奕刺去。

    “慕容铁卷在幽禁城五大《武榜》高手中排名最低,我要杀他也易如反掌,你了杀他,算不得什么。”

    郭奕调动灵器,运转《九变玄火诀》,手掌之上顿时燃起赤红色的火焰,火焰温度奇高,刚刚燃起,整个山顶的树木便开始焦黄,然后自动的引燃。

    整个山岗瞬间变成一座火焰滔天的火山,两人在火焰中对战,激烈的交锋。

    《九变玄火诀》的第一篇赤火篇,郭奕已经初步入门,火焰可以释放出体外,火焰就像地底喷发的岩浆,将地面化为焦土,巨石被烧的开裂。

    九公子身上的黄金甲胃虽然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器,可惜此时也冒着青烟,好像就要融化了一般。

    九公子越打越心惊,此番前来他带来两件灵器,一把金枪,一件金甲,都是水火不侵,万年不朽的宝物。但是在赤色的火焰之下,似乎已经出现融化的迹象。

    “他到底*的是何等逆天的灵诀,难道是天级灵诀?”

    九公子乃是四大世家之一黄金世家家主的亲身儿子,他知道就算是黄金世家也仅仅只有一本人级灵诀,乃是传承了上千年的传世之宝。

    人级灵诀只是最低级的灵诀,但是*到大成依旧有排山倒海的威力,已经可遇不可求,他不相信郭奕会拥有天级灵诀。

    郭奕手上的火焰越燃越盛,到最后几乎将他全身都包裹,如同一个燃烧的火人。火人突然伸出一根金色的手指,金光之中一道血色的剑影闪现,一指向九公子点去。

    “嘭!”

    金色长枪轰然炸裂,九公子身上的黄家甲胃也被点破一个细小的孔洞,若非他逃的及时,这一指已经将他洞穿。

    黄金甲胃中的灵气从孔洞中流失,很快便变为了一件废甲,失去了灵性。

    九公子再也没有了那股自信,脸上充满惊骇:“你手上到底掌握着何等神兵利器?”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再试试。”

    郭奕手指再次点出,一把血色的剑影发出金色的光芒,出现在手指的前方,剑上血丝流动,无数的古字在剑影上流转,迸发出慑人的剑意。

    血色的剑,却发出金色的光芒,血脉流动,古字交织。

    眼看九公子就要被一剑洞杀,突然夜幕之上四个矫健的人影从天而降,四人手中都拿着一把黑色的细剑,四把剑就像四条毒蛇,从郭奕的身后刺出。

    郭奕蓄势待发的一剑原本是要击杀九公子,突然调转向后,向四个黑色人影刺去。

    “轰!”

    一声巨响,然后四声铁剑断裂的声音响起,郭奕和那四个黑影同时被抛飞出去。

    “你们四个潜伏在此很久了吧?还以为我不知道,当你们第一只脚踏上山岗之时,我就发现了你们。”

    “我等的就是你们自己跳出来。”

    郭奕从地上翻身而起,手掌上再次燃起熊熊火焰,一掌拍向想要逃跑的九公子的身上,顿时九公子便化为了一具焦尸。

    郭奕将焦尸丢进先前选好的坑中,再次看向四个黑衣人,笑道:“你们也一人选一块墓碑吧。”

    这四个黑衣人都是已经得到《武榜》烙印的高手,只是这四人并非幽禁城之人,乃是三百万里外古仙城的高手。

    “想不到幽禁城还有你这等高手,恐怕已经快要进入《武榜》前一百零八位,我们四人不是阁下对手,甘拜下风,就此别过”其中一人说道。

    四个黑衣就要离去,郭奕却发话了:“说得好轻松,偷袭我,还想活着离开,你们也太天真了。”

    四个黑衣人听闻郭奕的话,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其中一人冷道:“你可别逼我们。”

    郭奕笑道:“我本不喜欢咄咄逼人,但是就喜欢逼你们。”

    “你可别后悔。”

    “四位一体!”

    四个黑衣人身体开始变的虚幻,竟然重叠在一起,合四为一,变成一个人。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八掌 血洗武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