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武榜》高手居然合为一个人,人影似幻似真,很难将之看清。

    郭奕眼光如电,看的分明,快速出掌,掌印之上火焰不绝。可是那黑衣人却伸出八只手臂,和郭奕的掌印对碰在一起,轮番出手相抵挡。

    “什么四位一体,不过是幻术而已。”

    郭奕再次伸出食指,食指之上剑影重现,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剑影中传出,就好像远古的吟唱一般:“一指葬天。”

    食指之上突然射出一道金色的剑光,剑光离体而出,对面的黑衣人八条手臂就像豆腐渣一般瞬间碎裂,剑光穿过四个人的身体,依旧威力不减,金光灿灿,划破夜幕,穿过十里长空,然后如同流星一般消失无痕。

    剑光消逝,地上空留四具黑色的死尸。

    “这……怎么这么大的威力,连一座山估计都会穿透。”郭奕也被刚才的剑气震惊,不明白为何突然威力变得这般可怕。

    还有刚才的声音是何人发出?

    郭奕向四周望去,一个人影也没看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在郭奕的耳边响起:“我就在你身体之中。”

    那声音极其古老,就像一个沉睡了几万年的人突然醒来一般,声音之中带着几分宁静和**,就像古佛念经,老僧坐禅。

    郭奕手指之中突然传来一阵疼痛,一把巴掌大的血色小剑从中缓缓冒出,然后悬浮在手掌心中,这不是剑影而是剑的实体。

    郭奕警惕的看着小剑,冷声道:“你是葬天剑的剑灵?”

    姬幽然说过,通灵宝物最大的弊端在于剑灵很可能会噬主,夺舍主人的躯壳而让自己重生。当然这仅仅是针对恶剑灵而言,也并不是不存在灵性的剑灵。

    葬天小剑之上,突然溢出点点金色的光华,一个古佛的影子盘坐在半空之上,这古佛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袈裟,脖子上戴着一串拳头大小的佛珠,眉毛胡子都白的如雪,眉毛足有一尺长,胡子更是拖到地上。

    古佛慈祥的对郭奕微笑,似乎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你不必这么紧张,修佛者从来不注重肉身,我是不会夺舍你的身体。”

    “你说不会就不会,拿什么证明?”郭奕丝毫不买老和尚的账。

    古佛道:“因为我乃是这把小剑上一代的主人,为了收复它的凶性,我将自己也给镇封在小剑之中,化为此剑的剑灵,不度化它的凶性,我便一日不成佛。”

    郭奕见老和尚说的振振有词,再次问道:“破剑一把,还需要你震封?你以为这真是一把可以葬天的魔剑?你撒谎的技术太低了。”

    “这把剑能不能葬天,老衲的确不知,但是七万年前它的第三代主人倒是一剑屠灭过三个大世界的生灵。”古佛高唱佛号,似乎还在超度七万年前的亡魂。

    “啥?一剑屠灭三个大世界的生灵!你这和尚也太能吹了吧,你以为一个大世界是大西瓜啊?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古玄域大世界有多大。”

    郭奕觉得这和尚看起来老实,其实是一个大忽悠,即使不会夺舍自己,他的话也定然相信不得。

    古佛继续道:“出家人不打诳语,老衲没必要说谎,这把小剑每一代主人都是绝代魔头,让整个天地都要颤抖的存在,众生的鲜血都被吸收进了小剑之中,化为一片血海。”

    说着古佛手指一弹,葬天小剑顿时打开一道门户,门中血色弥漫,一片无边无际的血色海洋波浪翻腾,血海之中沉浮着各种生物的白骨,有山岳大小的龙尸,数十里长的凤凰白骨,甚至还有百米高的巨人的尸骨……

    郭奕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鼻尖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差点将大脑冲昏。

    古佛将门户关上,慈祥的笑道:“现在你相信了吧?”

    “不相信!”郭奕的确被刚才的那一幕给震撼住,但是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去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即使他说的再有理。

    古佛脸上波澜不惊,突然向着天边看去,道:“你似乎又有客人到了?”

    “一指头点死便是。”

    古佛的影子再次融进葬天小剑之中,小剑悬浮在郭奕的手心,剑身上蒙着一层淡淡的金光,然后小剑“咻”的一声飞进食指之中。

    来的是两人,分别驾驶着一白一黑两辆飞天古车,古车刚刚冲到山岗的上空,便被郭奕点出两指穿透,车中之人仅仅发出两声悲鸣,便被射死。尸体连同古车都轰然落进坑中,直到将他们都埋上,郭奕也不知道车中之人是男是女。

    如今这座普通的小山岗上已经埋葬了八位《武榜》高手,还有三个死人坑依旧空着,也不知还有没有高手前来。

    郭奕再次将古佛给召唤了出来,接着问道:“和尚,怎么称呼呢?”

    “迦叶,你可以叫我迦叶古佛,或者迦叶大师。”

    郭奕随意的坐在一块墓碑之上,道:“好吧,我就叫你迦叶和尚,你说我都这么厉害了为什么还没进入《武榜》前一百零八位,得到《武榜》排名?”

    迦叶古佛似乎脾气相当的好,并不在乎郭奕不尊敬的态度,笑道:“其实你的战力已经比一些《武榜》上拥有排名的人强了,但是你的实力大部分都来自葬天剑,并非你自己的实力,若是你*了《葬天魔典》,瞬间就能得到《武榜》排名。”

    “不是《葬天灵诀》嘛,怎么变成了《葬天魔典》?”郭奕再次查看大脑中的一百多个古字,发现名字的确叫《葬天灵诀》,并非什么魔典。

    迦叶古佛微笑道:“初入修仙门,并不能看到完成的《葬天魔典》,你现在的修为不够,自然只能看到灵诀部分。你一共看到了多少个古字?超过十个没有?想当年葬天剑的第三代主人刚开始*《葬天魔典》一共看到十八个古字,真可谓天姿骄纵,老衲也仅仅看到十二个古字而已。”

    郭奕看着脑海中密密麻麻一共一百多个古字,道:“你们也太逊了吧,我可是看到了一百多个古字。”

    迦叶古佛脸上笑容一僵,从来不生气的脸上,也冒出了一层寒霜,喝道:“小子,别吹破牛皮,就算是葬天剑的第一代主人也没看到一百个古字。”

    郭奕道:“骗你干嘛?我数数……一共一百六十八个古字。”

    “传说世间有一百六十八种成仙道法,这少年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个隐晦的数字,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迦叶古佛心境修为已经达到古井无波的境界,此时依旧震动不已。

    郭奕看着迦叶古佛脸色一时青,一时白,完全不像一个得道高僧的样子,心头暗自悱恻,“这和尚不会被吓傻了吧?”

    久久之后,迦叶古佛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又变成了一个佛态**的佛门大师,道:“你能有这样的大机遇,乃是好事。如今我已经成为了葬天剑的剑灵,便传授你《葬天魔典》灵诀篇的*方法。”

    “等等。”郭奕道:“你可是得道高僧,你自己*了魔典就算了,还打算教我?”

    迦叶古佛淡然道:“魔由心生,心中无魔,世上便无魔。所谓的佛,所谓的魔,只是*的方法不一样罢了,世间有一百六十八种修仙路,每一条路都能成仙得道,即使是魔走到了极致,也能成仙。”

    “你倒是看得开。”

    郭奕现在开始佩服迦叶和尚,觉得他比一般的和尚看的更远,似乎并不拘泥古板。

    一个佛教授魔典,本就是这世上最可笑的事,但此时却真正的上演。

    郭奕心头一直在想,“要是迦叶和尚的*看到现在这一幕,会不会直接从哪座古庙中跳出来,举着木鱼在迦叶的头上砸出几个大包。当然能够交出迦叶这等佛法高深的和尚,本身的修养恐怕也相当的恐怖。”

    “《葬天魔典》并不同其它修仙典籍,它必须要葬天剑辅助*,提取世间的灵气也必须经过剑身的过滤,才能彻底被身体吸收。”

    “你现在将一百六十八个古字运转起来,再次融入葬天剑中,然后围绕剑身旋转。”

    郭奕按照迦叶古佛的方法将古字重新融入葬天剑,然后旋转,突然剑身上再次出现一个小小的漩涡,就像那晚在幽禁城外的山顶一般,漩涡肆意的掠夺周围的灵气,就像黑洞吞噬一般。

    “不行了,我感觉到身体快要被撑破。”郭奕想要停下古字的运转。

    迦叶古佛道:“葬天小剑最大的逆天之处,就在于它可以助你斩破瓶颈,你试着指挥葬天剑去帮你跨过修仙之门。”

    “这么牛,居然可以无视瓶颈,难怪你一个和尚都来*魔典。”

    郭奕虽然这么说,依旧按照他的话做,葬天小剑如同一道流星,直接穿过金色的修仙之门,顿时一条悠长的金色修仙路呈现在郭奕的眼前,仙路的远处坐落着一座一边金色一边红色的宫殿,等打开那座宫殿,郭奕才算进入修仙的第一个境界。可惜无论他如何指挥葬天剑,却再难前进一步。

    郭奕急道:“和尚,你不是说,葬天剑可以破解一切瓶颈吗?现在好像不怎么管用。”

    迦叶古佛道:“葬天剑只能助你斩破瓶颈,但更多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去突破,再说你现在才刚踏上修仙路,想要进入修仙的第一个境界,还有一段仙路要走。”

    郭奕道:“那得走到何年何月,我怎么感觉仙路上的那座宫殿离我越来越远。”

    “你还是先踏过你另外一座仙门吧,两条仙路必须一起走。只要你两道仙门都踏过,其实很快就能踏入修仙的第一个境界。”

    修仙的第一个境界,叫做“九宫”,这个境界的修仙者,被称为“灵者”,这一段仙路上有九座宫殿,九宫的尽头将是下一个境界的开端,

    郭奕似乎有所明悟,金色的仙门已经踏了过去,但是红色的仙门依旧还将他挡在门外,就在这时郭奕胸膛上的《武榜》烙印连番跳动,最后冲破一层界限,进入排名榜上。

    “第一百零三位!”

    只有进入《武榜》前一百零八才能拥有排名,现在郭奕的排名也就居末而已。

    “虽然排名很低,但若是加上葬天剑的威力,战力怕是会更上一层楼,应该可以跟前五十的那些家伙一绝高下。若是红色的仙门也能跨过去,我的名次能达到何种高度呢?”

    “咦,她的名字居然也上榜了。”

    就在这时《武榜》排名再生变化,一个女子的名字超越郭奕,一直跳动到第四十一位才停下。四十一位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名次,就算郭奕现在底牌尽出也未必能够战胜。

    “燕红泪,幽禁城的第一美人,居然将我挤到了一百零四位。”

    郭奕心头很不爽,刚上《武榜》就掉名次,而且还是被女人挤掉的,这可是一种挑衅。

    天上月阙中天,繁星闪烁,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

    黎明总是一天最安静的时候,整个天地似乎都还在沉眠。

    三个时辰之内,一共有七位《武榜》高手先后到来,但看到山岗之上的八座新坟和三个还没埋人的墓坑之后,便远远的被惊走。

    郭奕傲立在山岗之巅,看着一波波被吓走的《武榜》高手,心中却带着一丝期待,他在等一个人。但是直到第二天中午,他期待的那个人依旧没有出现。

    “燕红泪,你居然没有来,真是让我失望。”

    直到第二天夜幕降临,再也没有高手前来,郭奕才离开山岗,骑着九公子的黄金奇兽,破开云层,向幽禁城方向飞去。

    一个时辰之后,一个青衣儒衫男子走进长谷王城,踏入太师府,来到石屋前,看到被钉死在石壁上的夫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低语道:“居然来迟了一步,那件东西五年前我就存放在这里,想不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

    儒衫男子手指一弹,灵光闪耀,半空中出现一个虚幻水镜,上面呈现出此地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最终郭奕的影像被定格在水镜上。

    轻轻一挥手,水镜消失,儒衫男子口中念道:“凶手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要的东西又去了什么地方?看来只能先找到这个少年。”

    “这座城池没必要再留在这个世上了。”

    儒衫男子一踏脚,整座长谷王城顿时沉入地底,变成一处平原上的百里长宽的巨大天坑。飞灰连天,宫殿沉没,数十万人尽数埋葬其中。

    儒衫男子又来到百里外的山岗之上,抚摸墓碑,然后化为一道青色流光向着幽禁城的方向飞去。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九章 迦叶古佛,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