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上灯光昏暗,转角处搭建着一间小酒棚,锅里温着上好的茶酒,白茫茫的酒气将酒香传到郭奕的鼻头。

    酒棚中坐着一个儒衫男子,他喝酒的样子相当的优雅,就像一个儒生在饮茶。

    这男子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一手捧着酒杯,一手拿着一本泛黄的古籍,神情十分专注,直到郭奕走进酒棚,才从古籍上收回目光。

    他好像早就料到郭奕会走进来一般,已经在酒桌的另一方摆好了酒杯,对着郭奕浅浅的一笑:“请坐。”

    郭奕看了儒衫男子一眼,顿时便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虽然对方的表情相当的亲近温和,而且没有半分作态,但是这股危险的气息出现在郭奕的心头。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无法说出,却真实存在,就好像动物遇到天敌的感觉一样。

    迦叶古佛的声音在郭奕的耳边响起:“他是冲你来的,立即离开此地,这个人不是你能应付的。”

    “你觉得还能离开吗?”

    郭奕对着儒衫男子微微一笑,便坐到他的对面,将桌上的酒杯拿起,淡淡的尝了一口,道:“果然是好酒。”

    酒棚的老板听到郭奕的话,便是回头一笑,好像很少有人这么夸他的酒一般。但是他回过头来的那一瞬间,郭奕才看见,给自己温酒的竟然是一具白骨,他穿着一件普通的布衣,身上没有一滴血肉,白骨十分的苍老,不知是从那座墓坑中爬出。

    郭奕感觉手心生寒,再看手中的酒杯,却再也喝不下一口。

    儒衫男子见到一脸苍白但镇定自若的郭奕,心头有些佩服这个少年的胆量,若是其他人遇到这么诡异的一幕,恐怕会直接吓晕过去。

    儒衫男子把玩着酒杯,笑道:“你去过长谷国的王城?”

    “去过。”郭奕觉得对方好像可以看穿自己的内心,没什么可以隐瞒得住。

    儒衫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知道是谁杀了府中的人?”

    郭奕不卑不亢的道:“不知道。”

    “那你为何要去去太师府?”

    郭奕轻轻的拍动桌面,来舒缓身心承受的压力,道:“我好想没必要告诉你这些。”

    其实郭奕也怀疑和李小烟兄妹有关,但是他仅仅是怀疑,而且他不是一个出卖朋友的人,就算真的和李元兄妹有关,他也绝不会告诉儒衫男子。

    “从来没有人敢不回答我的问题,你是第一个。”

    儒衫男子身上杀机闪现,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但是他杯中的酒都已经化为了冰块。那个正在温酒的白骨骷髅向着这边看了一眼,便又去忙活他的酒。

    郭奕突然感觉全身不能动弹,就像整个人都被冰封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儒衫男子仅仅是双眼看着郭奕,就让他难受得要死。

    儒衫男子笑道:“如果你不告诉我,今天会死人的。”

    “我告诉了你,也会有人要死对吧?”郭奕反问道。

    “你说的很对。”

    “那我更不能告诉你。”

    郭奕从座位上跃起,想要撞破酒棚逃离此地,但是却被儒衫男子抓住小腿给扯了下来。儒衫男子脸上笑容尽无,脸上杀气密布,道:“我讨厌在我面前不辞而别的人。”

    儒衫男子双眼变成墨绿色,眼中充满了魔力,射出一道绿色的光芒,将郭奕盯住,然后探出一只手,想要拨开头皮,伸进郭奕的大脑之中。

    就在这时,郭奕身体之中的两座仙门缓缓的旋转,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化为了一道太极图案。两座仙门幻化的太极突然从他身体之中离体飞出,向儒衫男子印去。

    儒衫男子看到太极图案之后,脸色微变,口中惊呼:“两仪仙体……”

    儒衫男子迅速后退,手中指印连连打出,一道道森然的鬼影飞出,但是鬼影刚接触到太极图案便瞬间化为一屡黑烟。太极图案光芒更加明亮,就像要将儒衫男子完全包裹。

    “无定鬼珠,破尽万法,封!”

    儒衫男子的手中多出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鬼珠,鬼珠之上刻着神秘的纹印,从中冲出一座骨山向太极图案撞去。

    “轰!”

    骨山破碎,鬼珠裂开一道缝隙,儒衫男子连退九步,身上的皮肤差点崩裂。郭奕身体也是一震,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太极图案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

    那酿酒的白骨,看着太极图案,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望了望天边,对着儒衫男子道:“幽禁城主已经发现了我们,正赶过来,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儒衫男子眼中杀机前所未有的浓烈,最终果断的离去,不想此时和姬幽然对上。

    郭奕收回两座仙门,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断掉一般,此时就算是一个不会武道的普通人都能杀他。

    当姬幽然赶到之时,只见郭奕正盘坐在地上调息,儒衫男子和那座街边酒棚都已经消失不见。

    姬幽然眼神寒气逼人,手中的铁剑发出慑人的长鸣,她似乎从残留的痕迹中发现了什么,口中冷道:“无定鬼珠,白骨山年轻一代有这样修为的人不会超过三个,难道是儒衣鬼公子?”

    百里外的一座山顶之上,儒衫男子和白骨骷髅遥望幽禁城,看着一道无匹剑意直冲霄汉,照亮大半个城池,似乎在向什么人做警告。

    儒衫男子手掌紧握,看着被太极图案击破的无定鬼珠,厉道:“若非我的无定鬼珠被两仪仙体的仙门撞破,我倒是想和姬幽然正面一战。”

    白骨骷髅发出干涩的声音,就像骨头在摩擦,相当简洁的道:“胜算不大。”

    儒衫男子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就算自己全盛时期,要胜姬幽然也几乎不可能,但是却不会向今天这般逃的这么狼狈。

    “传说是真的,两仪仙体乃是我们鬼门的克星,这少年还没有完全踏上修仙路就能破掉我的无定鬼珠,绝对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山顶之上,鬼气四溢。到了第二天早晨,整座大山都变成了一处死地。

    正午,烈日如同火球一般烘烤着大地。

    幽禁城中飞出一只青铜古舟,古舟由九条蛟龙拉引,每一条蛟龙都庞大无比,嘶吼声震动天地。蛟龙身上绑着九根巨大的铁索,每一根都有人的腰粗,漆黑而冰冷,一道道符文在铁索上交织,闪出刺目的光华。

    九蛟飞舟如同流星破空,穿梭在大地之上,白云之间,一眨眼的功夫就飞出千里之遥,一日可行三百万里。

    郭奕站在船头,仰望天空,却发现云层之上依旧是云层,不知天有几重。

    古玄域大世界是一个灵幻的世界,云层之上异兽飞舞,异鸟翱翔,时常还能看到一道道旋风在天边呼啸,偶尔还能惊奇的发现一座古朴的宫殿悬浮在云层之上,向远处飘移。

    这是一个神秘的世界,还有很多新奇的事物渐渐的展现出来。

    “武盟到底在什么地方?”郭奕感觉到九蛟飞舟正在向东飞行,不知何处将是终点。

    红衣在船头上飘荡,美的就像一幅画,姬幽然道:“武盟的本部在圣武山,圣武山就在南岭的中部。”

    “那我们应该向北飞行才对,为何向东?”郭奕惊奇,幽灵山脉在古玄域大世界的极南边,要去南岭自然要向北。

    姬幽然沉默。

    燕红泪实在有些听不下去郭奕这么*的问题,于是便解释道:“南岭和幽灵山脉相隔十八条大型山脉,一共三十多亿里的路程,就算九蛟飞舟都要飞上两年,才能横渡,你觉得两年的时间很短吗?”

    燕红泪出生修仙灵宫,自然比郭奕这个小世界来的乡巴佬知道的多。

    郭奕虽然已经知道古玄域很大,但是还是被再次震住,九蛟飞舟飞一天就相当于凡人走一辈子的路程,飞两年岂不是凡人要走几百辈子才行。

    郭奕咽了一口口水,不知为何在两个堪比天仙的女人面前,他这个唯一的男性始终拿不出阳刚之气,反而好像比这两个女人矮一个头。

    就算低声下气,郭奕也忍了,笑脸相迎,继续问道:“师姐,那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

    燕红泪清新脱俗,宛如一株出水芙蓉,亭亭玉立,淡淡的道:“自然是去古仙渡口,乘坐万蛟飞舟,万蛟飞舟的速度是九蛟飞舟的百倍,几天就能赶到南岭。”

    幽禁城三百万里之外,有城名为“古仙”。古仙城被称为幽灵山脉第一大城池,传说乃是上古仙人所建造。

    古仙城悬浮在云层之上,乃是一座空中城池,连绵九千里全是古仙城的城市范围,其上霞光冲天,飞鸟盘旋。

    城外便是古仙渡口,渡口上人流不绝,车马密布,热闹非凡,全是前往南岭的借渡人。

    万蛟飞舟每个月出航一次,皆是每天日落时分起航。

    姬幽然带着郭奕和燕红泪,在古仙城等了三天,才到万蛟飞舟摆渡之日。这一日,古仙城人影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站满数十里的天空.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一章 古仙渡口,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