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色的奇兽也不知是何等异种,比一头大象还有庞大几分,长的和狮子有几分相似,全身发着耀眼的光芒。黄金奇兽拥有踏云而行的能力,飞在云层之上,如同一道黄金色的光线。

    不过短短三个时辰,就穿越九万里,再次降临到幽禁城。

    黄金奇兽金色的光芒照亮半个幽禁城,如同一盏璀璨的明灯,全城所有人在第一时间被惊动,很多人都知道这只奇兽的主人乃是黄金世家的九公子,如今奇兽居然被另一个人驾驭,不少人都有所猜测。

    有人望着高空,颤抖不已:“他又回来了,居然从十多名《武榜》高手的围杀中逃脱,连九公子的黄金奇兽都被他夺去。”

    幽禁城的街头,华二楼仰望高空,脸上笑容不绝:“下一代的幽禁城主出世了!”

    黄金家族一座宫殿之中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冷哼,然后发出滔天巨吼:“敢杀我黄金世家的人,必须得死。”

    巨吼声响彻整个幽禁城,将夜空上的云层都震碎,一只黄金色的巨大手掌从天而降,想要将郭奕击杀。

    就在这时城主府方向一道百米长的剑光,划破夜空,如同一道长龙将天空之上的黄金色的巨大手掌击碎。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城主府中传出:“我说过老一辈的人谁敢动手,我便杀谁,就算你是黄金世家的家主也不例外。”

    城主府中飞出一把赤红铁剑,化为一道咆哮的长龙,一剑飞向黄金世家的巨大宫殿之中,宫殿中发出轰鸣巨响。

    “啊…城主我错……”

    黄金世家家主的惨叫声响彻天际,然后悄声无息,化为一具死尸。下一刻铁剑滴血,从宫殿中飞出,再次没入城主府。

    城主府中,姬幽然脸若冰霜,皮肤白如凝脂,红色的衣衫鲜艳欲滴,手提染血的长剑傲然而立,隔着遥远的夜空,对郭奕道:“速来见我。”

    郭奕被姬幽然刚才的强势震惊,他本以为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很强,但是和这个女人比起来,似乎还差的太远,一代修仙世家的家主都被她轻描淡写的击杀,家族中的其他人还不敢啃声,她也太强势了。

    郭奕骑着黄金色的奇兽化为一道金虹,冲向城主府,从寒潭之上直奔而过,然后舍下黄金奇兽,徒步踏入寒潭中央的那座漆黑而幽深的宫殿。

    这是一座全部由寒铁打造的宫殿,每一根柱子,每一片瓦片都漆黑无比,在月光下闪动出金属的光泽。

    整座宫殿只有一扇巨大的宫门,和九扇冰冷的铁窗,这简直不像一座宫殿,更像一座庞大的铁狱

    一路走进宫殿,只看到一个守门的老妪,便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这个老妪穿着朴素,形态佝偻,已经半只脚踏入了棺材,好像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走进城主府的主殿,姬幽然已经等在那里。主殿长百米,宽四十,殿中空空荡荡,唯有高台上有一把精铁凤椅。

    姬幽然就如女皇一般坐在高高的精铁凤椅上,手中依旧抱着一把铁剑,身上穿着鲜艳的红衣。

    “拜见城主。”郭奕微微躬身,并没有向她下跪。

    姬幽然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绝美的脸上,好像从来都没有笑过,一脸冰霜,道:“你已经得到了《武榜》烙印,拥有排名没有?”

    郭奕道:“第一百零四位。”

    姬幽然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排名是低了一点,不过还有提升的空间,看来可以将你和她送到那个地方去了。”

    郭奕心中一动,问道:“她是谁?”

    “燕红泪。”姬幽然继续道:“幽禁城同时出现两个在《武榜》上拥有排名的天才,这是几万年都难得遇到的幸事,希望这一回你们两人运气要好一点。”

    郭奕不明白姬幽然话中的意思,只见宫殿外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缓缓走了进来,这女子神态悠然,举止灵动,还没有走近一股淡淡的香味便缭绕在鼻尖。

    这少女不同于姬幽然的冷,她带着淡淡的飘渺,就像被笼罩在一层雾中一般,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她到底长什么摸样,但是隐隐约约的轮廓却让人充满了幻象。

    少女比郭奕矮半个头,并肩站在他的左侧,就像一对珠联璧合的情侣。燕红泪向姬幽然微微一拜:“见过城主。”

    郭奕对着燕红泪吞了吞口水,心头偷偷的*了一把,暗道真是秀色可餐啊!仅仅是看她一眼心跳就快了一倍,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就像有一团火球在燃烧,很难熄灭。

    郭奕很想看清她的绝世仙容,可惜始终不能在脑海中成像,就好像被一层迷雾隔着一般。

    姬幽然冷冷的瞪了口水都要流到地上的郭奕一眼,道:“燕红泪的《武榜》排名远高于你,从今以后她就是你的师姐。”

    “没关系,师姐你好啊!”郭奕那猪哥的模样,眼睛都瞪直了,这一刻宛如华二楼附身,好像要将燕红泪的衣衫都望穿一般。

    燕红泪脸上表情淡然,根本不理睬郭奕,对姬幽然道:“城主大人不是只收一个徒弟吗?为何现在同时收我们两人?”

    姬幽然道:“我这是帮别人收你们为徒,那人修为高我百倍,你们能不能拜他为师,还要看你们的表现。”

    比幽禁城主修为还要高出百倍,这人难道已经成仙了不成?

    “我将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在哪里将是你们新的战场,整个古玄域大世界凡是进入《武榜》排名的天才,都会前去那个地方,在哪里你们将见到《武榜》前十的绝顶天才,你们的对手便是这些人。”

    郭奕忍不住问道:“什么地方?”

    “武盟。”

    燕红泪似乎听过这个名字,晶莹的嘴唇淡淡的开合:“传说武盟每五十年吸纳一次新鲜的血液,每一次能进入武盟的人不超过十位,这些人无一不是《武榜》上的绝顶人物。”

    姬幽然道:“武盟是古玄域大世界的顶级大势力之一,你们能够进入武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带你们去只是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天才到底有多强,若是你们表现得好,就算不能进入武盟,也可以被武盟中的一位高人收为徒弟,算是武盟的旁系外支。”

    郭奕问道:“你给我们找的那个师傅就是武盟中的人?”

    姬幽然道:“他的确是武盟中的人,你们若是能拜他为师,就算没进入武盟,以后的前途依旧不可*。”

    “那我们多久去那个什么武盟?”郭奕问道。

    “明天中午。”

    郭奕和燕红泪离开了城主府,姬幽然在走之前似乎还要做些什么事情,叫他们明天再前往城主府。

    “燕师姐,师弟我请你吃饭,要不……诶,你别走啊……”

    燕红泪对郭奕的印象似乎并不怎么好,从始至终就没看他一眼,出了城主府,骑着一只异鸟飞天而去。

    郭奕也不灰心,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机会多多,既然姬幽然敢提前帮那人收徒,就定然能够让两人顺利的拜入那人的门下,虽然不知她用什么方法,但是燕红泪这个便宜师姐,郭奕是叫定了。

    华二楼如同一个肥球,远远的便向郭奕招手,一脸猥琐道:“老大,我刚才怎么看见咱们幽禁城第一美人,和你并肩走在一起?”

    “秘密。”郭奕不想让人知道,刚才燕大美人理也没理他的悲惨的一幕,道:“对了,死胖子,你背那么大一个包袱,是上哪去啊?”

    华二楼驾着一辆古车,身上背着一个比他身体还要大的包袱,似乎要远行,他哎声叹气道:“几位老祖宗说我有生意头脑,给了我一包袱钱,叫我去负责南岭那边的生意,你说我容易嘛我。”

    古玄域大世界的南边一共有七十二条巨大的山脉,每一条都上亿里长,幽灵山脉便是其中之一。然而这七十二条山脉仅仅是南岭的七十二条支脉,南岭可以说贯穿了整个古玄域大世界的南部。

    幽灵山脉有七亿八千万里的地域,像幽禁城这种修仙城池多如繁星,不知多少万座。而南岭的广阔乃是幽灵山脉的数十倍,居于七十二条山脉的最中央,其上修仙门派更加繁多,强大的修士时常可见。

    南岭就是古玄域南部最鼎盛的地方。

    郭奕吃惊的看着华二楼,道:“你们家在南岭也有生意?你们家的生意倒是做的够远。”

    华二楼无耐的苦笑:“要不是几个老祖宗一直守在祖屋,恐怕我家早就从幽禁城搬到南岭去了。不说了,要是再不走,今晚就赶不到古仙渡口咯。”

    “此次别过不知何时才能相见,那你一路顺风。”

    华二楼驾着长车消失在天幕之外,郭奕望了望幽禁城,心头想到明天也将离开此地,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

    临走之前,郭奕想先去南天世家找李元,他想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小烟到底是生是死。

    可是当他来到南天世家,一位武圣告诉他,李元在三天前就匆匆离开了神卫军,再也没有回来。

    “三天前,不正是我被神秘白骨鬼车带走的那天?”

    回到幽禁城郭奕已经打听到当日和燕缺一战之后发生的事,他也在怀疑那辆神秘白骨鬼车主人的身份,为何要将自己带到九万里外的长谷国?是顺路?还是故意的?

    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谁在主导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郭奕感觉自己好像无意之中卷入了一件天大的事件之中,而这件事肯定和李元兄妹有脱不开的关系。

    郭奕漫步在幽禁城的街道之上,心中充满了疑问,这是一个死结除非找到李元兄妹,不然没有人能够将之解开。

    这一夜幽禁城深处,城主府的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声音,有人看见无数的古堡和宫殿出现在幽禁城的上空,中央位置一座荒山之上还座落着一间快要破败的古庙。

    一座黑色的由精铁打造的宫殿,将天空之上的所有景象都收了进去,宛如一只巨大的囚笼*了所有的一切。

    黑色的宫殿久久不能平静,剧烈的震动了近一个时辰才缓缓平息,这时整个幽禁城的修士都惊讶的发现幽禁城的灵气居然突然浓郁了一倍。

    谁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从今晚过后,幽禁城将变成一座真正的修仙的圣城。

    只有郭奕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对着城主府方向微微一笑:“幽灵山脉古城一座座,菩提老僧为何会选择幽禁城传道,难道幽禁城本身就藏着什么天大的隐秘?早晚有一天我会回来解开幽禁城的秘密。"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章 武盟,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