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嫣然的美居然可以破迦叶的佛心,还种下心魔,这让郭奕感到强烈的危机感,最终决定杀了眼前这个美的可怕的女人。

    但是葬天剑却不听使唤,反而飞到迦叶和尚的手中,他阻止郭奕道:“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心魔,在我没斩杀心魔之时她还不能死。”

    “她必须得死,不然她也会成为我的心魔。”郭奕弃掉葬天剑,手上燃起赤色的火焰,想要将她烧死。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迦叶和尚手中点出一道佛光,将郭奕手上的火焰熄灭。

    “什么办法?”郭奕并不放弃击杀柳嫣然。

    迦叶和尚此时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露出一丝笑意:“你如果能和她生米煮成熟饭,也许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到时你反而会成为她的心魔,她不仅不会杀你,还会保护你,因为你死了,她将永远也无法除掉心中的心魔,更无法证道成仙。当然如果能多一个孩子,让她多两条心魔,就最好不过了。”

    郭奕冷笑:“那她如果斩掉了心魔呢?”

    “她如果斩掉了心魔,就说明她已经爱上了你,就更不会杀你。这绝对是两全其美,一本万利的大美事。”迦叶和尚继续怂恿,因为郭奕如果真的和柳嫣然发生了关系,他便能更加轻松的除掉心魔,修复佛心。

    “呵,很可惜我做不到,我虽然算不上好人,但是却也不是一个下作的人,她虽然可恨,我一剑杀了她便是,但是要我趁人之危做出这样的事,就算她不成为我的心魔,我自己都会给自己种下心魔。此话以后休要再提,不然休怪我翻脸不认人。”郭奕断然道。

    迦叶和尚好像又一次将郭奕重新认识了一遍,沉吟了片刻,道:“反正现在还不能杀她,至少要等我心魔除去之后才行。”

    郭奕也点了点头,道:“那现在怎么办?要是等她醒过来,你还有把握偷袭她吗?”

    “她的修为太高,偷袭她一次,已经是侥幸。”迦叶和尚摇了摇头,突然又道:“我倒是可以先封印她的修为。”

    “那岂不是以后都要将她带在身边?”郭奕皱了皱眉头,又道:“要是她取下欺天面具,我不可不敢保证不会被她美貌给迷住。”

    “放心,欺天面具带上去容易,取下来难,就算是她自己也必须修为恢复才能取下。我将她的修为封印之后,她大概也就相当于灵者第一宫的境界,为了方便我斩去心魔,你自然必须将她带在身边。”

    迦叶和尚将脖子上的佛珠取下,然后解开佛绳,将佛珠一颗颗打进柳嫣然的体内,每一颗佛主都代表着一种佛门禁止,一共打出了八十一颗佛珠,这八十一颗佛珠在柳嫣然的体内居然连成一副图案,这幅图案宛如一个坐禅的古佛,古佛图案将她的仙门完全遮盖。

    郭奕依旧有些不放心,道:“她要是冲开封印,你和我都会死在她手上,我觉得还是杀了她最保险。”

    “放心我一共下了九九八十一道佛门禁制,别说她,就算是整个古玄域大世界也没人能解。”迦叶和尚打出八十一道禁制之后,身上的佛光也黯淡了许多,似乎消耗了不少力量,于是便又返回葬天剑中修养去了。

    柳嫣然的房间似乎没人敢轻易进来,柳儿此时正在忙着六人的斗宝,也没有时间赶过来。

    郭奕望着躺在地上的绝色美人,心中却想着另一个问题,她是如何知道阎罗已死的呢?阎罗死在圣武山大武峰,几乎无人知晓,她和她师傅的死绝对脱不开关系。

    将柳嫣然扛在肩上,偷偷的从阁楼中遛出,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香舟飞阙之上并不缺乏美人,而且现在柳嫣然带着欺天面具,虽然也是人间绝色,但是却没那么大的震撼力,所以一路上并没有人怀疑。

    **看着衣衫不整的郭奕肩上扛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走了出来,顿时又想歪了,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奇道:“你不是去见柳仙子了吗?怎么肩上扛着一个这么漂亮的年轻女子,你不会将香舟飞阙的头牌花魁给偷走了吧?”

    “开什么玩笑,这乃是,这乃是我师姐送我的见面礼物。”

    郭奕拉着**就离开香舟飞阙,生怕迟了一步,就会有人发现柳嫣然已经失踪。很多人都看见郭奕和柳儿进入阁楼,到时绝对会怀疑到他身上,和他走得最近的**和华二楼自然也脱不开干系。

    郭奕不担心华二楼,毕竟这家伙乃是古华世家的嫡系子弟,身边高手如云,没人敢动他。郭奕最不想连累的人是**。

    郭奕没告诉**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一个人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吩咐他尽快离开虚空之城,然后他也向酒鬼坛子的破木屋急行而去。

    夜色已深,整个虚空之城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郭奕刚走近破木屋,还没开口,里面就传来酒鬼坛子带着几分醉意的笑声:“小子你闯了弥天大祸,从今晚过后,天下想杀你的人,将排成一条连到天边的长龙。”

    “你都知道?”郭奕顿时感觉到不妙,就好像跳进了一个别人提前挖好的死人坑中,而且现在已经躺在了坑底,只等来埋土的人。

    酒鬼呵呵笑道:“天下还没有几件我不知道的事,想活命就进来吧。”

    郭奕从来没有踏进酒鬼坛子的破木屋,因为这木屋实在太小,他一直都怀疑能不能装下两个人。但是当他踏进破木屋之后,却被眼前的景象彻底的震惊了,里面居然另有洞天。

    这哪里是什么破旧的木屋,简直就是一方小世界。

    这的确是一个小世界,只是这个世界实在太小,小得一眼就能望到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还能看到一颗颗巨大的星辰,一团团星雾,一条条星河。

    这小世界中青草满地,小河流淌,河中还停着一只小舟,舟上插着一面白帆。

    小河旁边,是一片竹林,竹林旁边建着一座三层竹屋,颜色已经有些泛黄,说明这竹屋已经建了有些日子。

    郭奕带着疑惑,扛着柳嫣然走进了竹楼,叫道:“酒鬼坛子,你滚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

    一个空酒坛子从上面掉下来砸在地上,接着传来酒鬼坛子的声音:“将她放下吧,我们也许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快将前往白骨山的捷径告诉我,我马上拍*走人。”

    酒鬼坛子太过于神秘,好像没有一件事能瞒过他,就像酒仙古酒还没有运到虚空之城,他便提前知道。柳嫣然到达虚空之城,他也比郭奕等人先知道。他从不走出破木屋,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酒鬼坛子道:“真不不想谈吗?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天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小姑娘的下落;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柳嫣然的欺天面具是如何得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要找的那个人现在的情况?”

    “我突然觉得,我们还真有必要坐下来谈谈。”郭奕一步步向着竹楼上走去,心中却丝毫不能平静,酒鬼坛子似乎对他所有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这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难道命运的背后真的藏着一只看不见的手?

    踏上第三层竹楼,眼前又变的有些不一样,至于有什么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好像是多了一样什么东西,但这样东西却无法看见。

    这时酒鬼坛子坐在竹窗口,背对着身子,他似乎在看着窗外的景色,最主要的是,他手中居然没有酒坛子。

    同样的人,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屋子中央的竹桌上摆着三杯酒,每一杯酒的颜色都不一样。

    第一杯酒是红色,红的就像人的血,血红色的酒还在往外冒着酒气,那酒气居然也是红色。

    第二杯酒是金色,就像一块黄金熔在酒杯中,没有酒气,也没有透明感,好像就是一块固体。

    第三杯酒最正常,也最不正常。说它正常是因为酒的颜色是透明的无色,说它不正常,是因为杯中根本看不出有酒,就像一个空杯,但是却可以看到酒香从杯中冒出。

    郭奕看了看桌上的三杯酒,笑道:“你叫我上来,就是请我喝酒?哈哈,我可从来不喝陌生人的酒。”

    “你必须得喝,因为喝这酒有讲究,这讲究可以让你喝。”酒鬼坛子依旧没有转过身子。

    郭奕坐在竹桌旁,看着眼前的三杯酒,笑道:“怎么个讲究法?”

    “这三杯酒一共酿了两百六十一年,直到昨晚加入了十万年前的酒意,它才算酿好,要喝它自然有很大的讲究。”酒鬼坛子语气中带着几分自豪。

    这十万年前的酒意,自然来自酒仙古酒,这老酒鬼到底玩的什么花样,酒仙古酒他自己不喝,反而用来请郭奕喝?而且还非喝不可?

    酒鬼坛子背对着郭奕继续道:“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你每喝一杯酒,我便回答你一个问题。”

    郭奕现在的确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其中有几个更是他非知道不可的事。

    没有任何犹豫,郭奕端起第一杯红酒就往嘴中倒,喝下之后,立即问道:“小烟是不是鬼姬?”

    这个问题一直纠结在他心中,虽然有些猜测,却不敢确认。

    “是,也不是。”酒鬼依旧看着窗外。

    郭奕道:“你这什么意思?”

    “李小烟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但是却因为一样东西,她的魂魄和另一个人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灵魂还是原来的灵魂,身体却不是了。”

    到底是一样什么东西,居然可以让人借尸还魂,起死回生?难道儒衣鬼公子要找的不是杀害太师府的凶手,而是那样东西?

    郭奕喝下第二杯金色的酒,又问道:“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白骨山。”酒鬼坛子道。

    郭奕急忙问道:“她去干什么?”

    “这是第三个问题了,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你确定要问这个吗?”酒鬼坛子提醒道。

    郭奕道:“等一等。”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二章 酒鬼坛子的三杯酒,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