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问题必须得慎重。

    既然已经确定李小烟就在白骨山,那么也就没必要再问这个问题,现在还有好几件事都困扰在心头,他想问最有价值的。那到底问什么呢?

    冷焰焰的为何失踪?还是欺天面具?亦或者……

    郭奕心中有了决断,仰头将最后一杯酒喝下,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呵呵,我以为你不会问这个问题,既然你问了,我便告诉你。”酒鬼坛子长笑一身,然后转过身子。

    郭奕惊呼,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道:“居然是你这老瞎子。”

    此时酒鬼坛子也不再那么邋遢,也不再尖嘴猴腮,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头戴青丝道冠,左手捏着天机指,正是曾在云州小世界给郭奕算过命的老瞎子。

    “你也带了欺天面具?”郭奕早就想找这老瞎子将当天的事情问个清楚,此时再次见到,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他。

    老瞎子笑道:“欺天面具只有我能做,我当然也能带。”

    酒鬼坛子居然是老瞎子带了欺天面具装出来的,那他这又是为了什么?

    “你也给了柳嫣然?”

    “没错。”

    “为什么?”

    老瞎子说出了一个让郭奕无法理解的答案:“因为我要你被无数的人追杀。你要知道这世上每个男人都有一个英雄救美的梦,只是缺少一个机会而已,现在我就给他们这个机会。”

    郭奕笑:“你就不怕,我将她给一剑杀了?”

    “哈哈,有人不会让你杀她的,还会让你将她带在身边。”老瞎子似乎什么都知道。

    “那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郭奕冷哼一身,手中顿时燃起熊熊的火焰。

    “自然不怕,因为你马上就醉了。”老瞎子笑道。

    郭奕只感觉全身都提不起力量,想要调动灵气将酒劲逼出,但是两座仙门却被两团金色和红色的酒气所笼罩,一丝灵气也流不出来。脑袋越来越重,最后头重脚轻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老瞎子走到躺在地上的郭奕身边,笑了笑,自言自语的道:“此去白骨山将是连天大战,希望你能挺过去。再回来的时候,估计你也快冲上灵榜了吧!”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老瞎子想了想,又将一面白骨令牌丢在郭奕的身边,道:“这样应该要稍微好点。”

    老瞎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袍便走出竹楼,来到小河边,一脚踩到小舟之上,将舟上的白帆取下来抛向天空,笑道:“白蛟,你说我们下一站去什么地方?”

    白帆化为一条白色的蛟龙,吐出一口五彩的祥云,庞大的身躯在空中盘旋,突然口吐人言:“他的路终究还得他自己来走,我们也该回去了,估计有些人也该等不急了。”

    老瞎子手指掐动,推算着什么,突然脸上一笑:“白骨山有一场大机缘在等着他,生死难测啊!你说的对,我们也该回去了。”

    白蛟身上龙纹密布,突然背上伸出九只白翼,龙躯之上无数的道纹流转,长嗷一声,拉着小舟,破开小世界飞向漫天星辰之中,最后消失在茫茫星空之中。

    而此时竹楼之上,郭奕的身体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蜕变,只见仙门外,一红一金两团酒雾快速的流动,时而化为苍龙,时而化为神宫,最后居然化为两只巨大的灵网,以仙门为中心向身体各处蔓延,无数的网丝交织在身体的每一处。郭奕的身体时而变大,时而变小,经过三千次的锤炼,他的身体强度提升了无数倍,现在就算有人拿灵器捅他,都未必能伤他。

    就在两团金色和红色的酒气化为两张细网之时,一团看不见的酒气直冲而上,进入他的大脑之中化为一座灵台,灵台之上五色氤氲,看不清孕育这什么。

    竹楼之中发出一声动人心魄的叫声,将地上的郭奕给惊醒。

    “谁在叫?”郭奕翻身而起,还没来得及检查身体状况就向竹楼下冲去。

    柳嫣然醒来之后,发现居然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最让她头疼的是,修为仅仅相当于灵者第一宫,这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说,绝对是最严厉的打击。

    “原来是柳大美人啊!我道谁打扰我的春梦,刚才我还梦见你了,梦中你看漂亮了。”

    郭奕从竹楼上走下,正看到柳嫣然几乎快要抓狂的样子,顿时便想调侃一番:“柳大美人乃是音律大家,心境之高,远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够企及,怎么能这么不淡定呢?”

    对于一个心高气傲的女人来说,遇到这样的事,别说抓狂,疯掉的也不少。

    柳嫣然杏目含烟,娇美的脸上写满了愤怒:“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也就在你身上摸了两把而已嘛,那手感……”郭奕将手指摸了摸,装出一副猥琐的样子,脸上还带着几分意犹未尽的坏笑。

    “你……我杀了你。”

    柳嫣然伸出纤纤玉手,化为掌为爪,一爪抓向郭奕的脖子。

    “就凭你现在的修为也能伤我。”

    郭奕哈哈一笑,直接抓住柳嫣然白皙嫩滑的手臂,另一只手探到她的水蛇腰上,将她一把扛到肩上,就往竹楼上走去。

    “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柳嫣然每一掌都结实的打在郭奕的背上,但是却丝毫不能伤他。

    “你最好安分一点,不然我可是会杀人的。”郭奕眼中杀机再现,很想将这颗不定时的炸弹灭杀。

    柳嫣然毕竟心境过人,经过最开始的愤怒,然后便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冷笑道:“要杀我,你早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郭奕不置可否的一笑。

    柳嫣然冷声道:“放我下来,我自己知道走路。”

    “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你最好别妄想逃走,就算逃走也没人能解你身上的封印,所以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

    再次登上第三层竹楼,这里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眼前居然出现了一道虚空之门,这道门户悬浮在房屋的中央,周围灵气茫茫,根本看不清虚空通道的另一头在何方。

    郭奕将地上的白骨令牌捡了起来,又看了看眼前的虚空之门,脸上带着几分凝重:“难怪我第一次踏进这间屋子就感觉有些不一样,似乎多了一些什么,眼睛却看不到,原来老瞎子早就在这里布下了虚空之门,这老不死的算计也太深了。”

    柳嫣然此时又恢复了一个仙子该有的样子,脸上平静如水,看不出一丝的波动,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她如同珠贝的玉齿轻启,淡淡的道:“虚空之门极难开辟,就算以我的修为也不可能打通虚空通道,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开辟的虚空之门?”

    “一个欠扁的老不死。”郭奕道。

    柳嫣然道:“你要进入虚空之门?”

    “你也得跟我进去。”

    柳嫣然冷哼了一声:“你也有资格命令我,向你这种修为的废物,我以前看都不会看一眼。”

    “那你记住,以后天天你都会看到了。”郭奕冷笑:“你是自己走进去,还是要我动手?”

    柳嫣然眼中一丝杀机闪过,身体气的瑟瑟发抖,狠声道:“你今天不杀我,终究有一天会让你后悔。”

    说完她便迈着莲步,一步飘进了虚空之门,那最后杀人一般的目光,就像已经将郭奕刻进了内心的深处。

    望着柳嫣然风姿绰约的背影,郭奕呵呵一笑:“仙子就是仙子,连生气的时候都那么美,其她女子就是比不了。”

    说完他也一步跨进虚空之门,竹屋中虚空之门咻然化为一粒光点,消逝在空气之中。

    虚空通道,乃是这世上最神奇的事物之一。它可以将千万里的路程无限的缩短,也可以将咫尺的距离无限的伸长,即使是能够打开虚空之门的修仙者也弄不清其中的奥妙。有大神通者曾预言,若是有人能专研透虚空之门,或许可以无敌于天下。

    虚空通道之中漆黑而幽深,一条条细小的纹路在通道中飞驰,好像是一粒粒沙尘,又好像是空间的粒子。

    柳嫣然身上一波波灵纹闪烁,每一次的闪烁都会被体内的那尊古佛给击碎,经过无数次尝试,她依旧没放弃。

    郭奕看了一眼身边这个宛如仙女下凡般的女子,很难想象比她现在更美上几百倍是什么样子,想着想着他竟然失声的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柳嫣然声音非常的美,美的让人心醉。

    郭奕道:“我笑你在白费力气,你的封印整个古玄域大世界只有一个人能解,那就是我。”

    “那要是你死了呢?”柳嫣然放弃了继续冲击封印,美目冷冷的瞪着郭奕。

    “那就再也没人能解你的封印了。”郭奕突然笑道:“要是有人知道柳仙子的修为只有灵者第一宫,你说那些修为高绝的淫贼,会不会趁此机会下手呢?”

    柳嫣然听了郭奕的话,顿时脸色变的苍白,似乎真的怕遇到此事,急道:“解开我的封印,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无论你要什么古宝,修仙灵诀,我都可以给你。”

    “那如果我要你呢?”郭奕笑道。

    “你……*。”柳嫣然一脚踢向郭奕的腿部,却反被震伤,钻心的疼痛感让她差点流下眼泪。她已经很久没有尝到疼的滋味了。

    郭奕道:“我若想要你,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放下你仙子的殊荣,从现在开始给我做侍女,没事弹弹琴,锤锤背,能够端茶送水就更好了。”

    “我宁愿去死。”柳嫣然有自己的底线,这条底线是她用生命画下。

    郭奕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道:“那你就去死吧,死了之后我就将你的衣服扒光,然后将你的尸体掉到城门口,在你白皙的背上我还要写上一句话:柳嫣然在此,请大家尽情观赏。其实我也在想,像柳大美人这种顶尖美女,即使死了,也会有很多色中恶鬼感兴趣。”

    柳嫣然被郭奕越说越怕,最后差点崩溃,指着郭奕的鼻尖,诱人的嘴唇颤抖不已:“你……你,算你狠。”

    “哈哈,以后就乖乖做我的弹琴丫头吧!”郭奕长笑。

    柳嫣然不理眼前这个*的笑声,冷道:“这条虚空通道通往什么地方?”

    “白骨山。”

    “什么,你想找死,别将我也拉上,就算我修为没被封印也不敢去这个邪地。”柳嫣然转身想要向回走,才发现身后的虚空通道早就已经消失,眼前出现一片时空的乱流。

    郭奕自言自语:“白骨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虚空通道的另一头已经到了。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三章 仙子蒙尘,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