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脸谱说的话,惊动了还在激斗的众人,这些人听说有一具神棺无故打开,哪还有心思斗下去,一个个跑的飞快,生怕迟了一步神棺中的宝物就被人搬空了一般。

    思思将夺来的几十件灵器揉成一团,就像废铁一般扔在地上,对着纷纷飞走的众人大喊:“你们都回来,我还没打够呢!”

    “咚!”

    郭奕伸手敲了她后脑勺一下,道:“你打了半天,连一个人都没打死,你这尸皇也太软蛋了吧?”

    “我下不了手。”思思低着头,小声的道。

    郭奕无耐的一叹,也不再训她,毕竟他更愿意看到一个不杀人的尸皇,而不是一只嗜血成性的尸皇。

    西门狼恢复了本来面目,南宫羊也从棺材中爬出,两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郭奕,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奸笑,一步步向郭奕走近。

    郭奕尴尬的一笑:“其实,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两位,只是形势所逼。

    “没关系!”西门狼笑容很*,道:“以前的恩恩怨怨都不算什么,但是我们采花双圣的名头却不能弱下去,只要你跟我们比一场,过往的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

    郭奕谨慎道:“比什么?”

    “就比采花技术!”南宫羊道。

    “那可以不比了,你们已经赢了。”郭奕很干脆的说道,此时他不想和双圣再纠缠下去,必须马上赶去神灵墓地。

    “你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就是对我们的侮辱。”南宫羊道。

    西门狼将想要离去的郭奕拦住,道:“没那么简单,我们兄弟之所以答应华公子来救你,就是想让你好好的和我们比一场。”

    郭奕想了片刻,道:“好,我答应你们,但是一般绝顶高手对决,提前都要做大量的宣传,要挑最好的时间,请最权威的公证人,当然像我们这种比试,目标也绝对要挑最具难度性的女子下手。”

    西门狼和南宫羊听了郭奕的话,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两人转过身嘀咕了几句,似乎真的在商量这场比试的具体事宜。

    半晌之后,两人转过身笑了笑,西门狼道:“郭兄弟所言极是,像我们这种巅峰对决,的确应该广发英雄帖,邀天下豪杰观战。”

    南宫羊笑道:“地点由我们出,时间你来定。”

    “一年后。”郭奕根本没有将他二人的话当一回事,随便说了一个时间。

    “好,郭兄弟果然豪爽。”西门狼道:“那我们一年后便在中原的花都圣城一决高下,至于前期的宣传,和最大牌的公正人就交给我们兄弟来办,要是我们不能让整个古玄域修仙界人尽皆知,我们就不叫采花双圣。”

    郭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看这两个淫贼的样子相当的认真,似乎并非随口说说而已。

    南宫羊严肃的道:“至于这一战的对手,就定为‘灵霄仙子’,白曦儿。她在古玄域三大美人中排名第二,难度绝对拔尖。”

    “没必要这么较真吧?”郭奕觉得这两个淫贼比什么时候都要严肃。

    西门狼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跟你较真,这是我们师门的祖训,要做就要做天下第一,当今天下世人都认为你的技术已经超过了我们,你们师叔、师伯他们脸上都感到无光,若是我们不能将你战败,从此都不能在古玄域大世界抬起头来做淫贼。”

    南宫羊也道:“我们也是要面子的人,这一战必定天下瞩目,多谢郭公子成全。”

    “一年之后,春暖花开之时,花都圣城巅峰对决。双圣战郭奕,一战定乾坤!”西门狼念道。

    就在这时一具红木棺材从云层中落下,悬浮到华二楼的面前,棺材中的人道:“公子,我们的人已经查到了端倪……”

    那具红木棺材之中的人低声对华二楼说着些什么,华二楼的脸色越来越沉重,不时还向郭奕看了看,眼中充满的意味深长的神色。

    郭奕自然也注意到他的目光,就在这时,华二楼向着郭奕走了过来,眼神复杂的道:“那群神秘人物,我的人已经查到了一些眉目,我现在已经有所猜测,但是却不敢确定。”

    郭奕见他说话吞吐不定,欲言又止,便笑道:“我们兄弟之间,但说无妨。”

    华二楼脸上僵硬的一笑,道:“还是算了,我不想冤枉好人。我们还是来说说神灵墓地那边的情况吧!”

    郭奕见华二楼执意不想说出,便也不再为难,问道:“我也在想为何无人能够接近的悬天神棺会无故打开,难道又出现了一位一万五千年前那样修为通天的人物,居然敢冒天罚之险,去打开神棺?”

    一万五千年前,曾有一位修为通天的鬼修打开过神棺,还从神棺之中带出一件*尸袍,但是那位鬼修的下场却极为凄惨,人们都说他是受到了天罚。

    那具红木棺材中的声音响起:“如今天下根本没有人能够和那位鬼修相比,即使是正道第一人风霜子也没那个修为。”

    “难道神棺是自己打开的不成?”郭奕问道。

    红木棺材中的声音再道:“还有一种情况,可以让人轻易接近神棺,并打开神棺。”

    “什么情况?”连西门狼和南宫羊也好奇的问道。

    “只要穿上神葬尸袍的人,就能轻易的进入神棺。”红木棺材中的声音道。

    “你的意思是说……”

    葬天尸袍就在柳嫣然手中,红木棺材中的那人无疑是在说是柳嫣然打开了神棺,神棺打开必然有惊天大变,尸山血海那是不可避免,郭奕绝对不相信柳嫣然会那么莽撞,做出这么愚蠢的事。

    但是神棺之中的琴声又作何解释?

    “不,不,肯定不是她。”郭奕摇了摇头,继续问道:“你是如何知道穿上神葬尸袍的人,可以轻易打开神棺?天下根本就没人穿过这件尸袍,你肯定在说谎。”

    华二楼拍了拍郭奕的肩膀,道:“老大,你不必怀疑他,因为他就是一万五千年前那位鬼修唯一的后人。”

    华二楼说出了一段辛秘:“在酆都鬼城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打开神棺的人会有两种结局,一是,断子绝孙;一是,无敌天下。一万五千年前那位鬼修便是第一种结局,如今他的后代都已经死绝,只剩下一个人还活着,但是却不敢走出这口棺材一步,不然也将受到天罚。”

    西门狼比谁都激动:“那为何又能无敌天下?”

    “这又是另一个传说了,这就和南岭西部这片鬼域的形成有关。传说数十万年前,南岭西部乃是整个南岭最繁华之地,阳光明媚,青山绿水,但是在一夜之间却发生巨大的变故,整个南岭西部的人全部死绝,大地之上只剩下一座座野坟古墓,河水变尸水,黄土变黑土,天空都完全被黑云笼罩,数十万年都化不开。”

    “上古有大贤者曾到南岭探查数千年,走过每一处绝地,去过所有人都不敢去的死亡之渊,最终他得出结论,最先出现在这片大地上的不是酆都鬼城,而是神灵墓地上的九座神棺。”

    “那位大贤者,曾经猜测:九座神棺乃是一位绝顶人物的丹炉,他以棺为炉,以亿万苍生的生气为引,要在此炼出九颗绝顶的天丹。”

    郭奕被这段惊世传说震住,居然有人将南岭西部亿万万的活人屠灭,只是为了采取他们的一缕生气炼制天丹。

    “这应该不太可能吧!花几十万年来炼丹,若是如此,那么这人的修为也太可怕了,几乎可以与天地同寿。”郭奕不太相信这个传说。

    华二楼也是笑道:“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整个南岭西部九亿九千万里,人口万亿亿,就是站成一拍让他杀,就是杀十辈子也杀不完。”

    红木棺材中的那人的声音又想起:“就算九具神棺之中没有天丹,也绝对有旷世奇宝,能够让人战力提升百倍,就算不能无敌天下,称雄整个古玄域也绰绰有余。”

    红木棺材中的这人,乃是那位鬼修的后人,他的话肯定有一定的依据,不会信口雌黄。

    “这死女人那么喜欢收集宝物,不会真的是她打开了神棺吧?”郭奕心头嘀咕,觉得柳嫣然打开神棺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至从这片鬼地诞生以来,神棺一共打开过三次,每一次都让南岭西部的活人死了大半,这乃是开棺的血祭,必须经历鲜血的洗礼才能将神棺打开。

    “如今神棺已经打开,为何却没有开棺的血祭?”西门狼问道。

    华二楼和郭奕的脸色都相当的难看,久久的沉默之后,郭奕才道:“你亲眼看见神棺打开了?我们都只是听到鬼公子的传讯而已,说不定他就是想要将所有人都引过去,正好方便开棺血祭的完成。”

    郭奕将目光看向华二楼,问道:“你到底查到了什么?现在是不是该给我说一说了?”

    华二楼避不开郭奕那双好像要将人都吃了的眼睛,叹道:“我们怀疑,那群神秘人的主人跟柳仙子有关。”

    “什么?”郭奕大惊,道:“她不仅要杀我,还要杀她自己?”

    华二楼望着神灵墓地的方向,失笑道:“柳仙子的心智让我自愧不如,下的好大一盘棋,天下高手都被她引过来了,她到底要做什么?”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七章 到底是谁在下这盘棋?-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