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万里外冲出茫茫血光,染红了大半个天幕,即使是鬼域的黑夜,都挡不住那强烈的光芒。

    血光之中被无数的光线勾勒出一具巨大的死尸,死尸身上散发万丈灵光,整个南岭西部的大地上无数的老尸都爬出坟墓,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思思两只眼睛分别激射出一金一红的光芒,遥望天幕之外,道:“我好像看到一尊无头尸皇降临到九十万里外的一座墓地之上。”

    郭奕心神巨震,和华二楼对视了一眼,皆是苦笑。

    “本以为只有年轻一代的高手被引动,没想到连尸皇这种老一辈的人物都被她引来,这片鬼域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了。”红木棺材中的声音响起。

    “轰!”

    天边的另一个方向,一只千米大的血色磨盘破开云层滚滚转动,向着神灵墓地的方向飞驰而去,巨大的威压将地面上无尽的大墓压碎。

    “魔煞岛的法主级高手也到了!”

    “轰!”

    一座巨大的白骨山脉如同流星破空,在夜幕之上跳跃而过,不断的消失重现,每一次消失都会前移十万里,很快就从酆都鬼城的上方跳过,消失在天幕尽头。

    “白骨山也有老一辈的高手前去!”

    ……

    “这死女人到底在干什么?这么多修仙界的大佬都被引来,别说她一个法主,就算阎罗重生,鬼王现世,都要被这些人联手灭杀。”

    每一尊法主都已经修为通玄,平日里就算见到一个都难上加难,今晚却一连出现几位,估计还有一些前辈名宿今晚都会前来,要是这些人真的大战起来,整个南岭西部都会天翻地覆。

    “不行,我得马上赶过去。”

    郭奕可不认为自己在这些大佬的面前有几斤几两,他自然是要将思思给拖上,这可是一只尸皇中皇者,虽然脑袋发育还没完全,但是战力绝对可以让那些老一辈的高手们头疼。

    西门狼和南宫羊何时见过这么大的场面,牙齿吓得打颤,道:“我们兄弟就不陪郭兄弟去凑热闹了,我们还有要事……要事……”

    郭奕笑道:“你们两位要是不去,我若是死了,可就没人陪你们比试,你们这双圣的名头估计也要退位让贤。”

    西门狼和南宫羊就像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一般,最终还是咬着牙跟着郭奕向神灵墓地而去。

    “妈的,死就死。”

    华二楼本来想装死狗,已经收拾好包袱打算渡虚空之门逃走。但是红木棺材中的那人告诉他,神棺之中乃是另一番世界,并非实力高就占优势,只要运气好,依旧可以得到大机遇。

    “机遇与危险并存。”华二楼顿时一副无畏的样子,坐在红木棺材之上破空急行。

    在南岭西部这片鬼域,入夜之后,一旦出城便危机四伏,杀机密布,除非是修为绝高之辈,不然没人敢轻易高空飞行。

    郭奕等人也是这般,仅仅离地数十米,低空掠行,但是速度丝毫不慢,两个时辰便行出酆都鬼城十五万里。

    “停!”

    郭奕手一招,眼睛望向远处,居然看见一盏鬼灯在夜幕中皎皎生光。

    周围寒风阵阵,鬼魂游离,为何会有一盏鬼灯亮在此处。

    “这里全是野坟,怎么出现一盏鬼灯,肯定有古怪。”华二楼心头发虚。

    西门狼望了望天色,也道:“再有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听说一些厉鬼就喜欢这个时候出来觅食,我们还是快走吧。”

    黑夜中伸手不见五指,就算别人设置有陷阱也很难发现,这盏鬼灯实在太怪异,大家都想尽快离开此地。

    “我们绕过鬼灯,继续前行。”

    就在这时鬼灯的方向突然升起一阵琴声,琴声飘渺而灵动,在黑夜中飘荡出数百里之外。琴声一共响起了九声,每一声都像一曲天音,就好像一刹那之间同时奏响九只乐曲。

    鬼灯也伴随琴声飘动,琴声响了九次,鬼灯的火焰也跟着上涨九次,九声落定,鬼灯的火焰便涨了一倍。

    “这琴声真是太玄妙了,难道柳仙子在此?”西门狼惊道。

    “不。”郭奕和华二楼同时否决,道:“这是柳儿的琴声。”

    “柳儿是谁?”南宫羊没想到这世上除了柳嫣然,还有人的琴声也能弹的这么动人。

    郭奕皱了皱眉头道:“她是柳嫣然的婢女,也是她的半个徒弟。”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郭奕吩咐道:“大家都小心一些,我们潜过去看看,到底她在此干什么?”

    所有人都很好奇,一个女子在这荒郊野外点燃一盏鬼灯,还弹奏美妙的琴音,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南宫羊笑道:“不会是和情郎约会吧!我们会不会打扰别人?”

    “我怎么觉得她是故意在引什么人前去?不会是专程在等我们吧?”华二楼在所有人中心思最细密,看出了一些端倪。

    几人行到鬼灯的十里外,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座无人居住的*,而那鬼灯的光芒就是从村中一家破败的酒家中传出。

    *在这片鬼域并不罕见,几乎每隔几百里就能见到一座这样无人居住的村庄,这里的房屋大多破旧不堪,甚至只剩一堆瓦砾。

    这是一家刚搭好的酒棚,里面的灯光昏暗,一只骷髅正在灶台上煮着上好的茶酒,白茫茫的酒气从酒棚中飘出,传到十里开外。

    “好熟悉的酒香,我靠,居然是这只骷髅。”

    隔着十里之距,郭奕将酒棚中煮酒的骷髅认出,正是当初在幽禁城和鬼公子在一起的那一位骨修。

    “他既然在此,那么鬼公子难道也在附近?”

    因为都是灵者,郭奕也不敢离的太近,怕被对方发现,只能看见酒棚中还坐着一个人,但是因为他背着身子,所以连他的男女也分辨不出。

    南宫羊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道:“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幽香,多年的经验告诉我,那是一个女人。”

    华二楼努力的将眼睛挤了挤,想要将那人看清,半晌才道:“我怎么觉得那女子的背影很像冷焰焰?”

    “冷焰焰!”经过华二楼这一说,郭奕再向酒棚中看去,那背影还真有点向那个鬼面女子冷焰焰。

    当时郭奕和**去找酒鬼坛子,正好便遇到她,她当时也是要前往南岭西部,但是当柳嫣然来到虚空之城后,她便神秘的消失。

    老瞎子当时也特意的提过,他似乎想要告诉郭奕,冷焰焰的身份,但是后来郭奕的三个问题都没有提到她,所以老瞎子也就什么也没说。

    “柳儿为何不在此地?冷焰焰为何会和这只煮酒骷髅在一起?刚才的琴声又是何人弹出?”

    郭奕眯着眼睛,低声道:“二楼,你说冷焰焰会不会就是柳儿?”

    “啊……我从来都没想过。”华二楼思索了片刻,道:“但是两人长的完全不一样?”

    “哼!我们仅仅只见过冷焰焰的真面目一次而已,其它时候她都带着白骨面具。”郭奕想到了一个可能:“你不要忘了女鬼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虽然不像欺天面具那样没有丝毫的破绽,但事只要我们不用灵识去刻意探查,她就能骗过我们。”

    在*小世界的时候,鬼姬就是用这一招从郭奕的眼皮子下溜走,郭奕记忆相当的深刻。

    华二楼凝重道:“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想当时我们都前往香舟飞阙想要一睹柳嫣然的绝世风采,她居然没有前去,这只能证明她当时就在现场,只是我们都没有发现罢了。”

    有一点郭奕没有说出来,“如果柳儿就是冷焰焰,那岂不就是说,柳嫣然本来就打算前往南岭西部,郭奕将她劫持,只是增加了一点变数而已。”

    难道真的像华二楼说的那般,柳嫣然在下一盘棋,郭奕无意中走进了棋局,也沦为了她的棋子。

    华二楼看向表情不断变化的郭奕,问道:“老大,你在想什么?”

    “你说她是一个怎样的人?”郭奕久久在道出这么一句。

    华二楼绝顶聪明,自然知道郭奕所指,也明白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于是笑道:“无论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就算她将天下人都玩转在股掌之中,但是我相信她肯定对你心动了,这或许就是她这盘棋唯一的变数,她自己估计都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数。”

    华二楼又摆出一副情圣的样子,道:“女人总是能够轻易将男人给骗住,但是却又很容易将自己也给陷进去,这是女人的强项,这也是女人的弱点。”

    西门狼和南宫羊激动的拉着华二楼的双手,道:“华兄弟果然很懂女人啊!我们俩正缺一个徒弟,我们一致认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妈的,老子已经有十八个老婆了,何必冒那么大的风险做采花贼!”华二楼神情激动,一不小心便没将声音收住,顿时惊动了酒棚中的一人一骷髅。

    果然如几人猜测的一般,这个女子正是柳儿,她没转过身体,但是大家却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很动听:“柳儿在此等候郭少爷已经一晚上了,难道郭少爷就不打算来喝两杯茶酒?”

    郭奕埋怨的瞪了华二楼一眼,但是却不打算向酒棚走去,只是哈哈一笑道:“那我该叫你柳儿姑娘,还是冷姑娘啊?”

    “呵呵,看来我家小姐这回是看走眼了,没想到郭少爷心智这般深沉,居然将我给认了出来。”柳儿如此说法,其实已经算是承认自己就是冷焰焰。

    郭奕连忙问道:“那你家小姐是怎么看我?”

    “我家小姐说,郭少爷表面看上去又无赖又狡猾,但是骨子里,其实就是一个笨蛋,大笨蛋。”柳儿笑道。

    “喂,有没搞错,我形象有这么差吗,无赖,狡猾,笨蛋,难道在她眼里就没一个正面一点的形象?”郭奕情绪激动,要是柳嫣然在此,两人非要打一架不可。

    柳儿道:“有,我家小姐说,郭少爷最重承诺,乃是一个诚信之人。”

    “那是当然。”

    柳儿突然严肃的道:“既然郭少爷最重承诺,那么就应该记得还欠我家小姐六件事没还,现在便是还债的时候。”

    又跳陷阱了,郭奕心头将自己骂了一顿,难道我真的像她说的那般是一个笨蛋?

    郭奕道:“她叫你在这里等我,就是要我还债?”

    “没错?”

    郭奕又道:“怎么样的还法?”

    “天亮之时,整个古玄域修仙界至少将会有十位正道泰斗级人物路过此地,我家小姐的第一件事,便是要郭少爷将这些前辈都留在此地,喝三天的酒。”柳儿道。

    华二楼大脑急速转动,急道:“老大,柳嫣然肯定有大阴谋,这些正道前辈定然是来阻止她,她这是在利用你,千万不要答应她。”

    红木棺材中的那人也道:“这些人的修为肯定比七大邪地的人还要恐怖,挡他们的路,简直就是在找死。”

    郭奕道:“我答应她,无论这些人喝不喝酒,我都将他们留在这里三日。”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八章 柳嫣然的第一件事-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