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拍了拍郑直先生快要跳出来的心脏,道:“前辈淡定,前辈不激动。”

    郑直先生脸色铁青,冷哼:“你们三人实在欺人太甚。”

    “欺你又怎样?难道你一个人加上两个小杂种就能将我们怎么样?你来打我啊?你来打我啊?”剑一心冷笑道。

    郭奕实在看不过去了,对思思问道:“没问题吧?”

    思思偏着脑袋想了想,道:“一下打两个应该没问题,三个就有问题了。”

    “没关系,郑直前辈会帮你打一个。”郭奕提着嗓门道:“对吧!前辈?”

    “哼!贫道早就想打人了。”

    郑直先生说动手就动手,手中飞出一块阴阳八卦印,直接就向三大剑宗攻了过去。

    “你这是在找死,正好此地无人,我们就将你击杀也没人知道。”

    剑一气大吼一身,背上的龙头铁剑咻然飞出,但是铁剑才飞出一半便掉在地上,被思思一棒子给打成看两截。

    “我的龙渊法剑!”剑一气气的直跺脚,伴随两千年的法剑居然被人一棒子打成两截,这让他情何以堪,于是吼道:“法剑都能打断,你到底拿的什么棒子?”

    思思愣了愣神,张了张嘴巴,用手摸了摸小脑袋,傻傻一笑:“石头棒子!”

    “妈的,骗谁啊?石头棒子能打断法剑?”剑一气根本不信思思的话,觉得这乃是一件盖世神器。

    思思嘟着小嘴,皱着眉头,哼道:“谁骗你了,以前在小小世界的时候,我还没睁开眼睛每天都抱着它睡觉,直到后来我睁开了眼睛,我就不抱它了,我抱他了。”

    “原来她只是把我当成一根石头棒子。”郭奕苦涩的长叹。

    剑一气觉得思思脑袋有问题,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他依旧觉得这根石头棒子乃是盖世神器,决定将它从思思的手中夺过来。

    “咚!”

    剑一气还没动手夺棒,便被思思一棒子给敲荤了过去,然后直接丢给郭奕,便找别人下手去了。

    郭奕动作十分麻利,三下五除二就将剑一气给绑了起来。

    “咚!”

    剑一心也被思思给敲晕扔给了郭奕。

    没过多久,又是声“咚”,剑一意最终也被郭奕给绑上,现在三大剑宗被绑成一团扔在地上。

    “咚!”

    郭奕一惊,问道:“怎么还有人被打?”

    思思将郑直先生也给敲晕了过去,提着他的一只脚,拖了过来,道:“这先生很不老实,他居然想要去帮老道士解绳子,我只好把他也给打昏了过去。”

    “打的好。”郭奕将郑直先生也给绑上。

    郭奕将五人绑好之后,便带回*,三大剑宗肯定享受到了和老乞丐一样的待遇,被倒吊到了老槐树上,而且比老乞丐还要吊得高。

    至于郑直先生和风霜子,郭奕并没有将他们放到大槐树下,而是安置在酒棚之中,毕竟风霜子被思思打的够呛,几乎快要毁容了,要是被叶音慧看到他这副样子,他肯定要跟郭奕火上。

    一个男人最在乎自己形象的时候,不是在照镜子的时候,而是见自己喜欢的女子的时候。男人何必为难男人,郭奕懂这个道理,所以给老前辈留了这个面子。

    此时天已经完全的暗下来了,天空之上的血色云彩从中午开始便缓缓的向着神灵墓场涌动而去,直到此时众人头上的血云已经完全消失,让人诧异的是,云层消失之后,天空之上居然露出了星月,星星是那么的闪亮,月亮是那么的圆,都显得那么的美。

    云开见月,这本是一件最正常的事,现在却显得很不正常。

    要知道南岭西部已经被云层笼罩了数十万年,从来看不到太阳和月亮,而现在天空万里无云,星辰闪烁,月光皎皎,这就是最大的怪事。

    苦难大师遥望长天,叹道:“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看来根本等不到明天日落,也许明早太阳初升之时一切就将成为定局,古玄域的大劫到了!”

    银百川,玄黄子,玄地子,甚至是叶音慧,乌行天等人都陷入沉默,似乎都在为将来的大劫谋划出路,希望寻出一条生路出来。

    所谓有人愁,也有人乐,有人仁善,有人恶。

    “小子,你想找死不成,还不放我们下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剑一气在老槐树上大吼。

    剑一意也叫道:“我们乃是龙渊御剑园的三大剑宗,门人上百万,乃是天下第一剑修势力,你死定了。”

    “得罪我们三大剑宗,就是天王老子也活不了。”剑一心道。

    三人一醒过来口就没停过,和他们一起吊在树上的老乞丐最是遭罪,烦道:“你们三个老货骂了一下午了累不累?你们不累,我都听累了。”

    剑一心哼道:“我们三人何等身份居然被一个黄毛小子给绑了,等我解开绳索之后,非要将他抽皮拨骨,碎尸万段。”

    “切,你当你们三个是个什么角色,也不看看这里绑的都是些什么人,随便拿出一个都比你们重量级。”老乞丐哼着小曲,悠然道:“要是你们三个草包也能解开九股龙绳,那老子就不用被吊在上面这么久了。”

    三大剑宗使了浑身解数也无法将九股龙绳解开,最后也只能认命,心中暗下决心,只有一旦被放开,定然第一个斩杀郭奕。

    这一夜,郭奕一直静静的站在老槐树的顶上,时而望着天上的星月,时而望着天外正不断收缩的血云。

    这一夜整个古玄域修仙界没有人能睡得着,很多身在亿万里外的老修士或站在绝峰之巅,或站在高塔之上,或卓立于绝崖峭壁边上,他们都遥望南方,和郭奕一般静静的等待天亮的到来。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郭奕每一刻不是在数着自己的心跳,他希望天快一点亮,又希望天不要亮的太快,不过黎明终究是要到来,该来的也终究也会来。

    黎明总是一天最安静的时候,但是今天却一点都不安静。

    “轰!”

    一声震天巨响之后,所有的血色云彩都消失不见,突然天外浮现出一座巨大的棺材,这口棺材通体漆黑,上面雕刻着魔纹兽图,雕刻着仙人美姬,雕刻着白骨鬼魂,雕刻着通天神器……

    这是一口神棺,整个棺材长达上千万里,整个南岭都能清晰的看到它浮在天边,在月光下发出死气沉沉的威压。

    “咻!”

    棺盖在月光下缓缓的打开,棺材之中泻下一道血水的灵瀑,就像是从九天之上流下的血河,血河中白骨森森,一具具尸体在河中流下,有人的尸体,也有百丈奇兽的尸体,有龙尸,也有凤骨。

    这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万里巨棺当空悬,血河飞流尸骨山!

    “轰!”

    突然神棺之中射出万丈霞光直冲星汉之间,整个黑夜顿时变为白昼,一轮奇彩和月亮融合在一起,射出一道天光直入神棺。

    “咻!”

    神棺之中缓缓的飘飞起一个绝丽的女子,她黛眉弯弯如柳叶,眼波仙灵如含烟,琼鼻尖尖一白峰,红唇点点滴,贝齿玉晶莹,身姿曼妙当空舞,缓缓飘升而起,在月下沐浴,在夜下洗心。

    这是摘下了欺天面具的柳嫣然,那个琴音中的仙子,红尘中的谪仙,她的美能够破古佛的佛心,能够让天下女子都黯然失色,能够让苦修的老道子的道基化为飞灰。

    神棺之中有氤氲的红光飞射,月华之上也有银色天光落下,两种光芒交织在一起,缓缓的流进柳嫣然如同玉雕天琢的身躯之中,让她显得更加空灵,更加的美艳,更加的仙心灵骨,道韵天成。

    仙子似乎真的要变成了仙子!

    一切都成定局,天已经缓缓的亮开,谁也不知道迎接明天的将是什么?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七章 天上的仙子和古棺,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