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朝阳如丹!

    南岭西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美,星光浅淡,月华隐去,太阳初升,已经老死的大槐树上都一夜焕发出生机。

    这是一片死地,但是如今的大地之上却生出一颗颗碧绿的草芽,河边的尸水也沉淀下去,变得清透照人,一片片细小的浮萍水藻从河中飘过,水面上还开着一朵朵白花。

    一夜之间,这片几十万年的死地似乎又焕发了生机。

    这个早晨很美,隐隐之间还能从白雾朦胧之中听到几声鸟叫,天外一声声淡淡的仙音琴声响起,就像在预示着一个崭新的时代的到来。

    “我不是在做梦吧!”华二楼今早一觉醒来看见满树的绿叶顿时搧了自己两巴掌,直到脸上传来阵阵的疼痛,他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郭奕看着一群在身边飞舞的彩蝶,顿时也惊呆了,久久不能言语。

    别说他们二人,就是被绑住的十几位前辈高人此时都睁大眼睛,一个个都想定住了一般,谁也没料到一夜过后,天地会发生如此巨变,就好像从地狱突然来到了天堂。

    初阳如火,缓缓升起,白云飘荡,碧空万里。

    此时百米高的老槐树生出了长长的枝叶,将老乞丐身影给完全淹没,只能听到他的大笑声:“哈哈!万年死地一夜复苏,千年枯木虽死逢春。”

    “真是太奇妙了,这绝对是神迹。”苦难大师喃喃自语,望着头顶的大槐树高唱佛号,脸上带着丝丝的笑容。

    叶音慧脸上也带着笑容,轻轻的闭上眼睛,嘴角一挑,笑道:“我好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还有泥土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死极便是生,阴极变作阳。”风霜子坐在酒棚之中手指掐动,过了半晌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天机居然发生了变化,一夜由大凶变成了大吉,这就是冥冥之中的那一丝变数吗?”

    郑直先生大喜道:“师尊,你的意思是说此次大劫已经化危为安?”

    风霜子再次推算天机,然后摇了摇头,表情凝重的道:“天机还不稳定,最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沉稳下来,今天将是最关键的一天,一个小小的变数,都可能将天机逆转。”

    “师尊的意思是说,今天日落之前都是危险期?”郑直先生也将脸上的笑容收起。

    风霜子点了点头,叹道:“只希望不要出现什么变数才好。”

    玄黄子和玄地子也进行道家推衍,最后算出的结果和风霜子说的一般——天机不稳,大道未昌!

    这一天将会比昨晚更加的漫长,整个古玄域的修士都在等太阳快些落下去,都希望这一天能平和的渡过。

    正午,骄阳如火。

    雾气缓缓的散开,一夜的风寒尽数消融,阳光明媚,照在身上都分外的暖和!

    半天过去了,已经没有变数发生,但是却等来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柳嫣然穿着一袭青纱,腰上缠着一根彩带,宛如一个绝美的仙子,光着雪玉一般的脚丫踏着碧绿的嫩草款款行来。

    纱衣随风而飘,秀发跟着飘飞,她美的让神仙都悸动的容颜之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就像一位偷偷降落到凡尘游玩的仙女。

    她的到来本在情理之中,没有人意外,但是每个人都被她的美给震惊,就连苦难大师的佛脸都暗红,就连玄黄子、玄地子都低下了头,就连叶音慧这位当年的第一美人都被她的美给比的黯然无色。

    她身上香风阵阵,宛如空谷幽兰,引来*的彩蝶随她而翻飞,随她而轻舞,每踏过一处,地上便盛开一地的灵花,轻轻的呼吸都是馨香如慧。

    “让你久等了!”

    柳嫣然声音就和她的琴声一般让人沉醉,轻轻一开口就让人以为听到了世间最美的仙乐,她一双美眸就像一湾秋水盯着郭奕。

    郭奕道:“谈不上。”

    “我今天美吗?”每个女人无论在什么时候,总是最关心自己在心爱的男子面前的感觉,即使她是仙子也不例外。

    “美,但却让我感觉到陌生!”郭奕避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叹道:“陌生的让我觉得从来没见过你。”

    柳嫣然嫣然一笑,笑的姹紫嫣红,笑的摇风摆柳,笑道:“呵呵,生气了?”

    “很生气。”郭奕道。

    “别一脸怨妇一样,笑一个,笑一个啊!”柳嫣然见郭奕始终不为之所动,于是又开始她习惯性的动作,轻轻的摸了摸下巴,笑道:“你还欠我五件事,只要你笑一个,我就算你还欠我四件事。”

    郭奕长长一叹:“我宁愿现在就去酆都鬼城杀鬼使李剑,也绝对笑不出来。”

    “呵!我的六件事哪那么容易还,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所以我已经提前让他魂飞魄散了。”美人就是这般,即使她让人魂飞魄散也说的那么美。

    郭奕眼中升起一丝丝火气,道:“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只要是被引来南岭西部的人杰几乎都已经化为了开棺的引子,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数也数不清。”柳嫣然眼中充满了苦楚,就好像这些人的死都和她无关,她似乎也在为这些人伤悲。

    思思站在郭奕的身后,偷偷摸摸的在郭奕的耳边小声的道:“要不要我去敲她一棒子?”

    “你让开。”郭奕此时很生气,将思思推到一边,怒气腾腾的一步步走向柳嫣然。

    思思被推倒在地,看着郭奕一步步走近柳嫣然,她大眼睛之中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她的心伤透了,对着郭奕的背影道:“你的心太小,我钻不进去,想不到你身边的空间也这般的小,容不下我,那我还留下干什么?”

    思思眼睛都哭的红肿,从地上爬起,一步步远离而去。

    郭奕此时心头一痛,刚才他虽然是在生柳嫣然的气,无意推她,但是当时他的心中的确只有柳嫣然一人,并没有将思思看在眼中,此时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这一刻她不像一个小女孩,反而更像一个被情伤的很深的痴情少女。

    情到深处最是诗,情到深处最是痴,情到深处化飞蝶,蝶飞过处人踪灭!

    郭奕没想到一直傻傻的小丫头也有较真的时候,有些后悔的大喊道:“傻丫头,你去哪里?”

    “回家,回小小世界。”思思孤独的身影渐远。

    这一刻她走的那么坚决,郭奕知道已经留不住她,这是自己的错,又或许一开始就是一个错,他就不该将思思骗出小小世界。

    虽然如此,但是他依旧喊出了他当时骗思思走出小小世界的话:“小小世界冰天雪地,你一个人会很孤独,留下吧!”

    思思抿了抿嘴,微微的停下脚步,但是很快便又继续远去,她的声音已经变得飘渺:“我在小小世界等你,等你亲自抬着大轿子来接我,一百年我也等,一千年我也等,要是你不来,我就永远也不走出小小世界了,再也不出来了。千百年后,你要是依旧没来,我便知道那时候你已经将我忘了,但是你必须要记得很久很久以前还有一个傻女孩儿,她和你在这片大地上疯过,笑过,也哭过……”

    思思已经消失在青山尽头,她最后说出的那段话是那么的神伤,郭奕很想追上去,但他知道就算追上去也什么都不能给她,他缓缓的闭上双眼,道:“我错了吗?”

    “错的很离谱。”华二楼这位情圣又走了过来,也是长叹。

    郭奕道:“那我去小小世界接她出来呢?”

    “那你必须抬着一顶大轿子。”华二楼苦涩的笑道:“那你就错的更加的离谱。”

    郭奕苦笑:“我就没有对的选择?”

    “对不对,别人说了不算,你自己说了才算。”华二楼感触似乎比郭奕还要深,叹道:“再好的情意,也经不起爱恨的折磨,而那些过去的美好回忆也将成为思思永远也不敢触碰的痛,或许就如她说的那般,千百年后你已经将她忘记,但是那时的她却依旧会等在冰冷的小小世界,等着一个永远也不会来的人,直到生命走到终点,脸上依旧带着等待的表情静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有过一段美好的故事,但是并不是每个人的故事都能有美好的结局,或许思思的故事就将从此成为一段永远也没有结果的等候,她或许再也不会走出小小世界,只能每日望着一座冰塔,望着那个人的到来,直到永远,永远……

    ……

    《仙榜》《灵舟》女生群:337358664。男同胞闯入,打死,拖出去喂猴子。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八章 嫣然到来日,思思离去时,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