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被邪女的一道禁制封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空飞去,心头却更加坚定了拜她为师的决心。

    一个时辰之后,郭鲁驾着白玉飞天车飞奔而来,嘴中喘着粗气,脸上大急:“少爷,我找遍了方圆千里也不见老太君,你说会不会被那死女人一掌给……”

    “你是怎么讲话的?什么死女人,人家可是一代名师,我们要尊重她。”郭奕身上的禁制果然自动的解开,活动了一下身上的筋骨,便将郭鲁给教训了一顿,然后又道:“老太君已经被她接走了,看她也不像什么坏人,应该会善待老人家。”

    郭鲁低声的嘀咕:“她可是天邪峰的邪女,怎么会不是坏人,少爷不会犯糊涂了吧?”

    “对啊!小*她可是天邪峰的人,要不我叛出武盟改加入天邪峰?”郭奕认真的道。

    郭鲁将手探向郭奕的额头,道:“少爷你不会生病了吧?”

    “我现在比什么时候都好。”郭奕直接跳上白玉飞天车将车帘一拉,叫道:“去鑫京城中丞府,小*她老人家说得很对这未婚妻的事必须要稳妥的解决,婚约是一定要解除,但是我肯定要向苏娥她好好的道歉,她就算要我给她一条胳膊,我也忍痛割爱割给她。”

    苏娥乃是御史中丞苏阁之女,从小便有才名,五岁时棋艺就胜过当朝大国手,九岁就能与太傅对诗,和郭奕这个天下第一败家子相比,简直就是一朵鲜花压在了牛粪下边。

    “什么,苏娥姑娘居然死了,她怎么死的?”当郭奕赶到中丞府得到了这个噩耗。

    老管家叹道:“那是一年前的事了,那一日本是我家小姐出阁的日子,却不见郭二少爷的花轿前来接她过门,于是她一时想不开投井自尽了。”

    “就这么简单?”郭奕不相信老管家的话,展开灵识向着中丞府中探查而去,却始终没找到苏娥的身影,心中顿时如丧考妣,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祸害,又害死了一个女子,伤心至极的问道:“她投的是那一口井?我要去祭拜她?”

    老管家随手一指,道:“就是街边这一口了。”

    郭奕向着那口几乎废弃的水井走了过去,黯然神伤的道:“苏娥,我知道我错了,看来小*她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的确是一个不义之人,都是我害了你……”

    “我靠,少爷,你明明就是一口枯井怎么能淹死人?”郭鲁叫道。

    老管家顿时搓了搓老眼,道:“错了,错了,应该是街对面那一口才对,人老了,不中用了。”

    于是郭奕又来到另一口井前,继续道:“苏娥,我知道我错了……”

    “少爷,这口井明明就是一口被封死的死井,也不可能淹死人。”郭鲁叫道。

    老管家顿时又道:“错了,错了,应该是前面那条大街边上的井才对。”

    ……

    就这样郭奕和老管家前前后后跑了几十个地,最终老管家累的气喘吁吁,一拍额头,道:“错了,错了,小姐她其实不是投井自尽,乃是跳河自尽。”

    郭奕也是大汗淋漓,道:“那请问老人家这里的大河有多少条?”

    “这个我的好好算一算!”老管家嘴中不停的数着,很快就已经数到上百条,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郭奕觉得这老管家相当不靠谱,连忙道:“老人家,我突然发现我还有要事要办,还是等明年再来祭拜苏娥小姐吧!”

    说完之后,郭奕便撒腿就跑,然后冲进白玉飞天车叫道:“咱们走,回古玄域大世界。”

    郭鲁愣道:“我们不祭拜苏娥小姐了?”

    “祭拜个屁啊,苏娥根本就没死,我只是给老管家做做样子而已,这样他回去也好给他的主子交代。我要退婚肯定态度要诚恳,我猜苏娥应该也去了古玄域大世界,很可能做了邪女*的徒弟或者贴身侍女,所以才叫邪女*来云州小世界教训我。”

    “少爷你就没想过邪女殿下就是苏娥姑娘呢?”郭鲁突然道。

    郭奕直接一巴掌拍到他的头上,道:“你真是蠢的像一头驴,她若就是苏娥,当时还不一剑把我给宰了,怎么还会故意教我那么多东西?”郭奕自恋的道:“我猜她这是想要收我为徒,我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少爷真是聪明绝顶。”

    郭奕挥动灵鞭,驾着白玉飞天车驶向长空,向着北方飞驰而去。

    半天之后,白玉飞天车便跨越大半个小世界来到大州极壁之处,然后一头撞进世界之门,返回古玄域大世界。

    郭奕此次返回云州小世界只为两件事,一件是灭太灵宗,一件是救郭老太君,而这两件事都被这位神秘的邪女殿下替他做了,所以再呆在云州已经没有了价值,是返回古玄域的时候了。

    世界通道不同于虚空通道,它显得更加的坚固,就像一层水晶玉璧。透过玉璧还能看到一颗颗闪烁的繁星,这些星星显得格外的巨大,就好像近在咫尺可以伸手摘取。

    除了一颗颗繁星,居然还能看到一条条波涛汹涌的仙河,还有一个个在仙河上漂浮的灵岛,这些东西看上去都虚幻至极,就好像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突然白玉飞天车停在了世界通道之中,郭鲁问道:“少爷有五条世界通道,分别通往古玄域大世界的南岭、北谷、西湖、东漠、中原,不知我们走哪一条?”

    郭奕从车中走了下来,看着眼前五条灵气茫茫的世界通道,道:“我们就去中原,听说这里比南岭繁华一百倍,仙市一座座,古城连成片,又特别是花都圣城,黑暗王城,神兵天城,这三大城池更是修仙者云集之地,乃是修仙者必去的三个地方。”

    古玄域大世界庞大无比,被划分为五大块,其中东南西北四方之地又被称为“四夷”,这四大块加起来也没有中原的一半大,可以说整个古玄域修仙界的中心便是中原,就像南岭这些地方在中原人眼中就是蛮夷。

    中原分为九州,每一州都有一个巨大的修仙国度,一共九大灵国,每一个国度的实力都强横无比,修仙者高达万亿亿,繁华鼎盛让人瞠目结舌。

    “轰!”

    就在这时世界通道外响起一声巨响,那一条条仙河之上突然卷起滔天的大浪,就好像要将天上的星辰就卷下来。

    郭奕脸色微变,道:“不好,世界通道好像就要裂开,我们得立刻离开此地。”

    郭鲁也是吓的够呛,谁也不知道世界通道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很可能便是一处绝杀的死地,就算不是死地,也很可能迷失在茫茫的虚无世界之中。

    世界通道碎裂,一般也就意味着生死大劫的到来。

    郭奕连忙将吓傻的郭鲁扔进白玉飞天车,然后他亲自驾车向着中原的世界通道驶去。

    “轰!”

    突然世界通道在白玉飞天车的前方碎裂,一道青光射进了通道之中,青光消散之后才看见地上居然躺着一只昏死的青色老牛。

    这只青牛比人还要高出一个头,身上一根牛毛都没有,光溜的皮肤比人还要细腻。头上长着一对长而尖的牛角就像一对翡翠玉璧,通体晶莹,灵光皎皎,上面还自然的生长这一道道玄奇的纹路。

    这头青牛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逼人的灵气,就连流在地上的青色血液都散发出馨香的味道,好像喝一口就能长生不老一般。

    它本来遍体鳞伤的牛身,伤口居然在短短的几个呼吸间消失不见,连伤疤都没留下一丝。

    郭奕大骂:“妈的,哪里爬来的死牛,不仅将世界通道撞碎了一角,还将通道完全堵死了。”

    此时世界通道的碎片将整个通道都堵死根本无法前行,要知道世界通道的碎片都奇重无比超过百万斤,人力很难将之搬动。

    郭鲁此时也爬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顿时惊叫:“世界通道坚韧无比,就连法主都无法轰破,这是谁家的牛居然没有拴好跑了出来,将世界通道都撞碎了一角?”

    郭奕看着这条青牛,觉得十分的不凡,感觉在它的体内似乎酝酿着深不可彻的道韵,道:“他是从世界通道之外的世界跑进来的,不会是一条仙牛吧?”

    郭鲁也将这条趴在地上晕死过去的青牛打量了一番,突然伸手指向青牛的嘴边,大叫道:“它嘴上叼着一株青草。”

    这是一根碧绿如玉的小草,看上去只有两个巴掌那么长,一共长着三片叶子,每一片叶子之上都长着一个古字,这三个古字绝对不是人刻上去,乃是小草天然生长出来的字迹。这三个古字相当难以辨认,根本就看不出到底写的是什么。

    郭奕大喜:“我感觉这株三叶小草之上散发出一股仙灵的气息,很可能是一株仙草!”

    “妈的,这只死牛将世界通道都撞碎,这株仙草就作为赔偿了。”郭鲁连忙从白玉飞天车上跳下,就要去牛口扒草!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八章 世界通道外飞进来的青牛,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