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头青牛神骏不凡,一角一蹄之间甚至能看出它身上带着茫茫的仙韵,它嘴中叼着的青草也是仙气逼人,即便不是仙草来历也肯定不小。

    郭鲁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要将牛嘴给扯开把三叶小草取出。

    “妈的,这死牛叼的太紧了,嘴巴就像铁钳,牛牙就像神铁。”郭鲁费了九年二虎之力也无法撼动牛嘴。

    郭奕从白玉飞天车上跳了下来,双手之上闪出淡淡的红光使出开山之力,但是依旧无法扯开牛嘴。

    郭奕不甘心,便向着三叶小草抓去,用出全身的力气也不法将小草扯出,三叶小草丝毫无损,郭奕的手掌却血迹斑斑,被锋利的草叶割破。

    要知道郭奕如今的肉身强度堪比第九宫的灵者,别说一株草,就算一件下品灵器都能扯断,但是却无法扯动一株纤弱的小草,而且还被草叶所伤,可见这株三叶青草相当的不凡。

    郭鲁将手摸到牛鼻子上,顿时吓了一跳,道:“少爷,这青牛还没死。”

    “靠,这牛肯定脱绳了,也不知是谁家的牛没拴好。”郭奕从储物灵宫之中摸出一根九股龙绳丢给郭鲁,道:“穿到牛鼻子上,给我拴到白玉车上。”

    “少爷,这不太好吧,我怎么觉得它像一头仙牛,说不定是哪位神仙家的牛扯脱绳了,我们这样有偷牛之嫌。”郭鲁看着青牛呼吸越来越粗壮,似乎很快就要醒过来。

    郭奕道:“神仙家的牛又怎样,神仙家的牛就该乱撞啊?这牛本少爷要定了,正好还差一头坐骑,这头仙牛我就凑和着骑了。”

    郭鲁知道郭奕心意已决是绝对不会放过这头青牛,于是便用九股龙绳将青牛的鼻子穿了起来,还打了一个大大的结。

    就在这时,地上昏死的青牛突然蹬起四蹄飞跳而起,两只巨大的牛眼偷偷摸摸的望了望世界通道之外,然后仰天发出两声牛叫,笑道:“这回算是到阎王爷面前走了一遭,老子居然从这狠人的手上逃生,哈哈!”

    郭鲁听了这头青牛竟然口吐人言顿时将绳子塞给郭奕,大喊道:“妈的,这哪是什么仙牛,原来是一头牛妖。”

    “胡说,本尊乃是妖后坐下牛毒王是也。”青牛大吼,突然一头栽在地上痛苦的长叫,惨叫道:“完了,这回伤及本源了,没几百年恐怕很难恢复。”

    郭奕冷笑,走过去看着要死不活的青牛,提了提手中的牛绳,笑道:“就你这怂样,还什么牛毒王,我看牛犊子还差不多。说,你这妖牛是从何而来,为何无故撞破世界通道拦我去路?”

    “小子,就你这破绳子也能拴住我。”青牛将口中的三叶小草吞入腹中,身体之上顿时亮起一圈青光,青光过后,它很快便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九股龙绳连古玄域正道第一人风霜子都挣脱不开,这头青牛居然称这是一根破绳子,难道它真有些本事?

    “居然以为九条飞龙的龙筋炼制而成的绳子就能困住本尊,真是天下第一的大笑话。”青牛将牛头一甩,然后向着世界通道的另一头直接冲了出去。

    “哞!痛死我了!”

    牛绳的一头紧紧的握在郭奕的手中,另一头直接将冲出的青牛给拉了回来,此时牛鼻子都要拉歪,整个牛身都疼的颤抖不已,差点将青牛给痛荤了过去。

    “完了,本尊忘了如今本源受创,修为不及以前万一,这回真是吃了大亏。”牛鼻子很快便又端正了过来,然后牛眼大睁,对着郭奕吼道:“小子,最好放开本尊,不然等我元气恢复你小子就死定了。”

    “少给我来这一套,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长什么样,一头牛都敢威胁我。”郭奕扯动九股龙绳将青牛的鼻子又给拉歪。

    “妈的,轻点,痛!”青牛痛的直哆嗦。

    郭奕牵着绳子,笑道:“将你口中那颗草给我吐出来。”

    “你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本尊拼死拼活偷……借来的,凭什么给你?”青牛直接一*坐在地上,将前面的两只牛蹄搭在肚皮上,一副老子是大爷的样子。

    郭奕阴险的笑道:“是吗,那就别逼我将你鼻子给扯掉下来。”

    青牛顿时大急,道:“那草其实普通得很,乃是我平时的口粮,刚才已经吃了,你也看见了?”

    “那颗小草明明被你藏进了储物灵宫,居然敢骗我,再不拿出来,我就宰了你,正好很久没吃牛肉了。”郭奕道。

    青牛不屑的道:“小子,就凭你这点修为也能伤我一根,本尊虽然灵力不如以前万一,但是这身板也是铜皮铁骨,就算是法器也伤不了我。”

    “那我就来试一试。”郭奕觉得这家伙牛气冲天,乃是一个吹牛……吹自己的高手。

    郭奕将巴掌大小的葬天剑调出体外,在手中把玩,不怀好意的向着青牛走了过去。、

    青牛本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但是当看到郭奕手中血色的小剑之后,顿时四蹄一软栽倒在地上,牛眼惊骇的道:“小子,这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家传之物。”郭奕将手中的葬天小剑看了看然后笑道。

    “家传之物?”青牛嘴中不断的嘀咕,有些忌讳的看着葬天小剑,然后问道:“你姓什么?”

    “免贵姓郭,你一头牛知道这么多干什么?还不乖乖将三叶青草交出来,不然我将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郭奕威胁道。

    “姓郭,果然姓郭!”青牛向着四周看了看,大骂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老子不会刚出虎口又进狼窝了吧?”

    “交不交出来。”郭奕将葬天剑贴到青牛的脖子上。

    “我交!”青牛全身发软,咬牙切齿的道:“妈的,从来只有我黑吃别人,没想到今天被别人黑吃黑。小子,算你狠。”

    青牛受不了郭奕的威胁,从嘴中吐出一颗三叶青草,道:“小子,这草归你了。”

    郭奕一脚踢在牛头之上,道:“你这死牛太不老实了,这根本不是刚才的那一颗,这草之上没有三个古字。”

    “你这是逼人太甚,那颗草本尊有大用,绝不可能给你。”青牛就像一个坚贞的烈女誓死不从。

    郭奕又是一脚踢了过去,道:“有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棵草嘛!看你那牛样,还什么牛毒王,本少爷还不要了。”

    郭奕不想继续强牛所难,于是将绳子丢给郭鲁道:“这条老牛力大无比,叫它去把世界通道的碎片给我清理干净。”

    “那少爷你干嘛?”郭鲁将拴这青牛的九股龙绳接到手中。

    郭奕叹道:“一不小心似乎又要突破境界了!”

    因为苦难大师将他的修为都化为一颗佛舍利,而这颗舍利却被郭奕服下,如今他的修为是每天都能增长一大截,经过这三个月的吸收,郭奕已经感觉到进入了灵者第七宫的瓶颈,很快就要突破到第八宫。

    青牛见郭奕不再向它索要三叶青草,顿时老实了很多,虽然依旧怨声载道,但还是开始清理世界通道的碎片。

    此时郭奕盘坐在世界通道之中,身上亮起一团金色的佛光,一颗金佛一般的舍利悬浮在他的两座仙门的上方,不断的将佛力流进仙门之中,助他在修仙之路上快速的前进。

    七座金红相间的灵宫从身体之中咻然飞出,围着他的身体不断的旋转,将他包裹成一个球状的灵气团。

    七座灵宫的中心一个金色的小点开始缓缓的成形,这个小点不断的增长,从芝麻大小到鸽蛋大小,不过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后这个小点便化为一个拳头那么大。

    原点之上金光茫茫,一丝丝的流动,很快便从金光之中衍化出一丝红色的光芒,红光一步步壮大,最后和金光居然交辉相映。

    “轰!”

    半金半红的光蛋轰然裂开,迅速开始塑造和重组,花了整整九天的时间一座灵宫的胚胎总算诞生而出。

    八座宫殿每一座都经过精雕细刻,上面有龙纹,有彩云,有仙鹤……

    郭奕的八座灵宫显得格外的灵异,就好像一副八卦阵图,各守一门,震慑八方。

    郭奕进入灵者第八宫!

    青牛此时依旧被郭鲁赶在手中清理世界通道的碎片,身上热气直冒,累的牛鼻子都冒出一滴滴水珠,两股白色的牛气从鼻子中冒出,宛如两缕白烟。

    牛眼意味深长的将盘坐在地上的郭奕看了一眼,嘴中低声念道:“居然是两仪仙体,妈的,郭家又一个*即将出世了,自古郭家出*,看来说的一点都没错!”

    郭奕虽然突破到了灵者第八宫,但是已经没有起身的意思,他开始思索当日邪女所说的那一段话,想要将身上的灵气控制于内敛的程度,虽然还不能完全做到无形无质的境界,但是至少可以让别人很难看出自己的境界,也很难发现自己的身法破绽。

    控制灵气简单,但是要完美的控制就难了。

    郭奕在世界通道之中整整坐了一个月,才初步的达到灵气隐迹,仙门藏宫的地步,比之邪女那种浑然天成、自然而然的境界还要差一筹。

    “少爷,世界通道打通了。”郭鲁扯着牛绳高兴的向着郭奕大叫。

    青牛此时累的浑身发软,直接被郭鲁扯倒在地,它气的咬牙,迅速从地上爬起直接露出两只牛角向郭鲁顶去:“你个*,老牛跟你拼了。”

    郭奕看着一人一牛的大战,淡淡的一笑,然后从地上站起,笑道:“灵者第八宫,希望可以和邪女*对上三招,真期待她再教我点东西,她怎么就那么聪明呢,不行,现在就得去找她。”

    郭奕大喊道:“鲁子将那条牛给我赶过了绑上,我们这就前往中原。”

    郭鲁拉着牛绳,将青牛绑在白玉飞天车的前方和五蹄狮兽并在一起,一鞭子抽去,大叫道:“驾!”

    白玉飞天车急速的滚动,向着中原方向飞驰,世界通道中不断的传来青牛和郭鲁的对骂声和郭奕的笑声。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九章 灵者第八宫,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