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从来没有这样奔命过,这一次绝对是最危机的一次,魔女的实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战力几乎比第九宫的灵者高出十倍之多。

    郭奕能轻松击杀第九宫的灵者,但是却只能在《灵榜》高手面前逃命,甚至无法逃命。仅仅一个魔女就这般的强,那么《灵榜》上排名前十的高手又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

    本以为菩提三动达到了小成就能无惧《灵榜》高手,就算不能战胜也能逃走,但是血的教训告诉他,这完全不是一个力量级上的较量。

    “不达到第九宫绝不再和《灵榜》强者交手。”

    郭奕一边恢复身上的创伤,一边全力施展身法逃命,这一逃就是一天一夜,魔女已经追了他六百万多里,一直不离不弃,那是相当的执着。

    若非在幻境他已经被追杀习惯,而且还练就了一身快速恢复灵力的本事,此时恐怕就算没有被魔女击杀也力竭而死。

    他疯狂的奔逃,连头发都散落,衣衫之上满是血污,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已,几次都差点让他血溅五步。

    “魔女殿下,我们是友非敌,一切都是误会。”

    魔女驾驭魔云战台又一次追了上来,郭奕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向她诉苦:“这回误会大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拦你老的路,你想啊,你是何等人物,我哪敢啊!”

    魔女依旧狂追不舍,似乎已经将追杀郭奕当成了一种乐趣,冷笑道:“就邪女的半个徒弟这个身份,就就该死十次。”

    郭奕现在是越来越恨自己这张嘴,没事你瞎得瑟什么啊,这不又惹事了!

    “误会,绝对是误会,我跟邪女那*仇深似海,怎么可能是她的半个徒弟,我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将她抽筋剥皮之后再碎尸万段。”

    郭奕虽然嘴上这般说,但是心头却不断的念道,邪女*你老要是听到了可千万别生气,我这都是权益之计。

    魔女岂会相信郭奕的鬼话,冷道:“你这小子比狐狸还狡猾,从始至终就没说过一句老实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答应和我联手去刺杀她,我便留你一条小命。”

    魔女觉得郭奕说话三分真七分假,他很可能真的和邪女有一些关系,于是便想利用郭奕去刺杀邪女。

    “开什么玩笑,她太聪明了,我在她面前完全没有秘密可言,她说不定根据我的呼吸就能判定我是去刺杀她的,这完全不靠谱。”

    郭奕虽然是有意推辞,但是说的都是实话,邪女的推算能力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居然可以通过血液的流动速度就能推算出他学过玄机八剑,完全可以从郭奕的呼吸速度推算出他身上的杀气。

    但是魔女并不相信这世上有如此厉害的人,以为郭奕又在瞎掰,于是冷声:“那你也就没必要再活在这世上了。”

    魔女睫毛轻轻的颤动,左眼之中一把百米长的黑色魔剑飞射而出,在空气中急速飞驰,一剑携带百丈剑气要将郭奕劈成两半。

    郭奕知道轻易无法躲过这一剑,于是身体一沉,从天空之上落下向着下方一片古木丛林之中飞行而入。

    在空中魔女有魔云战台的优势,完全不耗费一丝灵力,属于以逸待劳,但是到了地面之上环境将变得无比的复杂,或许可以谋得一丝生机。

    魔女看着转进丛林之中的郭奕,秀眉微蹙,然后将身下的魔云战台收入掌心化为巴掌大小,也带起一层黑雾降落到地面之上。

    这是一片幽深的古木林,每一颗古木都有数百米高,这些长着赤色的叶片,碧绿如玉的枝干,有的古木根须露在外面闪动金色的光芒。

    一缕缕淡淡的白雾从林中溢出,散发出一股幽幽的香味,有点像药香,又有点像花的味道。

    魔女在古木林外走了三步,每一步都踏出一个小水洼,水洼之中的水居然是金色,水面上还浮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真是怪事,蓝洋府乃是青州最南边的一府与南岭接壤,奇异之地真是层出不穷。”

    魔女双眼之中再次射出两轮圆镜向着古木林中望去,林中的白雾居然阻隔她的视线根本无法看到郭奕的踪迹,这座古木林顿时显得更加的神秘莫测。

    “想从我眼皮子底下逃生,哪那么容易!”

    她的身体顿时消散开,化为一团魔雾涌进古木林继续追杀郭奕。

    魔女离开后,一团红色的云雾也出现在古木林外,那个披着半透明红纱的女子脸上露出思索的神奇,又看了看地上的三个小水洼,杏目微微一颤,笑道:“呵呵,原来如此,魔女今天看来是失算了。”

    红纱少女再次化为红雾也涌进古木林中!

    这是一片诡异的古木林,郭奕在进入其中之后就已经后悔不已,此时才刚进入林中十里不到,他就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就好像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宫。

    居然失去方向感,这对于一个灵者来说是绝不可能出现情况,但是现在就切切实实的出现在郭奕的面前,他本想向上冲出古木林,但是让他没料到的是空气中就好像有一层透明的屏障将天空隔绝,身体根本无法飞出十米高。

    “完了,不会又进入什么幻境了吧?”郭奕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

    这些古木枝干如玉,叶片如火,根茎如金,每一颗树大小都完全相同,地面之上落满了红得如火的落叶,这些落叶也不知堆积了多少年足有一人深。

    郭奕脚踩灵光,在落叶之上急速奔行,突然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前方一团黑色的魔雾缓缓的凝结化为一个绝色女子,她身上也不知穿没穿衣物,仅仅被一层黑雾将颈部以下的位置遮挡,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魔女手持一方小小的魔云战台,双眼漆黑似墨,冷笑道:“我看你还往哪跑?”

    “有没搞错!魔女殿下真的是误会!”

    两人相距不超过百米,对于她的修为来说百米之距瞬间便至,郭奕此时想逃都已经来不及。

    魔女宛如一位来自地狱的修罗美人,赤着一双洁白的玉足在松软的红叶上缓缓的漫步,脸上露出阴寒的笑容:“哼哼,误会,郭大圣手是不是经常这般和别的女子讲这句话?”

    完了,居然还是被她认出来了,郭奕心头暗暗叫苦,魔煞岛主的义子虽然是被柳嫣然所杀,但是却是间接性的死在自己的手上,魔女不会是要给他报仇吧?

    “最开始我就看出有几分像你,刚才一试探你脸色果然变了,呵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现在不打算杀你了。”魔女一步步向郭奕踏来,脸色笑容不绝,笑的是是那么的美艳,笑的是那么的阴险。

    “难道你也要拜师?”魔女不杀他,只能让他想到这么一个唯一的可能。

    “不,不,听说你和白骨山的圣女有旧情,我正好抓你去见她。”魔女手上伸出一只魔爪,直接从天而降想要将郭奕抓住。

    “误会真是越来越大了,其实她也要杀我,上次我就差点死在她手上。”

    郭奕将玄黄剑提出,一剑斩出十八座大山将魔爪崩碎,然后身形直接落到厚厚的落叶之下盾形而去。

    地上的落叶足有一人深,郭奕刚沉入落叶之中便立马大叫一声,身体连忙冲了上来,惊叫道:“妈的,下面好大的蛇窝。”

    “蛇窝有什么好怕的,看你那怂样!”魔女脸色不变,便又要对郭奕出手。

    突然落叶之下飞出无数条比人指头还要细的金色小蛇,每一条金色小蛇头上都长着龙冠,尾巴上长着凤尾,嘴中的牙齿足有三寸长还冒着一丝丝的寒光。

    这种蛇名叫“龙凤线”,以剧毒闻名修仙界,灵者被其咬中修为低者瞬间身亡,修为高深者也活不过三天,即使是法主被它咬一口也要重伤。

    很多修为精深的毒修都以驯养一条龙凤线为荣,这就代表法主之下的修仙者都不敢轻易的得罪他,毒可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东西。

    此时落叶之中飞出的龙凤线何止千条,每一条都有一尺长,纷纷张开毒牙向郭奕和魔女二人跃去。

    即使魔女再如何镇定此时脸色都变得苍白,上千条龙凤线同时攻击之下连法主都只能逃命,更何况是她。

    她手指之中点出上千道黑色魔剑,分别斩向千条龙凤线,但是让她诧异的是这些魔剑居然轻易被它们吞噬,完全没有伤到它们一丝。

    她将手中的魔云战台祭出,就要冲天而去,但是却被上空的一道无形的屏障*而下,根本无法飞出十米高的距离。

    郭奕这边也是险象环生,此时葬天剑,葬天古字都被他祭出,连太极仙印都调出体外护在他的身体周围,但是他还是好几次被龙凤线咬中衣角,将他身上的衣服撕的一缕缕,最后就只剩下一个裤头了。

    “死女人,都怪你,没事追*嘛,这回是真的要命了。”郭奕总感觉随时都会被龙凤线咬中,此时叫骂不已。

    “谁叫你居然逃进这鬼地方,怪你才对。”

    魔女此时也不好受,她的魔云战台都被龙凤线的毒牙咬碎了一角,她眼中飞出的黑色盾牌此时也黯淡无光,随时都会崩溃。

    这片蛇林又是迷阵,又是禁飞,还有不断增加的龙凤线,即使是魔女这个《灵榜》高手此时都不能从容,时间一长肯定要陨落在此。

    “咦,我有办法了!”

    一尊黄泉白骨棺从郭奕的灵宫之中横飞而出,他此时全身裤头都要烂尽,一个闪身跳进棺材之中,嘭的一声将棺盖盖上。

    黄泉白骨棺乃是阎罗鬼王的本命法器,上面炼有一滴黄泉之水,*的液体如同人的血脉一般围绕棺材流动,发出刺鼻的味道。龙凤线闻到黄泉水的味道顿时如遇天敌连连后退,然后都去围攻魔女。

    “将棺材打开,我也要进去。”

    魔女此时压力倍增,黑色盾牌都已经化为碎片,她手臂之上血色图文化为一张玄图,才勉强将她护住,但是玄图乃是血光幻化随时都会崩溃。

    “你不能见死不救。”魔女一步步向黄泉白骨棺移动过去。

    郭奕进入棺材之中顿时被双眼大睁的阎罗给吓了一大跳,苦笑一笑:“鬼王大姐,我不知道你已经活过来了。”

    郭奕感觉身下软软的,才发现自己还压在阎罗的身上,顿时脸上的苦笑僵住,然后翻身而下,不断的向她作揖道:“都是小子不对,不该打扰你老休息。”

    阎罗虽然美目大睁,但是却始终一动不动,并没有说一句话,当然也没有直接将郭奕这不要脸的家伙一手给掐死。

    郭奕将手探到阎罗冰清玉洁的脸上晃了晃,顿时长出一口气,傻笑道:“吓我一跳,原来没活过来啊!”

    郭奕从储物灵宫之中将《鬼手》第九卷又摸了出来,然后解开阎罗的衣衫,将之发到她怀里。

    如今阎罗处在生死轮回的阶段,随时都可能醒过来,郭奕当然也怕这位鬼王祖宗醒来之后发现放在自己胸口的东西都被人摸走了,嘿嘿,到时恐怕就有一壶够他郭二少喝了。

    就在郭奕放鬼书之时,正好听到魔女叫喊声,于是开怀长笑了两声:“报应啊!魔女殿下也有今天,真是苍天都可怜我啊!”

    “你到底打不打开?”魔女已经退到黄泉白骨棺的旁边,身上的血色玄图光芒已经开始黯淡,随时都会被龙凤线的毒牙咬破。

    “你脑袋被驴踢了,本少爷巴不得你现在就死,怎么会给你开棺,难道等你进来杀我不成。哈哈!风水轮流转,人生际遇真是变幻莫测,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郭奕在白骨棺中一边感叹人生,一边哼起了小调,显得相当的惬意,好像有意要将魔女气死在外面。

    魔女冷哼道:“这完全是误会,本座要杀你一招就够了,哪能让你几次逃走,我只是要看你潜力到底有多大,好收你为徒。”

    “少来这一套,这些都是我骗人的把戏,你能不能有点创新,在我面前瞎掰,你还差远了。”郭奕可是几次差点死在她的手上,这女人绝对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击杀郭奕的机会。

    “恩!”

    黄泉白骨棺外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哼,魔女似乎被龙凤线咬中了一口,接着便听到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很快白骨棺外便变得安静了下来。

    发生了事,难道魔女已经被龙凤线分尸了?

    龙凤线乃是无比凶猛的毒物,不咬死猎物绝对不会散去,此时棺外安静异常,似乎蛇群真的已经离开。

    郭奕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的将黄泉白骨棺打开,刚起身,一个人影便向他压来,直接又将他砸倒进棺材中,棺盖顿时再次砰然关上。

    魔女一脸冷漠,两根玉葱手指直接锁住郭奕的喉咙,厉声道:“我看你这回往哪逃?”

    “你不能杀我。”郭奕喉咙被死死的锁住,发出比公鸭还沙哑的声音:“你若是杀我,就只能困死在这具棺材之中,只有我再能打开棺盖。”

    魔女一双漆黑的美眸不停的转动,她很想将郭奕的脑袋给拧下来,但是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于是手指之中点出九道灵光,将郭奕的仙门给封住。

    她冷冷的瞪了郭奕一眼,道:“先留下你一条狗命,等出去了再杀你。”

    郭奕被放开之后,顿时松了一大截,笑道:“魔女殿下还真是厉害,我还以为你只会喊打喊杀,没想到你也会用谋略,这招置于死地而后生真是用的漂亮。”

    “以你的实力根本就没资格让我对你使用谋略,你太笨了,一道隔音结界就能将你给骗了。”

    “没关系,被骗了好,不被骗尊贵的魔女殿下怎么会压在我身上……咦……这是什么……我靠,话说魔女大姐你随时*衣服的?”

    郭奕的双手很不老实的探进魔女身上的黑雾顿时就感觉到不对劲,就好像摸到了两只小白兔,双手还使劲的捏了捏。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六章 一口棺材三人躺,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