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额头直冒黑线,从小到大别说被男人捏到小白兔,就是敢和她走近的男人都少之又少,但是此时郭奕的两只咸猪手就做到了这一点。

    郭奕只感觉她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整个棺材中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般,无尽的杀气居然凝结成实质化为一把血色的利刃想要穿透他的心脏。

    全身的血液这一刻都禁止,心脏之处传来一股仿佛要被撕开的疼痛,郭奕知道这会闯了大祸,很可能真的会命毙于此,看魔女那双黑洞一般的双眼似乎已经想要不顾一切后果将他击杀。

    “三尸绝神,控尸秘术。”

    郭奕缓缓的活动指尖,无比艰难的结动控尸手印,打算控制阎罗的尸身来对付魔女,但是让他绝望的是,仙门被魔女封死,身体之中一丝灵力都无法提起,根本施展不了控尸秘术。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就在郭奕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之时,魔女身上的杀气居然突然收回,身体直接软到在郭奕的身上,嘴角还流着一丝金色的血液。

    她身上的魔雾也随之消散,显现出她*的娇躯。郭奕此时才发现她脖子下方居然有两个小小的孔洞,一丝丝金色的毒气还从孔洞中冒出,很显然乃是被龙凤线咬中了一口。

    “哈哈,我就说像我这种好人怎么会命短呢!”

    郭奕直接将魔女掀到一边,刚才无边的杀气差一点就将他给干掉,此时他可不敢再碰这个蛇蝎美人,就算她已经中了龙凤线的毒,但只要她还没死,天知道她还有没有别的手段。

    魔女此时浑身不停的颤抖,龙凤线的毒液已经开始进入她的血脉,细长的白颈下方都开始一步步被金色的毒气入侵,若非她一双漆黑的美眸之中不断的流出一丝丝魔气与之对抗,她此时已经香消玉损。

    “报应啊!你要是不那么执着的追杀我,怎么可能闯进这片蛇林,你要是不闯进这片蛇林,又怎么会中毒,哎!人生无常,命运多舛。”郭奕有意要气她一气,此时又开始感叹起人生。

    “你别高兴的太早,你仙门之处被我用‘生死魔眼’下了九道封印,天下只有我才能解此封印,我要是死了,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踏入修仙界。”

    魔女很看不惯郭奕那副得瑟的样子,于是便出言打击他,只是她这一出口,身上的毒液便开始进一步的扩散。

    郭奕听闻魔女的话也收起脸色的笑意,连忙调动两座仙门想要化为太极仙印将九道禁制冲破,但是这九道禁制就好像扎在地上的九根神柱,根本无法撼动。

    郭奕脸色终于变了,然后将阴阳古井也调动起来,想要将九道禁制之上的能量吞噬,但是以前无往不利的阴阳古井这一次也没能撼动其分毫。

    完了,这死女人那双眼睛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连阴阳古井都不能吞噬其中的能量?

    魔女看到郭奕难看的脸色,咬着皓齿冷冷的笑道:“你身上没有灵力可用,我看你怎么走出这片蛇林,我死了之后,你也必死无疑,咱们就同归于尽吧!”

    “而且棺材都已经准备好了对吧?”郭奕自嘲的苦笑,笑的比哭还难看。

    魔女的生死魔眼虽然厉害非凡,但是却并没有大成,此时已经被蛇毒一步步逼退,很快就要逼近心脏,然后随血液流遍全身,到那时也就是她的死期,就算神仙也无法救她。

    龙凤线的毒性太强,她似乎也已经绝望,也和郭奕一般自嘲的笑道:“想不到我居然和郭大圣手死在同一口棺材之中,要是被后世之人发现,定然又要在你的风流谱上重重的加上一笔。”

    郭奕靠着棺材壁而坐,笑道:“若是如此魔女殿下的一世英名那可就毁了,所以趁你老还有点力气,快将我的封印解开,这样不仅能保你万代名节,而且我还会将你给风光大葬,真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啊!”

    “没关系,纵是生前如何惊艳绝美,死后也就一具白骨而已,有你这位大圣手给我陪葬,我觉得是一件相当荣幸的事。”

    此时毒液已经流进了她的心脏开始随血液流转全身,连她光滑细腻的雪肤上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芒,她的脸色也如同一张金纸,生死魔眼也开始黯淡无光。

    “真是油盐不进。”郭奕咬牙切齿,没想到这女人这般的歹毒,都要死了还想着拉一个陪葬的。

    郭奕此时也没有救她的办法,毕竟龙凤线的毒连法主都能毒成重伤,魔女分心说话,都还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相当了不起。

    “哎呀!没办法,只能死女人当女人医了!”

    郭奕低骂了一句,便将魔女抱了过来,便埋头到她白颈下方帮她吸取蛇毒,但是龙凤线的毒根本无法用口吸出来,而且此时毒已经流遍全身,就算郭奕将血液都吸尽,她身上的毒也不可能解。

    魔女被郭奕抱在怀里,依旧虚弱的冷笑:“人生际遇真是奇妙,先前我还要杀你,现在你却要救我。”

    “奇妙个屁,以为谁想救你啊!你要是真被感动了,求求你,行行好,将我身上的禁制解开吧!”

    郭奕也知道她身上的蛇毒已经深入到每一处血脉,根本无法救她,此时也只能希望她能够在死之前做一回好人,不要拉自己垫背。

    但是很显然,我们魔女殿下好像真的有一颗蛇蝎之心,根本就不甩郭奕,已经决定要死大家一起死,绝不让你独活。

    “想我一世英名居然命损于此,还有没有天理啊!”

    郭奕不甘心,想要再次利用仙门撞击九道禁制,就在这时突然让他看到了悬在仙门之上宛如金佛一般的佛舍利。

    这颗佛舍利乃是苦难大师一生修为所化,里面蕴含了他三千六百年的佛力,可以生死人活白骨,当初就救活过已经死去了郭奕。

    苦难大师曾说过,只要给郭奕十年时间就能完全吸收佛舍利之中的佛力,十年之内修为就能达到苦难大师三千六百年的高度,成为震慑一方的泰斗级人物。

    如今这颗佛舍利之中的佛力,才仅仅被郭奕吸收到一丝,连五十年都不到,可以说还是一颗完整的舍利子。

    “妈的,难道要便宜这死女人,这可是三千六百年的佛力啊!”

    郭奕心痛不已,万分的舍不得,一枚佛门宗师以精魂和佛力化为的舍利子,就算在菩提山也没有几枚,毕竟化为舍利之后就不能往生,即使是佛门大师也希望能有来生。当日若非天地大劫,而且根本没有人拦得住柳嫣然,不然苦难大师也不会选择坐化己身来迫使柳嫣然答应他幽禁五千年。

    可以说郭奕这枚佛舍利乃是柳嫣然以幽禁五千年的代价换来的,价值简直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郭奕哭丧这脸,依旧不死心,问道:“你真的死也不帮我解开禁制?”

    “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魔女脸色阴沉,说话的声音都虚弱无比,随时都会身死当场。

    郭奕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将魔女给抱了起来,然后一口亲到了她的嘴上。

    魔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以为郭奕*急了,要对她做出什么不堪之事,但是她美眸之中却分明看到我们郭二少脸上似乎比她还要不甘,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样子。

    郭奕将舍利子缓缓的调动,然后从自己的身体之中飞去,从嘴中飞进了魔女的口中,最后沉入她的体内。

    这一吻就不知过了多久,魔女从最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缓缓的平静,两只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整个人就像一只死鱼瘫在郭奕的怀里。

    “呼!”

    舍利子已经进入魔女的身体之中,郭奕顿时将她扔了出去,伤心的差点流泪,抱怨道:“什么事嘛!贼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明明是生死大敌,杀得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还要必须将我最珍贵的两件东西都给了她,我的舍利子,我的初吻!”

    魔女吸收舍利子之后,顿时盘坐在棺材中,调动舍利子的佛力来驱逐龙凤线的毒术,舍利子很快就控制住了蛇毒的蔓延,正一步步将之逼出体外。

    一丝丝金色的毒气从魔女的雪肤中溢出,然后消散,如此这般,也不知多久过去,她才缓缓的睁开双眼,脸上冷笑道:“没想到你身上还有如此重宝,有这颗舍利子相助,我的修为居然更上一层楼,相信不出十年就能跨入绝顶强者之列。哈哈!”

    郭奕听了她的话,心头更痛,就像一只猫在心窝里抓一般,他直接向魔女扑了上去:“我跟你拼了,既然蛇毒已经驱除,快还我舍利子!”

    “你开什么玩笑,有此舍利子相助,我就能佛魔双修,十年之内就能无敌于天下。再说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这便是赔偿。”

    郭奕修为被封哪是魔女的对手,直接被拍了回去,很是不甘的道:“你个白眼狼,那我初吻怎么算?”

    “你会有初吻?郭大圣手棺材里都藏着一个女人,你这种风流人物,也好意思提初吻,哈哈,真是笑话。”魔女此时身上的蛇毒尽除,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似乎心情变好了一些,也不再像先前那么冷漠。

    “嘘!”郭奕噤声,然后看了阎罗一眼,低声道:“你可别乱说,她可有大来历,要是她醒过来,看到我们在这里,那我们两个都得死。”

    魔女恍然大悟,冷笑道:“难怪,原来她是你老婆。”

    很显然她误会了郭奕话中的意思,顿时将他气的差点*,很无语的道:“你觉得我们很像是在*吗?而且还是当着我所谓的老婆的面前,妈的,你木鱼脑袋啊。”

    “哼!你……”魔女一脸严肃,冷然的道:“必须想办法立刻离开此地,不然就算不被龙凤线咬死,也要被困死在此。”

    郭奕也意识到这一点,这片古木林简直就是一处蛇窝,只要走出黄泉白骨棺就定然要遭到群蛇的围攻,即使是舍利子的佛力也不可能挡住那么多龙凤线的围攻。

    “解开我身上的禁制,我有办法离开此地。”郭奕记得黄泉白骨棺上封印着一只四翼冥鸾的白骨,可以拖动棺材飞行。

    魔女对郭奕的话从来都是只信三分,此时便知道他又想搞鬼,但是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解除其中一道禁制,让郭奕可以调动出一丝灵力运用。

    郭奕如今体内的灵气相当于灵者第一宫,但是少了一道禁制之后,魔女下在他体内的禁制就已经出现了破绽,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将之冲破。

    郭奕将手靠到白骨棺壁之上,利用太极仙印将灵气转化为鬼气,顿时将冥鸾激活,然后拖着黄泉白骨棺在林中飞驰而去。

    两人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古木林中又隔绝灵识,一切都只能凭借听觉来判断周围的环境。

    “我怎么觉得白骨棺再往古木林的深处飞去。”魔女秀眉微蹙,一脸煞气的瞪着郭奕。

    “没有啊!我觉得是在往林外飞。”郭奕倒也没有瞎掰,这的确是他的真实感受。

    黄泉白骨棺在古木林中直飞了数百里也不见飞出去,似乎依旧在原地绕圈子,郭奕倒也不急,反而关心起出去之后的问题,道:“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出去之后,你不会还要杀我吧?”

    “哼,我身体两次被你亵渎,杀你一万次也不嫌多。”魔女十分的严肃,身上杀机不但没减,反而越来越盛。

    “有没搞错,魔就是魔完全不讲理,捡了大便宜还要杀人,你怎么不去当强盗?”郭奕觉得自己的命很苦。

    魔女道:“不杀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发誓永世做我的男仆,我便放过你。”

    郭奕摇了摇头,苦笑道:“既然出去就是死,那我宁死也不打开棺盖,那咱们就等着被困死在这棺材中吧!想不到折腾了半天最终还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就在这时周围的蛇鸣声消失了,棺外传来一阵阵水流的声音,既像一条小溪涧在流动,又像平湖之上出飞瀑,也有些像一道山泉从山顶飞泻下来。

    “哈哈,我就说这是出古木林的方向,你听流水、鸟叫,我好想还听到了远处有人在水里洗澡。”郭奕笑道。

    魔女却并不像郭奕那般乐观,双目紧闭,双耳细细的凝听,道:“我怎么听到有水里洗澡的不怎么像人,那掀起的水浪声就好像一条神龙在大海中翻腾!”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七章 初吻那回事,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