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建立在夕阳河之上,位于圣城之下,城池连绵上十万里,一眼望去满是人烟,无边无际。

    在花都的东城边上,位于城墙处有一座松林大山,要知道在花都这样的大城之中,像这种荒凉的地方并不少,或许几万年前这里也繁华鼎盛过,但是时间总是会磨灭很多东西,这里原来居住的人如今已经成了埋在土里的白骨。

    已经很久没有人踏进这座被松林覆盖的大山,传说这座山里住着一群吃人的怪物,每一个踏进山中的人都再也没有从里面走出,白日里还能看见一具具白骨从松林中飞出,甚是骇人。

    松林外方圆十里都无人敢涉足,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名副其实的死地。

    这一日正是夜幕即将降临之时,松林婆娑,林中阴风阵阵,阴影斑驳,正是一天中最为恐怖之时。

    “咻!”

    一道涟漪从空气中荡出,化为一座符文流转的虚空之门,从虚空之门中飞出一只淡青色的小舟。这座小舟宛如在碧波中荡漾,轻轻的落到地面之上,如同船舶靠岸。

    “邪女殿下,我错了,你是老大,你最厉害,你就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郭奕从小舟之上一下蹦出,身上电光流转,就要展开菩提三动逃命而去。菩提三动可是佛门第一疾速,郭奕如今已经达到了小成,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行出数万里。

    “五邪龙爪!”

    小舟之中伸出一只黑色的手影,这只手影纤细如针,修长如葱,五根手指之上分别缠着一条黑色的蛟龙精魂,一爪抓出顿时龙声嘶吼、黑影跳动,直接将已经飞到百里外的郭奕给活活的捉了回来。

    “靠,又没逃脱。”郭奕差点栽在地上,幸好他如今修为大进才不至于出这一次丑。

    舟篷之中伸出一只洁白无瑕的玉手,这只手宛如能师巧匠雕琢而成,比郭奕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的手都要美,就好像造物主塑造的鬼斧神工。

    要知道这世上漂亮的女子很多,但是漂亮的女子却未必有一双漂亮的手,有的女子的手不够修长,有的偏黑,有的没有血色,有的粗糙,有的僵硬,有的不够灵动……

    男人看女人,有的人第一眼看的是脸,但是有的第一眼看的却是手。看一个女人的脸,只能看出她的美,但是看一个女人的手,不仅能看出她的美,还能看出她的心和看出她的人。

    苏娥的这双手已经完美的无可挑剔,柔而无骨,白而润泽,修长而不笨拙,细腻宛如暖玉,堪称一双郭奕见过的最完美的手。

    仅仅一双手就已经能让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缓缓的走出小舟,先是一双修长的腿,然后是水蛇般的腰脊,接着便是她丰满匀称的娇躯,和那一头宛如牛奶中沐浴过的黑色长发。

    她的头发比她的手更美,要知道女人的头发几乎可以决定她一半的美感,相同的女人长着不同的头发,那么她的气质便绝对是两个样子。

    有人说女人的头发,便决定一个女人的气质,这一点其实并没有错。

    苏娥的头发乌黑而亮泽,笔直的垂落而下,齐至膝盖之处,让她显得邪异而又神秘,那是一种邪性的美感。若是别的女人长着这么长的头发,郭奕定然会以为看到了女鬼,但是长在苏娥的头上,却怎么看怎么美。

    她的脸上依旧带着一张冰雕面具,面具之上冰花朵朵,连郭奕都能感受到冰雕面具之上发出的一股股寒气。

    她依旧穿着宽大的彩花九鸟长袍,长袍之上白色的脖子细而修长,就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穿着一件神仙织成的彩衣!

    “郭二少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将我的妹妹都给抓了去。”苏娥声音有些寒厉,又有些冷漠。

    郭奕哈哈一笑:“我跟小丫开玩笑呢!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那么多。”

    松林之中阴风吹拂,隐隐之间还能听到一声声啃食血肉的声音,就好像一只厉鬼正咬住一个活人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嚼咬。

    “邪女殿下,你看这个地方阴气森森,一点都没有谈情说爱的气氛,要不你先忙,我这就回家吃饭了,再不回去我那兄弟该着急了。”郭奕感觉这个地方邪气十足,此时就要撒腿走人。

    郭奕刚迈出两步,苏娥便横移出现在他的身前,身上散发出一股每个女子都有的体香,她晶莹欲滴的双唇轻轻的开合,冷道:“你的未婚妻在这里,郭老太君也在这里,我想请问一下郭二少,到底兄弟是家,还是这里是家?”

    很多人的老婆都会问到这个问题,当然在这个时候每个男人都会聪明一次,会毫不思考的选择老婆,但是我们的郭二少却是一个例外。

    “奶奶也在这里?她在什么地方?”郭奕听到苏娥的话之后,脸上顿时大喜,很想立刻去见阔别一年之久的郭老太君。但是他忘了一件事,绝大多数的妻子对公婆的成见比对狐朋狗友的成见更大,但我们的郭二少运气好,所幸的是苏娥也是一个例外。

    “松林之中藏宫阙,荒山之上有阊阖。”苏娥对着松林之中念出一句暗语。

    “咻咻!”

    两个身高四米以上的黑衣大汉从松林之中飞奔出,撞塌了*的古木,这两个大汉相当的生猛,就好像两个野人。

    让郭奕吃惊的是,这两个家伙其中一个抱着一条百米长的蛟龙生吃,另一个抗着一只如同小山大小的火鸾啃食。他们就好像在吃龙啃凤一般,一般人都会被他们吓得睡不着觉。

    他们手中的蛟龙和火鸾还在挣扎不已,但是却被他们死死的咬在嘴中,任凭如何的嘶嗷都无法从他们的手中逃脱。

    “拜见邪女殿下。”特铁和饕餮将龙肉和火鸾咬在嘴中,恭敬的拜跪在地上。

    苏娥虽然带着冰雕面具,但是一双宛如寒星的美眸中却露出一丝不悦,冷声道:“将你们嘴里的蛟龙和火鸾给我扔远一点,不然我就将你们扔远一点。”

    特铁和饕餮这两个大汉似乎相当惧怕苏娥,连忙将手中的蛟龙和火鸾扔出几十里远,然后匍匐在地:“殿下饶命,我们兄弟实在太饿了,我们已经半年没吃饭了,这才去打了一些野味来开荤。”

    “靠,苏娥你也太狠了吧!居然半年都不给他们吃饭。”郭奕觉得自己要是真的取她过门,保准也会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他们两人一顿能吃九条蛟龙,你来养他们试试?”

    苏娥绝美的玉手化为一双漆黑的邪龙爪,抓住郭奕的胳膊就向松林中行去。

    直到两人走后,饕餮和特铁才从地上站起,两人同时摸了摸脑袋,饕餮表情憨呆自言自语的道:“邪女殿下今天怎么没有扇我们两巴掌,就算不扇我们,也该踢我们两脚啊?”

    “邪女殿下好像变温柔了,你没看见她居然也拉男人的手了?”铁特道。

    “那明明是抓,不叫拉,邪女殿下怎么可能拉男人的手?”

    “一个女人抓着一个男人的手,这就叫拉,不叫抓!”

    “还有这一茬,这家伙真厉害,居然将邪女殿下的手都拉住了。”

    “你又说错了,明明是邪女殿下拉他的手。”

    ……

    这是花都中的一片死地,被称为鬼怪聚集之地,但是此时郭奕和苏娥却安静的行在这片松林之中。林中漆黑而寂静,只有一条沧桑的古道可以行人,古道两旁堆满了白骨,白骨堆中还闪耀着一团团零星的鬼火。

    郭奕被苏娥用五邪龙爪抓住,此时想逃都逃不掉,他有时也在感慨,在苏娥这种强势的女人的面前,任何男人都要失去男人该有的阳刚之气。

    “邪女殿下,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你怎么让我奶奶住在这种阴森森的鬼地?”郭奕道。

    林中连鸟叫都没有一声,只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苏娥冷声道:“在太灵山,我就叫你到花都圣城来找我,你为何没来?”

    “我这不是来了吗?”郭奕道。

    “哼!你是来了,但是你到花都圣城做的第一件事却不是找我,而是去了花都最大的妓院夜影楼,反而是我到白家别府来找的你。”苏娥从来都很严肃,郭奕几乎没有看到她真正的笑过,此时更加的严肃。

    “我去夜影楼是找人打听你的消息?你又没告诉我你住在哪里?花都圣城这么大,你说我不找人打听,怎么找你?”郭奕狡辩了一番,然后含情脉脉的道:“苏娥其实我是想你的,小丫她已经什么都告诉我了。”

    “她告诉你什么了?”苏娥停下脚步,一双美眸肃然的盯向郭奕。

    苏娥身材高挑,仅仅比郭奕矮出半个头,此时两人双眼相距不足十公分,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呼吸中的暖气。在苏娥的这样聪明的女人面前,郭奕的那些可以将李小烟和思思骗的团团转的招数,此时根本排不上用场,这苏娥这样严肃的女人面前,郭二少爷没那个胆子招摇撞骗。

    郭奕只能实话实说,双眼之中努力的挤出一片泪光,抽了抽鼻头,道:“她说你受尽了委屈,被人谩骂,被人嘲讽,被人看不起,我知道这些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欠杀。”说道此处,郭奕话锋立马一转,道:“但是,我不能死,你若杀了我,她们只会更加的嘲笑你,我怎么能一死了之,却让你一个人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说是不是这样?”

    郭奕深情的望着她,试探的道:“苏娥肯定不会杀我吧?你会原谅我的对不?”

    “不可能。”苏娥冷哼一声,便一把提着郭奕继续向前行去。

    “不杀我就好,说明她的确是一个理智的女人啊!若是换了那小圣女,非要满天下追杀我不可。”郭奕心头如此想到。

    苏娥突然又停了下来,看着他道:“要让我原谅你也行,不过你得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同不同意由你?”

    “妈的!怎么又是这种情况,难道女人都喜欢玩这种把戏?”郭奕已经吃过这种亏不止一次了,他是比谁都明白,女人的事绝对没有一件是简单的,现在他还欠着柳嫣然五件事,和欠红湘音一个承诺,他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香艳贫困户。

    但是在苏娥的面前,他会怎么抉择呢?

    ……

    回到学校,更新时间可能暂时不能稳定,大家见谅!但是每天两更是绝对不会少的!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二章 苏娥也要玩这种把戏,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