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你又怎样?”苏娥实力远远超过郭奕,至少此时的郭奕还对她构不成威胁。

    郭奕全身火焰缭绕,无数橙色的火焰在他的脚底凝结为一朵熊熊燃烧的火花,他双眼之中的瞳孔都火光直冒,就好像两颗燃烧的小太阳一般。

    他身上的皮肤瞬间呈现出一层橙色的金属般的火焰之甲,他双唇都似乎化为了岩浆旁的岩石,道:“那么这第三招就由我来出。”

    荒山之上寒风习习,绝崖之下灯火通明,郭奕全身都冒出十丈高的玄火,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巨人一般。

    “阴阳古井。”

    “咻!”

    郭奕体内的阴阳古井瞬间旋转起来,开始急速的吞噬他身上的火焰之力,这些由郭奕自身的灵气转化而成的火焰之力被阴阳古井吸收之后,便转化到古井中生长的那株黑白灵草之中,这株黑白灵草受到火焰之力的*,旋即开始疯长了起来。

    “黑白灵草。”

    郭奕大吼一声,然后身体迅速后仰,双手摊开,一株黑白相间的灵草顿时从他的丹田位置冲飞而出,化为一条黑白相间的飞天的灵草藤蔓。

    “咻!”

    黑白灵草在火焰之力的*之下居然化为万丈巨草从郭奕的身体之中冲飞而出,灵草之上流转着一丝丝火焰,这些火焰化为一把把围绕灵草旋转的火刃,发出无数急速的破风之声。

    阴阳古井乃是郭奕在*小世界所得,而那株黑白灵草更是一直就生长在古井之中,国郭奕至今也无法弄明白它的真正来历。

    但是这株黑白灵草,连尸皇境界的思思都能*住,那么定然也能将苏娥给束缚。

    “杀!”

    黑白灵草很快就生长到了数万米长,灵草之上的那一片唯一的黑白草叶更是化为数百米宽,就好像一块遮天避地的蒲扇,能够一叶将一座大山都搧飞。

    “没想到连这株神草就被他所得,他的气运真是太吓人。”

    黑白灵草太过于灵异,就连苏娥此时都连连变色,她双手如玉捏出一指兰花,眉心之中冲出一座血泉滚动的血池,这座血池之中血雾腾升,幻化成一只巨大的血色魔头。

    它手持镰刀,头顶阴阳,身环血甲,宛如一只刚从地狱中爬出的修罗。

    苏娥就像那月下的仙子,玉肌冰肤,青丝如画,她悬浮在血池的上空,被血雾环绕,笔直而修长的玉腿踩在血腥的池水中,显得即是邪异又是仙灵。

    她一双纤细如玉葱的手指捏出兰花之态,背后浮现出一只血色邪影,她就好像一位来自地域的妖艳冥后,又像那九天之上的月阙仙姬。

    黑白灵草从天压下,旋转如风,速度如电,气势如龙,直接向着血池上方的苏娥席卷而去。

    “血池邪影。”

    此时的苏娥身态妖娆,如同血玉雕琢而成的润唇只是轻轻的念动,她身后的巨大的血色邪影顿时化为万丈之高,挥舞着手中的血色镰刀,想要将黑白灵草从中隔断。

    黑白灵草扭曲飞舞,草身颤动不已,邪影的镰刀虽然足有百米长,但是却根本无法碰到灵草的一丝。

    “嘭!”

    那一片巨大的黑白草叶,扑扇而来,一扇将血色的邪影搧飞出去,刚飞出血池的千米之外,便化为一团血雾消失在空气之中。

    “血池重生。”

    苏娥身下的血池再次缓缓的汹涌起来,然后血池之中重生出九个更加凝实的手持血色镰刀头顶阴阳的邪影。

    “轰隆隆!”

    一连串爆破之声接连响动,黑白灵草和九道血池邪影急速的战在一起,两者皆是世间异种,爆发出无匹的威势,就连郭奕和苏娥这两位施术之人此时都连连后退,不敢轻易进入灵草和邪影的战斗之中,怕被自伤。

    郭奕展开菩提三动旋转而飞,跨越虚空向苏娥擒杀而去。

    苏娥身上的九鸟彩衣居然幻化为一只九头灵鸟,这只灵鸟生着九种艳丽的羽毛,将苏娥动人的娇躯遮蔽。她就好像穿着一件九种鸟羽编织而成的彩衣一般,速度居然比郭奕还要快上数筹。

    菩提三动为佛门第一疾速,可以让郭奕的速度跻身《灵榜》前十,但是此时却连苏娥的衣角都无法碰到,每一次都只能扑一个空。

    “你的黑白灵草用的太差劲了,我才用出血池十分之一威力就将之挡住,你若想要完全的控制这株神草,我可以教你。”苏娥露出雪白而修长的双腿,一步步的虚空中跨越,可谓*无边,香艳撩人,若是被修为不高的人看到,非要血脉膨胀而死不可。

    郭奕双眼清明,脸色执着而追,笑道:“我当然求之不得,让未婚妻*教我两招,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先将葬天剑还我,不然我就要追,我就要战!”

    “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葬天剑你也仅仅只发挥出了它现阶段一层不到的威力,它其中很多的妙用你都没有将之挖掘出来,你若是诚心求我,我不仅可以将葬天剑还你,更能教你如何挖掘出剑身的潜力。”苏娥在虚空之上游走,在月光之下飞舞,吊在她丰腴的胸口的葬天剑在双峰之间摇动不止,宛如一枚项坠在抚摸那一片温存。

    郭奕久追无功,于是便返回到那一棵倒挂在绝崖之上的古松畔的飞天藤蔓之上,望着天空之上如同九色灵鸟般的苏娥叹道:“邪女殿下未婚妻*,看了你是真的要逼我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哦!那你就来试试!”苏娥身上的九色鸟羽再次化为九鸟彩衣,在月下清雾中飘飞,向郭奕吹来淡淡的幽兰馨香,那是苏娥的味道。

    郭奕双手结印,丹田之下的两座仙门顿时化为一座太极仙印,从他的身体之中冲飞而出。仙印之上仙气殷殷,急速的旋转之间竟然发出一声声强烈的风声,以仙印为中心顿时生出一条金红双色的龙卷暴风。

    太极仙印乃是两仪仙体的杀手锏,乃是天下所有邪修的克星,当年鬼公子就在它的手上吃过一次小亏。

    太极仙印化为两条一金一红的天道鱼影,引出万劫罡风,变为一条半金半红色的暴风狂龙。

    “嗷!”

    狂风大作瞬间千里,太极仙印和远处的黑白灵草之间居然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悸动,连郭奕身体之中的阴阳古井都生出一团诡异的氤氲之气。

    “两仪仙体。”郭奕的威势逼人,连苏娥冰雕面具之下也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惊意。

    苏娥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这股预感太过于危险,但是却有并非来自生命的威胁,顿时让她产生出一股疑惑之色。

    她玉指在身前不断的掐动,想要推算即将发生的威胁来自何处,不过刹那过去,她冰雕面具之下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心头狂跳:“不好!居然……”

    苏娥冷冷的看了一脸不怀好意的郭奕一眼,就好像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淫贼一般,嘴中玉齿紧咬,怒目的娇骂而出:“*!”

    郭奕顿时愣然,一只手托着太极仙印,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被冤枉的骂了一回,没好气的道:“*你妹啊!要说*你邪女殿下比我还*,居然抢你未婚夫的爱剑,天啊!还有没有王法啊!”

    苏娥看到郭奕那一副欠扁的样子心头就来气,娇喝一声:“天道胡来,我就来打破天道。”

    “太极邪印。”

    苏娥盈盈一握的水蛇***之间居然也冲出两座旋转飞舞的仙门,不过她的两座仙门乃是一青一紫,散发出一股阴寒之气。

    青色的仙门邪气而诡异,如同尸山血海中溢出的青色的尸气,而紫色的仙门更加的沉重而神秘,给人一种锋利的肃杀之气。

    两座仙门在空气之中急速的旋转,居然化为一副太极邪印,和郭奕身前的太极仙印交响呼应。

    看着苏娥居然也祭出一副太极图,郭奕顿时傻眼,大叫道:“你也是两仪仙体?”

    “是两仪斜体。”苏娥看郭奕的眼神有些古怪,她目光散乱,游离不定,居然不敢和他正视。

    郭奕心头叨道,奶奶说过这门婚事乃是大哥所指,具有不可揣度的深意,难道大哥在我们还没出生之时就已经知道我们分别为两仪仙体和两仪斜体,这就是他的深意?

    那这深意到底该怎样表现呢?

    郭奕本以为自己祭出太极仙印之后,再加上黑白灵草之威,当能逼迫苏娥将葬天剑交出,却没有料到苏娥居然也是两仪斜体,而且看那架势她身前的太极邪印比自己身前的太极仙印威势还有强上数倍不止。

    这怎么打?

    这能硬着头皮打!

    葬天剑必须取回,郭奕本事望向葬天剑,但是却看到苏娥胸前的那一片雪白,脑海之中顿时闪出一段旖旎,居然生出想要将她搂在怀里的冲动,而且在太极邪印出世之后,这股冲动变得更加的强烈,几乎快要不受他的自身所控制。

    “靠!郭奕你可得悠着点,可千万别变成了郭淫贼,不然要杀你的女人就多了。”郭奕将脑海之中的那一段旖旎甩开,也不敢再正视苏娥,此时两人虽然在激战,但是却谁也不敢看对方一眼。

    “不就是两仪邪印,一看就知道你的邪印是母的,我的仙印绝对是公的,自古邪不胜仙,母不胜公,你输定了。”郭奕大吼一声给自己打气,向苏娥杀去。

    苏娥本来修为比郭奕高出很长的一大截,但是此时听到郭奕瞎扯的胡话,和她先前的推算,居然本能的后退了两步,直到郭奕已经冲到她的眼前,她才反应过来。

    邪女殿下此时乃是平生的第一次失神和失误!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五章 苏娥,两仪邪体,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