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娥的手中只有一枚伤心棋子,但是此时却打出了两片七星图,无论是威力还是诡异程度都增加的无数倍,用眼睛想要将这枚伤心棋子找到,简直难入登天。

    两片七星图从半途中裂开,化为十四道星辰般闪烁的棋子,分为十四个方向向郭奕飞去,就好像是一轮月亮同时射出了强光,每一道都相当于《灵榜》高手的全力一击,能够摧毁一座大山。

    这十四道棋子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并不走直线,根本没有规则可循,虽然只有十四道攻击线,但是郭奕却感觉到仿佛有无数的星辰同时向他扑面而来。

    在苏娥出手的同时郭奕便也出手,他手向前一伸,就同时在他的身前出现三千六百八十道手影,每一道手影之上都飞出一枚葬天古字,这些古字如同带着火焰的陨石向着棋子迎去。

    郭奕虽然不能完全的寻找出这十四道棋子的轨迹,但是却也掌握了它们大致的运行规则,所以便以三千六百八十道葬天古字的数量来破解这些棋影。

    “嘭,嘭……”

    一连串的轰鸣声在两人之间炸响,就好像一颗颗星辰在幻灭,很快其中的十三道棋影就被葬天古字给击破。

    “一指葬天。”

    郭奕身体飞速后退,然后手指快速的将葬天剑打出,迎向最后一枚越过葬天古字向他飞来的棋子。

    “棋影再现。”苏娥站在藤蔓之上从始至终就没有动过一下,口中轻轻的念出这一句。

    那枚越过葬天古字的棋子居然再次化为两片七星图向着郭奕飞去。

    “什么?怎么会这样?”

    郭奕心头虽然惊异,但是脸上却依旧波澜不惊,他居然将葬天剑收回,然后手掌之上燃起橙色的火焰,火焰的温度比之以前高出了五倍。

    九变玄火诀一共分为九篇,姬幽然已经将第二篇橙火篇交给了他,他现在已经将第二层*到了小成,玄火由红色转化为了橙色,破坏力增加的五倍,而且还能凝聚成实体的火焰。

    “蛟龙出海。”

    郭奕双手之中打出一条咆哮的火焰蛟龙,一口将所有的棋子都吞入腹中,然后冲飞而起翱翔天外。

    “轰!”

    天空之上传来十四声震天的巨响,火焰组成的蛟龙顿时炸得四分五裂,如同火雨一般从天空之上掉落而下。

    “龙渊御剑诀的第一式,蛟龙出海,你怎么会这一招?”苏娥没想到郭奕会用龙渊御剑园的招式来破她的这一招。

    郭奕哈哈一笑,然后飞回到藤蔓之上,道:“这你就别管了,未婚妻大人,我们继续吧!”

    苏娥见郭奕不说,也就不再继续相问,她冷道:“这一招仅仅只相当于楚歌百分之一的实力而已,你若连这一招都接不住,你也没资格做我苏娥的男人。”

    苏娥绝美的玉手从彩衣袖中伸出,她的手上并没有多余的像玉镯、戒指之内的装饰物,但是却已经比任何女人的手都要美了。

    要知道一般自傲的女人的饰品都不会自己买,她会等着男人主动的相送,向苏娥这样的女人想要追她的男人成千上万,但是她的手上依旧没有任何的饰品,这就足以证明还没有一个男人得到她的青睐。

    郭奕心中一阵酸涩,忍不住问道:“在云州之时我每隔一天都会买一件饰品派人送到你家府上,你本可以戴两件的。”

    苏娥的身上除了一件彩衣的确没有任何的饰品,头发是垂落而下,脖子上没有奢华的项链,腰上没有环佩,手中没有镯子和戒指,耳朵上甚至连一个简单的耳坠都没有。

    身上没佩戴饰品的女人,就好像没有蝴蝶和蜜蜂的鲜花,就算再如何的美艳,也显得那么的孤独,就像一株生长在空谷中的寂寞的百合。

    “郭二少太博爱了,你送的那些饰品太多了,而且没有一件上档次,我早就全扔了。”苏娥素手微抬,化为一只魔影般的邪龙之爪,她肃然道:“我的第二招,便是五邪龙爪,这一招相当于楚歌百分之三的实力,你可得小心了。”

    郭奕知道自己以前送的那些东西虽然在云州或许算是无价之宝,但是放到了修仙界却变得一文不值,他心头暗下决定等哪一日有时间了,定然要到最好的宝楼之中买几样最好的顶级灵器级别的饰品送给她。

    “放马过来吧!小意思!”

    虽然郭奕说的轻松,但是心中却丝毫都不轻松,要知道刚才苏娥的“伤心棋子”就已经打得他措手不及,这一招“五邪龙爪”威力乃是“伤心棋子”的三倍,威力又将达到何等的境地呢?

    “嗷!嗷!嗷!嗷!嗷!”

    连续五声蛟龙的怒吼从苏娥的指尖传出,五条黑气缭绕的小巧蛟龙缠绕着她的手指,这些蛟龙比郭奕见过的任何一条蛟龙都要神异,它们形态各不相同,一只长着翅膀,一只长着九只龙爪,一只龙牙比身体还要长,一只浑身都没有一片龙鳞,最后一只最为峥嵘,头顶上居然浮着一片仙云,就好像刚出古海的神龙一般。

    五只蛟龙将龙头挂在苏娥的指头尖上,化为五根如同利刺的龙芒,每一根龙芒之上都显现出如同刀锋一般的杀气,五股杀气几乎快要将远处的郭奕给冻僵。

    “这才是五邪龙爪的真正威力。”郭奕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能感觉到这一抓所携带的威力,绝对可以将蓝天龙那种级别的《灵榜》高手一爪撕裂。

    郭奕如今的实力也就和当日的蓝天龙相当而已,在这一爪的面前就好像一只随时都会颠覆的小舟,一爪似乎就能将他分为六块。

    “丫的,这死女人不会向谋杀亲未婚夫吧?”郭奕有一种转头就跑的冲动,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维持那份外表上的镇定,开始认真的思考如何应对这一杀招。

    “五邪龙爪。”

    苏娥身体突然飞跃而起,离空百丈,娇喝一声,手爪顿时化为五座山脉大小,一爪向郭奕抓来。

    这一爪足有千米长,爪子锋利无比,在月光下映射出*的亮光,好像能够将整个花都都撕裂而开一般。

    苏娥这一招“五邪龙爪”已经汇聚了五龙之力,不仅具有邪爪本身的破坏力,更加携带了五条异种蛟龙的特殊能力,别说是初入《灵榜》的郭奕,就是那些登上《灵榜》上百年的高手都非要在这一爪下毙命不可。

    “拼了!”郭奕身上火光流转,也是飞身而起,将葬天剑祭出体外,大吼一声:“伤心剑雨。”

    葬天剑从他的手指中咻然飞出,然后在他的身体周围快速的移形换位,居然化为三千六百八十把金色的小剑,这一招可以说完全的抄袭了苏娥的“伤心棋子”,最让苏娥无语的是,她的伤心棋子也就化为七枚而已,郭奕的伤心剑雨居然化为了三千六百八十把。

    郭奕虽然是不要脸的抄袭,但是他那般恐怖的学习能力却也让苏娥首次为之而动容。

    “伤心剑雨,双层叠加。”

    三千六百八十把葬天剑顿时再多出一倍,化为了七千三百六十把,每一把葬天剑都携带了恐怖的杀伤力,同时飞出,宛如流星雨从天空划过。

    “轰!”

    七千三百六十把葬天剑同时迎向扑面而来的五邪龙爪,一爪之下顿时便有数千把葬天剑破灭,但是依旧还有一少半越过爪缝刺向苏娥。

    “咻!”

    苏娥一挥手顿时将所有的葬天剑都收进了她的衣袖,虽然她显得相当的随意,但是这一招“袖里乾坤”却是天邪峰的无上绝学,就连当今的天邪峰峰主都没有学会,整个古玄域都只有她一人会这一招。

    袖里乾坤,不仅能够收容山川大河,甚至能够以柔胜强,最恐怖的是它能够将对手的逆天神兵夺入自己的手中,这是其它任何绝学都无法比拟的绝术。

    经过葬天剑雨的抵消,五邪龙爪的威力已经降低了一半不止,郭奕藏身在葬天剑雨之中轻易的从爪缝中躲过这一招。

    “第二招,算你通过。”苏娥立身于月下,身上的彩衣宛如彩蝶翻飞,她最终还是抵不过心头的好奇心,问道:“你的抄袭能力怎么会这般的强?龙渊御剑诀,菩提三动,玄机八剑,还有我的伤心棋子都可以称得上无上的绝学,没有长久之功,根本不可能参透其中的奥妙,但是为何到了你手中就变得那么简单,就好像这些都不是无上绝学,而是普通的大武拳一般?”

    “什么叫抄袭?这叫学习借鉴,被乱败坏我的名声。”郭奕终于在苏娥的面前占了一回上方,顿时得瑟了起来,叹道:“我有时也觉得自己是个无上的天才,本来我都不想让你们知道的,没想到我这土里的珍珠都被你给发现了,哈哈,我真是太有才了。”

    “果然是个无聊的傻子。”苏娥很明显对此时的郭奕的样子很有成见。

    郭奕笑完之后,才发现身上少了什么,脸色顿时一变,双手自然而然的往身上一摸,大叫道:“妈的,我的葬天剑呢?”

    从来不苟言笑的苏娥差点就被此时的郭奕的样子给逗笑了,但是她古怪的表情因为有冰雕面具的遮挡,所以郭奕并没有看到。

    郭奕一拍额头,才回想起来葬天剑被苏娥收进了衣袖之中,连忙向她伸手要道:“将葬天剑还我?”

    “郭二少爷,你开什么玩笑,和对手交锋被夺走了兵器,你还想要回去?”苏娥摆明了态度不会还给他。

    郭奕顿时急上眼了,道:“那可是我郭家的传家之宝,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我以后也是郭家的人,这把剑就暂时保管在我这里了,反正你郭二少爷还没有送我这个未婚妻一样像样的东西,葬天剑我就先笑纳了。”

    苏娥从头上扯下一根发丝,穿过小巧的葬天剑的剑柄,然后挂到了她白皙如雪的天鹅般的细长脖子上,滑进了彩衣之中,吊到了她丰腴的胸口之下,道:“这算是你送我的第一件饰品吧!”

    “打秋风也不带你这么坑人的。”郭奕捏了捏拳头,大叫一声:“我跟你拼了。”

    “是男人你就从我脖子上将它取下来。”苏娥不屑的道,并不认为郭奕有这个能力接近她,更别说从她的脖子上取下葬天剑。

    “这是你逼我的。”郭奕道。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苏娥也要打个劫,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