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再次来到白府,感觉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是的朱漆金匾大门,依旧的巍峨白石府墙,但是那份紧张的肃杀之气却隐隐之间透露而出。

    白府厚重的大门紧闭,一道百丈高的玄光大阵将整个大门都完全的覆盖,这座大阵乃是白家法主级人物所布的杀伐大阵。当然这座大阵根本挡不住九*主的联手一击,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做做样子罢了。

    毕竟白家人也知道九大势力所定的进攻时间在八月十五,而且一般情况下九*主也不敢轻易的闯进白府,这座大阵只是威慑一些宵小罢了。

    郭奕在白家的大门外游走了一圈,他知道这些法主级的大佬就在附近,但是却丝毫没有发现任何高手的气息。

    “高手果然神龙不见尾啊!”

    郭奕感叹了一句,然后将白家的三等护卫的白袍换在身上,就往白府的西侧门行去。

    如今白家处于非常时期,生死存亡就在一线之间,四方府门都已经关闭,一般人根本无法入内。郭奕原本就隶属西府侍卫营,看守西侧门的又是西府侍卫营的护卫,这些人大多都认识郭奕,从这里进去最是方便。

    “轰!”

    郭奕刚行到西侧门附近,便听到一阵灵器拼斗的声音,不时还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这是人死之时才会发出的最痛苦的哀鸣。

    激战之声十分的密集,远处还有一道道阵纹直冲天际,将*的血肉轰成粉碎,可以看出参与争斗的人数相当之多。

    “难道九大势力有人已经准备向白家动手了?”郭奕心头疑惑。

    像攻打一个古老的修仙世家这样的大型战斗,一旦定下了时间就不会轻易的更改,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的东西,包括前期的利益分配,侧面的软进攻,还有各方高手的集结都需要大量的时间调度。

    九*主仅仅只能围住白家,让一些零散的白家人不至于逃出白府。要知道像白家这样的大型修仙家族,若是想要在九名法主的围困下突围而出简直易如反掌,但是他们一旦突围,定然会和九名法主展开激战,当激斗开始的那一刻,隐在花都圣城中的九大势力的各方高手,就能在第一时间奔拥而来,到时白家人失去了白府这座经营了数十万年的堡垒,只会败得更快。

    这就是为何仅仅九名法主就能压制所有白家人不敢动弹的原因。

    此时离八月十五还有近两个月,九大势力绝对是只围不攻,既然不是九大势力的人出手,那么又是何人呢?

    “白统领,白家已经早不保夕,根本不值得我们继续效力,兄弟们也只是想找条生路,你就别强人所难了,放我们离去吧!”

    西侧门外,白剑率领着一队白衣护卫,将想要逃离白府的近千名西府护卫给拦了下来。双方刚才已经发生过了一场激战,地上还倒着数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不少人都已经负伤。

    白剑手提着一把白色的灵剑,冷冷的看着这些他一手带起来的兄弟,道:“白家正在危难之时,各位兄弟不同舟共济,还落井下石,这岂是大丈夫所为?”

    “统领大人,九大势力联手攻打白家,这事现在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可以明确的说白家已经必亡无疑,我们兄弟若还留在这里,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一名灵者第九宫的四级护卫道。

    另一位白衣染血的四级护卫也道:“连七大邪地都同时出手了,白家满门定然鸡犬不留,这些邪魔外道的手段残忍狠毒,我可不想死在这些邪魔的利爪之下。”

    “想要逃走的又不止我西府护卫营,我可是听说昨天晚上整个南府护卫营的护卫都集体出逃,连南府统领都跟着逃出了白家。”

    “不仅是南府护卫营,就是北府护卫营,东府护卫营都有大半的护卫逃走,就只有我们西府护卫营还死守在此等死,白统领求你给兄弟们一条活路吧!我才刚结婚三个月,我老婆还怀着我的骨肉,我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爹。”一个瘦弱的三等护卫跪倒在白剑的面前。

    白剑提剑的手不断的颤抖,冷酷无情的双眼之中闪出一丝厉色,大吼道:“没用的东西,我平生最恨见风使舵的人,其他三方护卫营我不管,但是我绝不允许我的手下做这样的孬种,谁若是敢踏出一条府门一步,我便宰谁!”

    “白大哥,何必这么强人所难呢!放他们去便是,只不过死的更快!”

    郭奕白衣飘飘,从半空之上飞身而下,然后落到了白剑的身侧,笑眯眯的看着这群想要离去的白家护卫,心头叹道,“看来白家真的是要亡了,要是再围上两个月,根本就不需要九大势力的围攻,白家自己就乱了。苏娥这一招还真够狠,不战而屈人之兵!”

    白剑见到郭奕脸上顿时大喜,也不顾那些想要逃走的护卫,连忙问道:“郭兄弟,这几天你都到哪里去了?我还以为你被二皇子给杀害了,真是让我妹妹担心死了,一天都要来问我三、五次,我差点就被她给逼疯了。”

    “感情就你妹妹关心我,你一点都不挂在心上,这算哪门子朋友?”郭奕调侃道。

    “我自然也是关心的,哈哈!郭兄弟果然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在白家如此危急之时还赶来相助,真是让白某人佩服,我妹妹果然没看错你。”白剑冷冷的看了看那群护卫,道:“郭兄弟你先站到一边去,等我收拾了这群孬货,再和你好好的叙上一叙。”

    白剑提着白光盈盈的灵剑,就要去杀两人威慑这些护卫,但是他刚起步,便被郭奕给拉了回来。

    郭奕笑道:“我的统领大人,你就别将你的那一套用在他们的身上了,所谓人各有志,别人非要寻死,你去做什么瞎好人?”

    “隐泽兄,你这话什么意思?”有一名想要逃走的灵者第九宫的四级护卫听出郭奕话中有话。

    郭奕冷哼一声:“七大邪地,龙渊御剑园,中州灵国,这九大势力联合在一起,别说一个白家,就是三大圣地都要被夷为平地,你们觉得他们会容忍白家的人逃出去搬救兵吗?”

    “我们不是去搬救兵,我们只是想要一条活路。”

    郭奕笑着摇了摇头:“但是他们不会这么认为,他们将会一视同仁的将你们给抹杀,现在白府之外就隐藏着九名法主,专门击杀从白府中逃出去的人,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只蚊子都不能活着飞出白府十里之地。”

    “现在你们请便吧?”郭奕将白剑给拉到一边,主动的给这群想要离去的护卫让出一条大道。

    这群本来想要出逃的白家护卫顿时沉默了下来,一个个脚下就像被黏住了一般,竟然没有一个向府门外踏出一步,这些人都不是笨蛋,知道郭奕说的话句句在理。

    “那这么说此前逃出白府的那些兄弟们都死了?”一位护卫终于忍不住问道。

    郭奕道:“绝对死得连渣都不剩!”

    “那你为何还要回来?”一名护卫疑惑道。

    郭奕深深的一叹:“不就是一条贱命嘛!岂能因为死而放弃自己的责任,再怎么说我也是白家的一名护卫,一名护卫就得有护卫的精神,护卫的职责,护卫的操守,这世上最让人瞧不起的不是坏人,而是没有责任感的人。”

    “好!郭兄弟说的太好了,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放心的将我妹妹交给你了。”白剑大声的叫好,竟然真的相信了郭奕的连篇鬼话。

    “好个屁,要不是老子有出去的法宝,老子才不来蹚这趟浑水。”郭奕心头如此想着,但是嘴上却绝对不能这般的说出,他笑道:“个人谬论,不足以大肆传播,我这个人其实很低调。当然若是大家帮我宣传宣传,我也是不介意的。”

    “隐泽兄弟果然大义泯然,让我等真是羞愧难当,我们作为白家的护卫不就是等着用上我们这一天,老子不走了,不就是贱命一条,脑袋掉了碗大个疤!”那位灵者第九宫的四等护卫一剑将自己的左臂砍下,以此明志道:“我要用这条胳膊让我记住这历史性转转的一天,是隐泽兄的一席话让我幡然醒悟,做男人就得顶天立地。”

    郭奕顿时傻眼,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因为自己的一番胡话砍了自己的胳膊,还是一条铁血的汉子。

    “妈的拼了,横竖都是死,死在白府之中不丢人。”

    这群想要逃走的护卫纷纷明志,一致决定重新留下来和白家共存亡。

    最高兴的人自然是白剑这位统领大人,他很是高兴的拉着郭奕便走进西侧门,笑道:“郭兄弟真是我西府护卫营的第一条汉子,今天要是没有你,我可能就要向我一手带出来的兄弟下杀手了。”

    “说的哪里的话,要说我西府护卫营的第一条汉子当是白大哥你才是,我最多算是第二条。”郭奕打了一个哈哈,思索了片刻,然后问道:“不知白府最近可有失窃事件发生?”

    白剑想了想,然后道:“没有啊!”

    “那可有淫贼事件发生?”郭奕继续问道。

    “也没有,不知郭兄弟为何有这般的疑问?”白剑疑惑的道。

    “靠,难道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从良了?”郭奕心头想到,然后干咳了两声,笑道:“随便问问而已,毕竟白府现在乃是非常时期,一些宵小之人可能就会趁机冒出来干些违法乱纪的勾当。”

    两人边行便道,郭奕突然顿下脚步,然后望向白府的深处,道:“我也有些时日没见我妹子郭小丫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哦!原来郭兄弟是想妹妹了,你放心小倩可是将她当做亲妹妹照顾,绝对没人敢欺负她,只是你们家的那条牛已经半个月没吃草了,真是将小倩给揪心了好几日,生怕它饿死了,到时不好向你交代。”白剑道。

    “哦!哈哈!这条死牛要是真将草吃下去了那才是怪事!”郭奕笑道。

    白剑摇了摇头,道:“一点都不怪,就在昨天你妹妹就拿出两株灵草给它喂食了下去。”

    “你说小丫她拿出灵草喂青牛,她哪来的灵草?”郭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白剑笑道:“自然是从她储物灵宫中拿出。”

    完了,就知道这条死牛不靠谱,肯定会将这小姑奶奶的封印解开,苏丫在《灵榜》上的排名比我还要高,若是让她知道我将她姐姐给……还不跟我拼命,而且天知道这条死牛有没有教她两招毒门秘术,到时就更加难对付了。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再临白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