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丫,乃是苏娥唯一的亲妹妹,也是郭奕现在不得不承认的货真价实的小姨子。

    但是偏偏这个未来的小姨子却要和姐夫唱反调,甚至是狠下杀手。

    可以明确的说一旦她得知郭奕“欺负”了苏娥,那么她定然要将郭奕给大卸八块,才能泄去她心头之恨。

    如今她封印已经解开,郭奕还真有点不敢去见这位小姑奶奶,但是他不去找苏丫,苏丫却先找上了他。

    “郭淫贼,你居然还有胆回来。”苏丫坐在不远处的一座红墙绿瓦的宫殿的飞檐之上,手中把玩着一把蓝色的短小灵剑,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冷冷的瞪着郭奕,一根根睫毛还微微的颤动。

    苏丫可是《灵榜》级的高手,她的灵识可以覆盖方圆万里之地,自然能够知道郭奕已经返回了白府,如今封印解开,她这是来找郭奕报仇的。

    “郭淫贼?”白剑愣然。

    “我这妹妹不比你那妹妹懂事啊!总是直呼我的名讳,郭隐泽,郭隐泽,她可是从小叫到大,总是会引起别人的误会,我也没有办法,哎!谁叫她是我妹妹呢?”郭奕长吁短叹。

    “小孩子不懂事那是常事。”白剑恍然一笑:“她已经半个月没见到你了,现在恐怕想你的紧,你没看见她那气愤的样子,肯定是在气你这个哥哥走的太久。你还是去解释一下吧!我就先去处理那帮兄弟的事了,他们虽然都已经留了下来,但是却还不稳定,我可怕又出什么乱子,哈哈!”

    白剑笑了笑,便向着西府护卫营赶去,似乎还真怕那些护卫们又闹情绪。

    “她的确想我的紧,她想我早点死。”郭奕嘀咕了一句,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便闻道一股幽幽的香味,郭奕这才猛然想起苏娥的胸衣还塞在自己的怀里最贴身的位置,顿时将他下了一跳。

    如今小苏丫一双闪扑闪扑的大眼睛就盯着他,已经没几乎将之隐藏,现在郭奕只希望这小丫头鼻子不要太灵才是。

    郭奕将身上的衣服死劲的裹了裹,脸上僵硬的笑道:“咳,真是好久不见,小丫你又长漂亮了一大节。”

    “少给我来这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青牛*已经全告诉我了,郭淫贼今天就是我将你大卸八块的时候。”

    苏丫手中的蓝色短剑突然化为一把九米长的巨剑,剑身之上还流动着一层浅浅的幻光,她一头艳丽的蓝色头发无风而动,双眼之中闪过一丝恨冷的杀意,然后她挥舞着手中的巨剑从飞檐之上凌空跃起一剑向郭奕斩来。

    她这一剑携带有三种幻术,一剑斩出,她的身体和巨剑便消失无踪,但是那一股磅礴的肃杀之气却显示出这一剑肯定真实存在,只是被幻术隐蔽了而已。

    郭奕只感觉天昏地转,身上如同压着十座大山,别说躲闪,就是想要直立而站都显得异常的艰难。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知道这些都只是幻术,但是为何我却依旧寸步难移,只能眼睁睁的等着她必杀的一剑斩在我的头顶?”

    仅仅一刹那郭奕的脑海中便闪过无数个念头,苏丫的这一招幻术虽然厉害,但是郭奕依旧有办法将之破去。但是从始至终郭奕就环抱着双手根本就没打算还手,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望向视线的前方。

    就在郭奕的视线之处,苏丫的身影从空气之中浮现而出,她手中的巨剑离郭奕的头顶不足一寸高,但终究是没有落下。

    “你为什么不还手?”苏丫身子比苏娥还有矮半个头,几乎就和郭奕的胸口齐高,手中却拿着一把和她娇小的身材不成比例的巨剑。

    “明知道你不会砍我,我为什么要白费力气?”郭奕笑道。

    苏丫将蓝色的巨剑轻轻一弹,这把威力无匹的巨剑顿时消失在空气中,原来这把巨剑也是她的幻术所化,并非真正的灵器。

    “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真的将你这淫贼给砍了?”苏丫咬着小虎牙,捏着*嫩的小拳头,向着郭奕气鼓鼓的走来。

    郭奕也算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修士,他笑道:“真正想要杀人的人,身上会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一股杀气,你身上只有杀意,并没有杀气,所以我敢断定你相当的恨我,但是绝对不会杀我,小丫头你还嫩着呢!哈哈!”

    “是吗?我不杀你,我咬你。”苏丫此时已经走到了郭奕的近前,直接一口向郭奕手臂咬去。

    “啊!又来,这是第二口了,你属狗的?”郭奕的肉身强度已经超越了灵者第九宫的修仙者,但是依旧被苏丫咬出一个深深的牙印,印记中布满了血丝。

    郭奕一只手掌住苏丫的小脑袋,另一只手拉住她头上艳丽的蓝色头发,终于让她松开了口。

    “妈的,那条死牛到底给你说什么了,就算*了你的衣服,你也用不着这样咬我吧?”郭奕道。

    “哼,你果然承认了,我就知道青牛*不会骗我,你这个死淫贼人家还这么小,你都忍心下手,呜呜……你还有没有人性……”苏丫说着说着居然哇哇的哭了出来,然后埋在了郭奕的怀里,将他的衣衫都湿了一片。

    “啊?”郭奕顿时一愣,突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这都什么跟什么嘛,急忙问道:“那条牛到底对你说什么了?”

    “死淫贼,你明知还故问,人家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不过没关系,青牛*说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你肯定会对我负责,再说我姐姐又不喜欢你,我正好可以代替她的位置。”

    青牛似乎对苏丫进行了一番彻头彻底的*,居然让这个恨不得将郭奕千刀万剐的小丫头,自愿的代替她姐姐的位置,做郭奕的未婚妻,这绝对是一个奇迹,但这个奇迹在郭奕看来却混账至极。

    青牛告诉苏丫,郭奕已经将她给占有,而且这小妮子居然还相信了,这要是传到苏娥的耳中,郭奕十条命也不够死。

    郭奕相当的平静,而且他必须得保持平静,他不急不躁的问道:“你青牛*在哪里带我去找它?”

    郭奕知道凭自己已经没办法给这个小丫头解释清楚,只会越描越黑,说不准苏丫一时气急就会去找她姐姐,嘿嘿!这样的情况是郭奕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所以他只能先找到青牛,让这条牛来给她说清楚,不然郭奕就只能等着被这两姐妹活活的拆了吧!

    “那你先告诉我,你真的会对我负责?”苏丫问道。

    郭奕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你真的不是淫贼?”苏丫继续问道。

    郭奕这回可以很有底气的说道:“绝对不是!”

    “轰!”

    苏丫毫无征兆一拳向郭奕轰去,却被郭奕轻而易举的接住,要知道郭奕最强的便是肉身,苏丫哪是他的对手,郭奕问道:“我已经实话实说了,你为什么还要动手?”

    “你骗人,你既然不是淫贼,为什么还对人家那样?”苏丫有些小羞涩,然后低下了头。

    郭奕觉得这个事情要是不立马对她说清楚,恐怕会出大问题,他冷哼一声,不带任何感情的道:“那我就告诉你实情,实情就是……”

    “实情就是,他真的是一个淫贼,而且你是他第一个得手的女人。”

    就在郭奕要向苏丫解释清楚的时候,青牛顿时从两人下方的地底跳了出来,将郭奕和苏丫给分了开,很明显这条牛已经在两人的下方偷听了很久,只是两人都没有发现它罢了。

    “*,你……这种事你怎么能这么大声的嚷嚷,要是被人听到那多难为情……”苏丫俏脸绯红,一直埋着头,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都无法听清。

    郭奕一把捏住牛尾巴,将青牛给拖到一边,脸上前所未有的严肃的道:“你到底搞什么鬼,她还是一个小孩子,你怎么能张着牛嘴乱说。我可警告你,最好现在就去给她解释清楚,不然她姐姐要是找上门来,你这身肉可就要下锅了。”

    青牛尾巴突然一缩,便从郭奕的手中滑走,它低声的对郭奕说道:“你小子可是人扯牛尾巴不识好牛心,我告诉你,她可是我牛毒王唯一的徒弟,她的婚事将由我来安排。那我就摆明了说,老牛我看上你了,她非你不嫁了,你能怎么咋?”

    “你这死牛还真长本事了,敢插手我的事,信不信现在我就将你给刨了?”郭奕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到青牛在他面前这般的硬气,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苏丫嫁给郭奕,完全就是要来一出,逼良为夫。

    青牛鼻子中喷出两道青烟,自傲的道:“本尊已经完全的消化了那一方青玉官印,现在身上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修为已经提升到了一个你无法揣度的高度,就算你葬天剑晋升到了法器级别也伤不了我分毫。”

    郭奕心中一动,双眼之中射出两道黑色的神光,果然看到青牛青色的牛皮之下,居然流转着一道道青色的玄文,一股无比骇人的威能酝酿在它的体内,郭奕虽然不知道青牛现在到底达到了何等的高度,但是他可以肯定绝对相当的吓人。

    虽然青牛修为已经恢复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但是郭奕却依旧不会因此而接受苏丫,这是他的底线。

    “你不去解释就算了,我去向她解释。”郭奕说着就要转身去将整个事件给苏丫解释清楚。

    “等一下。”青牛将郭奕给拦了下来,昂起牛头道:“我知道你这次又有事情找我帮忙,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可以帮你,就算是将整个花都圣城的修仙者全部毒死我也做得到,但是前提是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件事。”

    “若是要我取苏丫,你就先收了这份心思吧!”郭奕知道若是将青牛绑在自己的战车之上,自己和楚歌这场较量,就可以先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不是。”青牛硕大的牛眼睛不停的转动,突然阴险的笑道:“苏丫她现在已经有几分喜欢你了,你只需要答应我将她这一份浅的不能再浅的爱意抹杀掉,我就帮你这一次,这个交易你肯定不会拒绝吧?”

    “你的意思是说,让她恨我,甚至想要杀我?”郭奕讶然,没想到青牛居然提出这么一个合他心意的条件。

    “一点都要没错,够简单吧?”青牛笑道。

    “的确够简单的。”郭奕点了点头,道:“我怎么觉得你笑的那么阴险呢?”

    “你想多了,你到底答不答应?”青牛有恃无恐,反正现在是郭奕来求它,它不怕郭奕会拒绝。

    “废话,这笔有赚不赔的买卖本少爷做了。”郭奕道。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四十三章 青牛的如意算盘,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