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时辰九龙飞天舞就要开始了,现在所有人都赶去了九龙坞,恐怕如今的望龙台下已经是万舟灯火过大江的盛况,可千万别错过了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盛事。【≮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今年的望龙台上,天下第一天才楚歌,将要宴请七大邪地的七位神仙般的殿下,而且我听说今晚有人将要前去搅局,肯定多了几分看头。”

    “楚歌可是我心中的偶像,谁人竟敢如此大胆去搅他的局?”

    “听说来人乃是天下第一神秘家族的七兄弟,这七人修为通天,虽然都没进入《灵榜》前十,但是却各有一技之长,不久之前在北溟灵国的皇城,这七兄弟中实力最差的一个将当时《灵榜》第四的北溟王子给逼疯,现在神智依旧还不清醒。”

    “这七兄弟竟然这么厉害,那为何会想着要去搅楚歌大皇子的局呢?”

    “这七人声称要将七大邪地的七位殿下娶为老婆,让她们成为天下第一神秘家族的七位儿媳妇,楚歌想要宴请这七位殿下,这七人自然要去搅局。”

    “天下敢和楚歌为敌的人已经不多了,想不到现在又多了七人,这倒的确是一场好戏。”

    “我们还是快些吧!若是去迟了,怕是就错过这场七怪斗楚歌的好戏了。”

    这两人冲冲从郭奕的面前走过,然后各自驾着一只小舟,如同两支离弦的箭消失在了夜幕之外。

    郭奕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然后摸了摸下巴,笑道:“我怎么觉得这两个少年的这番话,乃是故意对我说的。”

    “废话,这两个小子身上灵光内敛,五座灵宫化宫舟,一冰一火,一阴一阳,都是《灵榜》上靠前的顶级天才,刚才只是故意隐藏修为而已。”老乞丐修为高绝,看出了一些郭奕看不到的东西。

    郭奕心头若有所思,已经猜到了**不离十,笑道:“那依前辈之言,这两人的身份岂不昭然若是,只是不知道他们其他的五个兄弟是不是已经对楚歌动手了?不过别人这般盛情相邀,我们可不能拒绝别人的好意,楚歌这家伙的确得该好好的教训一番了。”

    “全听圣主大人之命。”老乞丐懒声懒气的道。

    “诶!”郭奕摇头长叹一身,然后便飞身而起,落到了一只小舟之上,然后驾着小舟向着九龙坞赶去,在夕阳河上划出一道白色的水线,不过瞬间就到了视线的尽头。

    “跑那么快,也不怕船翻了淹死在水里。”老乞丐咒骂了一句,就要跟上,就在这时郭奕的声音从天外传了回来,道:“九龙坞之事我一人当可应付,还请前辈今夜赶往中州皇室的皇宫将其传国灵玺盗出,明日我不仅要火烧大皇子府,更要将中州皇室连根拔起。”

    一个灵国的灵玺乃是调动全国各地修仙者的镇国神器,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远在数十亿里之外的各大府的府主赶到花都圣城之外保护皇城,明日要攻打中州皇室就必须先断其后援。

    手握百家掌教圣令之后,郭奕信心大增,打算下一步大棋。明日不仅要火烧大皇子府,更要灭中州灵国。

    “这小子魄力不小啊!日后若是实力有成定当会横扫天下。”老乞丐低声咒骂了一句,便化为一道残影,“咻”的一声飞身而起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望龙台,位于九龙坞的中心位置,不仅是整个九龙坞灵气最为浓郁之地,更是夕阳河畔地理位置的最高点,乃是观看九龙飞天舞最为绝佳的位置。

    每一次的九龙飞天舞都是在登龙台上方的天幕进行,不仅能一睹这百年盛景,更是能登高望断整个花都圣城夜景和万舟灯火过大江的夕阳河。

    望龙台高千丈,凡是能够登到顶上之人,无一不是那个时代最为杰出的人物。而这一次的九龙节却是霸道,楚歌一人包场,其他人根本无缘登上高台。

    望龙台下有一座座修建在水上的水中观月亭,这些亭台古朴而又华丽,幽静而又写意,乃是除了望龙台以外最佳的观看九龙飞天舞的位置,想要进入这水中观月亭的人定然要花费大价钱才行。

    而且今年的望龙台被楚歌一人独揽,让天下豪杰都只能挤入这不到一百座的水中望月亭当中,这些人不是《灵榜》级高手,就是大世家、大门派的弟子,身份相当的吓人。

    其中一座灵光闪烁的水中望月亭当中,华二楼站在亭台柱子旁破口大骂:“楚歌也太大*了,居然一个人将整个望龙台都给包了,一个大男人有七个美艳如仙的殿下相伴,共观世间绝景,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禽兽!”萧长生坐在亭子外的台阶之上,将脚掉在水中,也是跟着华二楼骂了一句。

    华二楼顿时转身喝道:“你又对女人不感兴起,你骂个毛啊!”

    “谁说我对女人不感兴趣了,昨夜我大杀四方之后,心中的大侠梦顿时破灭,心头竟然前所未有的来了一次顿悟,不仅让我成功融合了第六座灵宫,更是让我想通了不少事,想通这些事之后,我顿时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你知道那一刻我最想去什么地方吗?”萧长生严肃认真的说道。

    华二楼讶然,问道:“什么地方?”

    “夜影楼。”萧长生道。

    “妓院,萧长生进妓院,这绝对能让天下崇拜你的人,集体*。”华二楼道。

    萧长生似乎真的已经变了一个人,道:“没进过妓院的男人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如今我正当年少,若不去放纵一下心中郁结的情怀,难道还要等到年龄大了的时候,去做吃嫩草的怪叔叔?”

    华二楼就像看神一般,将萧长生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突然一拍额头,高呼一声:“完了,你小子顿悟了,有你这个年少多金、风流倜傥的萧大公子入行,从此花场多事了,郭淫贼饭碗也将不保。

    “*的采花神术能通鬼神,我岂能和他相比,你多虑了。”萧长生面容平淡,就好像在和华二楼交流*上的心得,又好像是两个淫贼在论道。

    “咻!”

    天空之上一辆庞大的白骨战车被九鬼拉引横空而过,然后登上了千丈高的望龙台,鬼声呼啸,白骨漫天,顿时让下方近百座水中望月亭中的各方少年齐齐仰目观天。

    白骨山的圣女已经登上望龙台了!

    “小师娘死而复生之后,修为竟然更进一步,如今怕是已经快要融合第八座灵宫了。”萧长生仰天而叹,心头很不是滋味,很显然他是被李小烟给打怕了。

    “咻!”

    一座魔云战台如同一片黑云从天而降,一股迫人的威势压的修为低的人都喘不过气来,魔云战台之上,横空迈出一个全身被黑雾笼罩的冷酷女子,她煞气逼人、美艳无双,宛如一位来至冥界的冥后,她手中牵着一个金发小女孩,也登上了望龙台。

    魔煞岛的魔女也到了!

    “风嫦妃,居然后来居上融合了第八座灵宫,达到了《灵榜》第五,*这下有难了。”

    昨夜郭奕逆转仙路破境界,魔女居然派遣了池家三兄弟击杀郭奕,可见她对郭奕敌意比任何人都大,真是恨不得除了他而后快。

    “风嫦妃,不是和老大有**情嘛,你看她手中牵着的那个金发小女孩长的多像我老大?”华二楼自然希望多一位小侄女,此时是手舞足蹈。

    萧长生摇头道:“不可能,*怎么可能生出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女孩来,这绝对是说书先生的谣言。*采花神术通天下,但是风嫦妃却是传说中的石女,*的手段对她无效。”

    “咻!”

    说话间天幕之上,突然飞下一朵朵粉色的花瓣,这些花瓣宛如灵花飞洒,将整个夕阳河面都化为一片粉红世界,花瓣之中馨香迷人,让人闻了一口便浮想联翩,眼前就好像有万千个**的少女的水中沐浴一般,让在场所有的男修士瞬间**高涨,久久不歇。

    粉色的花瓣雨中,一个身材妖娆,皮肤*,穿着*的长发少女在高空之上穿行而过,人们仅仅看到了她的一丝残影,她就已经登上了望龙台。

    虽然仅仅只是一丝残影,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但是却更是让这些少年才俊们心痒难耐,就好像有十万只蚂蚁在心头爬动,脑海中浮想联翩,**足以焚身,这些人竟然在第一时间都想到的是如何得到这少女的身体,想到的是和她翻云覆雨的妙事。

    **之都的**也到了。

    华二楼双眼泛白,仰头倒地,口中直吐白沫,身上皮肤赤红,一丝丝青烟从毛孔中冒出,就好像真的被**焚身了一般。

    萧长生虽然不至于像华二楼那般的不堪,但是此时也是头发直立,双目吐火,恨不得现在就爬上望龙台,一睹**真容,然后将其推倒。

    “你们两个还是快守住本心,以灵破念!不然将自行燃烧身体之中的修为,**之都的《**灭神书》果然名不虚传。”白曦儿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顿时如同仙子讲道,仙钟鸣响,在两人的脑海之中流入一丝清明,顿时浇灭了两人身体之中正熊熊燃烧的灵力。

    只见亭下的清幽的水中荡着白曦儿白色的影子,却无人能看见她身在何处,就好像一抹来至仙界的投影,正如那水中月,镜中花。

    “多谢仙子救命之恩。”萧长生向着水中的影子一拜。

    华二楼狠声的向着望龙台上一哼,道:“**肯定是故意整我们的,别人都没事,就我们两着了道,若非仙子相救,今日岂不要命损在她手上?”

    “这种女人只有栽在男人的胯下之后,才知道男人是引诱不得的。”萧长生似乎真的是空虚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六章 *带来的**(第二章),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