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魔女、**都已经相继登上了望龙台,这些邪地的殿下是一个比一个绝艳,直是将九龙坞所有的男修士给*的哈喇子直流,但是这世间最痛苦之事莫过于有的看没得吃,很多人都想冲上望龙台一睹各位殿下的风姿,但是望龙台下有两位《灵榜》级高手守护,一般人根本不敢向上踏出一步,更何况上方还有一位《灵榜》第一的绝顶人物,何人还敢造次?

    就在这时一只淡雅的小舟在虚空之上飘飞,一个身穿九鸟彩衣的白发女子站在小舟之上穿行而过,她全身洁白的宛如没有任何杂质的璞玉,就好像连肌肤都是透明的一般,只是她脸上带着一张森寒的冰雕面具,无人能看见她到底长的如何的倾城美艳,她身上宽大的九鸟彩衣也将她曼妙的身材遮蔽,但是尽管如此,她依旧成为了所有人谈论的焦点,给人了无限的神秘和幻想。【≮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苏娥也登上了望龙台!

    “大师娘也到了!”萧长生差点在水中观月亭中行起了长辈的大礼。

    “禽兽啊!禽兽!如此一个清雅如仙的女子,居然被那*给……哎!我要是有这样的未婚妻当是何等的美事,世道不昌,何时当是我华二楼的时代降临?”华二楼自然已经知道邪女已经成了郭奕的女人的事实,于是此时不免感叹了起来。

    苏娥的出场虽然平静如水,但是却得到了楚歌亲自迎接,没办法谁叫天邪峰势大,邪女又太过于强势,他楚歌纵是天下第一天才,也只能在邪女的面前低头。

    邪女降临之后,毒女也强势而来,她一出场望龙台下方的修士便倒了一地,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却晕死了过去,她这份无声无息的用毒功夫,顿时将一群男修士刚提起的**熄灭。

    虽然古话说的好,生命诚可贵,法器价更高,若为女人故,两者皆可抛。但是真的遇上这种毒蝎子,就算她美若天下,*了拥进你的怀里,保证你也得规规矩矩的才行,楚歌便是这样的例子。

    如今以有五位殿下登上了望龙台,只有幻女和夜女尚未有到,就在众人期盼的眼神当中,一个丑陋无比的女子出现在了望龙台下。

    这女子身穿一件红色的衣衫,身材曼妙的宛如一条水蛇妖姬,就身材而言竟比**还要胜过一筹,但是当看到她那一张脸之后,不少心存幻想的人都顿时吓得呕吐。

    她本是完美无暇的脸蛋,此时却迸裂出九道伤疤,这九道伤疤之上毒雾弥漫,尸虫涌动,脓水四溢,不少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直接吓晕了过去。

    “我靠,坑爹啊!这是谁家的怪物没有关好,居然跑出来吓人,真***晦气。”一座水中望月亭中传来一阵呕吐之后,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咒骂!

    那丑陋女子,双目含泪,却也不悔,并不在乎这些人如何看她。

    “我便是夜女红湘音。”那极其丑陋的女子发出苍老而沙哑的声音,那声音根本不属于一个少女所有,反而更像一个将死的老妪的声音。

    那两个看守望龙台的《灵榜》高手离红湘音最近,所以看得最是真切,也就呕心的最为了厉害,就算是他们已经拥有了《灵榜》级的修为也狂呕了一阵,才缓和了腹中的翻江倒海。

    其中一个长的虎背熊腰的《灵榜》高手将背上的灵剑抽出,冷哼一声:“夜女殿下冰清玉洁、美貌无双,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你的名字和她排在一起,简直就是对她的辱没。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再不滚蛋,休怪我不客气了。”

    “杀这种丑八怪,你也不嫌脏了你的剑?”另一个较为矮小的《灵榜》高手向着夜女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红湘音自知已经成了夜影楼的弃子,但她宁愿自毁容貌,也不愿嫁给楚歌,此次本就是来自取其辱,然后便自刎于望龙台上,这《灵榜》高手向她吐口水她也是不避,玷污了身上鲜红的艳纱,她也显得淡然。

    “说的没错,一个丑女而已,杀她的确玷污了我的爱剑。”那个《灵榜》高手将灵剑收了回来,也是向夜女吐了一口唾沫。

    “她的确是夜女,可惜那已经是从前的事了,现在她就是一个丑陋的贱婢。”就在这时夜空之上,一片巨大的红色的羽毛从天而降,一个*妖娆的少女从红羽中显现而出。

    这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样貌也算是国色天香,比之红湘音也仅仅逊色一筹,但是却是比红湘音更加的妖娆,她身上的穿着比之**都要暴露几分,仅仅只是用巴掌大的红羽将身上的三点遮蔽而已罢了。

    她一现身,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无论是她那*而紧致的身材,还是一个个挑情的动作,都将整个九龙坞的男修士给挑逗的**高涨。

    她身形款款,赤着一双雪白的双足,踏在虚空之上,脸上带着冷笑,一步步走到红湘音的面前,笑道:“红湘音,竟然敢不听从楼主的话,楼主大发雷霆,已经决定将你送到罪恶窝,交给那群关押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饥渴的囚徒,我相信也只有他们才会对你这丑陋的怪物感兴趣。”

    “罪恶窝!”红湘音浑身一颤,自然比谁都明白罪恶窝对一个女子来说绝对是人间炼狱,那里关押的都是古玄域修仙界最为出名的淫贼,这些淫贼有的已经上千年没碰过女人,可以想象一个无论多丑陋的女子被送往了那里,都将遭遇噩梦般的折磨,而且这些囚徒还不会让你轻易的死掉。

    “红湘音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十年前,你将我们战败成为夜女之时,何等的风光,连正眼都没看我一眼,如今你将送往罪恶窝,而我将接替你的位置,成为新一代的夜女,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在我面前哭一场,让我开心开心?,哈哈!”红湘羽银铃般的笑声,却说不出的阴寒,就像来至无尽的地狱的阴风。

    红湘音冷冷的一笑:“红湘羽,就凭你也想看到我哭的时候,真是天大的笑话。楼主对我有养育之恩,她的命令我不敢不从,但是生命却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上,就算是楼主亲至我去不了罪恶窝。”

    说着红湘音娇躯之中便飞出一把短剑,然后向着她雪白*的脖子刺去。

    “嘭!”

    红湘羽手中灵光一闪,顿时多了一个小巧精致的小酒壶,酒壶有着两只壶嘴,其中一只壶嘴之中突然生出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顿时将飞在半空之上的短剑吸进了壶中。

    “红湘音,楼主早就料到你会寻死,所以特地让我带来了法器双子古壶,要我必须将你活着送到罪恶窝,呵呵!你就认命吧!”红湘羽手持双子古壶,笑的摇风摆柳,纤细的腰肢,丰满的酥胸,都颤动不已。

    红湘音的灵器被双子古壶收走,却也并不慌乱,冷哼一声:“就算你拿了一件法器前来,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是吗!红湘音你太自傲了,不就是《灵榜》第九嘛!我也达到了《灵榜》第十一,加上法器,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红湘羽冷笑道。

    那两个看守望龙台的两名《灵榜》高手也看出了这是一场夜影楼的同门之争,他们有意讨好新一代的夜女,于是同声道:“我们两人也愿助新一代的夜女殿下,拿下这丑陋的怪物。”

    这两名《灵榜》高手实力也不低,其中一人更是排在《灵榜》第十三,这两人包抄过来之后,红湘音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压力,她觉得今日恐怕真的走不了了。

    “就算是死,我也决不愿去罪恶窝!”红湘音再次谋生死意。

    但是这三名《灵榜》高手会给她找个机会吗?

    红湘音自知无法从三名《灵榜》高手的围攻之下逃生,于是便伸出手掌,一掌拍向自己的心口,这一掌是那么的熟悉,当时在蓝洋府就用这一招威胁过郭奕,当时郭奕接受了她的威胁,还自称是一个傻子。

    红湘音在拍出一掌之时居然想到了当日的郭奕,她嘴角又浮现出一丝笑意,笑的是那么的坦然,是那么的美!

    “想死哪那么容易?”

    红湘羽将双子古壶调转方向,将另一方的壶嘴对着红湘音,手中急速的打出一连串手印,壶嘴之中顿时飞出一*黑色的烟雾,这片烟雾弥漫的速度奇快无比,不过瞬间便将红湘音给完全笼罩。

    红湘音本已经袭到心口的手掌,被黑雾牢牢缠住,一只隐藏在黑色烟雾之中的白骨一般的手爪,向着她的脖子扣去。

    “破!”

    红湘音身体化为一团红色的烟雾避过了那只白色的骨爪,但是她的身体刚化为红色的烟雾,顿时便惨叫一声,然后又显现出娇躯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身体颤抖不已,就好像遭受了某种非人的酷刑一般。

    “这……这不是法器的力量。”红湘音匍匐在地,全身一丝力气都没有,全身就像被一根根针在扎。

    红香羽冷笑一声,走过去一脚踏在红湘音的香肩之上,顿时将雪白的皮肤踏裂,流出满地鲜血,残忍的笑道:“这是楼主特地为你准备的无色无味的十段香,现在你就算想死也没有力气了,只能乖乖被被我送到罪恶窝被那群野兽般的家伙蹂躏,哈哈。

    呜咽之声,终于从红湘音这个从来都挂满微笑的女人身上发出,但是却得不到一个人的同情,就算有人看不惯,也不会为了一个丑女打抱不平,更不敢得罪夜影楼的楼主,这就是残酷的修仙界。

    “你本不该如此的,九龙坞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你何必还要多添一个。”

    一只小舟从夜幕之外的水面上飞驰而来,一个手拿着灵灯的俊朗少年正站在小舟之上,小舟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没人能看见他此时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只听到那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在对一个死人说话一般,寒透人心。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七章 郭奕到了(第三章)-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