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长的分外的清秀,头上还扎着一个小辫子,他也是穿着一身白衣,衣服的袖口之上还印着一条浅蓝色的龙纹。【≮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他速度奇快无边,脚下踩着一柄怪异的飞剑,不过一个闪身便从郭奕的身前闪过,然后伸出修长的五指向红香羽抓去,他手指之上长着宛如铁钩一般的指甲,就好像五条毒蛇在红湘羽的身上缠绕。

    “就凭你,也想抓我真是笑话。”红香羽将双子古壶拿出,就要用法器将这来袭的少年击退。

    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红香羽刚将双子古壶拿出,仅仅一眨眼,古壶就落到了那个小年的手中,那出手的速度之快,简直和郭奕的菩提三动不相上下,连离得最近的郭奕都感觉到一阵眼花。

    “好快的速度。”郭奕心头暗赞一声,被这少年的速度吓了一跳。

    那少年将双子古壶拿在手中把玩了片刻,便兴趣索然,然后直接将这件价值不菲的法器扔给了郭奕,笑道:“你送我一个人,我便还你一个壶,咱们算是两清了。”

    郭奕伸手一招便将双子古壶接到了手中,并没有细看,便摇了摇头,笑道:“不,不,红香羽不能被你带走,她乃是我们家湘音的仇人,我必须杀了她。”

    “诶!这句话就不对了红香羽杀不杀,你说了不算,那位说了才算。”那少年摇了摇头指向坐在一边的红湘音。

    郭奕也是向着红香音看了一眼,然后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笑道:“也对,这事还真的要问问我们家湘音的意见。”

    “咻!”

    红香羽听到郭奕和那白衣少年的对话之后,脸色微变,身体顿时化为一团红色的烟雾,就要偷偷潜行而去。这一招乃是夜影楼的绝学,乃是一种上乘的隐匿之术,就连灵识都很难将其发现。

    “想跑,我老七立志要取夜女做老婆,乖老婆,你在我面前是逃不掉的。”

    那个叫老七的少年,衣袖之中飞出一道黑色的晶光,一张细密的发着黑光的灵,顿时将整片空间都给覆盖。这张黑金天罗乃是一件下等法器级别的宝贝,能够将使用幻术和隐匿之术的人给拘拿出来,果不其然,这张黑金天罗刚扑散开,便将已经消失的红雾拘禁了出来。

    “收!”

    黑金天罗收拢而回,飞到了老七的面前的虚空之中,只见红香羽正被封在中苦苦的挣扎,但是却只是让越裹越紧。

    老七哈哈一笑,问道:“天医他老人家的徒弟媳妇,还请你高抬贵手,让我将红香羽带走,若是你不让我带走她,恐怕你就做不了天医的徒弟媳妇了,只能做我的媳妇了,我可是非夜女不娶!哈哈!”

    红湘音看了看郭奕一眼,又看了看被禁在中的狼狈不堪的红香羽,她本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此时却犹豫了。

    郭奕一手提着青铜灵灯,一手握着蓝色的玄火长刀,笑道:“没人敢威胁你,你若要她死,她今天便绝活不了,就算夜影楼主亲至,结果也一样。”

    郭奕这是在给红湘音底气,让她不要畏惧那个叫老七的少年。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角落中的亭台之中,也传来六个人不约而同的声音:“老七,哥哥们挺你,无论你看中了谁,不管是红香羽还是红香音,今晚上她就必须得和你入洞房,谁也拦不了你,就算天医亲至,结果也一样。”

    郭奕向着远处的水中亭台看了一眼,笑道:“你们说着话的时候可得三思啊!小心我先将这个老七给宰了,我看他怎么入洞房,哏哏!”

    “你也太狠了吧!我们兄弟有没招惹你,还特地将你引来此地,让你英雄救美,一个红香羽根本不值得你这位现在修仙界最大的人物和我们为敌吧?”

    郭奕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正是当日在登龙阁外两个少年中的一个,看来真的如他猜想的一般,他们果然是天下第一神秘家族的七怪少爷。

    很显然这七怪已经知道郭奕现在腰上悬着一百零八道掌教圣令,所以并不敢轻易和郭奕为敌,刚才他们这般提醒郭奕,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告诉郭奕,若是你不答应老七带走红香羽,他们就要将你成了正道小圣主的消息说出来。

    “这七个*。”郭奕心头咒骂了一句。

    红香音也是冰雪聪明,自然看出了当下微妙的局势,她也知道七怪乃是来拆楚歌的台,郭奕也是来拆楚歌的台,这两者现在却较起了劲,最乐意看到这种情况的人自然是楚歌。

    她不希望郭奕和七怪斗的两败俱伤,于是出言道:“我可以让你带走她!”

    老七正处在郭奕的玄火刀近距离的威胁下,动也不敢动一下,此时听到红湘音的话,顿时一喜,问道:“真的,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可不要委屈自己,红香羽那般对你,万死都不为过。”郭奕关怀的说道。

    红香音心头一暖,心头什么恨意都没有了,将郭奕披在她身上的衣服紧紧的扯了扯,丑陋的脸上笑道:“若不是她,我又怎么会遇上你,我该感谢她才对。”

    郭奕心头暗呼一声不妙,他本以为红香音这种女人是绝对不会对男人动情的,就算她以前和郭奕那般的亲密,但是郭奕却看得出来她眼中依旧是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在看他,当时他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但是谁能料到一个绝对不会对男人动情的女人,居然会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的男人动情,这是郭奕始料未及的,他也只能希望自己刚才所听到的都是幻觉。

    “既然你都这般说了,那今日便放她一马便是。”郭奕手中的五米长的蓝色玄火长刀瞬间从手上消失,然后对老七笑道:“小屁孩,红香羽的确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给别人的女人,你也要娶她做老婆?”

    老七手中浮出一片灵光,将那张装着红香羽的黑金天罗给托在手中,对着郭奕笑道:“这世上能取到处子之身的老婆谈何容易,若是每个男人都这般的想,这世上岂不是有九层的男人都要打光棍,还有那一层的男人取到的都是关了灯才能洞房的老婆。其实我也不知这是女人的可悲,还是男人的可悲,反正想要取好看的老婆,就要有已经被人带了绿帽子的心理准备。”

    郭奕双手一拍,然后笑道:“你说的很对啊!大世便是如此,好女人难寻,好男人更难寻,看来这娶老婆还得从娃娃抓起。”郭奕向着高高的望龙台上看了一眼,然后提着嗓门,故意想要苏娥听到,继续道:“这世道还是指腹为婚来的痛快,有了未婚夫,这女人哪还敢轻易的**给别人,不怕被未婚夫抽两巴掌啊?”

    水中望月亭中的华二楼顿时失声笑了出来,心道:“老大这是在犯贱啊!若此地无人,苏娥嫂子肯定会飞下来先抽他两大嘴巴!”

    “啪!”

    望龙台之上,一声清脆的响声,一头白色长发的苏娥将一只酒杯直接给捏碎,嘴中冷哼一声,心道这么嚣张,待会再收拾你,我们看到底谁抽谁。

    坐在一边的圣女,听到下方郭奕的话之后,又看到了苏娥的失态,顿时也是冷冷的一笑,大有情敌见面的硝烟味。

    下方,老七抱着红香羽本已经打算离去,但是刚飞到水面之上却又折返了回来,笑着道:“听说天下第一智者千叶先生和天下第一美人邪女殿下,明日将要在圣门之巅,进行一场巅峰智斗,只有十人能登上圣门观战,不知你手上的智令可能给我一枚?”

    生意来了!

    郭奕缓缓的将双子古壶收进了储物灵宫,然后看向他,笑道:“错了,错了。”

    “哪里错了,难道智令没在你手上?”老七道。

    郭奕摇了摇头道:“谁告诉你邪女是天下第一美人了,她别说给古玄域的三大美人相比,就是我们家湘音,她都是比不上的,你没看见她成天都带着一张冰雕面具嘛,其实就是因为没脸见人,我悄悄告诉你,她其实长着黑脸盘,大板牙,眼角上还有一颗拳头那么大的黑痣,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还长着一大串络腮胡子,保证让你看了一眼,就会少活三年。”

    “轰!”

    望龙台上突然一道天光直冲夜幕,宛如一道神雷炸响,将整个地面都震的颤抖,夕阳河上更是翻起滔天的骇浪。

    “老大这是在存心找死不成?”华二楼感觉到望龙台上让人恐惧的怒气。

    老七被郭奕这般一说,顿时有些把不准,道:“可是二哥一直都说邪女乃是天下第一美人,仅仅是她的那一双手,就比天下最美的女人都要美上十倍,他可是立誓飞邪女不娶。”

    “你二哥真这么说了?”郭奕顿时心中一紧,冲上前去就将老七给提来起来,在空气中使劲的摇晃。

    “真……说了。”老七结巴的道。

    “你二哥看她手了?”郭奕将老七晃的更厉害,差点将他给甩飞了出去。

    “这个肯定看过!”老七斩金截铁的说道。

    郭奕直接将老七一把狠狠的扔了出去,然后冷啐道:“去叫你二哥将他的眼睛给我送过来,看什么不好,他非要看别人姑娘的手,简直太不可理喻了。”

    “有没有搞错,不可理喻的是你好不好。”老七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然后只听到咚的一声,便已经掉进了冰冷的夕阳河中。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章 老七,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