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光盈盈的大河之上,漂浮着无数灵光斑驳的灵灯,将漆黑的河水照的分外的闪耀,就好像那天上横空而过的灵河。【≮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一只普通的小舟如同一只离弦的箭,破水而行,呼啸的破风声,就好像一群巨兽在咆哮,刺痛无数人的耳膜。

    小舟之上一个身穿蓝青色衣衫的少年,手拿着一盏青铜打造的灵灯,身上爆发出无尽的杀气,浓郁的杀气根本就不掩饰,在小舟的前方凝结成一道血色的杀剑,这无边的杀气,顿时让整个九龙坞的温度都瞬间降了下来。

    “好厉害的少年,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绝顶强者?”萧长生被这股杀气冻得衣衫都结了一层白霜,内心深处莫名的为之一颤,很显然它并没有将错骨移穴之后的郭奕给认出来。

    就连望龙台上的楚歌和五位邪地的殿下,都被郭奕的杀气惊动,皆是散出灵识,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一位绝顶天才到了?

    “如此气势,堪比《灵榜》前五,难道是那位《灵榜》第四的北溟皇子?”魔女如今已经达到了《灵榜》第五,准确的判断出了郭奕战力的高度。

    苏娥莲步轻移,玉葱手指在衣袖之间掐出一点点灵光,片刻之后顿时便推算出了结果,心头顿时一叹:“居然是你,看来这望龙台是要多事了!你是为我而来的吗?”

    苏娥被郭奕强行占有了身子,心中对郭奕有恨,也有一丝隐隐的爱,但是却都被她藏的很深,因为她知道爱一个人和恨一个人都很痛苦。就好像现在,她心中明明和别的女子一般,希望郭奕乃是因为她而前来望龙楼,最好因为吃醋和楚歌打一架,这就是“爱”。

    但是若真的和郭奕面对上,她又不得不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固执,然后提着剑将郭奕追杀个几百万里,就算如此也不能解了她心头的恨。

    望龙台上的六人心思各异,望龙台下,郭奕却是已经靠了岸!

    他一步一顿,双目宛如两颗寒星,紧紧的盯着被红香羽踏在脚下的红湘音,一双拳头捏得嘀下血液。

    “你是何人?”红香羽警惕的问道。

    郭奕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对她构成威胁,但是她并不认为郭奕是前来相救红湘音,毕竟红湘音现在这幅样子,谁看了也会敬而远之,即使是要好的朋友。

    红湘音勉强的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陌生的面孔,然后便有将双目闭上,她似乎已经认命。再如何强势的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当这种脆弱崩溃,便是认命的时候。

    “好人。”郭奕随口的答道。

    红湘音道:“好人也分很多种?你又是哪一种?”

    “英雄救美的好人,我最爱做。”郭奕将目光在红湘音丑陋的脸上停留了很久,他的心脏就好像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差点将心都给捏碎,痛的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郭奕此时已经走到了红湘音的面前,然后伸出一只手将她蓬乱的秀发给理顺,轻轻的抚摸着她那一张狰狞的脸,长长的一声叹息:“我来迟了,你本该相信我的,为何要这般自残?”

    “你到底是何人?”红湘音沙哑苍老的声音虚弱的道。

    郭奕将她破碎的香肩给包扎好,然后缓缓的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只手将她身上的尘土拍去,笑道:“我,我是一个仰慕你风采的爱慕者。”

    郭奕将她放到一块雪玉大石之上坐好,然后将身上的蓝青色衣衫脱了下来,搭到了她已经破碎的红衣之上。

    “我现在只是一个丑陋的怪物而已,根本不值得你爱慕,你爱慕的那一个人已经死了。”红湘音双眼露出几点晶莹,差点感动的哭了出来。

    红湘音心中一直认为,一个女人在她年轻貌美的时候,任何一个男子无论对她再好,都只是爱她的身体而已,就好像她对郭奕虽然有一些情愫,但是却从来都没真正动过情。但是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却在她最丑陋之时挺身而出,顿时将她本就已经脆弱的心给感动,当然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并不嫌弃她丑陋的人就是郭奕。

    郭奕将她冰冷的手用他厚实的手掌握在手心暖着,笑道:“你就在我面前,怎么会死了呢?”

    红湘音顿时露出女子的羞涩,她害怕被郭奕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将头撇想一边,死死的摇了摇头:“不,我现在根本不配,不配……”

    “不配,我也得让你配一回,相信我,别再寻死觅活了,这个游戏玩一次都已经嫌多,以后再也不要玩了,一点也不好玩。”郭奕伸出手指,将她脸颊上的眼泪抹去,然后对着她点头一笑。

    望龙台上,苏娥五指紧扣,心口也是一阵酸痛,心头骂道:“郭淫贼就是郭淫贼,待会我非要将你给*了,我看你还怎么拈花惹草。我苏娥的男人,便决不能再将另一个女人抱在怀里,这些温柔的情话,连我都没听过,她凭什么可以……我都在想些什么?冷静,冷静!”

    “真是一个瞎子,难道你看不到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奇丑无比的丑八怪了吗?”红香羽买弄着她*的腰肢,挺着丰满雪白的胸脯,笑道:“红湘音不行了,若是你成为我的追随者,说不定有机会成为我闺帷中的一员。”

    红香羽看出了郭奕的实力,想要将他拉拢!

    红湘音听了红香羽的话,顿时紧张的握住郭奕的手,就好像很怕失去这双能给她带来温暖的手掌。

    郭奕缓缓抽出手掌,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香肩,笑道:“我这就去将这*的首级取下来给你,然后再将你的容貌给医治好,你又会变成原来那个挂满邪邪的微笑的夜女殿下。”

    郭奕站起身,然后向着不远处的红香羽的全身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笑道:“果然有些本钱,但是和我们家湘音比起来,你就差的太远了,她一根头发都比你金贵百倍。”

    红香音在一旁听着郭奕的夸赞,心头顿时感到一阵美滋滋的,暗骂道:“这冤家,才第一次和人家见面,就这般亲昵的称呼人家,也不嫌臊的慌!”

    红香羽一直被红湘音压着一头,此时听了郭奕的话,更是怒不可及,哼道:“阁下这是要做出头鸟?”

    “这不明摆着嘛!”郭奕手中拿出一个青色的瓶子,这瓶子之中装着毒药,乃是青牛交给郭奕的。

    郭奕要用天医传人这个身份前来招摇撞骗,那么就必须得有一身相配备的行头,在走的时候,青牛便给了他一大堆瓶瓶罐罐,有让人求生不能就死不得的毒药,要有生死人活白骨的灵药,反正很大一堆,郭奕都一股脑的扔进了储物灵宫,还好这些瓶子上都有标注,不然郭奕这天医的传人很可能就会将灵药给拿成毒药。

    红香羽没想到郭奕这般的嚣张,冷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得罪的是什么人?”

    “不就是夜影楼嘛!还有那个什么鸟楼主,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等有时间我定然会前往黑暗王城,好好和她计较一番。”郭奕一副大无畏的样子,就好像丝毫不将七大邪地之一的夜影楼放在眼里,嚣张到不可一世。

    郭奕强硬的态度不仅将红香羽给惊住,更是让窥视此处的各方势力的少年才俊都开始纷纷猜测,有人道:“这少年修为深不可测,而且连夜影楼都无所畏惧,恐怕乃是三大圣地的传承弟子。”

    “我看这少年正气之中带着邪异,很可能乃是邪道第一势力天邪峰的人,所以才敢无惧夜影楼。”有人这般猜道。

    近百座水中望月亭中猜测之声频频响起,但是唯有华二楼目光闪烁,盯着郭奕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似乎猜测到了一些什么,心头叫道:“不会是老大吧!这阴险的眼神天下很难看到第二双了。”

    “肯定是他,以老大和红湘音的交情,她遇到这种事,他不可能不来。”华二楼双手一拍,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萧长生鄙视了眼前这个死胖子一眼,道:“你笑毛啊?我怎么觉得你这死胖子在幸灾乐祸!”

    “待会你就知道了,看着吧!待会有的是好戏看。”华二楼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道。

    红香羽虽然被郭奕的口气给震慑,但是她也是一个有魄力的女人,道:“竟敢对楼主不敬,就算你修为绝顶,今日也必定要命损于此。”

    红香羽自知不是郭奕的对手,于是手中顿时打出一道灵诀,然后向着夜幕之中叫道:“两位楼主*显身一见,将这不敬楼主的混账东西击杀。”

    七大邪地的殿下都有法主级人物在身边互道,红香羽便是想要将这两名法主唤出,然后将郭奕收拾。

    “叫人!哈哈!我也会叫人啊!”

    郭奕也是向着夜空之中大喊一声:“躲在暗处的家伙给本圣……本少爷听着,去将夜影楼的两个法主给*掉,这种小事应该不用我出某令吧?”

    夜空之中顿时响起无数破风之声,不知多少名正道的法主听到了郭奕的命令,化为漫天的神光,无数道恐怖的法决同时向着夜幕之中想要逃窜的两个黑点攻击而起,不过瞬间就将夜影楼的两名法主给击杀,化为两堆劫灰。

    “效率果然不错。”郭奕对已经被吓得目瞪口呆的红香羽点头一笑。

    一句话调动数十名法主,不仅红香羽,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得浑身一哆嗦,就连望龙台上的楚歌都感到一股窒息的感觉。

    ……

    今天就四章吧!来不起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句话调动数十名法主,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