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绝崖之上满是黑石,被青色的藤蔓覆盖,崖下雾气浩荡,水声如潮,郭奕的身体很快便消失在了黑雾之间。【≮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

    “咻,咻!”

    剑一心和两位皇叔落到绝崖边上,向着崖下看去,哪还有郭奕的影子,崖上只剩下剑一气已经冰凉的尸身,头颅和身体相隔着老远。

    剑一心看着剑一气死不瞑目的干瘪的头颅,头顶之上顿时冒起三丈高的火焰,一声怒吼将一段崖壁都给震塌,“郭奕小贼,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杀!”

    剑一心恼羞成怒,一脚将数数里的绝崖都给震塌,然后化为一条咆哮的蛟龙,向着崖下追去。

    绝崖之上,两名皇叔看了看已经死透的剑一气,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也跟着剑一心向着绝崖之下追去。

    所有人走后,崖边又荡出一道水幕,一只青色的小舟从虚空之门中飞出,小舟之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第二个了,不可一世的三大剑道宗师现在已经死了两个,这一战若是传出去,郭奕的名字定然能够让那些修仙界的老一辈人物都颤抖。”

    “还早着呢,三大剑宗之中最厉害的乃是剑一心,这老家伙*了五千多年,就算被风霜子击伤,现在也相当于法主第二河的修为,郭奕本身的实力比第一河的法主还要差上一丝,斩杀了剑一气和剑一意之后,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以他现在的情况,能够在剑一心的手上逃生都难,根本没有一丝机会将剑一心反杀,更何况还有两名皇叔出手,他想要活命,还需要我们出手才行。”

    “此话恐怕说的有些早,我们跟上去看看吧。”

    青色的小舟之中飞出一缕青色的烟雾,将剑一气的头颅包裹在烟雾之中,然后整个小舟再次没入虚空之门中,在绝崖之上消失。

    “咻!”

    就在虚空之门消失之后,一个全身被鬼火覆盖的鬼影突然出现在剑一心的无头尸身面前,他从地面之上抓起一把泥土在鼻头前嗅了嗅,然后咯咯的笑道:“这天邪峰做事果然邪异,让人琢磨不透,苏星河那老鬼就已经够邪乎了,这小邪女更是邪乎,连我都猜不透她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这鬼影话音落下之时,虚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琴声!

    天幕之上一道虚空之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穿青色衣衫的女子从虚空之门中走出,她手中抱着一把古琴,容颜被一团惨绿色的火焰遮蔽,她伸手一招将剑一气的尸体收到了手心。

    那一团被鬼火覆盖的鬼影,见到这青衣女子之后,连忙跪身一拜:“尸河拜见凤雏尊者,不知尊者将剑一气的尸身收去有何用?”

    “三大剑宗得罪了魔鬼大人,你不觉得让他们这般死去,便宜了他们吗?魔鬼大人打算将他们的灵魂复活,然后囚禁到九幽之地,遭受十八层地狱刑法之苦,让九幽之火焚烧他们的灵魂,直到灵魂崩溃而死,这就是得罪魔鬼大人的下场。”那个抱着古琴的青衣女子说道。

    尸河鬼王身上的鬼火轻轻的一颤,鬼心被狠狠的一震,道:“魔鬼大人修为通天,三大剑宗胆子实在太大,要不要我亲自出手将剑一心击杀,将他的灵魂抽出来交给尊者?”

    “不用,做好你的本分便是,你的任务便是保护好那少年的安全,他的命比剑一心的命珍贵一万倍,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魔鬼大人也绝对不活让你活,你的下场将比三大剑宗更加的悲惨。”青衣女子淡淡的说道,说完之后便又消失在了虚空之门之中。

    “属下竭尽全力,定当保他安全。”尸河鬼王对着虚空一拜,然后也跳下绝崖,向着峡谷之底急速飞去。

    绝崖之下是一条万丈深渊一般的峡谷,谷中满是数十米高的冒着火焰的巨石,这些巨石奇形怪状,宛如一只只灵异的火焰怪兽,时不时还能听到巨石之中传来古兽的嗷叫。

    郭奕率先到达绝崖之底,身上被一层玄火铠甲覆盖,然后落在了一方人形的巨石之上,眼前是一片火焰的海洋,每一块巨石都好像一颗带着火焰的陨石,高温将空气都烧的扭曲。巨石之间还有火红色的岩浆流动,岩浆之中有一只只神奇的火焰古兽游动,不是还浮出岩浆喷出一串炽热的火焰。

    “好厉害的音波攻击,居然震碎了我身上九块骨头,这一面大鼓恐怕乃是一件上品的法器,必须将之摧毁。”郭奕连咳了两声,咳出了两口鲜血,流进岩浆之中。

    那岩浆之中的怪异火兽闻到血腥的气味,顿时狂躁了起来,纷纷飞出岩浆,然后口中吐出*的火焰,对着郭奕发起了攻击。

    “没时间和你们玩。”郭奕身体化为一连串的惊雷,咻然飞出,沿着谷底向着前方急速飞去。

    “嗷!”

    就在这时,上方一条千米长的金色蛟龙追飞下来,龙尾在崖壁之上一甩,将一方巨石给撞落,巨石被龙尾一撞,顿时便向着郭奕飞去。

    郭奕灵识探测到身后飞来的巨石,于是将手一伸,将地面之上一块三十米高的带着火焰的巨石提了起来,然后向着身后砸去。

    “轰!”

    两块巨石同时碎裂,化为满地的尘嚣,一块块火焰碎石在峡谷之中四处的抛飞。金色的蛟龙伸出两只巨大的龙爪,将峡谷之底的无数火焰巨石给掀飞,宛如一片火雨,向着前方飞去,岩浆之中的火焰古兽都被龙爪给震死了一片。

    “这剑一心果然厉害。”

    郭奕被剑一心越追越近,两人相距已经不到百米,郭奕根本不敢停下来还击,只要他稍微一停,就会被剑一心给追上,到时就将迎来他更加恐怖的攻击,所以郭奕只能够硬抗这一波石雨。

    “葬天古字。”

    郭奕将三千六百八十个葬天古字化为一面由字迹排列而成的金色盾牌,悬浮在头顶的上方,将剑一心打出的石雨给挡住。

    “嗷!”

    金色的蛟龙的口中吐出一条仙河,这条仙河之上杀机四伏,将数千里长的峡谷给包裹,直接将百米开外的郭奕淹没在了仙河之中。

    仙河和灵宫一样,都是修仙者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从身体之中得到的至宝,不仅能够助人修仙,更加能够当成一种杀伐的神通,仙河一出,灵者必杀,这乃是法主对战灵者的优势所在,当日魔渡客便利用这一招,将郭奕逼退。

    “我有葬天剑在手,就算是法主的仙河也奈何不了我。”郭奕强行扭转身体,一手指天,巴掌长的葬天剑顿时化为万丈高,一剑便将剑一心的仙河给斩成了两段,一时间灵气消散,仙河之中的元气流失了近一半。

    剑一心大骇,惊怒道:“这是什么宝物?仙河乃是介于真实与虚无之间的物质,它为何能够将仙河斩断?”

    剑一心被葬天剑的威势震惊,一时之间竟然不敢轻举妄动,他的心智和修为都远远的超过剑一气和剑一意,他自然不想阴沟里翻了船,决定等两位皇叔来了之后,一起将郭奕给收拾了。

    郭奕朗声笑道:“这乃是你爷爷的宝贝,不仅能够斩断你的仙河,更是要取你的头颅。”

    “小子狂妄,看我暮鼓晨钟,平地一声雷!”

    就在这一刹那的时间里,两名皇叔已经追了上来,断臂皇叔最先杀到,他脚下的青铜巨鼓咻然飞出,巨大的法鼓生出一圈幻影,百米大的巨鼓更是长了一圈,他双臂之上亮起一圈圈金光,飞身而起,双手举锤,一锤轰在了青铜巨鼓之上。

    “平地一声雷。”

    “轰!”

    只听见绝崖之下传来一声雷鸣,青铜巨鼓之中的音波顿时化为无数的暮鼓晨钟,在谷底四射,完全千军万马一般同时向着郭奕飞去。

    这一击乃是这位皇叔的全力一击,巨大的声势将绝崖震得连连垮塌,巨石在空气之中抛飞,岩浆从地底喷射而出,整个世界都好像进入世界末日了一般。

    “呼!”

    这些暮鼓晨钟破坏力极强,就连坚硬的岩石被轻轻的擦上,都瞬间化为石灰,郭奕脸色微变,身体化为一连串闪电,向着绝崖的前方飞去,但是速度依旧慢了半拍。

    暮鼓晨钟已经装在了葬天古字所化的金色盾牌之上,差点便将古字震散,郭奕浑身都是一震,就好像被一座大山砸中了一般,身下的步法也随之一缓。但是还没有完,刚才只是被一座暮鼓撞击上了而已,空气之中还有更多的钟影和鼓影飞来,威力没有一个比刚才的那一击弱。

    郭奕被打的措手不及,然后从天落下。

    “轰隆隆!”

    一连串的轰鸣声在绝谷之中响起,方圆千里之内的绝崖全部垮塌,烟尘滚滚,黑雾弥漫,岩浆喷射,绝崖被填成了平地,就连万年古木都倒塌了一片,郭奕更是被埋在了绝崖之底,数千米的土层之下。

    “哈哈,此子必死无疑,我这一招出其不意之下可以将法主第二河的修士给重伤,一个小小的郭奕必死无疑。”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九章 凤雏尊者和尸河鬼王,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