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站在云层之间,看着身下的千里废墟,皆是松了一口气,觉得郭奕必死无疑。【≮衍墨轩无弹窗广告≯】

    剑一心将龙渊剑给收了起来,冷哼了一声:“此子阴险歹毒,让他这般死去,真是便宜了他,我这就去将他的尸体给抛出来,鞭尸三日。”

    剑一心刚一动身,却被那名站在青铜巨鼓之上的断臂皇叔给拦了下来,他笑道:“一心剑宗,你有重伤在身,还是尽量恢复伤势才是正事,这种小事,小弟当可代劳。”

    剑一心自然不认为这位皇叔乃是好心帮他,他知道对方乃是想要将郭奕的尸体寻出,然后到上面去请功,这点心思他瞬间便已经明了,但是此时中州灵国有两名皇叔在场,而剑一气和剑一意都被郭奕击杀,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倒也不好和他相争,于是便面带笑容的道谢了一声,然后便闭目疗伤了起来。

    断臂皇叔见剑一心这般的识时务,心头顿时一笑,心道:“斩杀郭奕,这可是大功劳,我志在必得。”

    他驾驭着青铜巨鼓,刚飞到垮塌的绝崖之上,还没有进入土层,下方的土层之中便伸出一只火焰闪烁的手掌,一把将他给拖进了土层之中。

    “不好,郭奕小贼还没死,剑一心随我前去救我三哥。”独眼皇叔见郭奕居然将断臂皇叔给拖进了土层,于是连忙跟着冲了进去,想要前去将断臂皇叔给救出来。

    剑一心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身体动也不动,冷笑道:“一个狂妄自大,一个没头没脑,这泥层可是郭奕的地盘,就这么冲进去和找死没有两样,老夫才没有那么笨,等你们斗的两败俱伤之后,我再出手将你们都给击杀,到时斩杀郭奕的功劳便是我一个人的了。”

    剑一心比谁都清楚,在泥层之中的凶险,郭奕的身体之中藏有死亡之气,可以斩断灵识,两位皇叔根本找不到他的位置,可以说一旦进入了泥层,两位皇叔的所有优势有将消失,只能被动的挨打。

    剑一心本想借两位皇叔的手消磨郭奕的灵力,但是他还是小看了郭奕在泥层之中的优势,不出半晌,泥层之中便飞出一面被葬天剑洞破的青铜巨鼓,又过来一会儿,两截被斩断的金色的法杖给飞了出来。

    “轰!”

    “轰!”

    两声巨响在地底传来,接着便看到大地之上溢出一丝丝的血液,两具死尸从地面之上甩飞了出来,两位曾经位高权重的皇叔的眉心分别被刺穿,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液从眉心之中泉涌一般的流出。

    剑一心看着两具蓬头垢面的死尸,心头也是微微的颤,他本以为两位皇叔再不济也能和郭奕在泥层之中战成平手,但是他没料到,两位皇叔居然死的这么的快。

    五名法主围杀郭奕,如今已经有四名法主战死,只剩下剑一心一人,这样的战绩已经足以将老一辈的高手震惊。

    郭奕杀了四名法主,气势正在节节的攀升,那一股战意,就算埋在土里,都冒出一道战光直冲九天青冥。

    剑一心显得无比的平静,因为他还有一招杀手锏没有用出,他相信一旦用出这一招杀手锏,就算郭奕的战力逆了天,他也能将郭奕给*。

    他身上的红色衣衫随风而动,淡淡的看着下方平静的泥土,悠然的笑道:“郭奕,真是没想到,有一天的战力能够威胁到我的的生命,世人都说楚歌乃是天下第一的天才,但是我看不然,你郭奕才是天下第一的天才。”

    泥层之中没有一丝声音传出,就像一片死寂的土地。

    “哈哈,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害怕对不对?你害怕一旦开口,就会被我发现你的藏身所在,然后被我给击杀。”剑一心顿了顿,接着继续道:“你不说话,那么便表示我猜对了,你简直就是一只缩头的乌龟,我若出手,一招便能取你性命。”

    地面之上毫无生气,没有一丝的生命的波动,剑一心皱了皱眉头,心头带着一丝疑惑,难道此子刚才在和两位皇叔的大战之中伤了元气,不敢和我一战,此时已经逃遁?不,他既然敢闯三海盟,便代表着他今夜志在取我三人的性命,剑一气和剑一意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最好的杀我的机会,今天他若是不杀我,等我伤势略有好转,他就再也杀不了我了,他肯定还在此地。

    剑一心不敢轻易的靠近地面,怕被郭奕偷袭,他觉得郭奕并没有离开,还藏在地面之下。

    “郭奕,我知道你还藏在地底,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我就站在这里,随便你出手,可是你连对我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你难道忘了在南岭之时,是谁将你钉死?是我,哈哈!”

    “哼,一年前你本就该死在神灵目地,却被苦难的化身舍利给救活,不过是老天让你多活一年罢了,今日你照样得死在我的手中。”

    剑一心想要将郭奕激出来,但是无论他如何说,地面之上却没有半分声响,就好像郭奕真的已经离开了一般。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一天,两天,三天……直到半个月之后,地面之下依旧没有一点声息,对于修仙者来说半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剑一心却急了,这半个月来他时刻提防着郭奕的偷袭,根本不能安心养伤,如今伤势更加恶化,于是他决定不和郭奕打这场持久战,主动将郭奕给逼出来。

    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动静,对于别人来说肯定以为郭奕就遁走,但是剑一心却坚信郭奕还在此地。

    “小子,是你要逼我出绝招,那老夫可就不客气了,那就让你尝一尝盗天神梭的厉害。”

    剑一心五指向着仙门之中探去,顿时将一只小巧的神梭给取了出来,这只神梭只有人的指头长短,但是却刻慢了密密麻麻的古文,神梭的周围有三十座阵纹环绕,就好像三十个金色的光环套在神梭之上,

    这只神梭之中封印着一条真龙的精魂,速度快如流星,速度比之鲲鱼还要快,只要灵力充足,一日可以跨越三十三亿里,但是以剑一心现在的修为还远远无法展现出盗天神梭最为极致的速度,一日三亿里就是极限。

    “既然你躲在地底不出来,那老夫就将你刺成肉末。”

    剑一心将盗天神梭化为一根柱子般粗细,然后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向着地面穿行而去,盗天神梭的速度极快,不出半个时辰就能将方圆千里的土地给翻转一遍,要是郭奕真的还藏身在泥层之中,盗天神梭就能将他刺成千疮百孔。

    剑一心这一招不可谓不歹毒,郭奕若是不盾出地面,就将被活活的刺死在地底。

    “轰!”

    就在这时地面之下,传来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剧烈的一震,就好像天地都要翻转过来了一般,接着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怎么回事?盗天神梭回来。”剑一心突然发现他和盗天神梭之间的联系消失了,就连他的灵识都失去了对盗天神梭的感应。

    剑一心急的满头是汗,要知道盗天神梭可是中州皇室集合了十二名法主级高手,运用了上百种稀世材料,甚至还封印了一条真龙的精魂,才炼制成现在的半成品。盗天神梭乃是一位大人物亲自主持炼制,有着巨大的功用,若是在他手上遗失,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这一次剑一心是真的急上了眼,哪还顾忌其它,他身体化为一柄巨大的龙渊剑,便向着泥层之中飞去,郭奕可以不杀,但是盗天神梭必须得寻回。

    “老家伙总算是下来了。”郭奕并没有隐藏在泥层之中,而是藏在断臂皇叔的青铜巨鼓之中,巨鼓被葬天剑给洞破,郭奕便趁着这个机会在鼓中恢复元气,此时间剑一心向着泥层中钻去,郭奕哪肯放过这个好机会,决定出其不意的给他来一招致命的一击。

    “该结束了,葬天剑,这一次必取这老狗的性命。”

    剑一心所化的龙渊剑刚接触到地面,就在这时侧面的位置,突然发出一道细小的金光,直取剑心。

    葬天剑一剑将巨大的龙渊剑洞穿,剑一心的真身顿时显现了出来,只见胸口位置一道血泉不断的涌出大量的鲜血,郭奕岂肯给他缓气的机会,身上所有的法器一口气全部打出,双子古壶,玄黄剑,玄地剑,葬天剑,葬天古字,太极仙印,就连黑白灵草都从阴阳古井之中冲出,势要将剑一心给擒杀。

    “轰隆隆!”

    一连串的轰鸣声同时响起,还没能剑一心做出反应,数件法器便同时砸在了剑一心的头上,郭奕将身体之中的九座灵宫也给祭了出来,一股脑的向剑一心砸去。

    “妈的,你个老货,装逼了半个月,现在轮到小爷我动手了,你怎么就不动了?”郭奕一手轮着一柄法剑,就像好像一个屠夫,使出了乱披风的刀法在砍肉一般,一股脑的招待到了剑一心的身上。

    “你知道吗?我本来是不想这般杀你的,谁他妈叫你足足骂了小爷半个月,半个月啊,亲娘啊!你个老棒子天天换新样,还没有一句是重复的,将我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我多砍你几剑,应该不为过吧?”

    剑一心死的很悲惨,一点也不悲壮,被郭奕给砍成了不知多少节,但是有一点值得让人思索,郭奕藏在青铜巨鼓之中,盗天神梭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那么这件至宝又被何人给收走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章 剑一心死的不悲壮,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