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个月后,北荒。《》 .

    帝皇之都为北荒第一大古都,为整个北荒的中心,占地方圆数百亿里。

    一座古城的大小,堪比一座大世界。

    帝皇之都九千万里外有一座天霜古城,乃是帝皇之都的四大接引城池之一,也是离帝皇之都最近跌得城池。

    要去帝皇之都,就必须要走天霜古城过。

    虽然已经是八月天,但是天上的太阳依旧凶狠毒辣,能够将人身上的皮都给晒掉一层。“秋老虎”很凶狠,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艳阳当空,空气显得异常的干燥,闷热得人满身是汗,就连大道旁的癞皮狗都张大了嘴巴,趴在地上,吐着长长的舌头,舌头上直冒热气。

    这样的天气,看来不久就要下一场大雨!

    风霜古城外的古树下,数位老僧正在乘凉,他们看上去仙风道骨,慈祥安然,身穿着长长的杏黄佛衫,胡子和眉毛都已经花白,笔直的垂下。

    但是他们却是席地而坐,一*坐在地上,丝毫都没有得道高人的样子,手摇着蒲扇,煮着一壶土罐老茶,正在谈论着什么。

    一个身穿青衫的俊朗神丰的年轻人,手中牵着一头流光水滑大青牛,从古道上行来,脸上带着笑容,挤到了几个老僧的中间,也是一*坐在了地上。

    他身后的大青牛也是跟着一*坐在了地上,硕大的牛*,才点将其中一个老僧给坐飞了。

    那几个老僧倒也是和善,只是对他点头一笑,以为只是一个过路的放牛娃,并不怎么理会他,然后便开始继续高谈阔论。

    其中一个眉毛足有三寸长的老僧道:“八月十五,月圆中天。帝皇之巅,乾坤一战。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然又要发生帝战,而且挑战的人竟然还是北荒大帝,看来这人来头不小啊!”

    “谁说不是,如今整个北荒修仙界都沸腾了,三千古道场和五大圣教都已经有大批的高手赶到帝皇之都,这其中的道道简直是路人皆知。北荒大帝的神话若是倒下,北荒天朝或许都要从此灰飞烟灭。”

    另一位穿着烂草鞋的老僧摇了摇头,肃然的道:“北荒天朝的底蕴不可小视,北荒大帝就算不幸落败,天朝亦有三尊圣人镇守,除非是五大圣教的教主齐至才有一丝可能撼动天朝的威严。更何况北荒大帝惊艳当世,在八荒五帝之中排名第二,在这下七荒几乎无敌,谁能打破他的神话?”

    又一位老僧持不同的态度,道:“如今的帝皇之都不仅聚集了北荒的各路强者,就连其它几荒的隐世大人物都已经悄然赶来,隐匿的身迹,说不定就藏在帝皇之都的周围,一旦有大变发生,这些人说不准也会发难。”

    “不管怎么说这一场帝战的影响实在太大,不仅是帝皇之都如今是暗潮汹涌,就连这风霜古城都被波及,听说昨晚城中发生了一件怪事……”那老僧突然压低了声音,眼睛微微的向旁边的青衣年轻人看了看,却是看见这年轻人依旧痴痴的一笑,显得颇为的呆傻,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世面一般。

    那老僧顿了顿,然后才又道:“听说昨晚子时,整座风霜古城都突然变成了鬼城,里面数亿修士突然之间消失无踪,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这些修士又全部都出现在了城中,就好像根本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此言一出,在场的老僧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其中一位老僧道:“此事倒也不假,听说最早发现这件事的人乃是风霜城的城主,这可是一尊古道主级别的超级强者,连他都差点着了道,看来这其中的端倪相当不简单。”

    “有人要在帝战之前动手脚了,此事非同寻常,数亿修士都会突然消失无踪,这背后运作之人修为很是可怕啊!恐怕有不可告人的大秘。”

    “只希望今夜不要再发生这样诡异之事,不然这风霜古城怕是就待不得了。”

    “轰隆隆!”

    一大队青铜古车被金乌拉引,飞天而过,然后从上方落了下来,轰然的停在*郎希て鹆*的沙尘,土石都为之而翻飞,老树都撞断了数棵。

    凡是要去帝皇之都的修士,都必须要从四大接引城池过,不领取合法的文证,不然就算到了帝皇之都的大门前都要被驱逐。

    这一队青铜古车来头不简单,车身璀璨夺目,道光四射,就连拉引古车的金乌都披着太阳真甲。

    光是车就这般的不平凡,那么车中的人岂不更加的不得了。

    其中一辆古车之上走下一个年轻人来,身穿着道袍,练得潇洒飘逸,一双眉毛宛如两柄寒剑,鼻梁高高的挺着,脚踩着七星彩月。

    这年轻人走出之后,古树下的几位老僧顿时便不再言语,皆是闭目打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反而是那一个赶牛的青袍男子却是颇为兴趣的盯着那年轻人,双目之中闪过了一丝奇彩。

    “道心,我追得你好苦,今次你必须与我一战。”

    天幕之上,一道寒剑凌空劈了下来,斩向那个刚才古车之上走下来的年轻人。

    原来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做道心。

    寒月圣教之子“寒三绝”凌空飞落了下来,身上战意纵横,剑意峥嵘,就好像持着一柄开天的剑,要斩灭众生。

    自从海荒于妖族一战之后,寒三绝的修为又有了精进,已经达到了道祖上阶的境界,战力翻了数倍。

    寒三绝和司徒不落都是北荒年轻一代的五大王者,这两人更是两个战斗狂,只要遇到了修为超过他们的年轻修士,他们就要战,虽死无憾。

    那个叫做道心的年轻人,伸出修长的手指,向着天空之上一弹,顿时弹出了一道青色的尺长的小巧飞剑,将寒三绝这一剑轻易的破去。

    要知道寒三绝现在的修为已经足以在北荒修仙界的年轻一代中称霸,但是道心却是一指飞剑就轻易的破去了这一招,修为简直高深莫测。

    远处,有老僧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点了点头,道:“没想到刚到北荒就能见到如此天才俊杰,那一位手持寒剑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北荒年轻一代五大王者之一的寒三绝,乃是寒月圣教的之子。果然不愧是寒月天后的后世传人,真是惊采绝艳。”

    五大圣教在上古之时都出过大帝级别的人物,寒月圣教的创教之人就是“寒月天后”,乃是一位女大帝。

    另一位老僧的目光却是注意到那一个叫做道心的年轻人的身上,神色凝重的道:“那身穿道袍的年轻人身上的气息好是强大,而且精纯至极,更是会御剑飞空的道术,难道是来至东荒的第一大教,道教?”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意到了“道心”的身上,就连那个赶牛的青衣男子也不例外。

    道心淡淡的看了看寒三绝一眼,眼中带着讥诮之色,道:“我不是不想和你一战,是你还不够资格。你们北荒早就已经没落,若非有北荒大帝坐镇,早就已经被我们东荒给吞并,像你这样的小角色在东荒一抓一大把,还敢称什么年轻一代的五大王者,也不怕笑掉人的大牙。”

    道心丝毫都不掩饰自己的不屑,更是坦荡的将之说出,这并不是傲慢,这是他的本心,说的都是心中真正所想的话,没有半点遮掩。

    海荒的龙鱼少主也曾经说过相同的话,似乎北荒真的已经没落,没有出过真正了不起的后世英杰,若非有北荒大帝*万古,北荒很可能都已经被其它几荒给蚕食。

    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毕竟一个大荒不可能轻易的就没落。

    寒三绝手中的寒剑越发的冰冷,在他的眼中对手都是平等的,道心这话不仅是在看不起他,就连整个北荒的修仙界都给贬低,他此时已经动怒了。

    “哼,不就是道教十大君子,道心,你不过只是在十君子之中排名第七,居然就这般的瞧不起人,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北荒五大年轻一代的王者的厉害。”

    寒三绝不再废话,手提寒剑踏破虚空,无数的剑气在他的身体周围飞舞,就好像一座剑山横移了过去。

    寒剑一出,天降飞雪,寒气笼罩着整个大地。

    “真是莽夫,难怪北荒修仙界会没落,就是因为北荒的修士都只知道一味的战斗,却是半分脑子都不知道动。”

    道心卓然而立,虽然泰山崩于前但是色却不变,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凌空的点出了一指,似乎并没有用出多少力量,但是却将寒三绝一身的道力都给点碎,所有的剑影顿时消失无踪。

    他这一指更是差点就将寒三绝眉心的道魂都给刺破。

    “你的兑位有破绽,虚位有空洞,至少有七处致命的缺口,剑诀简直糟粕至极,若非你刚才退得快,若是再慢上半丝,你就已经饮恨在此了。”道心淡淡的说道,脸上带着不屑,道:“我早就说过,北荒修仙界已经没落,全都是一群人头猪脑的东西,上好的剑诀都被你们给用臭了。”

    寒三绝手提寒剑,手臂之上留下了一道指痕,上面还淌着鲜血,乃是刚才被道心一指所伤。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

    请分享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九十五章 道教十君子,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