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的大战,将风霜古城中的修士都给惊动,很多修士都从城中走出,有的飞在天幕之上,有的站在青灰色的城墙之上,简直人山人海,灵光冲天。

    “那不是寒月圣教之子寒三绝,这可是年轻一代的王者,就算是老一辈的修士见到了他都要躲着走,和他交手的人是谁,竟然将他都给击伤?”

    “天呐,居然是道教十君子排名第七的道心,东荒道教的人怎么也来到了北荒?”

    “道教乃是东荒的第一大教,曾经出过无数强者,道教十君子乃是道教这一代最强大的十人,每一个都有惊世之才,足以称霸一方,他们在东荒每个都是名声斐然的人物。”

    “没想到北荒年轻一代的五大王者之一的寒三绝,竟然和道教的十君子之一的道心战了起来,这肯定是一场龙虎斗。”

    “放心吧!寒三绝战力无匹,为当世王者,被称为战疯子,道心在道教十君子中仅排名第七,肯定不是寒三绝的对手。北荒王者定然能够力压东荒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

    风霜古城中的人都是北荒的修士,自然是站在寒三绝这一边,对他寄予了厚望,觉得一个年轻一代的王者,战胜排名第七的道教君子,简直易如反掌。

    那一个俊朗神丰的青衣男子坐在地上,将土窑罐中的粗茶给倒出了一杯,身上青衫飘飘,边喝着茶,边注意着此时的寒三绝,忍不住摇了摇头。

    寒三绝不是一个会轻易言败的人,这一点他懂。

    但是,道心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仅仅只修为就比寒三绝高出一筹,已经达到了道祖的巅峰,更何况道心的智力非凡,能够洞察寒三绝剑诀之中的破绽,而且更是用言语诛他的心,让寒三绝很难保持理智,心中执念以生,只想将眼前这人给*。

    寒三绝要战胜道心,确实艰难无比。

    青衣男子轻轻的一叹!

    ……

    冰寒的剑锋之上滴落一点点血滴,滚烫的血,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已经冻结在了冰块。

    “我最恨口出狂言之人。”

    寒三绝身体之中冲出一轮皎洁的皓月,璀璨夺目,寒光毕露,剑影还未斩出,天上已是降下了无数的冰山和寒月,宛如一颗颗星辰从天上坠落而下。

    道心依旧带着轻蔑的笑容,但是心中已经谨慎了起来,寒三绝是一个可怕的对手这一点毋庸置疑,境界达到了他那样的地步,是不可能轻视任何一对手。

    只要是身经百战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道袍化为了遮天的大袖,袖中飞出了万千的剑影,飞出了一波青色的飞剑之雨,将所有的剑冰寒月都给击碎,其中更是有数支断剑插入了寒三绝的身体之中,留下了数道可怕的伤口,伤口处道芒炯炯,久久不愈。

    这一招,寒三绝再次落败受伤!

    道心轻描淡写的招了招衣袖,将那三千柄牛毛飞天剑给收了回来,笑道:“寒三绝,你每一招都有破绽,所以你每一招都会落败,大道不精,剑诀不精,就你这样的修为居然还被称为北荒年轻一代的五大王者,我真怀疑你们北荒修仙界是不是已经没落到无人可堪一战的地步了?”

    道心现在便是要诛心,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战斗的最高境界。

    寒三绝虽然满身是伤,但是却战意不减,提着战剑横空而过,剑上浮现出一座冰晶月牙,这座月牙竟然比剑还要锋利,化为了百万残影,同时飞出。

    “轰,轰……”

    一连串的破碎声响起,三千柄牛毛飞天剑再次将月牙的洞穿,将寒三绝这一剑轻易的破去,在他的身上再次留下了数十道剑伤,有的剑魂更是将他的半个脑袋都给斩去,险些斩灭了道魂灰飞烟灭。

    这些剑上虽然不致命,但是却带有古道之力,能够震伤道魂,一旦道身破碎,根本就不能再次重组。

    道心依旧悠然的一笑,显得云淡风轻,但是就在这时,脸上的笑容一僵,胸口一凉,一柄寒剑从他胸前穿透而过,直接将他给冰封在了寒冰之中。

    寒三绝拼着重伤将道心给一剑洞穿,更是要将其冰封。

    “咳!”寒三绝咳出了一口鲜血,然后不支的半跪在了地上,全身上下早就被鲜血染红,若非心中有着一股不败的战意,他早就已经倒下。

    牛毛飞天剑,只要中了一剑,就能够震碎道主的道魂,更何况他中了数十剑,能够坚持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此时他全凭借着一股超人的意志力才能保持大脑清醒,不然他早就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

    “寒三绝的意志力不容小视,他的修为本比道心弱上一筹,但是凭借着他强大的意志力却是成功的反败为胜。”一位老僧点了点头道。

    老僧旁边的青衣男子却是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一块寒冰之上,他总感觉道心没那么容易死。

    “轰!”

    果然,就在众人都以为道心被寒冰震死之时,那一块寒冰却突然碎裂开,一道火红的神芒逸散了出来,宛如一轮烈日照耀在大地之上,瞬间就将重伤的寒三绝给震飞了出去。

    火红的神芒缓缓的收敛,道心胸前的剑伤已经消失无踪,竟然奇迹般的愈合。

    “幸好,我有一颗神火麒麟胆,不然还真被你一剑寒霜给震封了。”道心冷声的道。

    听到“神火麒麟胆”这几个字之后,俊朗的青衣男子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心头暗道:“若是能够得到神火麒麟胆,定然能够助我的玄火提升到第六变。”

    青衣男子身后的那一条大青牛似乎也动心了,两只牛眼睛都变绿,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杀人夺胆。但是栓在它鼻子上的龙绳却是牢牢的被青衣男子给拉住,让它动弹不得。

    道心冷声的道:“寒三绝,你能伤我,也算是一号人物,但是却摘不掉北荒五大王者都是浪得虚名的帽子,因为我的实力在东荒已经只能算是二流了,在十君子之中只能排名第七,但是你这个王者却败在了我的手中。”

    寒三绝此时已经无力再战,眼中满是死灰,身上的剑痕流血不止,血淌三丈。

    但是,他依旧咬着牙站了起来,坚定的道:“我承认你的确很强,但是我却不是我们北荒的最强者,你战胜了我,根本算不得什么。我们年轻一代五大王者之首还没有从海荒归来,若是他回来了,就算你们道教十君子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周围那些围观的修士,此时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北荒年轻一代五大王者之一的寒三绝居然会败在了道教第七君子的手中,这绝对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第七君子“道心”虽然强大,但是在东荒年轻一代的俊杰当中,只能挤进前五十,比他强的人大有人在,但是他却能够击败北荒的五大王者,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让人无法接受。

    “北荒难道真的已经没落了,年轻一代的最强都抵不上道教的一位后生,北荒大帝此战若是陨落,北荒怕是将要遭遇灭顶之灾。”北荒的众修士感觉很是苦涩。

    “寒三绝并非北荒年轻第一代的最强,在帝坟之岛我北荒有盖世英杰,曾凭借一人之力横扫北海群妖,打得妖族抬不起头来。东荒就算再强,能够和妖族相抗衡吗?”

    “没错,这人如今已经是我北荒年轻一代五大王者之首,他若是归来,定能力压群雄,带领北荒英杰横扫东荒群秀。道心小儿切莫嚣张,北荒的盖世人杰若是强势归来,半招就能败你。”

    ……

    帝坟之岛一战,郭奕之名震动北荒,已经被公认为了北荒的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此时很多人都想到了他,觉得他若是在此定能扬北荒的神威。

    “北荒还有这样的人物,倒是小女子孤陋寡闻了。”

    道教的数辆青铜古车其中的一辆之上,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声音宛如天簌不绝,又如古琴悠长。

    这座青铜古车帘动而车不动,里面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似乎隐者绝世的强者。

    这人是谁?

    “二师姐,这数百万年来,北荒的灵气早就被古玄域给吸食了九层九,修士是一代不如一代,就算能够出一位绝世的天才,也强不到哪里去?若是他来了,根本就不用二师姐你出手,道心便能取他性命。”

    这女子竟然也是道教十君子之一,排名第二,修为比之道心高出无数倍,实力强大的可怕,就算是在东荒强者如林的情况下,她也能跻身整个东荒的年轻一代的前十。

    “女人也能被称为……君子?”一个声音响起。

    这声音响起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是狂变,就连道心都不例外。

    谁在找死?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座土包之上,正坐着几位白胡子老僧,而声音就是从和尚堆里传来。

    但是说这话的却不是这些老和尚,而是一个牵着大青牛的放牛郎。

    那坐在古树下乘凉的青衣男子,一边端着粗瓷碗饮茶,就好像根本看不见这些人的目光,然后又是说道:“这世上的女人简直比小人还难养,比蝎子还要毒,比虎豹还有凶残。女人若是都能称为君子,那这女人也就不是女人了。”

    ……

    从明天开始正常更新,每天三章。

    好吧!求票子,求鲜花,当然能多搓几个章也是好的,嘿嘿!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百九十六章 女人也能被称为君子?,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