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被道教的老祖给隔界*了三百万年,心头的怨恨何等之大,若不亲手覆灭道教,心结怕是难解。《文学网》huaixiu

    白石和白泥两人都已经晕厥了过去,唯有白云和白松还屹立不倒。

    “轰!”

    冥王将光华图录祭出,上面山岳横立,绝峰一座座,同时压落了下来,毁灭之力浩荡九千万里,打得白云和白松一步后退,无法在虚空之中站稳。

    这是半帝神兵,威力本来就相当的恐怖,如今再加上掌握在冥王的手中,简直可以横扫天下。

    “噗!”

    “噗!”

    白云和白松先后被光华图录给震碎了身体,幸好道魂不灭,不然就将彻底的身亡。

    此时冥王和白云二人战得不可开交,几乎将异土都给打碎。

    郭奕从遥远的角落之中走出,双目之中带着凝重的神色,喃喃自语道:“冥王口中所说的杏黄旗难道在葬天残碑之中?”

    杏黄旗乃是道教的镇教神兵,此事非同小可,若是真的在葬天残碑之中,那么冥王迟早有一天都会找上自己。

    目光向着三人望去,郭奕微微一诧,眼神定格在了“白松老道”的身上,嘴边骂了出来,道:“我勒个去,原来那老道士就是道冰的师尊白松道人,这老家伙到底是哪吃错了药,居然还给我支招?”

    原来那一个给郭奕支招的老道,就是道冰的师尊,这让郭奕诧异至极。

    “我闹,我闹你妹。”郭奕觉得有一种被老道算计的感觉。

    “噗!”

    白松的身躯再次被冥王给轰碎,当他再次凝聚道身之时,却是被冥王给一手按在了头顶,脸上露出狰狞的笑:“于本王为敌,不知所谓。”

    “嘭!”

    白松的脖子被冥王直接给拧断,头颅都从脖子上飞了出去。

    白云大骇,双目之中都要瞪出血来,叫道:“师弟!”

    “死吧!”

    冥王想要将白松头颅中的道魂给捏碎。

    在这千军万发之时,一道帝威从身后轰了过来,冥王脸色微微一变,手掌向着身后拍出了一掌,顿时将帝威给轰碎。

    借着这个空档,白云施展出虚空挪移之术,险险的从冥王的手中将白松道人的道魂给夺了过来。

    脱离了冥王之手,光芒一闪,白松便又是回复了身躯,只是此时却是心有余悸,刚才差一点就彻底的死在了冥王的手中。

    “何方高人竟敢管我冥王的事,还不现身一见。”冥王的灵识覆盖了出去,但是却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人潜伏的气息。

    这个结果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难道对方的修为远胜自己?

    郭奕曾经被老瞎子掩盖了身上的天机,若是有意要隐藏气息,除了大帝,没有人能够发现自己。

    白云和白松此时也是面面相觑,心头带着一丝期待,若是真的有高人出手击退冥王,那么道教就能免受这一灭顶之灾。

    冥王冷哼了一声:“藏头露尾,鼠辈行径,阁下若真是大人物,就该现身一见,我冥王什么大世面没有见过,你这点伎俩能够吓住我?你若不现身,那我可要大开杀戒了。”

    浩荡虚空,一丝的波澜都不起,仿佛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冥王面露杀光,将光华图录再次激活,山岳锋峦再次显化了出来,铺天盖地,浩荡无边。

    “咳咳……冥王……你真要见我?”虚空之中传来了一个沧桑而古老的声音,这声音刚一想起,就让冥王的身体为之一颤,仿佛被雷劈中了一般,脸色变得苍白至极。

    白云和白松皆是露出了好奇之色,刚才还目空一切的冥王,为何会被一道声音给吓住,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冥王声音都有些发颤,眼睛不断的向着周围四方望去,惊恐的道:“不可能,不可能,北荒大帝,你不是已经陨落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这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口雕刻着鬼纹的青石古棺从虚空之中缓缓的飞了出来,上面缠绕着四根漆黑的锁链,一股浩瀚莫测的气息从古棺之中传出,让人忍不住要跪伏在地。

    郭奕就躲在青石棺材之后,模仿着北荒大帝的声音,冷厉的道:“天下本来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本帝已经投靠了天荒三大远古家族之一的郭家,帝皇之巅一战,不过只是演给天下人得一场戏罢了。本帝奉了郭家老祖之命,要一统下七荒。对抗不日之后的天地大劫。”

    那棺中的确是北荒大帝的气息!

    冥王看到那飞出来的青石古棺之后,心神都被震慑住了,北荒大帝曾经乃是下七荒的第一大帝,威势震慑了千古。

    曾经,北荒大帝隔着亿万里,弹出了一指就差点将他给击杀,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灭的印记。

    心头的恐惧,加上那不灭的帝威,差点将冥王都给震慑得趴在地上。

    绝代大帝虽死,其威不灭。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天荒那些大人物好深的算计,若是真的下七荒无帝,岂不要天下大乱,原来他们还留了你这个后手。北荒大帝,在下无意冒犯,既然你已经到了,那么在下这就告辞。”冥王心头对北荒大帝害怕至极,已经乱了方寸,只想快些离去。

    若是他心中不是那么的害怕北荒大帝,就能很容易发现其中的破绽,只是他此时连头都抬不起来,更别说去发现其中的破绽了。

    “哼!在本大帝的面前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给我跪在地上,磕三个头,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北荒大帝的声音再次传来。

    郭奕其实也不是有意要为难冥王,只是现在自己扮演的可以绝代大帝,若是这般轻易的放冥王离去,反而会被他怀疑,只有强势到底,才能真正的将他给震住。

    白云和白松两个老道在这一刻都是心神大震,心头暗道,北荒大帝果然够牛,居然要冥王这样心高气傲的人下跪,不愧是下七荒最厉害的大帝。

    冥王此时头上都气得冒出烟来了,五根手指都捏的咯咯作响,牙齿紧咬,道:“北荒大帝,凡是还是留一线,不要做得太绝。”

    “北荒大帝”冷哼的一声,又一次荡出了一波帝威,道:“你冥王算什么东西,本帝何必给你留一线,我就算做绝,你又能将我怎样。你若是不跪,今日便是永世不得超生。”

    北荒大帝声音发狠,就连青石棺盖都震动了起来,就好像要破棺而出一般,一道血色的光芒从棺材之中逸散了一丝出来,印红了整个天空。

    就算冥王曾经达到过准帝之境,心境过人,但是此时却依旧被这股熟悉的气息给吓得一步步后退,五根手指都要被捏碎,心头激烈的挣扎了起来。

    若是跪,就能保得一命,若是不跪,那就是彻底的死亡,这是艰难的选择,生命和尊严的选择。

    白松老道笑道:“冥王,你可是英雄人物,万不可跪啊!此事若是传了出去,你以后怕是再难在修仙界立足。”

    白松老道自然是希望冥王不跪,北荒大帝若是能够真的将冥王击杀,那才是万事大吉。

    只是这老道却不知,所谓的北荒大帝只是郭奕在狐假虎威,若是冥王真的选择了拼命,那么必当识破眼前的假象,恐怕到时郭奕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冥王狠狠的瞪了白松一眼,知道这老道很想自己今日死于北荒大帝之手,心头暗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今日之辱,将来定当十倍奉还。

    “我跪。”冥王心里做了极大的挣扎,当说出这话之后,就好像将浑身的力量都给用尽。

    “大丈夫能屈能伸,跪你北荒大帝算不得丢人。”冥王全身的血肉都绑得跟钢条一般的紧,僵直的跪了下去,快速的磕了三个头,便是屈辱的站起了身来,就要快速的离去。

    冥王可是老一辈的霸主级别的人物,天地之间这还是第一次跪人,这种羞辱让他永世难忘,若是让他知道自己跪的乃是郭奕,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被气死。

    “慢着。”北荒大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还要怎样?”冥王冷声道。

    “将半帝神兵留下。”北荒大帝道。

    “给你便是。”

    冥王将手中的光华图录直接投射了出去,然后转身就走,逃命的速度简直快的吓人,就好像生怕“北荒大帝”改变主意一般。

    白云老道将光华图录给收入了手心,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下,道教这一劫算是过去了。

    “白云代表整个道教感谢大帝此次出手伏魔,只是不知大帝为何要放冥王这魔头轻易的离去?”白云老道深深地对着青石棺材一拜。

    就连白松也是恭敬的拜谢,毕竟若是“北荒大帝”不出手,道教三千亿年的道基,恐怕就要毁于一旦。

    就在这时那青石棺材猛的一颤,一道人影踉跄的坠落了下去,郭奕脸色惨白至极,刚才已经被冥王无意之中激荡出来的冷喝声给震得重伤,此时再难隐藏身迹,便是从棺材后面掉落了出来。

    郭奕就算借助的北荒大帝的威慑力,但是毕竟和冥王这种级别的人境界相差太远,虽然让冥王跪伏,但是却也付出了代价。

    看到郭奕掉出了之后,白云老道诧异非常,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北荒大帝?

    反倒是白松老道曾经见过郭奕,此时发现居然是他在搞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居然还向这小子深深的一拜。他气得差点又吐了血!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文学网》huaixiu

    请分享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三十六章 冥王下跪,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