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居然是你,”白松老道对郭奕也是有怨言的,这家伙睡了自己的弟子,本来自己为了保全道冰的性命,给他支招蛮缠,扰乱她的心,这样或许可以乱中救她一命,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置道冰的生死于不顾,反而跑到了上清山来,这简直太混账了,

    郭奕强行压制住了伤势,叫道:“老道儿,别忘了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

    白松本来还想好好的教训郭奕一番,想即刚才自己的确是因为郭奕出手才活命,一时之间反倒是不好责骂他了,

    这年头欠人人情最是麻烦!

    白云老道此时脸色也是古怪了起来,细细的斟酌了其中的关节,凝重了起来,问道:“师弟,你就少说几句,这位小兄,你们之间的恩怨还是容后再谈,现在先救治白石、白泥两位师弟才是正事,”

    白松道:“掌道他乃是……”

    “唉!师弟,有什么话容后再说,冥王乃是不世的大人物,虽然能够蒙混得了他一时,但是就会猜透其中的破绽,我们必须立刻赶回去布置,以防万一,”白云老道面露忧色,担心冥王会去而复返,到时道教又要经历一场大劫难,

    白松欲言又止,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狠狠的瞪了郭奕一眼,带着警告之色,然后便将晕厥过去的白石和白泥给抓起,化为了一道白虹,飞空而起,向着上清山顶飞去,

    白云老道对郭奕颇有好感,和蔼荒大帝是什么关系,又为何要救我道教于危难之中?”

    他自然不会说自己就是郭奕,不然白云老道若是知道他就是坏了道教最杰出女弟子名节的淫贼,怕是立刻人,就算不将郭奕给打杀,也要将他给驱逐离开上清山,

    郭奕干咳了两声,脸上带着一股成熟与练达,道:“实不相瞒,晚辈乃是……无量岛的弟子,此次乃是奉了师门之命,前去北荒收敛北荒大帝的尸身,将之送回无量岛,一代大帝,虽死不辱,决不能让他曝尸荒野,”

    当听到郭奕的师门乃是无量岛之后,白云老道顿时肃然起敬了起来,对无量岛似乎也异常的崇敬,道:“传言北荒大帝的师尊万象道人便是无量岛一位大人物的弟子,看来传言非虚,难怪小友能够逼得冥王这样的人物都跪地,原来是无量岛的绝代英杰,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道教和无量岛虽然都是修道圣地,但是素来没有交清,不知小友为何却是拼了性命要救我道教于危难之中?”白云道长心头依旧有疑惑,

    冥王怎么算也是郭奕的半个敌人,若是让他灭师的帝魂岂不天下无敌,到时若是找上都没有了,

    当然这个原因郭奕是不会说出来的,

    沉吟了片刻,郭奕心头一动,道:“前辈应该知道,如今下七荒无一年半载,长则三、五年之内,肯定天下大乱,一些古之传承的大教都很难在乱世之中保全,只有合众连横相互结盟,才能寻得一丝生存的机会,”

    白云老道面露悲天悯人之色,点了点头,似乎相当赞成郭奕所说的话,

    郭奕继续道:“无量岛虽然在下七荒修仙界地位崇高,但是树大招风,未来大世多变,谁也不能预料,也是想要寻求得力的盟友,我们岛主便是看上了道教,有意和道教结盟共同应对未来的大世变故,”

    “无量岛主想要和道教结盟?”白云道长顿时严肃了起来,此事关系太过于重大,必须要谨慎处理,无量岛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郭奕点了点头,装模作样的道:“道教和无量岛都是修道圣,而且道教在修仙界的名声无人能及,乃是正道仙门的表率,无量岛若是要求盟友,道教绝对是不二之选,”

    白云老道眉头舒展,点了点头,若是能,那么就算是冥王修为通天,想要动道教也不得不思量三分,毕竟无量岛不是什么人都得罪得起,

    郭奕道:“实不相瞒,晚辈此次便是奉了家师之命前来和道教洽谈此事,若是道教有意结盟,我们希望两家可以联姻巩固同盟关系,”

    “联姻……”白云老道肃然的点了点头道:“联姻倒也不失为一种巩固盟友关系的好办派遣你为联姻的对象,”

    白云老道老谋深算,心里也有一把小算盘,通过刚才郭奕和冥王的交锋,看出了郭奕的潜力行将他给绑到自家的战车上,

    郭奕脸上露出喜色,道:“家师也是这个意思,想要小子结成百年好合,不知白云掌教意下如何?”

    当听到郭奕点名要和道冰联姻之时,白云老道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道冰的确是道教最杰出的女弟子子,若是联姻自然是最恰当不过了,但是她在北荒却遭遇了不教可是掀起了莫大的波澜,如今让她联姻也就不合适了,

    犹豫了片刻,白云老道的脸色舒缓了过来,道:“结盟联姻之事关系重大,我们还是容后再洽谈吧!小友也是有伤在身,还是随老道前往上清山修养数日,我们再行磋商,”

    郭奕露出了一丝失望,本来就知是自己有错在先,想要挽回对道冰的伤害,看来现在一时倒也急不来,就算搞定了她的师门,最终还是要敲开她的心房才是关键,

    白云老道利用无上的神通,将那些半帝和准帝级别的老祖的尸身又给埋回了湖泊之中,更是在湖泊的表面加了王再来打帝尸的注意,破禁的那一刹那就会被他察觉到,

    郭奕也是返回了古城,向那老婆婆告辞了一声,然后便随白云老道去了上清山,

    上清山,其实并不仅仅只是一座大山而已,这是一条长达九万八千亿里的山脉,里面,分别为:上清峰、玉清峰、太清峰、大清峰,

    其中上清峰居首,乃是掌教首座白云老道这一脉的主峰,

    上清峰,宫阙环远远超过了世俗,在这里修行定然能够事半功倍,

    将郭奕领上山之后,白云老道叫来一个道童儿,送郭奕去休息,自己便是匆匆离去,前去照看两位师弟的伤势,

    郭奕跟随着明心小道士,一路向着道观的深处行去,因为有白云老道的吩咐,这小道士对郭奕恭敬至极,一路上是有问必答,

    “明心道长,在下和贵教大弟子道炎师兄交情颇深,亲如兄弟,不知道炎师兄在哪一座山峰之中修行?”郭奕旁敲侧击的笑道,

    道教的弟子何止万亿,而道当中威望极高,几乎无人不知,凡是听到道炎的名字,脸上都要肃然起敬,

    明心小道士惊讶道:“前辈居然和道炎师兄亲如兄弟,那么修为也定然高深莫测,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不知前辈可否指点晚辈几招?”

    郭奕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居然叫自己前辈,自己有那么老吗?

    不过转念一想,道炎虽然年轻,但是却也是*了好几百年,对这小道士来说的确是属于前辈级别的人物,而郭奕能够和道炎平辈而交,那么也定然是他的前辈了,

    郭奕干咳了两声,道:“这个……是啊!若是有机会本前辈肯定指点你几招平生绝学,够你受用一生,只是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道炎师兄在哪一座峰上修行?”

    再次问道!

    小道士闻言大喜,道:“回禀前辈,道炎师兄就在离此一万九千亿里外的大清峰上修行,若是前辈要去大清峰,可以乘坐道教的接引古舟,速度相当之快,只需要一个月就能到达大清峰,”

    “多谢指点,”郭奕笑着点了点头,便是不再言语,

    明心小道士将郭奕给引到了一座客居楼阁中,洽谈了几句,就退了下去,

    郭奕见明心小道士走远,将这座客居楼阁的位置记住之后,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出来,化为了一道青烟,飞出了上清峰,向着大清峰飞去,

    以郭奕现在的速度比之什么接引古舟不知快了多少倍,仅仅花费了一个时辰便是飞跃了一万九千亿里的路程,落到了大清峰上,

    此时正夜色昏暗,大清峰上一点灯光都没有,

    这里灵气依旧浓郁,但是和上清峰的荒凉的宛如一座空山,

    “收几个,弄得我还以为走错了路,”郭奕低声的骂道,

    突然峰顶之处,一盏灯光被点亮,透过影影绰绰的纱壁,只见白松老道此时正坐在里面煮着清茶,

    茶水都了起来,取出了两个茶杯,一个放在了自己的身边,一个放在了对面,

    “既然都已经来了,还站在外面做什么?”白松老道冷哼了一声,似乎早就知道郭奕会连夜过来,

    郭奕嘿嘿一笑,便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道:“白松前辈的速度还真是不赖,这么快就赶回来,将茶都给晚辈煮好了,晚辈,这就不客气了,”

    郭奕一*坐了下去,就是给自己斟了一杯热茶,淡淡的抿了一口,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上清山,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