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来到--:huaixiu

    酒仙的遭遇的确很是悲催,但是郭奕的心结却是豁然解开,心中也不再有丝毫疑虑。

    白曦儿能够为了一坛酒费这么大的周折,由此便可以看出她的心意,确实让郭奕分外的感动。

    若是将她看成朋友,她便是这世上最知心的朋友。

    若是将她看成情人,她也是这世上最让人感动的情人。

    灵霄殿,别的人都很难进入其中,但是郭奕却走了进去,看守灵霄殿的琅嬛仙尊并沒有阻拦他,因为她知道郭奕乃是灵霄仙子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郭奕坐在仙气弥漫的凌霄殿中,身前放着一壶好酒,那酒气宛如一条条神龙溢出,酒香醇而不腻,虽然比不上红尘酿,但是却也是仙界的美味。

    灵霄殿中几乎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只有倾城仙灵的琅嬛仙尊守在一旁。

    “这酒乃是师尊早就准备在此的,郭前辈,不妨尝一尝。”琅嬛仙尊气质脱俗,颇有几分白曦儿的影子,拿起那酒壶便是给郭奕满上了一杯。

    华二楼和明道子坐在另外两侧,两个人都规规矩矩的,一个衣冠楚楚,一个道貌岸然,在琅嬛仙尊的面前,他们倒是装起了儒雅文士。

    郭奕喝下了一口,轻轻的点了点,笑道:“沒想到我们这么快便又见面了,琅嬛姑娘风采依旧,越发的清新脱俗!”

    “郭前辈,谬赞了。”琅嬛仙尊又是给郭奕斟上了一杯。

    郭奕举目四望,奇道:“灵霄仙子,此时可在灵霄殿中!”

    进入灵霄殿,郭奕便沒有见到白曦儿的身影,这在往常却是万万不该,白曦儿不是一个怠慢朋友的人,更不会怠慢郭奕。

    琅嬛仙尊犹豫了片刻,才又道:“师尊乃是去给郭前辈准备一件礼物了!”

    “礼物,什么礼物。”郭奕略感诧异,难道又是什么美酒。

    “现在尚不可说,再等三个时辰,前辈便知晓了。”琅嬛仙尊打着哑谜。

    曾经,郭奕一直不认为白曦儿是一个沒有心思的人,但是遇到酒仙之后,他却觉得其实白曦儿的心思比任何人都要细,都要巧。

    又或许每一个女人的心思都是细腻的。

    郭奕不再继续询问,开始静静的饮酒,直到三个时辰之后。

    当白曦儿出现的那一刻,郭奕已经有了三分醉意,而原本装着儒雅文士的华二楼和明道子都是经不起美酒的*,此时已经醉得趴在了桌子上,琅嬛仙尊更是识趣的离开了。

    灵霄殿中的那一座莲池中的仙鱼似乎都已经醉倒,笔直的沉入了水底。

    白曦儿此时显得有些疲惫,细腻白皙的额头上都溢出了香汗,但是那一双宛如仙波的眼眸中却带着几分喜色,快步的迎了过來,道:“郭兄,久等了!”

    仙子就是仙子,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美妙,给人无限的视觉的享受,郭奕本來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但是在看到仙子之后,这些醉意都一扫而空。

    郭奕将手中的酒杯放倒了桌上,看着坐到自己对面的白曦儿,脸上浮出一丝笑意,道:“我仅仅等了三个时辰就等到了仙子,别的人恐怕登上三万年,都等不到仙子,区区三个时辰,又怎么能算是久等了!”

    白曦儿从不沾酒,但是遇到郭奕之后,她却恋上了酒的味道,即便是每天仅仅只能喝上一小杯。

    她的手指纤细的宛如玉雕的葱,那一双眼睛美得让人想到了那无暇的星辰,一颦一笑,让人魂牵梦绕。

    她一边轻轻的抿着酒,一边看着郭奕那一张略带笑意的脸,她自己也跟着笑了出來:“郭奕,今日看來高兴得很!”

    郭奕也是喝着,笑道:“见到了让人朝思暮想的仙子,难道不该高兴!”

    白曦儿道:“我本以为你是來兴师问罪的,会怒火冲天,会杀气腾腾!”

    “我若是真的这般的闯进凌霄殿,那结果会如何。”郭奕虽是漫不经心的问,但是眼中却露出了关切的神色,他很在乎白曦儿如何答。

    白曦儿螓首思索,神色肃然的道:“若是如此,我怕是就已经度过了情劫,我也不会再理会你,更不会请你喝酒,我们从此怕是连陌生人都不如!”

    华二楼和明道子此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鼾声如雷,如同两只狂兽在两旁咆哮。

    郭奕也变得肃然了起來,道:“本來在进入灵霄殿之前,我心头也是在恼你的,但是我却遇到了一个人!”

    “何人。”白曦儿道。

    “酒仙。”郭奕顿了顿,便又是道:“酒仙前辈可是苦命得很,被你害得很惨,此时怕都还在外面大哭!”

    白曦儿的眉梢微微的挑了挑,继而苦笑了起來,道:“他却将我害得更惨!”

    郭奕懂得她这句话的意思,若是郭奕在进入灵霄殿前沒有遇到酒仙,便很可能会闯进灵霄殿对着白曦儿兴师问罪,如果是那样,白曦儿也就不会再对郭奕有好感,她的情劫也就渡过了。

    但是上天又给她开了一个玩笑,让郭奕遇到了酒仙,让郭奕心头对白曦儿的怀疑都烟消云散,白曦儿也就渡不过情劫了。

    渡不过情劫的仙子,那自然是惨得很,比酒仙还要惨。

    “这或许就是因果报应吧。”白曦儿轻轻的一叹。

    郭奕笑了笑,道:“那你现在知道了事实,你又觉得该如何做!”

    白曦儿将整只酒壶都给放到了郭奕的面前,佯怒着,道:“至少得罚酒一壶!”

    “罚得这么轻。”郭奕略感诧异。

    “我从不罚人,罚你一壶酒,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重的惩罚。”白曦儿杏目含烟,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美态。

    郭奕将那一壶酒给提起,仰头便是往嘴里灌,沒过半晌,便是将整壶酒都倒空。

    “嘭!”

    郭奕将酒壶猛的放倒了桌上,手掌一拍那桌面,轻轻的咬着有些麻木的嘴唇,然后豁然站起身來,居高临下的盯着白曦儿。

    白曦儿感觉此时的郭奕如一只猛兽,那眼睛有些吓人。

    郭奕从來都不敢碰白曦儿一根手指,他觉得自己这是对仙子的一种亵渎。

    但是,今日他喝了太多,醉得有些厉害了,醉酒的人理智是清醒的,但是却难免会多几分勇气,敢于做平时不敢做的事。

    郭奕走过去便是将白曦儿的娇躯狠狠的抱在了怀里,他从來都沒有用这么大的力气抱一个人,就好像要用胸膛将她给挤碎。

    白曦儿的心顿时乱了,浑身都在颤抖,她也不知道自己此时该怎么办,更不知道郭奕接下來会做什么。

    郭奕的手紧紧的按着她的脸蛋,容不得她半分的挣扎,盯着眼前这一张美如仙姬的脸,然后狠狠的吻在了她的晶莹樱唇之上。

    白曦儿更慌了,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好像不存在了,整个人软得就好像一团烂泥。

    郭奕从來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坏人,但是当他看到白曦儿的眼中流出楚楚动人的眼泪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简直坏得无可救药,简直就是天下最大的*。

    郭奕狠狠的咬在自己的舌头上,让那一股疼痛清醒自己的大脑。

    当血液在口中打转的时候,郭奕的确清醒了不少,忙是收回了自己的嘴,也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快速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嘴唇上还沾着香醇的味道,郭奕有些尴尬的道:“对不起,刚才……有些情不自禁!”

    白曦儿依旧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那一张白皙娇嫩的脸蛋之上还留着两个手掌印,那是被郭奕给捏的,由此可以见郭奕刚才的手有多重,心有多紧张。

    半晌之后,白曦儿才用白纱衣袖,将嘴角给擦拭了一番,然后有目光游离的坐了下來,一只手轻轻的撑着自己的螓首,仿佛她比郭奕醉得还要厉害一般。

    “刚,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白曦儿久久的大脑空白之后,才是问出了这么一句。

    郭奕此时似乎也变得有些*,竟然老实的回答:“我好像抱了你一下……”

    “那还有呢。”白曦儿明明感觉到自己脸蛋上还有些发疼,就连自己的舌头仿佛刚才都被人给吸允了一下,此时都还感觉到几分温润。

    郭奕依旧很老实:“好想还亲了一下……”

    “哦。”白曦儿轻轻的抿了抿嘴唇,目光越发的游离,似乎在看着那莲池中的水,又似乎在盯着桌上的酒壶,也有些犯傻,低声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奕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傻得无可救药,因为他觉得自己突然之间不会说话了,仿佛说任何一个字都不合适。

    “对啊,这是什么意思。”郭奕情不自禁的跟着说道。

    华二楼依旧还趴在酒桌上打呼噜,醉得就好像一条死猪,忽的梦呓了一声:“郭大淫贼,想要泡仙子……郭大淫贼,贼胆不小……”

    这虽是一句梦话,但却是那么的清晰。

    “死胖子,胡说什么!”

    郭奕顿时打了一个寒噤,豁然将华二楼提了起來,直接扔进了旁边的冰冷的莲池之中,“咚”的一声便是沉到了水底。

    以华二楼的体型,很快就又浮到了水面上,依旧鼾声如雷,竟然沒有醒过來。

    郭奕此时的酒意便又醒了几分,但是当他看到白曦儿那圣洁而脱俗的面容,他却觉得现在还不如直接醉倒來得好。

    “那个……这个……”郭奕一时半会竟不知如何说才好。

    久久之后,白曦儿的目光才不再游离,变得严肃了起來,逼视着他,道:“郭奕,告诉我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但是你却抱了我,还亲了我,你总该给我一个答案吧。”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零一章 两个犯傻的人,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