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来到--:huaixiu

    白曦儿的目光从來沒有现在这般的锋利,让人无法退缩。

    郭奕轻轻的搓了搓手指,豁然站起身來,又是走了过去,來到了白曦儿的身畔,也是盯着她。

    被郭奕这么一看,白曦儿顿时感觉浑身如同蚂蚁在咬,就连曼妙的身姿都微微的缩了缩,似乎是怕郭奕又一把将她给抱住,又似乎是因为别的原因。

    “白曦儿。”郭奕声音略微的有些高,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是问道:“你还想不想渡过情劫!”

    白曦儿怔怔的盯着郭奕,久久的回不过神來,如同自言自语的道:“我……我也不知道!”

    “那你是想要继续追求你的无上仙道,练就一颗圣洁无尘的仙心,还是堕落为一个女人,一个在飘渺的云端,一个在世俗的地上,你究竟要如何选择,你今天可以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郭奕下了很大的决心还是问出这句话。

    他觉得今天是和白曦儿摊牌的时候了。

    从一开始以來他们两个都在回避这个问題,白曦儿的心一半向着仙道,一半又向着她心中的情,她一直无法抉择,所以两者都在回避。

    而郭奕也和她一样,一半是男人的本能,想要得到她,想要娶她,即便她是仙子;但是另一半又想要助她渡过情劫,让她向着仙道更深处行去。

    两个都是矛盾的人,都是遮遮掩掩的人。

    白曦儿内心在挣扎,她知道无论她选择哪一种,郭奕都会无条件的去帮她,去帮她实现,但是要做出选择却太艰难了。

    莲池畔盛开着一朵朵灵花,有两只彩蝶子在上面飞舞,那双宿双飞的样子,简直让人羡慕,一起飞翔,一起采蜜,一起陨落,化为尘泥,生命或许不能永恒,但是却又那么的多姿多彩。

    红湘音穿着一袭红纱,从那灵花间穿过,肤如雪,骨如玉,她此时已经不是一个鬼魂,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妩媚动人的脸上,洋溢着勾魂的笑,已经行了过來,道:“郭淫贼,你这坏蛋,怎么可以这般的逼迫曦儿,你明知道要她做出决定千难万难,你为何不能男人一点,自己先做出决定!”

    郭奕略微了一怔。

    白曦儿也是怔住了。

    红湘音咯咯一笑,便又是道:“郭奕,有时候别太尊重女人的选择,因为有的女人一直都等着男人來选择她们,你若是能够主动一点,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相信曦儿都不会拒绝你!”

    白曦儿盯着郭奕,那一双美眸宛如仙波。

    郭奕豁然又是将白曦儿给捉了起來,将她给紧紧抱住,以行动來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白曦儿浑身都在颤抖。

    郭奕在她耳畔柔声的道:“灵霄仙子从今以后便不再叫仙子,她只有一个名字,白曦儿!”

    白曦儿轻轻的咬着贝齿,犹豫了片刻,然后缓缓的伸出了手,轻轻的放在了郭奕的肩上。

    红湘音很识趣,呵呵一笑,便是自觉的消失了。

    那一夜,灵霄殿外降下了丝丝细雨,雨中还带着淡淡的荷花的味道。

    当清晨來临的时候,那烛台上的仙蜡灵烛已经燃尽。

    郭奕感觉自己的头实在有些昏沉疼痛,当他醒來的时候,床上已经只剩他一个人,枕边还残留着那一股淡淡余香。

    昨晚,喝得实在太多,醉得也是前所未有的厉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做过些什么事,只知道昨晚白曦儿还睡着他的身边,但是今早却已经不见芳踪。

    郭奕豁然坐起了身來,久久的沉默之后,才又穿戴整齐走下了床榻。

    那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纸,上面还写着娟秀而美妙的字:“这世上已经沒有了灵霄仙子,或许这天下间就沒有一个女人可以被称为仙子,我走了,我是以白曦儿的身份走的,我会之所以会离去,不是因为我还放不下心中的无暇仙道,那是因为昨晚当你醉倒在我身上的时候,口中喊得却是灵霄仙子,我想做仙子的时候,你却要我做白曦儿,我下定决心做白曦儿的时候,你却又想着仙子,或许在你心中,你真正想要的只是娶一个仙子一般的女人,而并不一定就是我!”

    “郭奕,不要怪我疑神疑鬼,你要知道仙子不会疑神疑鬼,但是女人却会,我现在便是一个女人!”

    “或许是我的错,但请你原谅我,我走了,若是有一天我感觉想你了,我说不定又会弄一坛这世上最美的酒來找你,只希望那时天上沒有下着雨,我也不用再走得那么的急!!,白曦儿”

    郭奕静静的看完了手中的信,然后将之揉成了一团,扔在了地上,手指轻轻的揉了揉额头,沉默了半晌,又是将地上的信纸给捡了起來,将之打开,又再次的看了一遍。

    郭奕将这信给看了三遍,不禁的笑了出來:“白曦儿啊,白曦儿,连撒谎都不会,你若是要走,又何苦编出这么荒唐的理由!”

    “她本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你若是要她说实话,她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甚至写都写不出來。”红湘音推门走了进來,很显然她在门外已经听到了郭奕在话。

    郭奕盯了她一眼,道:“你怎么來了!”

    红湘音脸上带着笑意,道:“我若是不來,有些人怕是会躲在角落中偷偷的哭上半天!”

    郭奕哈哈大笑:“你觉得我会哭!”

    “女人的眼泪都挂在脸上,落到地上,男人的眼泪都流在喉咙里,滴到心头上。”红湘音依旧还是在笑着。

    而郭奕却是笑不出來了,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会走!”

    红湘音点了点头。

    “她去哪里了。”郭奕道。

    红湘音道:“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題,她说她要送给你一件礼物,她到底送给你什么了!”

    郭奕也是微微的一怔,对啊,琅嬛仙尊说过,白曦儿在给自己准备一件礼物,以白曦儿的性格既然要准备礼物,也就不可能不送出,但是郭奕却的的确确沒有收到她送的礼物。

    难道她已经送给自己了,而自己却沒有察觉到。

    郭奕忙是闭目内视,想要看看她是不是已经将这一件“礼物”,打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怎么会这样。”郭奕睁开了眼睛,带着几分的惊讶。

    红湘音也是紧张了起來,连忙问道:“怎么了!”

    郭奕道:“我脑海之中的**之心,不见了,而原本**之心的位置却多了一团白色的光华,氤氲曼妙,带着无穷的仙芒,就好像一轮永恒的大日!”

    **之心,乃是阻止郭奕产生**的东西,目的是要他丧失斗志,碌碌无为,阴后曾经就是为了取出郭奕脑海之中的**之心,才献身给他,但是却依旧沒有将他脑海中的**之心给取出。

    若是无法取出**之心,郭奕也就永远不可能*到至尊的境界,甚至连神尊的境界都不能突破。

    连阴后都不能做到的事,难道白曦儿可以做到。

    “怎么会这样。”红湘音思索了起來,忽的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但是她却是什么也沒有说出來。

    郭奕盯着她脸色的变化,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可能!”

    “沒,沒,我脑袋一向都不好使,你都想不到,我又如何想得到。”红湘音笑道。

    郭奕自然不会相信她的鬼话,但也不再继续询问她。

    郭奕又是将手中的信看了一遍,有些不确定的道:“白曦儿到底是真的走了,还是藏了起來!”

    郭奕闭上的双目,又是向着脑海之中那一团白色的仙光望去,就好像有一轮和煦的烈日照耀在自己的脑海中,郭奕感觉自己的喉咙又湿润了,仿佛听到眼泪打在心头上的嘀嗒声。

    那一团仙光依旧是那么的纯净无暇,就算郭奕用尽所有的修为内视,也看不清那仙光之中到底有着什么。

    这团仙光的光芒,将郭奕身体之中的那半颗神祗位都给融化,宛如的融入了郭奕的身体之中,一道道白色的流光穿梭在经脉和血脉之中,交织出两张巨大的网。

    这些白色的光华都是神祗位中蕴含的古神的感悟,当在郭奕的身体之中流转了九个周天之后,便又开始在丹田的下方凝聚了起來,化为了一座虚幻的神祗位。

    郭奕达到了半神的境界,离神尊之境只差一步了,身体之中的力量强横了十多倍,一拳能够打碎一位神尊。

    脑海之中的那一团白色的仙华依旧缓缓的转动着,如一个女子在曼舞。

    走在崎岖的古道之上,郭奕回头看了一眼那悬浮在虚空上的灵霄殿,眼中带着无穷的不舍,最后却化为了一声长叹。

    那原本嬉戏在山间的仙鹤也一只只的飞走了,似乎已经知道那殿宇之中的仙子已经不在了,发出一声声长鸣,消失在云烟的尽头。

    华二楼道:“老大,仙子呢!”

    “她走了。”郭奕道。

    华二楼道:“她去哪了!”

    “在我脑海里。”郭奕说完这话,便是乘风而去,再不逗留半分。

    仙山鸟绝,寂静的吓人,独留一座殿宇永恒的悬浮在天空之上。

    ……

    这一章有点难写,足足写了三个小时,可能有些--不懂,也沒关系,也不要问我白曦儿去哪了,可能性很多,大家认为她去哪了,她就去哪了。

    好吧,解决了白曦儿,这本书最纠结的感情戏,也就只剩下柳嫣然了,也是该魔鬼登场的时候了。

    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早晚8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零二章 伊人无踪,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