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海之畔,华二楼和明道子躲在一堆白骨之后,小心翼翼的藏在空间的裂缝之中,xiu

    明道子手中捏着一大把神符,封锁了两人身上所有气息,神情十分的紧张,额头上冷汗直冒。

    “妈的,这老太婆心思实在太狠了,居然用如此恶毒的手段对付我老大,老子跟她拼了。”华二楼从怀里摸出一根大棒槌來,那样子就要冲上去与太婆大战一场。

    “去吧,去吧,我支持你。”明道子一脚踹在了华二楼的*上,将这死胖子吓了一跳,忙是缩了回來,双脚紧紧的地上,就好像生了根一般。

    华二楼揉了揉肥乎乎的*,啐道:“老子只是说说罢了。”沉思了片刻道:“不行,不行,太婆这一招实在太阴狠,我得立即赶去通知我老大才行,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明道子微微的摸了摸青琉道冠,呵呵一笑:“这就是报应啊,淫贼就该落得这样的下场,才大快人心!”

    “啪!”

    华二楼将鞋底给砸了过去,直接在明道子的脸上印出一个鞋印來。

    “你妹的,小道士,老子警告你,好好的看好郭嫣儿,那可是老子的小侄女,尽可能阻止她去找我老大。”华二楼说完这话之后,便是一脚将空间给踩碎,肥胖的身躯便是挤了进去,跨越空间,急速的离去。

    明道子本來还是一脸的怒火,很是鸟气,不过当他看到仙姿曼妙的郭嫣儿行过來之后,顿时收起了心头的怒火,狂咽了一口唾沫,忙是取出一面铜镜,将自己收拾打扮了一番,这才是潇洒英俊的走了出來。

    “靠,郭淫贼那*几世修來的福气,竟然生出如此貌美的女儿,简直就如那仙女一般!”

    明道子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青衫道袍,衣袖飘飘,就如那仙道门派中的英杰弟子,正下山游历一般。

    苍梧海滨,血泉涌动,堆积起一座座白骨矮山。

    明道子忙不迭的从衣袖之中掏出一把白羽仙扇來,目光傲然,遥望天边残霞,对天长吟道:“日薄西山兮,海天一色,路遇佳人兮,吾欲好逑!”

    这小道士一副文绉绉的模样,摆了一个自以为很是拉风的姿势,那样子说不出的欠扁。

    郭嫣儿从白骨矮山之畔行过,淡漠的盯了他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眸光,就要踏云而去。

    此时太婆已经前往了苍梧海的深处,并沒有与她一起,她乃是一个人上路,心头正思索着如何取郭奕那狗贼的性命。

    “咦。”明道子见郭嫣儿根本就不理会他,大感气馁,然后从白骨矮山之上追了下去,叫道:“姑娘,贫道看你面色红润,头聚青玄光,背上粉雀纹,三日之内,必有桃花啊!”

    明道子拦到了郭嫣儿的身前,轻轻的摇了摇白羽仙扇,振振有词的道:“姑娘,本公子乃是天道传人,看人问事一向都很精准,可否打扰姑娘一盏茶的功夫,让本公子给你算上一挂!”

    他带着期待之色的盯着郭嫣儿,鼻头上两道血痕不自觉的流了下來。

    郭嫣儿双手抱着一柄血色的战剑,那剑身之上刻着无数的古文,如同一道符文印在上面,给人无限的压抑的感觉。

    明道子分明看见那剑鞘之上还刻着“诛天剑”这三个古字。

    郭嫣儿的一双眼眸儿,打量了明道子一眼,不禁呵呵笑了出來,道:“你是道士,还是公子!”

    明道子看到郭嫣儿的笑容之后,大脑一片眩晕,久久之后,然后清醒过來,直接便是将身上的这一件道袍给脱了下來,丢在地上,便又是狠狠的踩了几脚。

    “本公子姓明,单名一个道字,郭姑娘,小生这厢有礼了。”明道子猛的擦干鼻头上的血痕,微微的躬身一拜,显得很是彬彬有礼,一副绅士模样。

    “你怎么知道我姓郭。”郭嫣儿的眼神变得狠冷了起來,那一股寒意,差点将明道子给冻成冰棍。

    这股眼神,简直和云仙儿杀人的时候太像了,看得明道子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明道子感觉大腿有些发软,诺诺的道:“我……我乃是天道传人,自然是通过无上的妙法推算出來的!”

    “这么厉害,“郭嫣儿涉世未深,不由的相信了他的鬼话,于是追问道:“既然你这么能推算,哪你可能推算出郭奕那狗贼的下落!”

    “这还用说,要推算郭奕那狗贼简直易如反掌……噗,那个……那个你刚才说什么,郭奕那狗贼。”明道子的大腿又是软了一截,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女儿骂爹为狗贼。

    “郭淫贼,这就是你造的孽啊,淫贼有报应,入行须谨慎。”明道子心头如此的感叹道。

    一股寒气抵到了明道子的脖子上,正是郭嫣儿手中的诛天剑。

    “你到底能不能推算出那狗贼的下落。”郭嫣儿手中的剑上结满了玄冰,冻得明道子牙齿打颤。

    明道子鼓足了勇气,拍了拍胸口道:“那还用说!”

    郭嫣儿的一双明眸中带着一丝冷笑,道:“那好,现在就随我一起去杀那狗贼,你若是能够助我杀他,我便不杀你!”

    “啊。”明道子感觉自己这回算是栽大跟头了,若是真的陪郭嫣儿去杀郭奕,他这条小命估计是活不成。

    郭奕的修为今非昔比,而且智力更是天下无双,就算至尊都未必杀得了他,更何况他们两人。

    “华二胖子,只希望你能早些找到郭奕,不然老子迟早死在他女儿的手中。”明道子心头在呐喊。

    华二楼此时也是心急如焚,从空间的裂缝之中飞了出來,口中累得直吐白烟,喘了几口气,便又要进入空间的裂缝,继续向前赶路。

    他一脚踩碎了空间,就要爬进去,但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却是将他给拖了出來,从云头上扔了下去,宛如葫芦一般翻滚在地上。

    华二楼本來就肥得如同一只球,在地上滚动起來,就更加的像了,久久的无法停下來。

    “靠,何方宵小竟敢对你华二爷爷出手,知道我嫂子是谁不,不想活命了吗。”华二楼刚是站起身來,便又被那一只无形的手给扔飞了出去,在地上滚动了起來。

    就这般,华二楼被扔飞了七次之后,最后只得规规矩矩了起來,再也不敢开口谩骂,一双眯眯眼向着四方盯着,出声哀求道:“英雄好汉,大仙大神,你就绕过我吧,我正有要事在身,若是被耽误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那虚无的空间之中传出一丝波动,一个身穿青丝纱衣的少女儿缓缓的凝聚了出來,头上扎着两根小马尾,背上背着一张古朴的琴,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这青衣少女显得高深莫测,虽然就站在华二楼的身侧不远,但是却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就好像空气一般。

    华二楼看到这少女之后,顿时双眼放光,喜道:“柳儿姑娘,真是越來越美了,让二楼我好生的想念!”

    “死胖子,还想再被摔两次不成。”柳儿咯咯的一笑,就好像那春河岸柳,水蛇沐浴。

    华二楼忙是后退了两步,笑得:“柳儿姑娘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孤身踏上天荒,难道不知道天荒现在的局势很紧张,前些日子,才陨落了十多位至尊!”

    “呵呵,那是因为他们都太弱了。”柳儿笑道。

    华二楼点了点头,道:“那柳儿姑娘,这次前來天荒又在密谋些什么!”

    柳儿知道这死胖子聪明得很,并不像他表面上那么痴呆,于是笑道:“死胖子,别问太多了,有人要见你,给我走吧!”

    “何人要见我。”华二楼脸色微微一变,心头忽的猜测到了什么,脸色便变得更加的厉害。

    “呵呵,你说呢。”柳儿笑道。

    华二楼狂喜,知道自己的后台终于到天荒,这下终于可以在天荒横着走了。

    这是离苍梧海不远的一座上古大城之中,居住了上千万的修士,修为最低都是圣人的境界。

    柳儿带着华二楼进入了古城,來到一座青色的殿宇门前。

    那殿宇的门前站着八个护卫,这八人的身体完全被笼罩在黑色的战甲之中,根本看不清他们到底长什么模样,但是华二楼却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无边的死气,就算华二楼已经达到了大帝的境界,依旧压抑得不能抬起头。

    这八人很可能是八尊死神,乃是神尊的境界。

    走进了殿宇的大门,只见一头七彩的巨大的鱼被锁在一个万丈高的铁笼子之中,铁笼子的每一根钢条都有柱子那么粗,上面刻满了炫纹,带着一股股血腥之气。

    那七彩的巨鱼背上长着一对翅膀,腹下长着一双爪子,鳞片之间还长着九只鱼目,但是如今这九只鱼目却都已经尽数化为了血窟窿,九只鱼眼睛都被挖了出去,显得甚是凄惨。

    这被关在铁笼子之中的不正是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太鱼”,而此时的太鱼却已经快要变成死鱼。

    华二楼冲上前去,就是狠狠的在太鱼的身上踹了两脚,大骂道:“妈的,这死鱼早该拉去炖汤喝!”

    太鱼乃是天荒的超级大佬,太古的凶人,战力堪比佛祖和阴后,谁会料到现在竟然会被关在这么一个囚笼之中,九只无上的鱼目都被挖走,浑身都在淌血,竟是奄奄一息,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一十八章 柳嫣然到天荒了,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