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座宫殿,布局巧妙,颇具匠心,xiu

    柳儿施施然的一笑,便是继续行在前面带路,來到了最中央的那一座古朴的殿宇之中,神色旋即变得恭敬了起來,微微的一拜,道:“小姐,华胖子已经带來了!”

    华二楼屁颠屁颠的直接拜跪在了地上,仰天嚎啕大哭,锤头顿足的道:“嫂子,你可算是來了,这天荒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沒有嫂子你撑腰,谁都敢欺负咱,这还怎么活啊!”

    这家伙脸皮极厚,趴在地上哭得死去活來,就好像被人给强.奸了一般。

    继续哭诉道:“都怪俺修为太低,才会被人欺负,我简直就是丢人的玩意,将嫂子你的脸都给丢光了,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我还不如死了得了,免得给嫂子你丢人……”

    站在一旁的柳儿都被这死胖子气得不浅,很想直接将他给扔飞出去,暴打一顿。

    那宫殿之中缓缓的走出一个宫装女子來,青色的斐丽衣衫之上绣着凤纹龙刻,淡青色的柳枝耳环轻轻的摇荡,碰撞出清泉滴石般的声音。

    外面披着一件大红狐袍,拖在地面上,就好像一道长长的红毯。

    柳嫣然手中抱着采薇古琴,穿着高季长靴,踩着白色的古石梯之上,发出铿锵的脚步上。

    “呵呵,二楼,看來这些年你跟你老大混得不是一般的惨。”柳嫣然似乎一点都沒有变,柳叶长眉轻轻的挑了挑,笑得甚是迷人,哪有轮回女尊的骇人威势,反而就好像那贵族千金小姐一般。

    但是华二楼一想到外面被关在笼子里面的太鱼,顿时又谨慎了起來,站在眼前的这可不是柳嫣然,而是轮回女尊,这可是连八荒的各位至尊都惧怕的人物,她真正的手段若是施展出來,绝对不像她现在表现出來的这般和善。

    即便现在华二楼还叫她嫂子,但是他依旧料不到轮回女尊何时就会翻脸。

    华二楼脸色不变,又是在地上跪伏着大叫了起來:“何止是凄惨,简直惨得无法用言语來形容,嫂子,以后我跟你混得了!”

    柳嫣儿的手指轻轻的摸了摸尖尖的下巴,呵呵一笑:“二楼啊,二楼,每次见到你总是这般的让人欢喜,我现在终于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为什么。”华二楼愣然道。

    “因为你比姓郭的会说话,我想要在他口中听到一句窝心的话,简直比登上九重天还要难。”柳嫣然忍不住的微微叹息,那样子像极了一位深闺里的小娇妻。

    在柳嫣然的吩咐之下,柳儿端出了一个乌黑的玄玉盘子,盘子之上还盖着一层*的丝绸缎子,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蕴含着神秘的力量。

    “二楼,既然你跟你老大混得这么的惨,嫂子我就提携你一下,赏给你一件大宝贝!”

    柳嫣然出手一向阔绰,小手笔都拿不出手,这是华二楼早就知道的,一双眯得只剩一道缝隙的眼睛豁然瞪得比牛还要大,爆发出炙热的光芒,心道,哭了半天,总算是沒有白哭,这回赚大发了。

    这死胖子跟青牛一个德行,直接便是向着柳儿手中的玄玉盘子扑了过去,但是却柳儿却是虚手一引,微微的一侧身子,华二楼顿时扑了一个空,差一点重心不稳滚在地上。

    “嫂子,这是什么意思。”华二楼道。

    柳儿和柳嫣然都是施施然的笑了起來,笑得华二楼浑身都不自在,仿佛跌进了万丈深渊,随时都会万劫不复。

    柳嫣然笑道:“告诉我,你这么急是上哪去!”

    华二楼心头一突,顿时明白了柳嫣然请自己过來的原因,柳嫣然定然也是察觉到了郭嫣儿与郭奕关系的不一般,但是却肯定还不知郭嫣儿就是郭奕的女儿。

    柳嫣然的修为虽然高绝,但是却迟迟沒有发起从天荒的攻击,定然是在顾忌着什么,如今她虽然來到了天荒,但是却并不想被天荒的那些至尊给发现,所以并沒有使用天道之力推算。

    华二楼心头思虑着,柳嫣然虽然被称为轮回女尊,但终究还是一个女人,谁能料到她知道郭奕有女儿之后,会不会下杀手,这种事柳嫣然并不是做不出來。

    “这个……”华二楼一时之间冷汗如雨,总觉得柳嫣然此时很是吓人,那一股气势让他无法站稳身体,与刚才相比,宛如变了一个人。

    柳嫣然依旧稳稳的站在那里,眸光之中带着温和的笑,给人无限的美妙之感。

    华二楼被那一股无形的恐惧之感给压得一*做在了地上,但是却依旧一句话也不说,牙齿之上都咬出了血,忽的,身上的那一股压力突然消失了,耳中又传來了柳嫣然的笑声:“二楼,你果然不愧是郭奕的好兄弟,你还是跟他混吧,跟我混,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柳儿,将太鱼的九眼交给他吧,炼化了这太鱼九眼,就算达不到至尊的境界,恐怕也是古神之中的顶尖了!”

    柳儿将华二楼给扶了起來,对着他轻声的笑着,然后将玄玉盘子递到了他的手中。

    这里面装的正是太鱼的九目。

    华二楼心头大呼好险,暗道,天下之间根本沒有任何事瞒得住柳嫣然,刚才她只是在试探自己的罢了,若是自己松口出卖了郭奕,很可能现在已经变成了死人。

    看來柳嫣然变成了轮回女尊,但是却依旧沒有完全的将郭奕给放下,这就好像白曦儿虽然斩去了情劫,但是却依旧斩不断情丝一般。

    得到了太鱼的九目,华二楼自然是欢喜得一塌糊涂,激动得双手都颤抖了起來。

    柳儿将华二楼给送走之后,又是行了回來,站在柳嫣然的身后,道:“小姐,应该不是他!”

    柳嫣然点了点头道:“的确不是他,但是这个人绝对与郭奕走得很近,若是不能将这个人给找出來,那么攻打天荒的计划就要无限期的延迟!”

    柳儿皱了皱眉头,道:“小姐现在已经九世大乘,难道八荒之中还有人有资格与小姐你做敌人!”

    柳嫣然不言,沉默了半晌道:“这人很不简单,也隐藏得很深,我达到九世大乘之后,就能隐约的感觉到他的存在,似乎正在祭炼《仙榜》,而且与郭奕的关系十分的紧密!”

    “所以小姐你才怀疑是华二楼。”柳儿道。

    “每个人我都怀疑。”柳嫣然说完这话之后,便又是望向苍梧海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小小的弧度,道:“郭嫣儿,郭奕啊,郭奕,居然取这么一个名字,你就这么害怕我杀了你的女儿!”

    柳儿笑道:“郭公子这不是怕小姐,他是对小姐念念不忘!”

    柳嫣然不置可否,沉吟了片刻,便道:“走吧,我们也去见一见这小女孩儿,诶,柳儿,你说这郭嫣儿像不像我女儿的名字!”

    “像,像极了,呵呵!”

    两道青色的人影从殿宇之外飞去,刹那之间便是消失无踪。

    郭奕和云仙儿已经來到苍梧海三个月了,那海面上的鲜血依旧还沒有沉淀下去,鼻尖充斥着血腥的味道,让人异常的难受。

    郭奕的手掌之中悬浮着两滴鲜血,以血祭天,化为无数道天道的规则,急速的向着天外飞去,很快又是飞了回來。

    云仙儿颇为紧张的道:“怎么样!”

    郭奕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太婆的修为实在太高,已经察觉到我在推算嫣儿的行踪,已经用禁神之法封印了嫣儿身体之中的血脉,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这死老婆子,我迟早将她碎尸万段。”云仙儿虽然说着狠话,但是那眼中的泪花便又忍不住的往下掉,心头对郭嫣儿忧心至极,那样子说不出的凄苦。

    郭奕将她轻轻的拦在怀里,温柔的拍了拍她的香肩,道:“虽然沒有找到嫣儿的踪迹,但是我却发觉了一件有趣的事!”

    本來一直趴在地上的青牛,听闻这话之后,猛的抬起了头來,叫道:“什么有趣的事,是不是发现了太古宝藏!”

    青牛随时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但是此时却精神抖擞。

    郭奕笑道:“宝藏沒有,但是宝物倒是有!”

    云仙儿见郭奕卖关子,禁不住好奇,便也伸出手指推算了起來,忽的脸色微微的一变:“太鱼的九目怎么会落到了华胖子的手中,难道太鱼那样的大人物竟然被人给斩杀!”

    青牛原本昂起的头,旋即扎进了泥土之中,牛尾巴翘上了天,这还了得,连太鱼都被人给击毙,那么出手的人修为得有多高。

    太鱼九目实在太招摇了,上面携带的气息堪比至尊的神魂,根本压制不住,只要精通推算之道的人,都能将之推算出來。

    郭奕目光肃然,望着天边,似乎已经知晓了是谁出的手。

    云仙儿很快也是想到了什么,一双美眸盯在了郭奕的身上,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道:“她來天荒了!”

    郭奕点了点头,道:“这一天终究还是來了。”思虑了半晌,又道:“要不你先回郭家!”

    云仙儿冷冷的一笑:“你怕她会杀了我!”

    郭奕沉默不语。

    “她若是真的要杀我,就算躲到郭家也是沒用的,我相信柳嫣然还不是一个小气的女人,要不我们现在就去会会她。”云仙儿丝毫都无惧意。

    郭奕轻轻的摸了摸下巴,笑着看了她一眼,道:“她估计也在等着我们去找她。”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一十九章 柳嫣然还是轮回女尊-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