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奕现在的智力何等之高,仅仅凭借一个眼神,就能看出上万种端倪,看着明道子笑得那么的欢,便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静静的,又是将郭嫣儿给打量了一番,道:“你叫什么名字!”

    “郭嫣儿。”她道。

    郭奕心头微颤,伸出了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儿,说不出的柔情,郭嫣儿也是对这位前辈充满了敬意,倒也并不恼,反而静静的站在那里,任凭郭奕的轻抚。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话一点都不假。

    云仙儿跨越过长空飞來,刚才的话她自然是听到了,她不像郭奕那么的镇定,此时已经激动得流下了眼泪,直接便是扑了上去,将郭嫣儿给抱在了怀里。

    郭奕收回了手指,转过了身來,抬起头,望着天幕之上的黑色云彩,缩了缩湿润的眼睛。

    “真***让人掉泪,本尊我都要哭鼻子了。”青牛也是眨巴着眼睛,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郭奕紧紧的捏着拳头,一拳打在了青牛的背上,眼中充满了狠戾之色:“太婆,竟然对我用出如此招数,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斩你!”

    郭嫣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自然跟太婆脱不了干系,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指父骂贼,郭奕从來沒有现在这么的想要杀一个人。

    郭嫣儿被云仙儿给抱得紧紧的,被她的泪水给感染,竟也是双眸晶莹,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擦干云仙儿眼帘的泪花,道:“你为何要哭,你又为何要抱着我!”

    云仙儿从來都是一个狠辣无情的人,此时绝美的脸蛋上却写满了愧疚,不断的道:“嫣儿,娘对不起你,都是娘的错,娘不该让你被坏人抓走的,娘该好好的保护你才是……”

    郭奕从來都沒有见到云仙儿流过如此多的泪,就好像将一辈子的泪都给流完了,这一种情感,无法用言语來形容。

    郭嫣儿的一双眼眸子睁圆,柔声道:“你怕是认错了人,我爹娘……”

    郭奕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便是说道:“她沒有认错人,你便是她女儿,也是我的女儿!”

    “前辈……”郭嫣儿道。

    “叫爹。”郭奕肃然的瞪着她。

    郭奕的脸色很是吓人,严肃得能够将小孩子都给吓哭。

    郭嫣儿被郭奕吓得抬不起头來。

    云仙儿看到自己女儿被吼,自然是翻脸无情,也是吼道:“姓郭的,你凶她做什么,你配当她爹吗,嫣儿说的沒错,你就是一个败类……”

    明道子低声嘀咕道:“看样子马上就要发生家庭暴力了!”

    “两口子吵架很正常,当然若是真的打起來,我还是买郭奕赢。”青牛道。

    明道子却是将目光盯着郭嫣儿的身上,眼中满是异色,自言自语道:“你说,我要是做了郭奕的女婿……”

    他的话还沒有说完,青牛便是白了他一眼,“你摆得平云仙儿这个丈母娘!”

    明道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再也不敢提半个字。

    郭奕伸出手轻轻的按在了云仙儿的身上,“我要单独和她谈谈。”然后一把拉住了郭嫣儿的手,这一对父女行到了远处,似乎并不想众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郭奕轻轻的握着郭嫣儿的小手,脊梁挺得笔直,踩着紫色的灵草,行在苍梧海边,任凭那带着血腥味的海风吹拂,心中满是沉思。

    郭嫣儿此时显得很是安静,与郭奕并肩走着,修长的黛眉微微的弯曲,晶莹的贝齿咬着舌尖,似乎也在想着什么。

    地上的沙子是血色的,踩出的脚印之中都能溢出血液來,他们的气氛显得有些不自然。

    久久之后,郭嫣儿才是率先打破了沉默,道:“你就是郭奕对不!”

    郭奕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微微的点了点头:“你很聪明,就跟你娘一样的聪明!”

    郭嫣儿在得到了自己心头的答案之后,一时竟又是沉默了。

    两人停下了脚步,然后坐在夜色下的沙滩上,那潮水还不时的拍打着脚面,湿透了两人的鞋袜和裤脚。

    “你说我现在是该相信你,还是相信一直将我养大,教我*的婆婆。”郭嫣儿轻轻的将头放在了郭奕的肩膀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天空之上闪亮的星辰,那样子就好像一对情人一般。

    “相信你自己。”郭奕的双手轻轻的抱着膝盖,也是望着那星辰。

    两人相互依偎着,时而望着那天空的星辰,时而看着海水的潮起潮落,时而传出哭泣之声,时而又有欢笑声响彻夜空。

    除了他们自己,谁都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笑着什么,哭着什么。

    那不远处的藏青色的山顶之上,柳嫣然和柳儿静静的站在哪儿,静静的盯着坐在海滩上的郭奕和郭嫣儿。

    “小姐,他们在说什么,为什么就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柳儿不解道。

    柳嫣然也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叹道:“你说那女孩要是我的女儿该多好,诶,云仙儿真幸福!”

    她丝毫都不掩饰眼中的羡慕和嫉妒。

    看着别人的幸福,别人的欢笑,一个孤独得太久的人都是会羡慕嫉妒的,而凡是修仙之人,又有几个不是孤独的。

    当天已经亮开,海面上升起旭日的时候,郭奕和郭嫣儿终于站起了身來,两人谈了一夜,此时依旧还在笑着。

    “嫣儿,我给你讲的那些事,你可不许告诉你娘。”郭奕挺着胸膛,有模有样的道。

    “这个嘛……”郭嫣儿眼中露出皎洁之光,呵呵一笑:“当然是可以的,不过你得背我一段!”

    “不好吧!”

    “那我告诉我娘去!”

    “好吧,就背一段。”郭奕笑道。

    郭嫣儿曼妙的身姿直接跳到了郭奕的背上,一双*的手臂而搂着郭奕的脖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云仙儿此时说不出的欣慰,竟又是忍不住落泪。

    柳嫣然身上的绯红披风在风中飘动,手中抱着采薇古琴,缓缓的御风而來,脸上带着迷人的笑,仙姿动人,曼妙无双。

    郭奕就好像早就料到她会來一般,缓缓的停下了脚步,将郭嫣儿给放了下來,目光向着柳嫣然看去,云仙儿微微的移了移身体,挡在了郭嫣儿的身前。

    “郭奕,我们又见面了,看到你现在这么的幸福,我都觉得我不应该再出现。”柳嫣然很是真挚的说道。

    “这姐姐真漂亮,娘,她是爹的情人,还是初恋。”郭嫣儿在云仙儿的耳畔低声的道。

    郭奕微微的一笑,然后向着柳嫣然行了过去,坦然的看着她,笑道:“你若是不出现,你就不是柳嫣然了!”

    柳嫣然呵呵一笑,手指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说不出的美韵,道:“说的不错,还是你最了解我,有沒有兴趣也帮我生一个!”

    郭奕讶然:“仅仅只生一个而已!”

    “那你要生多少。”柳嫣然娇嗔道。

    “不是我要生多少,而是你要生多少,这个忙我帮定了。”郭奕道。

    柳嫣然又是呵呵直笑,笑得一双眼睛都变成了月牙儿,轻轻的锤了锤郭奕的肩头,道:“既然你这么耿直,我也决定帮你一个忙!”

    “生孩子可是大事。”郭奕道。

    “我要帮你的忙也不是小事。”柳嫣然仰着头,一副很*的样子。

    “成交。”郭奕道。

    明道子和青牛都躲在一块大石的后面,显然都很害怕柳嫣然,此时一人一牛都是气得牙痒痒的。

    “郭淫贼不要脸啊,居然在自己女儿的面前,勾搭别的女人,这不是教坏小孩子嘛。”明道子很是气愤的道。

    青牛喷了他一脸的口水,道:“关你屁事,郭淫贼若是不勾搭女人,也就不是淫贼了,再说若是郭奕真的能够和柳嫣然生个儿子或者女儿,天呐,这可是强强结合啊,还不生个逆天的玩意出來!”

    柳嫣然从郭奕的身侧走了过去,來到了云仙儿的面前,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的灿烂,道:“云姑娘,真是越來越俏丽了!”

    “哪能跟女尊你比,女尊这次到天荒,不会仅仅只是找郭奕叙旧那么简单吧。”云仙儿道。

    柳嫣然呵呵一笑,轻轻的拍了拍云仙儿的香肩,就好像闺中密友一般,道:“还真被你猜对了,除了这冤家,天荒还真沒有什么值得我孤身前來的。”笑过之后,便又道:“将郭奕借给我几天,可以吗!”

    “哏哏,轮回女尊亲自开口,我岂有不同意的道理,再说腿长在他的身上,他若是真的要跟你走,谁也拦不住!”

    柳嫣然又是笑了,转过身,向着躲在石头后面的青牛瞪了一眼,道:“出來吧,办正事了!”

    青牛一脸的不情愿,知道柳嫣然的正事绝对吃力不讨好,磨蹭了半天,最终还是走了出來,心头暗道,妈的,一辈子只有当牛做马的命啊。

    “办啥正事!”

    “杀人。”柳嫣然半坐在青牛的背上,口中吐出了这么两个字來。

    郭奕牵着牛绳,脸上带着一抹笑意,他也正要去杀一个人,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二十一章 父和女,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