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在月下凌乱,一阵阵喝酒叫骂的声音,让这海滨渡口多了几分喧嚣。()

    天魔庭已经在这苍梧渡口等了三个月,坐在一具高高的白森枯骨之上,用一根整洁的锦缎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魔纹战刀。

    这刀重达九千亿斤,能斩破十方世界,此时早已被擦得净洁发光,但是他却依旧还在擦拭,就好像完全听不到脚下苍梧渡口的那些喧哗。

    他在等一个人,这个人到现在还沒來,所以他还在等。

    当清风吹过渡口之时,一个身躯佝偻的老妪坐在一只巨猫身上,驱赶着两只大鸭子从海上行來,“快些游,快些游,到了苍梧渡口就能吃上鲜美的肉!”

    本來坐在那巨大的白骨之上的天魔庭,顿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抬起了头來,向着老妪看了一眼,豁然飞跃了下來,站在了海滨,迎接道:“这里只有人和酒,沒有肉!”

    “人死了,不就有肉了。”太婆漫不经心的说道。

    两只雪白的鸭子已经昂首挺胸的离水登岸,在沙滩上踩出一个个湿润的脚印,接着那一只巨猫也是叫了一声,落到了岸边,一双棕*的猫眼盯了天魔庭一眼,然后便继续的前行。

    太婆从巨猫的背上落了下來,嘭的一声将渡口酒棚的门栓给拍碎,踩在满地的碎屑之上,缓缓的走了进去,天魔庭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刀锋,略微一笑,也是跟了进去。

    “嘭!”

    原本喧嚣的酒棚顿时安静了下來,就连站在木台之上扭动着*的舞姿的四个异族妖女,此时都停下了身体的动作,这四个异族妖女个个都惊艳绝美,长着青色的长发,尖尖的耳朵,皮肤细腻雪白而又带着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一双珠圆玉润的*尽数的暴露在空气中,尽显其热火的身材。

    四位妖女穿的很是暴露,双峰之上仅仅当着两片白羽,身下更是套着若隐若现的轻纱,双眸勾魂荡魄,就算是至尊怕是都要被她们勾引得犯罪。

    “沁媚四妖神,你们若是不想成我家猫儿的口粮,最好还是将衣服穿整齐一点,在我面前,还是不要卖荡的好!”

    太婆说话的样子显得甚是平淡,但是却让那四位*的妖神为之生惧,连忙退避了下去。

    除了沁媚四妖神,酒棚之中还坐着十多个长得奇形怪状的异族强者,有的坐在房顶的横梁之上,有的躺在桌子下面,有的身体只有拳头那么大,躺在桌上的盘子碟子之中。

    这些人个个修为都强大无比,乃是來自各大异族的最强者,最低都是古神的境界,有的更是达到了至尊的境界,此时都将目光盯在了太婆的身上,露出忌讳的神色。

    太婆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便是坐了下來,从怀里掏出一方玄天古玉,古玉之上印着一个“榜”字,“嘭”的一声,重重的放在了桌面上。

    众人看到这一块刻着“榜”字的玄天古玉令之后,都是心头一松,因为他们的身上也有相同的这么一块玄天古玉。

    三个月前,这一块玄天古玉便被一个神秘的人物送到了他们的手中,要他们集结到此地。

    太婆冷哼了一声,道:“酒保,你们家主子怎么到现在还不现身!”

    那坐在柜台边上的酒保,依旧趴着身子,头上带着一顶破烂的席子草帽,浑身都在冒着酒气,似乎已经是醉倒了,又似乎根本就是一个死人。

    他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黑色的神雾,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更是连推算都不能,只能隐约的看到那黑雾之下两颗闪动的眼睛,绿幽幽的,宛如两团鬼火。

    他一动不动,依旧趴着身子,口中发出干瘪的声音:“七境榜令发了二十四枚,现在才來了二十一个,还差三个!”

    说完这话,他的双眼又是暗淡了下去,用席子破帽挡住了他的脸,似乎很怕被人给认出來。~

    在场尽是强者,但是能够让他开口说话的却只有太婆。

    太婆冷笑道:“七境榜主的架子还真不小!”

    提着婆娑战刀的天魔庭也是点了点头,道:“简直大得很,我看他的修为也未必就比得过太婆!”

    那原本趴在柜台上的酒保口中发出嘎嘎的阴笑,仿佛一万只鬼魂在哀嚎:“战你三个天魔庭,应该还不在话下!”

    天魔庭的身份很是吓人,乃是天荒三大太古家族“天家”的至尊神祖,早在三十五万亿年前都已经达到了至尊之境,修为深不可测。

    就算太婆对自己修为自信,曾经更是天荒第一强者,但是也最多能够与两个天魔庭战成势均力敌,若是天下真的有三个天魔庭,那么她必败无疑。

    若是酒保沒有夸大其词,那么七境榜主的修为还在她之上。

    就在这时,众人将目光齐齐的投向酒棚之外,只见天幕之上一片紫色的云彩飘來,从云中飞出一个衣袍整洁的老头。

    当着老头走下云端的时候,太婆的脸色忽是变得有些怪异了起來,冷哼道:“太公,些许日子不见,你又变老了!”

    那从云中走下的老头正是太公,他行进酒棚之后,便是神色肃然的道:“太鱼陨落,已经來不了!”

    这个消息就好像一道晴天霹雳,震得在场所有人脑袋都嗡嗡直响。

    太鱼是何等强者,实力比之天魔庭都要高出一筹,在至尊之中稳稳的排进前十,这样的人物,谁能将他彻底的斩灭。

    这是在预示着什么吗。

    酒棚之中,所有人的超级强者此时都脸色急变,有的更是手指颤抖,无法压制心头的恐惧。

    就连那趴在桌子上的酒保都是豁然的抬起了头來,干枯得如同涂着黑漆的手指快速的掐动,忽的叫道:“不好,轮回女尊來到天荒了,此地定然已经暴露,大家快离开这里!”

    一声高亢的牛叫从远处的海面上传來,震得整个酒棚都颤巍巍的,似乎就要倒塌一般。

    “今天怕是谁也无法从此地离开!”

    一道清风吹了进來,那大门口影影绰绰的灯光下已经站在了两人一牛的黑色影子,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就仿佛丧钟的鸣响,让酒棚之中原本准备离去的众人都停了下來一般,一个个都好像被定住了,双目怔怔的盯着那走进來的人。

    这是一男,一女,一牛。

    牛,长着青色的牛毛,流光水滑,身上的肥膘很厚。

    男的,穿着青色的素衣,显得很是讲究,沒有任何的珠玉修士,就好像一个年轻的朴素的俏哥儿。

    女的,很是不得了,身上穿着青色的绫罗,还披着大红的披风,在身后拖得很长,那容貌精致,气质典雅,比之仙国公主都要贵气。

    那男的的目光带着黑白两种颜色,扫视着在场的众人,当看到那四个绝色妩媚的妖姬之后,目光之中还露出的一丝光彩,点头对她们微笑,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太婆的身上之后,脸上的微笑便瞬间消失。

    径直的走了过去,來到太婆所坐那一张酒桌的面前,丝毫都不客气的坐在了太婆的对面,盯着她苍老慈善的脸,猛的一拍桌子,叫道:“酒保,上酒,我要三千万年的仙果陈酿,最好是三十枚仙果酿造的!”

    那穿着青色绫罗,披着大红披风的女子也是走了过來,坐在了男子的身畔,目光却是饶有兴趣的盯着那带着席子破冒的酒保,似乎发觉了一件相当有趣的事一般。

    原本趴在桌子上的酒保,此时将头埋得更低了,扯了扯头上的席子破冒,干咳了一声,道:“沒这酒!”

    “沒这酒,那就从自己的身上割下两斤瘦肉來,本家今日要和太婆前辈好好的吃吃人肉。”青衣男子显得异常的强势,又是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酒棚中的那些來自各个异族的超级强者,此时都看不出來,这刚进來的两人摆明是來找茬的,而且直接就争对那神秘的酒保和太婆。

    这两人不好惹。

    那酒保久久的沉默,半晌之后,才徐徐的道:“此店也是不卖人肉的!”

    “你这是要逼我亲手來割。”青衣男子的手指之上生出一团神芒,化为了一道刀刃,斩了出去。

    酒保依旧趴在柜台之上,伸出一根苍老的手指來,点出一指,想要挡住这一刀刃,但是却被一道无形的劲气攻破了皮肤,刺出一道血痕來。

    酒保的脸上又是生出了两团绿油油的光芒,看着被刺伤的手指,叹道:“郭奕,沒想到你成长得这么快,实力已经胜我一筹了!”

    这青衣男子正是郭奕。

    那酒保竟然将郭奕的身份给认了出來,要知道郭奕得到天脑之后,天道修为已经达到顶尖的地步,除非是认识他的人,不然绝对沒有人能够看破他的身份。

    这酒保依旧用那席子破帽挡着他的脸,脸上更是充满了黑色的雾气,让人看不透他到底长什么模样。

    但是这绝对是一个认识郭奕和柳嫣然的人,而且郭奕和柳嫣然也定然认识他,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二十二章 七境榜令-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