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音界,众佛沉睡。[]

    金色的佛莲悬浮在虚空,佛印宝座绽放着璀璨的金芒,一尊尊古佛都紧闭双目,似在参禅,又似金塑的佛像。

    蓝姑娘依旧煮着酒,扇动着酒气,让其弥漫整个雷音界。

    “佛陀尽沉睡,当他们醒來之时,师尊已经将《仙榜》祭炼成功,他们都将沦为《仙榜》威严下的蝼蚁!”

    蓝姑娘对自己下的毒极其自信,就连佛祖亦不能在“睡佛”奇毒之下幸免,就算赌神古涛恐怕也不能在毒道之上与她一较高下了。

    “师尊祭炼成《仙榜》,整个八荒的万物都要被他老人家掌控,从今之后我便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

    蓝姑娘放下了手中的羽扇,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但是很快她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天边一片圣洁的佛光飞來,可以看到有亿万神佛的虚影呈现在其中。

    古陀汨罗的佛声涤荡,就好像万千神佛在吟唱。

    “不可能的,就连佛祖都长睡不醒,怎么可能还有佛修沒有沉睡!”

    蓝姑娘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那一片金色的佛云已经飞來,一座十二品莲台之上,一只青牛盘坐,那两根长长的牛角弯曲指天,一条牛尾巴被压在了*下边,两只牛蹄相合,就好像一位在坐禅的佛。

    “郭奕养的牛。”蓝姑娘脸上露出惊色,“睡佛”奇毒虽然说乃是针对佛修而炼制,但是一般的沒有达到神尊境界的修仙者若是闻上一丝,那也要立刻倒地沉睡,万年不醒。

    但是一条牛居然安然无恙,大摇大摆的从十二品莲台之上飞下,然后向着雷音寺最中央的佛印宝座飞去,一*将佛祖都给挤飞,坐在了佛祖的位置上。

    “你才是郭奕养的,你全家都是,简直太沒见识,本尊乃是天地灵气所生,大道精魂所长,吃得乃是素食青草,玩的乃是乳白奶牛,关郭淫贼屁事。[~]”青牛的鼻之中吐出两管青烟,很是气愤,牛脸拉得很长。

    蓝姑娘冷声道:“沒想到郭奕都要死了,你却活得好好的,我以前倒是小看了你这条蠢牛!”

    “靠,你居然说本尊是蠢牛。”青牛顿嚎啕大哭了起來,大叫道:“丫的,本尊要和你决斗!”

    “哈哈,你和我决斗,我一根手指就能按死你。”蓝姑娘身上酒气挥洒,一缕白色的酒烟从手指间飞出。

    这虽然只是一缕酒烟,但是却带着无与伦比的剧毒,能够轻易的腐蚀透大荒的屏障,将仙人的仙骨都给融化为脓水。

    “好酒。”青牛张开嘴就将这一缕酒烟给吞入腹中。

    蓝姑娘怔怔的看着一幕,仿佛见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这一缕酒气可是融合了上千种毒术,经过连锁的反应之后,发生质的蜕变,就算是一尊古神将之饮下,都要为之而重创。

    “看什么看,小姑娘,就凭你那两下就敢和本尊玩毒,本尊毒道修为至少胜你三倍,不,五倍!”

    “大言不惭!”

    蓝姑娘对毒道自有研究,对于毒的了解甚至胜过毒神,就连佛祖这种级别的至尊都被她放倒,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她衣袖一挥,十只青铜酒坛便围绕着她悬空飞出。

    “嘭。”十只青铜酒坛尽数炸开,里面孕育了三千年的酒刚与空气接触,就化为了十色的彩雾,氤氲交融,带着无比可怕的死亡气息。

    “十殿阎罗!”

    青牛从佛祖的宝座之上跳了起來,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住,它虽然从小尝百毒,但若是被这一种奇毒给沾上,依旧会死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南宫羊那*的,想害死本尊不成,怎么还不动手。”青牛心头犯嘀咕,四条牛腿都开始抽筋了起來。

    它的毒道修为虽高,但是蓝姑娘也不比它弱多少,“十殿阎罗”奇毒的威力也仅仅只是比天下第一毒丹弱上一筹,可以毒死万古至尊。

    蓝姑娘已经看出,青牛乃是一个用毒的高手,若是不用出最强大的手段,根本无法除去它,若是让它将众佛的毒给解了,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她要用“十殿阎罗”将青牛,乃至整个雷音界的佛陀都给毒死。

    “毒中谁为霸,谁才是天下第一,当然是我采花双雄亲手炼制的,春心十二蝶。”南宫羊从蓝姑娘身后的地底爬了出來,手中抱着一座白瓷大鼎,放荡的大笑:“赏给你超大分量的春心十二蝶!”

    他将白瓷大鼎给敲碎,里面飞出一只只虚幻的彩蝶,不知多少亿万的春心彩蝶将蓝姑娘给包裹,向着她的身体之中冲去。

    一时之间,整个雷音界都弥漫起了春毒蝶。

    “嗯!”

    蓝姑娘脸上生出红霞,娇躯之上所以的力量都消失,直接酥麻的瘫在了地上,全身都在抽搐。

    她沒有料到,自己用毒一世,竟然败在一鼎**之下。

    十殿阎罗的奇毒并沒有完全的融合,此刻尽数化为了烟尘,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我他妈真是天才,青牛,看到沒有,我才是用毒天下第一人,我才是天下第……啪!”

    青牛一脚将南宫羊踢飞了出去,大吼道:“你妹啊,老刚才都差点被毒蝶给咬了,牛妈啊,这里可沒有纯种母牛,若是真的被咬了,你让我怎么解决!”

    南公羊从地上爬了起來,依旧疯狂的大笑:“这就不关我的事了!”

    他此刻显得格外的豪迈,生猛的将身上的衣服和裤都给撕碎,荡笑着就向着媚态*的蓝姑娘扑去。

    蓝姑娘中的春毒实在太深,此刻已经意乱情迷,身上的衣衫被她宛如雪莲的手臂给脱了一半,手指不停的在身上揉摸。

    那一张美如秋水的仙颜此刻被欲.火给充满。

    南宫羊此刻情绪高涨,哪还忍得住,下身的小羊早就直挺挺了。

    “一百年了,一百年都沒有开荤了,老终于熬出头了,上天对我不薄,如此美人就等着我來拯救她吧!”

    南宫羊迫不及待,刚是扑到了蓝姑娘的纤细的**之前,忽的一条牛腿伸了出來,落在了他的脚下,被这一挡,南宫羊一个踉跄,直接从蓝姑娘的头顶飞了出去。

    “青牛,破坏我的好事,是要断绝孙的。”南宫羊狗吃屎一般的跌在地上,下身的小羊撮在了装着“睡佛”毒酒的酒坛之中,酒坛下面还燃着火,一时之间煮了起來。

    “妈的,你个死淫贼,用毒天下第一个屁。”青牛望着天幕之上,一双牛眼之中写满了惊惧,就好像看到了天崩地裂的事一般。

    只见那亿万只春蝶飞舞在整个雷音界,穿梭在众佛之间,几乎每一位古佛都中了十只春蝶以上。

    原本众佛都中了“睡佛”奇毒沉睡,但是此刻却一个个佛身动摇,身体颤动了起來。

    “妈的,闯大祸了,漫天神佛竟然都中了春毒,这些佛界有大乐了,还是赶快逃,若是这些饥渴亿万年的和尚发起春來,公牛都会脱力而死!”

    青牛浑身冒汗,四条大腿颤抖得更加的厉害,本來是打算來救众佛的,结果却弄出如此大的一个乌龙。

    “众佛的修为高绝,意志力绝顶,就算相互之间做出了出格的事來,应该不会伤及性命!”

    将落心佛尊和南宫羊给捆在了背上,然后便直接撞碎了虚空,逃窜出了雷音界。

    落心佛尊乃是郭奕的半个*,它自然不愿让她惨遭此劫,至于蓝姑娘那是咎由自取,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

    “青牛,牛大爷,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南宫羊因为祭炼天地第一毒丹的缘故,已经可以做到百毒不侵,就算将自己的小弟弟泡在了睡佛奇毒之中,也沒有让他彻底的沉睡,只是浑身无法动弹,光溜溜的*还朝着上方。

    他依旧躺在雷音界无法动弹。

    此刻,那些和尚都已经暴乱了起來,青牛逃出了雷音界,听到身后传來的惨呼之后,顿时大叫一声:“羊啊,我对不起你,抓错人了!”

    青牛本來以为刚才是将落心佛尊和南宫羊捆在了背上,此刻才发现抓错了人,背上哪有南宫羊,明明就是蓝姑娘。

    刚才形势实在太危及,青牛也沒來得及细看,此刻后悔不已。

    “沒办法了,看來只有将雷音界暂时毒封。”青牛看到雷音界激烈的战况,生怕这些和尚会从雷音界冲出來,那么绝对是八荒的一场浩劫。

    它口中吐出连绵不绝的青色毒雾,开始紧锣密鼓的布置封界大阵,这一刻它已经顾及不了南宫羊,只能让他再一次留下不可磨灭的惨痛回忆。

    做完这一切之后,青牛浑身的牛毛都被汗水湿透,而它背上的蓝姑娘和落心佛尊此刻已经中毒更深,两具娇躯不停的痉挛,若不是被龙绳给绑着,此刻恐怕已经做出了不堪之事。

    “妈的,我就知道要闯祸,还是先去第九重天,帮郭奕解决了七境榜主再说!”

    青牛拖着两具中了春毒的女,向着九重天之上飞去,一边带着哭腔道:“郭淫贼,救命啊,你师尊等你來救啊。”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四十一章 又闯大祸了-仙榜,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