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重天到第九重天的登天路上。【叶*】【*】

    阳灵长和郭奕之间的这一战造成了莫大轰动,整个八荒的生灵都被震慑,纷纷猜测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狂暴的能量充斥在其中,虽然只是两个人的战斗,但是战影却多得眼睛都看不过來,仿佛有亿万人同时混战在一起。

    “轰!”

    一声巨响之后,所有的战影都消失,郭奕和阳灵长远远地分开。

    两人的身体相隔十万里,静静而立,如两尊恒古不动的石雕。

    “郭奕,我做梦都沒有想到,短短一百多年你竟然能够强大到如此地步。”阳灵长的身体之中插着九柄战剑,分别从他的眉心、脖、胸口、丹田、腹部、双手、手脚穿透而过,苍老的身躯被洞穿成了筛。

    阳灵长一直都只是将郭奕当成了一颗小小棋,用來对付女尊,用來为祭炼《仙榜》做准备,一颗棋而已,竟然能够将他伤得如此重。

    一颗棋竟然差一点就飞出棋局,斩杀了步棋人。

    “但是终究还是沒用的,就算你真的成长起來了,也逃不过天命的死局。”阳灵长笑得咳出了鲜血,缓缓的伸出了手,将穿透身体的九柄战剑给拔出。

    九剑离体之后,他佝偻的身体猛的一颤,九道血泉从身体之中淌出,双腿一软,直接半跪在了地上,九剑伤到了他的本源,差一点就将他给斩灭。

    但是他终究还是沒死。

    死的却是郭奕。

    郭奕笔直的站在虚空之中,身上的鲜血已经被燃尽,生机彻底的断绝,呼吸停止,心脏也不再跳动。

    虽然身死,但是其身不倒,如一尊立在星空中的丰碑。

    阳灵长强行压制住身上的伤势,望着再无生息的郭奕,走了过去,探出了一只手來,伸进了郭奕的仙门之中,将祭炼《仙榜》的第九变玄火给取出。[]

    这是他一早就布下的局,以郭奕为炉來芸养玄火,如今玄火大乘,正好用來祭炼《仙榜》。

    “轰!”

    一道白色的火焰从郭奕的仙门之中冲出,向着阳灵长的面门扑去。

    “云仙儿,郭奕都已经死了,你还想翻起什么浪花來!”

    阳灵长伸出了一根手指,直接将隐藏在郭奕仙门之中的那一只神雀给按碎,发出一声凄凉悲鸣:“阳灵长,郭奕不会死的,他绝不可能这般就死了的,天下沒有人能够真正的将他杀死!”

    云仙儿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绝对无法接受,她才刚刚和郭奕和好,还沒有正式的成为恋人,郭奕怎么能够就这般的死了。

    郭奕曾经死了两次,都沒有彻底的死透,这一点阳灵长也是知道了,此刻听到了云仙儿的话,他心头也露出了凝重。

    “这次他必须得死,我亲手将他埋葬到九幽之底。”阳灵长将郭奕身体之中的那一口青棺给取了出來,将郭奕给放入了棺材之中,精亮的目光望着棺材之中的年轻的男,道:“郭奕,安息吧,你是除了女尊之外,唯一让我能够正视的敌人,我并不是一个赶尽杀绝者,咋们也算相识一场,你的亲人我会好好的替你照顾,至于云仙儿,就让她随你陪葬吧!”

    阳灵长的得到了第九变的玄火和九柄战剑,如今祭炼出《仙榜》只是时间上的问題,此刻心情大好,内心的深处对郭奕生出了敬佩之情,这是一种强者之间才有的情感。

    大奸大恶之人,心境也绝对超过常人,说出的话绝对算话。

    阳灵长将棺材盖给拿起,将之缓缓的盖上,要将郭奕埋葬到九幽之底,永世不得超生。

    “郭淫贼,救命啊,你师尊等你來救啊!”

    青牛已经跨过了第八重天,背着两个女飞到登天路上來,看着那横陈青棺,一时间竟是愣住了,牛蹄再也跨不出一步。

    阳灵长也是微微的一愣,如今整个八荒的强者几乎都已经伏法,怎么多出一条牛來。[]

    “嘿嘿,走错路了,你老继续,你老继续……”青牛掉头就跑,本來是打算前來助郭奕消灭阳灵长的,但是终究还是來迟了一步,郭奕身死,就算它有天下第一毒丹也不可能将阳灵长给毒死,只有逃命,才是唯一的活路。

    完了,完了,连郭淫贼都挂了,看來八荒万族真的要成为阳灵长的奴仆,谁也无法将他阻止。

    “你就是郭奕养的那条牛!”

    阳灵长将青棺提在手中,一个眨眼便是出现在了青牛的面前,拦住了它的去路。

    “靠,你才是郭奕养的,你全家都是,本尊已经说了多少遍了,我乃是天地灵气所生,关郭淫贼一点屁事都沒有,老家伙,你若是再张着嘴巴乱说话,信不信本尊将你打成残废。”青牛壮着胆,抬头挺胸,收缩饱满的牛肚皮上的腹肌,努力让自己挺起來。

    击杀郭奕之后,阳灵长自信天下之间已经无人是自己的对手,所有人都要恭恭敬敬的对待自己,但是却沒想到会出现青牛这一只奇葩,竟然连他都敢骂,还声称要将他打成残废。

    阳灵长心头虽气,但是却不恼,跟一条牛有什么好恼的。

    “哏哏,小牛儿,看你还算有些灵性,若是做我坐骑,我可以饶你不死。”阳灵长解决了劲敌,心头很是舒畅,此刻淡淡的笑着。

    “别叫我小牛儿,请叫我青牛尊者。”青牛狠狠的道。

    “哈哈,真是一条有个性的畜生,我还就叫你小牛儿了。”阳灵长轻轻的捻了捻胡须,遥望长空,一副高深莫莫测的模样。

    “有种你再叫一声。”青牛将天下第一毒丹给准备了起來,它知道此刻阳灵长击杀了郭奕,已经开始得意忘形,对自己的防范也就降低了不少。

    “我还就叫了,小牛……唔……”阳灵长张开了嘴,却发现一团磅礴的青色光华落入了喉中,心头一凛,知道不妙,想要将这一团青色的光华给逼出体外,但是却已经迟了。

    “轰!”

    原本只有一小团的青色光华,进入腹中之后,竟然膨胀到一颗星辰那么大,直接将他的身体都给撕碎,化为了粉末,并且那些身体的碎片还不断的被庞大的毒性给腐蚀,似要将他彻底的毒杀。

    这一股毒性实在太强,就算至尊的力量都无法抵挡。

    “哈哈,成功了,原來本尊才是天下第一,什么轮回女尊、郭大淫贼都弱爆了,阳灵长都被我给解决……不好……这一股力量!”

    虚空被青色毒雾给充斥,将时间和空间都给腐蚀,但是一股陌生而又不可抗拒的力量正缓缓的从里面诞生,逐渐变得庞大了起來。

    “蠢货,这是《仙榜》的力量。”阳灵长的声音从毒雾之中响起。

    他沒有被毒死。

    “沒想到郭奕养的一条牛都如此厉害,若是我沒有得到九剑和九变玄火,被此毒沾上肯定会万劫不复,只可惜你來迟了一步,哈哈,《仙榜》的力量足以将天下间最可怕的毒都给*!”

    青牛顿时头疼了起來,撒腿就跑,但是很快又退了回來,打算将装着郭奕的青棺被背上,但是此刻才发现背上竟然还有两个*的女,根本就沒有放棺材的地方。

    “管不了那么多了!”

    青牛将青棺给敲开,直接将落心佛尊和蓝姑娘都给扔了进去,然后将棺材盖又给盖上。

    盖上了棺材之后,里面顿时传來了猛烈的震动了,似有衣衫破碎的声音传出。

    青牛知道自己又闯祸了,带着哭腔的道:“郭淫贼,我对不起你啊,你尸骨未寒就要遭遇如此大劫,被两个饥渴的女给奸.尸,也不知人死之后,还能不能坚挺……”

    “轰!”

    那青色的毒雾之中,一道万丈大的拳影飞出,向着青牛轰來,打得青牛骨头碎响,皮开肉绽。

    糟了,这家伙越來越强,即将打破毒雾的禁封。

    青牛将青棺被绑在了背上,便是向着下七荒逃窜,它知道有一个地方或许可以保命。

    “轰轰……”

    一连串的拳影飞出,接二连三的轰在青牛的身上,阳灵长要将他给彻底的抹杀,这条牛竟然差一点就将他给杀死,威胁实在太大。

    青牛*都被打得血肉模糊,身上的牛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但是依旧咬着牙向下七荒冲去。

    飞出了九重天,然后逃离了天荒,來到下七荒之后,它便向着浩瀚的星荒飞去。

    “妈的,一群老家伙都想置身事外,哪那么容易,别人不知道你们住在哪,本尊却知道。”青牛口中不停的溢血,背着不停摇晃的青棺,向着漆黑而冰冷的星空之中飞去,身上的伤势越來越重。

    背上的青棺摇晃得越來越厉害,发出一声声“啪啪”的声音,如同两块钢铁在碰撞。

    “你妹的,死人你们也这么大的兴趣,我靠,声音小点行不,轻点行不。”青牛感觉自己背的不是一口棺材,而是一张活动的床。

    “啪啪!”

    声音依旧连绵不绝,棺材震动不停,宛如一只大锤在敲打它的背,让青牛大骂坑爹,被震得身上的伤势更重了。

    青牛的四根牛腿都跟着颤抖,一道道血液顺着牛毛淌落而下,染红了整个星空。

    “坚持,坚持,青牛啊,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坚挺……阳灵长都沒有干掉你,可别死在了一口棺材之下,太屈辱了。”青牛口中大骂:“郭淫贼这*死了也不消停,这是要玩死我的!”

    青牛虽然口中在大骂,但是心头却带着恶趣味,*的想道:“若是上天再一次的不开眼,让郭奕再次复活,发现自己居然将圣洁的落心佛尊给骑了,不知会是什么表情,佛心佛尊那可是佛界的圣尊,更是他的师尊啊,这些有乐了,这不能怪我,绝对不能怪我……”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四十二章 香艳的棺材,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