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进來吧!那道观之中传來一个苍老的声音。[~]

    正是白松道长的声音,也是如今道教辈分最高的人。

    当郭奕见到白松道长的时候,他依旧还盘坐在竹塌之上,紫红色的案桌上还放着一盏香炉,冒着氤氲的灵烟。

    仅仅只是郭奕一个人走了进來,阴后和道炎都留在了外面,对着眼前这位老者微微一拜,恭敬的道:前辈,晚辈仅仅只是想要见道冰一面,并沒有别的意思白松道长徐徐的睁开眼睛,看了郭奕一眼,如今郭奕的修为已经高出了他太多,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一个愣小,点了点道:我也有五千年沒有见到她了,你走的那一天,她将杏黄旗交给了我,跪在我面前,说是要到葬帝尸湖闭关千年,但是如今五千年过去,她依旧沒有出关。你若是真想见她,就去葬帝尸湖吧!

    谢谢,道长指点。郭奕心头大喜,葬帝尸湖乃是上清山下的那一座禁地,那里乃是道教历代名宿的安葬之地,道冰的娘亲也被葬在那里,她应该是去被她娘亲守陵了。

    道冰是一个孝顺的女,为娘亲守陵五千年,也是正常的。

    对于修仙者來说,五千年并不算长!

    郭奕冲冲告辞而去,然后便与阴后一同下山,向着葬帝尸湖赶去。

    见到她之后,先别告诉她你就是隐泽,还是先认错吧!

    站在漆黑的葬帝尸湖之畔,阴后如此的对着郭奕说道。

    我懂的。郭奕脸色凝重,心中构思了无数种说辞,虽然知道道冰未必会原谅他,但是却一定要尽力而为。

    葬帝尸湖的水依旧还是那么的冰寒,进入湖中之后更是一丝光亮都沒有,如同來到了一片黑暗的地狱。

    阴后并沒有随郭奕一起下去,因为她知道一个男人要向一个女人认错,总是不希望身边还站着另一个女人。[]

    哒哒!郭奕穿过了水幕,來到了这一片熟悉的水下石室,缓缓的走着,耳边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

    这里潮湿而又冰寒,只有淡淡的荧光,照亮周围的石壁。

    这里一个活人都沒有!

    远处是一座九丈高的黑色的神坛,上面横七竖八的放着十多具青铜棺材,里面散发着盎然的死气。

    道冰去了哪里?

    郭奕将这个不大的石室围着走了三遍,不仅沒有看到一个活人,甚至连鬼都沒有看到一只。

    道冰的气息!

    郭奕突然停下來脚步,向着那古老的石壁之上看去,上面似乎有字迹,只是刻录的年代实在太久,已经开始脱落,变得有些模糊无良高手在校园txt下载

    我愿做一只画鸳鸯,

    永远停留在纸上,

    飞不出纸张,

    也飞不出笔锋,

    我本不是鸳鸯,

    仅是一副画而已!

    我要的只是永远被那人永世的收藏!

    收藏一只活不过來的画鸳鸯!

    郭奕轻声的念道,当看到这首诗的时候,他的心猛烈的颤动了一下,喃喃自语:活不过來的画鸳鸯!

    活不过來的画鸳鸯!

    这首诗已经刻录了近五千年,可以想象五千年前那个风华绝代的女是何等的落寞,当刻录下这首诗的时候,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郭奕你将女人看的太简单了,看來道冰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看穿隐泽便是郭奕,她破碎的道心并沒有愈合,五千年前,她刻下了一首诗之后,就已经香消玉损。(·~)

    郭奕心头很是发酸,女人也是有智慧的动物,男人骗人的把戏,她们怎么可能看*,更何况道冰还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她当时之所以不和自己离开,恐怕也正是因为看穿了我就是郭奕。

    道冰,你实在太狠了,明知道我定然会回來找你,却根本不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难道这就是你报复的方式?

    郭奕深深的一呼吸,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苏娥死了,道冰也死了,难道这真的是报应?

    郭奕的心前所未有的沉重,一步步走到了那九丈高的黑色神坛之上,脸色带着苦涩,将其中一具青铜古棺给推开,里面一股尸气冲出,显现出一具女人的白骨,身上的血肉都已经腐蚀殆尽,显得格外的苍凉。

    五千年,红颜白骨!

    再美的女人,最终也免不了年老色衰,免不了化为白骨,最后沦为一抔黄土。

    郭奕坐在青铜棺材的边上,眼睛有些湿润,轻轻的抚摸着白骨的骷髅头,就好像温柔的摸着道冰的脸蛋。

    目光落到了带在白骨手腕上的紫色镯,那是自己曾经送给她的,沒想到她死了依旧还带着。

    郭奕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心痛,甚是超过了苏娥被打入过去时空的时候,那个时候至少沒有看到她真正的死去,心中还有一丝希望但是道冰却已经化为了白骨,就躺在棺材中,五千年前她是何等的孤独,在这冰冷而又漆黑的地方,静静的等待死亡的來临,身前的一切荣耀和光环都随风而散。

    郭奕双手颤巍巍的捧着骷髅的头,然后整个身也窝到了棺材之中,和道冰的白骨躺在一起,手臂轻轻的抱着白骨,就好像抱着自己的妻。

    他躺在棺材之中,手臂挽着骷髅的脖,似乎在说着些什么,一边讲述,一边呜咽,最后嘴唇轻轻的吻在那白骨的骷髅头顶,那是何等的深情,何等的让人神伤。

    忽的,郭奕感觉头顶微微的一暗,一个漆黑的暗影将上方的微弱的光线给遮住。

    谁?郭奕躺在棺材之中,将道冰的白骨给护住,仰头望去,目光一凛,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竟然有人敢打扰自己和道冰。

    那人就站在棺材的边上,怔怔的望着棺材之中,正搂抱着白骨的郭奕,久久的失神之后,尖锐的大叫一声:郭奕,你竟然敢用你那龌蹉的手,抱着我娘的尸骸,我杀了你。

    那站在棺材边上的女竟然是道冰,活生生的天之娇女,她祭出一柄战剑,一剑向着棺材之中的郭奕刺去。

    什么,你娘?郭奕却是尖叫得更加的厉害,身体化为了一道黑影,直接从棺材之中飞速的溜了出來,躲过了道冰这一剑。

    郭奕溜到远处,浑身忍不住一个痉挛,竟然将道冰的娘的尸骸抱了那么久,还……

    郭奕认不出又是一个寒噤!

    道冰此刻恨不得将郭奕碎尸万段,望着棺材中的娘亲的骸骨,心头怒火更甚,郭淫贼实在是太可恨了,简直连*都不如。

    她将棺材盖上,气得酥胸不断的起伏,美眸狠狠的盯着郭奕:*,你怎么找到这里來的?

    道冰本來躺在旁边的一具棺材之中*,听到有异动所以才从棺材之中走出,沒想到竟然看到了郭淫贼猥琐自己娘亲骸骨的那一幕,气得她差点当成*。

    郭奕也沒有想到会弄出如此大的乌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这个……

    道冰的眼神冰冷似剑,道:世人都说郭淫贼行为低劣,凡是女便逃不出他的魔掌,而且连死人都不放过,我本來不信,沒想到你竟然真的如此的龌蹉

    这,这纯属误会!郭奕道。

    误会,我都亲眼看到了,这还是误会?道冰看都不想看郭奕一眼,觉得多看他一眼都脏了自己的眼睛,同样都是男人,为什么隐泽就比他高尚那么多?

    郭奕看到墙壁上的那一首诗之后,本來以为道冰已经以高超的智慧,看穿了郭奕和隐泽乃是同一个人,但是此刻他才发现自己高估你她的智商。

    不过看到道冰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郭奕心头却是全所未有的高兴,经历的大悲,又迎來了大喜。

    郭奕挺了挺胸膛,叹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够找到这里來吗?道冰,我是來向你道歉的,你师尊告诉我,你在这里,于是我便找到了这里來。我以为你为我殉情而死,更以为那一具白骨是你,所以才会爬到棺材中……咳咳……抱着她。

    我会为你殉情而死?郭淫贼,你以为你是谁啊!道冰不屑的冷笑,心头暗道,若是隐泽还差不多,也不知如今过去了多少年,他现在还好吗?

    郭奕道:你若不是殉情,为何要在墙壁之上刻下那一首情诗?

    道冰的脸颊微微的一红,冷啐道:这跟你一个铜的关系都沒有,那一首诗……我,我刻着玩的。

    道冰本來是打算到这里给娘亲守陵,一边静心*,想要努力将隐泽给忘掉,却不想刻下的一首诗竟然被郭奕给误会。

    郭奕又道:即便如此,那你为何要将我送给你的镯带在你娘亲的手上?

    因为那镯意义特殊,乃是隐泽送给我唯一的一件……道冰的目光一冷,突然反应了过來,道:郭淫贼,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那一个镯乃是隐泽送我的,关你什么事?对了,你怎么知道这镯的事?

    郭奕脸的的肌肉开始运动,发生错骨移位,最后完全的变成了隐泽的样,就连声音都变了,柔声道:道冰,对不起,你可以原谅我吗?

    看到这一幕,道冰脑海顿时轰鸣了一声,如神钟在耳边震响,差一点晕厥了过去。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章 画鸳鸯,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