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冰踉跄一顿,微微的后退,星眸一眯,道:“郭奕,我知道你现在修为很高,你别骗我!”

    郭奕向前走出了两步,紧逼道:“我沒骗你,道冰,郭奕就是隐泽,此次前來,是向你道歉的,因为……因为我不知道今后还有沒有机会,再对你说对不起三个字!”

    道冰稳住了脚步,继而沉声道:“隐泽……不,不,郭奕,你觉得对不起三个字就够了吗,我的身体被你毁了,心也被你毁了,现在良心发现了,就來对我说一声对不起,哈哈,你觉得我会原谅你吗!”

    郭奕点了点头,笑道:“本來就沒有既希望你原谅我,我只是來告诉你,七天之后,我就要与阳灵长在神望坡最后一战,我很希望你能來!”

    说完这话,郭奕便转身就走,空留下道冰独自一人站在神坛之上,眼中带着无比复杂的神色,有恨意,有不解,有留恋,有挣扎……

    郭奕从葬帝尸湖走出,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身心前所未有的放松,伸了一个懒腰,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

    阴后站在湖畔,宛如一朵紫色的灵花,白皙的脸颊之上的紫色面纱轻轻的飘动,给人以无限的神秘感。

    “见到她了。”阴后遥望道。

    郭奕道:“见到了!”

    “心结解开了。”阴后道。

    “你问的是我,还是她。”郭奕反问道。

    阴后道:“自然是你!”

    郭奕摇了摇头,却是并不回答是与不是,只是道:“走吧,现在就去神望坡,我想这一战已经传遍了整个八荒,如今的神望坡怕是已经人山人海!”

    郭奕说的一点都不错,他未死的消息如今已经传遍了整个八荒,震惊了天下万族。[~]

    “你们听说了沒有,郭奕并沒有死,一天前曾在北荒的帝皇之都出现过,西方神王和东方神王都栽在了他的手中,差点被阴死!”

    “我当时就在帝皇之都,亲眼看见一道神梭从天外飞來,直接将惊采绝艳的龙鱼少主给打成了肉渣!”

    “郭奕何等人物,五千年前在九重天,差一点将无上天神都给干掉,龙鱼少主更是在他手中三战三败,此次卷土从來,看來是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必胜,无上天神将《仙榜》都祭炼成功,手掌八榜,天下无敌,修为比之五千年前高了何止十倍,何人敢在他的面前称必胜!”

    “听说最近无上天神将三千神使,四大神王都召回了无上神宫,这些人可都是天地之间一流的强者,若是联合在一起,力量之强能够撼动寰宇,毁灭天地!”

    “不管怎么说,这两强之争必定会改变八荒今后的格局!”

    只要是拥有一定修为的人,都已经躁动了起來,沒有人坐得住,此事关系实在太大,不下于一场大地震。

    就连那些不懂修为的凡人,都隐约的感觉到一股山雨欲來的压迫感,就好像末日即将降临一般,很多人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天大实在太大,很多地方都开始流传末日的传说,这一股风暴简直席卷每一处角落。

    古玄域的酆都死城死气滔天,万里鬼坟都开始烦躁了起來,一天之内发生了数次尸暴和鬼潮,那些鬼修和骨修都纷纷跳入墓坑,布置奉天禁发,将自己给藏在里面,躲避不久之后的大劫。

    东荒的那些道观里的老道,纷纷推算出大凶之兆,一个个被吓得脸色苍白,纷纷派遣门人布置护山阵法,抵挡不久之后的天地大劫。(·~)

    南荒也是紧锣密鼓,一个个背上长着白色羽翼的修士都开始返回宗门,每个人都预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在天地之间酝酿,让人无比压抑。

    当然震动最大的莫过于天荒,五千年前的那一战,可是将天荒都给打成了两半,中间裂开了一道三千里宽的缝隙。

    如今的天荒被分成了两块,一块被称为仙域,一块碑称为魔域,而天荒之上的九重天,被称为神域。

    五千年來,天荒的格局变化极大,远古的三大家族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天荒除了至高的无上神宫,还出现了两大势力,分别号称魔界和仙界,每一方界主都是惊天纬地的人物。

    郭奕來到了第七重天,这里曾经乃是灵霄殿的所在地,但是如今已经长满了古木,数千年沒有人來过。

    看來白曦儿走了之后,便再也沒有回來。

    郭奕略带失望,然后又回到了天荒,阳灵长倒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郭家的人依旧安居乐业的居住在驻地小世界之中,四位老祖已经闭关多年,这些年从來都沒有出关。

    郭奕见到了娘亲,她似乎苍老了几岁,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年轻活跃,只有风嫦妃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就好像一个不离不弃的丫头,显得格外的贤惠。

    当郭奕与小凤凤和小瑶瑶玩耍的时候,风嫦妃就站在一旁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不出的满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满足着什么。

    思思依旧不再那么的傻,至少她多学会了一样菜,她说等郭奕决战回來,就做给他吃。

    郭奕轻轻的拍了拍的她的头,眼中满是坚毅的神色,就好像是在对她说:“我一定会回來的!”

    郭奕与她们一个个告别,这一战他不想要任何人和他一起去,要独自一人去面对所有的挑战。

    这几天和家人们待在一起,让郭奕想通了很多东西,心中再无心结,可以全力以赴的应付最后的一战。

    “明天就是月圆之夜,八百里神望坡必定风云卷动,若是郭奕能够战胜无上天神,八荒必定迎來崭新的一天。”古玄域一座古城的街道上,一个老乞丐如此的感叹道。

    他旁边还围了一群小乞丐,都在听他吹嘘天下大势,一个个都神情十分专注。

    忽的,一个身穿九鸟彩衣的绝色女,从街道上走过,身姿高挑,体态动人,就好像一阵香风从街边飘过。

    虽然她缓慢的从街道上走过,给人的感觉宛如漫步,但是却沒有人看清她长什么模样,只能隐约的看到她长着一双完美无瑕的手,让人过目不忘。

    那老乞丐的眼睛忽的变得明亮了起來,一脚将身旁的一个小乞丐给踢飞了出去,向着那女追去,虽然看似她就在自己的眼前,但是无论老乞丐跑得有多快,都无法将她追上,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完全的消失在眼前。

    “怪了,怪了,郭奕那小王八蛋,不是说她死了吗,难道刚才老大白天撞鬼了不成。”老乞丐揉了揉眼睛,眼前哪有什么人影。

    他裹了裹身体,感觉浑身都冷飕飕的,连忙又跑了回去。

    ……

    当第二天太阳升起之时,天地之间的那一股压抑的气息更加强盛,原本挡在北荒和地荒之间的《武榜》躯壳,凭空飞了起來,宛如一座巨石神山,携带亿万武者的念力,向着天荒飞去。

    《武榜》躯壳飞走之后,地荒的入口再次打开,但是这一次修罗一族并沒有发起进攻,因为如今的北荒强者众多,达到帝境和仙境的隐世高人比比皆是,并不像以前天下无帝之时,那么的虚弱。

    虽然如此,修罗一族的一些修罗王还是从通道之中走了出來,向着天荒飞去,想要亲眼目睹天地之间最强大的两个人的决战,其中就包括修罗女皇旭风雨蒙。

    不仅是《武榜》的躯壳飞到了天荒,就连无量岛上的那一块宛如神山的帝壁,也向着天荒飞去,这一块不知刻录下多少为帝境强者的石壁,其实正是《帝榜》的躯壳。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无上天神开始收集力量了,在准备最后的一战。

    天荒的局势从來都沒有今天这么紧张过,一个个大人物都从闭关之中走出,來到了八百里神望坡。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两位绝顶强者的一战破坏力无法用言语來形容,若是离得太近很可能会瞬间灰飞烟灭,但是能够见到天地之间的两位最强者的一战,说不一定能够寻找到突破,得到前所未有的际遇。

    所以,此刻神望坡已经聚集了亿万修士,有人手举大旗,上面绣着“郭”字,为郭奕打气,不正是华二楼一杆人等,这些家伙坐在一座神船之上,远远观望,威风凛凛,气势不凡。

    这种场面,自然少不了青牛,当南宫羊看到青牛之后,顿时气得骂娘,就要冲上去与青牛拼命,当年青牛将他一个人扔在了雷音界,将他害得不是一般的凄惨,心头的气至今都沒有消。

    “轰隆隆!”

    天空之上黑云卷起,三千尊古神的神祗呈现了出來,每一尊都高达千万丈,就像三千座散发着神光的大山。

    这是无上神宫的三千神使,每一个都是古神境界之上的人物,携带无匹的神威,顿时将在场所有人都压得不敢抬头。

    “三千神使到了。”南宫羊心头一颤,脚步再也迈不开,更沒有心思去找青牛算账。

    所有人都知道,决定八荒未來走向的一战,终于來临了,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章节目录

仙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九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五十一章 风云卷动,仙榜,笔趣阁并收藏仙榜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